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劾特朗普
当前位置:首页>弹劾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通乌”谋利又出新证据

作者:Philip Bump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  已有 97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本期翻译:张璐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
  本期校对:柯曼琪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

  文章信息
  原标题:With an impeachment trial looming, new evidence that Trump sought personal benefit in Ukraine
  来源:《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

  作者信息
  菲利普•邦普(Philip Bump),《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

  编译摘选

  内容摘要:参议院的弹劾审理在即,近日,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公布的新证据显示特朗普“通乌”谋求个人利益。
  特朗普总统一直坚持我们得看一眼众议院情报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所发布的文件,而当我们真这么做了,便能轻易明白众议院发布的这些新文件所表达的内容。
  在特朗普7月25日同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的通话记录中,特朗普诱使乌克兰总统展开对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的调查以及乌克兰干预2016年总统大选这一非真实事件的调查。毫无悬念,泽连斯基在某种程度上爽快地答应了,因为他的团队非常清楚,为了他们梦寐以求的同特朗普在白宫的会面,他们必须答应这个条件。为了推进这一调查,特朗普随之向泽连斯基提议了两个合作人选:美国司法部长、总检察长威廉•巴尔(William P. Barr)和特朗普的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oplph W. Giuliani)。
  特朗普辩称他是为了整个美国的利益向泽连斯基寻求帮助,然而通话中涉及的朱利安尼则让这一理由站不住脚。特朗普称当他对泽连斯基说“我希望你能帮我们个忙”时,“我们”代指的是美国。但当他提议泽连斯基同朱利安尼这一并非受雇于美国政府的人员合作时,当他因为“俄罗斯干预大选”为其总统职位带来的阴影而力图减少对这一事件的调查时,特朗普这些浮于表面的借口实在难以让人信服。
  朱利安尼一直是特朗普施压乌克兰事件中的核心人物。当一群参加了5月泽连斯基就职典礼的官员与特朗普总统会面作简要报告时,特朗普坚持他们要与朱利安尼在乌克兰的事务上合作。美国驻欧盟大使戈登•桑德兰德(Gordon Sondland)表示,是朱利安尼随后明确提出让乌克兰进行特朗普所需调查的交换条件。朱利安尼还促使特朗普的团队推动泽伦斯基的政府宣布展开特朗普在电话中提出的调查。从始至终,朱利安尼都是在为特朗普工作,而非为美国服务。
  朱利安尼在一开始就明显表现出:他的行动以客户而非国家为重心。他在五月份根据计划赴乌克兰前接受了《纽约时报》的采访,他告诉《纽约时报》,他“会要求他们继续一个已经在进行的调查,而有些人想要这一调查停止。我将向他们说明为什么他们不应该停止这一调查,因为这些信息将对我的委托人有极大的帮助,并可能对我的政府有所帮助。”
  “他们已经在进行的调查”是对一家拜登儿子工作公司的调查。特朗普面临的弹劾指控是他向乌克兰方面施压,要求其提供打击拜登竞争能力的信息。无论当时还是现在,拜登都是民主党今年总统提名的主要竞争者。而针对拜登儿子的调查正是弹劾特朗普所围绕的中心。朱利安尼关于所称调查状况的陈述本身令人起疑,问题就出在他对于自己工作向《纽约时报》进行的描述:他的工作将让特朗普受益,至于国家,是说不准也能受益。
  帕纳斯(Lev Parnas)是在朱利安尼身边工作多年的助手,他也在乌克兰为朱利安尼提供了包括翻译的多种帮助。众议院调查人员去年开始深入挖掘特朗普与乌克兰的互动时,他们向帕纳斯索要相关文件,但帕纳斯回绝了。当他随后被捕并被指控违反竞选资金法时,帕纳斯的态度转变了,他将材料交给了众议院民主党人。星期二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公开了其中一些材料。
  这些材料包括了朱利安尼在乌克兰总统就职典礼前不久,也是在朱利安尼计划前往乌克兰前不久给泽连斯基的信。在信中,朱利安尼阐明了他所扮演的角色。
  他写道:“我是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私人律师。准确来说,我代表的是他公民的身份,而不是美国总统的身份。”他继续解释,说这种看似不寻常的情况实际上不足为奇。现在阅读这封信的读者们也能想象到泽连斯基看这封奇怪的信的心情。
  朱利安尼随后写道:“我有一个具体的请求。”这与两个月前特朗普同泽连斯基进行的通话遥相呼应。他写道,在他计划访问期间,“我希望以特朗普总统私人顾问的身份,在他的知情和同意下,与您进行一个会面。”(在《纽约时报》报道他的计划行程后,他取消了这次行程。)
  在11月接受比尔•奥赖利(Bill O’Reilly)的采访时,特朗普被问及他是否知情朱利安尼的计划行程,特朗普的回答是否定的。
  “我知道他要去乌克兰,我以为他取消了行程。但是鲁迪除了我以外还有其他客户。”特朗普说。当被问及朱利安尼是否代表他去乌克兰挖掘有关拜登的负面信息时,特朗普说:“不,这并非我授意,但他是一名战士,他是一名战士。”
  朱利安尼告诉《纽约时报》,他为特朗普而前往乌克兰,他告诉了泽连斯基这一点。但是在11月,当弹劾调查展开时,特朗普驳回了这一点。
  至于对拜登的针对,在帕纳斯提供给众议院调查人员的材料中,有一则写在维也纳丽思卡尔顿记事本上的笔记。
  这一笔记是:“让扎伦斯基[原文]宣布调查拜登案。”这暗示该备忘录的推定作者,即帕纳斯,理解了特朗普“通乌”的一个关键目标。
  是谁给帕纳斯下的指令呢?除了朱利安尼之外,帕纳斯还和一个夫妻律师团队(维多利亚•滕辛以及约瑟夫•迪吉诺瓦)合作。然而在同一记事本上其它提到滕辛和迪吉诺瓦的笔记暗示了他们并不是指挥者。(提交给调查人员的文件还包含了另一条与律师有关的有趣信息:特朗普总统通过其律师杰伊•塞库洛(Jay Sekulow),让他的一位前律师约翰•多德(John Dowd)作为帕纳斯的代表律师。)
  这些笔记中仍有许多谜团。它们什么时候写的?是在什么背景下写的?帕尔纳斯实际上做了些什么?
  然而,朱利安尼给泽连斯基的信则十分明了。在那封信中,朱利安尼明确说明了他服务的对象以及特朗普的知情范围。尽管他没有在信中告诉泽连斯基会议的目的,但他告诉了《纽约时报》:帕尔纳斯的笔记所说的调查是“拜登案”。
  当然,我们也可以在文件中找到这一答案。但是,由于特朗普的弹劾审判预计将于下周在参议院开始,所以我们需要注意的是,这些文件并不是拆穿特朗普说辞的唯一证据。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20日 来源时间:2020年01月2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弹劾特朗普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