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各方博弈变量复杂,朝鲜半岛或面临多重变局

作者:郑继永   来源:澎湃新闻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编者按】
  1月7日,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布《变局与调适:复旦国际战略报告2019》。
  报告指出,2019年呈现给世人的是一幅混乱与变化交织的图像。“失序”、“失常”和“不确定”成为评估国际局势的流行词。后冷战时代人们一度习以为常的经历——全球化高歌猛进、世界经济蓬勃发展、跨国跨地区联系越来越密切、大国关系总体稳定、国际合作不断增强——已成为过去的好时光。展望2020年,变局依旧,调适不止,谁能在“活”、“通”、“新”三字上下真功夫,求得实绩,谁就能在变化的大潮中傲立潮头。
  澎湃新闻“外交学人”今起选刊其中部分文章,希望能向读者展现,在2020年,一些国家和地区能否顺势而为、应时而动、灵活变通、把握先机,通过战略与政策的调整来应对和适应变化的形势。

  近年来,在美国的极度对抗与军事压力之下,朝鲜果断进行战略转向,以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系列活动为标志,在短短的“时间窗口”内腾挪,化解美国的“极限施压”并成功将对美外交转型成为朝鲜式的对美“极限施压”政策。在此背景下,朝美两国在2019年开展了复杂的多维度博弈。由于这两位主力棋手的“角力”,朝鲜半岛的“棋局”2019年再次呈现出波谲云诡的状态。

  朝鲜的生存之术
  2019年,朝鲜的内外政策继续集中在了两个关键词上:“求生存”、“谋发展”。以金正恩提出新的“并进”路线为标志,尤其是强调将“实现朝鲜半岛的全面无核化”作为外交路线的主基调之后,朝鲜一方面稳定住了国内局势,以经济建设为纲,努力解决国内的居民生活问题,稳定生存的基础;另一方面又以国内稳定为基础,在核武路线上提出“实现朝鲜半岛的全面无核化”方针,稳定住中朝和中俄关系,并以此为基础,突破对美外交,以一系列的首脑会晤实现了朝鲜前所未有的外交重大突破,张扬了朝鲜新领导人的新形象,并借助外力提升了国内稳定局面,形成了一定程度的良性循环。
  首先,政治宣传上,通过与中国、韩国、美国的一系列首脑会见,朝鲜达成了一系列外交成果与宣言、协议与约定。尤其是与中韩的系列互动,朝鲜背靠中俄,将部分意图通过韩国传导出去,并与韩国达成了《板门店宣言》,达成军事和解,成功地化解了安全危机和外交围堵,进而将朝鲜半岛问题的主导权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
  其二,国际道义上,朝鲜通过废弃丰溪里核试验设施和大功率导弹发动机试验设施,并通过在多次协商中放风有意放弃宁边核处理设施,先声夺人,将“朝鲜核问题”成功泛化成为“朝鲜半岛核问题”,再转化成为“美国不想解决的朝鲜半岛核问题”,从国际道德感上瓦解了美国一直以来造成的对朝观感。
  其三,经济建设上,以“积极搞活”中朝贸易和“自力更生”等手段,重振经济,并积极开拓观光等未被限制或制裁的产业,提升经济造血能力,规避和抵御制裁带来的经济下行压力,稳定国内。
  其四,外交政策上,打实与中俄的外交关系,确保最极端情况下友邻关系的稳定,同时,以韩国未能履行双边协议为由,切断与韩国的交往,避免韩国干扰朝美关系,将外交焦点置于美国。
  其五,军事手段上,十几次试射中短程导弹或火箭炮,拉住又不至于过度刺激美国,以上紧螺丝的形式转向对美国施压,并辅以模糊界线的导弹发动机试验和“圣诞礼物”等语言威胁,将恐惧感和压力传导给美国。
  美国的应对之道
