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美俄关系中的特朗普逻辑

作者:郑羽   来源:中美聚焦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如果说2017年上台以来特朗普班底对华政策的线索足够清晰的话,其对俄政策则显得有些云山雾罩,波诡云谲。一方面,特朗普对普京政权示好连连,甚至声称克里米亚是俄罗斯的,令西方世界大为错愕地;另一方面,他又对即将竣工的俄罗斯连接欧盟的经济命脉“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痛下杀手,不惜殃及欧洲盟友。表面看来,这使得特朗普显得更加“不靠谱”,然而仔细辨析,其对俄政策的内在逻辑不难梳理。
  其一,反建制主义。反奥巴马政权的对外政策,包括对俄政策,是特朗普上台伊始对外政策的一个重要特征。
  在国际多边领域,特朗普不仅在2017年6月即表示要退出奥巴马政府在2015年签署的《巴黎气候协定》,而且随后迅速放弃了奥巴马政府苦心经营多年的两个多边贸易协定: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及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2018年5月,特朗普再出新招,宣布美国退出多国签署的《伊朗核协议》。这样,奥巴马执政八年在国际舞台的主要业绩基本上荡然无存。
  在对俄政策领域,奥巴马因为乌克兰危机对俄罗斯施加多轮制裁后,在离任前的2016年12月再次因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而对俄施加更严厉的制裁。特朗普开始执政后,频频对俄示好,并表示要解除制裁,加强两国合作,使得两党政治家惊诧莫名,做出激烈反应。2017年7月下旬美国国会两院通过新的内容更加广泛的制裁,同时,在两党议员以压倒多数通过的制裁法案中明确规定,永远不承认俄罗斯以武力改变领土现状的行为,总统在做出解除制裁的决定前需要向国会提交报告,国会有权否决总统的决定。
  显然,特朗普的反建制主义,是要通过消除民主党人的外交业绩,嘲笑和贬损民主党人的执政能力,为自己的连任造势。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国国内政治极化的反映。
  其二,孤立主义原则基础上的战略收缩,集中力量对付中国。应该指出,特朗普的对俄政策,与他的整个对外政策构想相关联,有着更深刻的考虑,这就是搁置或者说冻结美俄矛盾,集中对付中国。
  商人出身的素人政治家特朗普,按照自己的理解继承了前任政府的外交政策,即美国全球战略收缩与战略重心向西太平洋沿岸东移。其差别是,如果说奥巴马主要以多边主义,即扩大盟友的责任负担来实现美国的战略收缩,特朗普则是更多地以孤立主义立场这样做,甚至放弃在欧洲这个美国传统战略利益重心所承担的安全义务。2019年1月2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以357票支持、22票反对的压倒性多数通过禁止特朗普总统让美国退出北约的法案,就是特朗普这种政策取向的证明。特朗普在2018年6月G7峰会期间关于克里米亚属于俄罗斯的惊人言论,实际上是要放弃美国在解决乌克兰危机中的责任,集中力量对付在他看来更加危险的挑战者中国。
  其三,在美国国内进行“通俄门”调查的背景下,为自证清白,转而对俄采取强硬政策。在涉及对俄政策方面,特立独行的特朗普不仅受到国会两院的两次立法制约,而且受到美国舆论的强烈质疑。2018年7月芬兰G20峰会期间,他在与普京的会谈中表示,俄罗斯没有干预美国大选。这一言论受到美国朝野一致猛烈批评。在此背景下,特朗普不得不按照美国政府的既定对俄政策行事并有所加码,以自证清白。例如,从2019年开始,美国为首的北约舰队频繁地在黑海海域演习。
  最后,“美国优先”原则是特朗普对俄政策不变的核心。2019年12月23日,特朗普签署《国防授权法案》,要求制裁参与建设由俄罗斯经波罗的海海底到德国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的各国企业,并成功迫使其停工。这一举措对衰败中的俄罗斯经济无疑是雪上加霜,它比以往的任何一项单独制裁对其损害更加直接,说明在美国天然气进入欧洲市场的问题上,在特朗普本人认为美俄利益直接发生矛盾的其他问题上,“美国优先”是其首要原则。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17日 来源时间:2020年01月1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