  特朗普上台后,其多变的交易性格和与众不同的问题解决逻辑切断了传统的朝美对谈模式,为朝鲜半岛带来了诸多挑战。特朗普的极端性格形成了具有鲜明特色的决策路径:首先,提出远高于预期的目标,让对手无从下手;接着,大肆宣传与煽动,给对手造成极大的压力,使其决策处于高压而无法采取常规方法应对;然后,决策反复摇摆,令对手无法猜测底线;最后,提出次优条件,令对手认为接受此条件就是最好的结果,如此达成自己想要的结果。这种决策过程也确实对朝鲜造成了困扰,在短期内让朝鲜往常的“边缘策略”无法奏效而被迫做出让步。但其实操性与持久性均无法得到保证。
  放在2019年美国面临的国内和国际政治环境中,朝鲜弃核对特朗普而言,有着更大程度上的政治含义。第一,朝鲜弃核将减少对美国的安全威胁,无论弃核的结果最终是否“完全”,特朗普更关切“成果”这一事实本身,而非核问题取得何种进展;第二,特朗普政府需要在混乱的世界秩序中展现其外交成果,朝鲜是最佳样本,因此放大了朝鲜弃核的外交含义,尤其是特朗普个人,对任何一种由朝鲜弃核引出的“奖项”都非常关心;第三,处于大选季并面临弹劾的特朗普需要可以看得见的重大外交成果,而朝鲜弃核让美国更安全,恰好符合争取“摇摆州”选票的需要,也是回击国会民主党人的有力武器;最后,从战略上看,能让朝鲜感受到安全从而变得更加负责正是美国愿意转变战略与朝鲜接触的动机之一。
  特朗普对于朝鲜半岛问题始终坚持“二选一”的思路,即要么军事解决,要么接受美国CVID方完全、可核查、不可逆的完全放弃核武器。由此,美国2019年所呈现的对朝鲜半岛核问题的解决思路呈现出三段式的做法:一是以压促变,通过外交、经济和金融制裁极度挤压朝鲜的生存空间,使其全方位失血,降低朝鲜恃核求谈的期待;二是以军促变,继续以极限施压手法震慑朝鲜,通过高强度的针对性军演和威慑性动作营造“兵临城下”的危险环境,测试其军事应变能力;三是以谈促变,以大开大合式在极小的谈判空间中极限接触,以首脑会谈方式开条件,争取最大的谈判利益。
  总的来看,特朗普政府对于朝鲜半岛的认知并不复杂,延续了美国通过朝鲜半岛问题来控制韩国、日本,并作为围堵中国的借口。从军事技术层面看,朝鲜的核技术与打击能力,完全无法与美国对等,也无法在可预见的范围内追平美国,因此美国并不担心会“遭受朝鲜的核打击”。特朗普政府与其前任们一样,提及朝鲜的威胁,更大程度上是政治操弄和利用,提出要解决朝鲜核问题,很大程度上也是如此。其最显眼的表现就是——“说的太多,做的太少”。
  破局的多重困境
  2019年,在朝鲜营造的诸种条件与环境面前,特朗普的手法并未能一直奏效,相反却在朝鲜的策略中遭遇最大的交易困境,这也导致以奇异转折和好戏开场的朝鲜半岛2019互动大戏走向了诡谲的一波三折。其表现主要有四:
  首先,是美国对朝鲜的极度傲慢。特朗普及其安全团队对于朝鲜弃核并没有事实上的成套策略,而是基于某种想象试图毕其功于一役,令朝鲜“跪地投降交出核武”,甚至异想天开式地提出“利比亚模式”、“将军舰开至元山将朝鲜核武运走”和“宁边+α式交易模式”(编注:“宁边+α”即在废弃宁边核设施外进一步的弃核行动,例如拆除铀浓缩设施以及一部分导弹)。这种急功近利式的对朝策略也被朝鲜所利用,在以特朗普政府的想象为基础达成朝美首脑会谈后,朝鲜在弃核问题上并未做出任何实质性让步,逐个废掉了美国的各式提案。
  其次,是对弃核概念的争议。美朝谈判的核心就是弃核概念问题。美国历届政府的主张非常明确,无论名目为何,其核心就是要求朝鲜“完全、不可逆、可验证”地放弃核武器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即CVID,且弃核是其它各项措施的先决前提。朝鲜的弃核概念有三:一是如果国际社会继续保持强大压力,则会“坚定”走无核化道路,同时要求与之对应的无核化代价,以发展朝鲜经济;二是考虑到国际压力及朝鲜国内需要,美国与国际社会能提供何种程度的支持与代价,则以相应程度的弃核“决心”与举措应对;三是视弃核博弈过程的复杂性逐步突破各种限制,令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出现“弃核疲劳症”,实现或明或暗的拥核地位。
  再次,是参与方的内部博弈。在核问题上,2019年美朝双方都出现了内政与外交的紧密互动。一是在谈判决策构成上,虽然朝美都保持了“自上而下”的特征,但明显朝鲜一方更有成效,李墉浩、金英哲、崔善姬组合一以贯之,由决策到执行能够保持强大合力;而美国一方则是以特朗普、蓬佩奥、博尔顿、比根组合为主,决策经常出现误判,执行无力。二是双方都在将内部问题与核问题挂钩。朝鲜以军方压力为由在核问题上讨价还价,实现外交地位、经济补偿的最大化,而美国受到诸如通俄门、通乌门、弹劾和总统选举的巨大压力,也试图将朝核问题作为突破困境的抓手。然而,这种与内政的互动也给予了对方以更大的博弈空间,导致要价的不断变化而使朝核问题更为复杂化。
  其四,是朝鲜试图“净空”、“孤立”美国。在朝鲜半岛核问题的进程中,为避免要价在复杂的博弈过程中变形、失真,朝鲜采取多种措施,一直试图排除任何第三方参与的核交易,在外交手法上清除可能的障碍,孤立美国:一是将协商方式不断压缩成为朝美双方直接谈判,并将其它问题转化成单独的双边协商,甚至声明包括瑞典在内的“第三方”都不可能参与谈判进程;二是清除“第三国影响”,尤其是韩国试图进入协商过程的企图,打击韩国“挤入”朝鲜半岛弃核进程的努力,保证朝鲜成为朝鲜半岛核进程的主角;三是严厉“敲打”日本,阻止日本向美国传递“坏消息”,并将日本的“历史犯罪”“核野心”作为武器测试的原因之一;四是以中国和俄罗斯为坚强后盾,通过保持良好的两对双边关系,并时不时以隐含的“中朝俄三角关系”对美示强。
  展望2020,随着中美关系因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达成暂时稳定下来,朝鲜半岛核问题的解决重新开启了重要的外部环境契机。总的来看,朝鲜的目的并非与美国极端对抗,而是希望能够得到美国的实质回应,朝鲜需要特朗普作总统的美国。同时,特朗普总统出于国内选举等内政的需要,在朝鲜不过度“挑衅”的情况下,也不会轻易动用进一步的制裁或武力措施,甚至有可能再次夸耀稳定住了朝鲜半岛的“危局”,特朗普也需要一个了解自己的金正恩。在这些盘算下,美国的“金正恩机遇”与朝鲜的“特朗普机遇”交汇的时间窗口非常狭小,一但美国大选选情稳定,这一时间窗口也将就此关闭。因此,虽然朝鲜威胁要送给美国“圣诞礼物”,并不断展示西海发射场的导弹发射装置,但对于未来一段时间朝核问题的走势,我们有理由做出一定程度的乐观推定。
  但对于实质性的弃核举措而言,只能等到美国政局稳定之后。由于朝美的巨大信任赤字,尤其是朝鲜对特朗普本人的信誉度保持着警惕,加上国会因弹劾造成的撕裂,朝鲜很难采取实质性的弃核措施。朝美是否能在此过程中达成某些意愿性妥协,基于保留先期成果的目的,开始形成某种执行力强且独立于政府轮替的的协商,留下解决问题的接口?更为重要的是,中美将在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上保持何种程度的合作,也是重要的参考变量。总之,各方博弈的复杂变量酝酿着朝鲜半岛未来局势的多重变局。
  (作者系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本文原标题《朝鲜半岛:复杂博弈下的诡谲棋局》,发表时略有删节)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15日 来源时间:2020年01月1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