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执政
当前位置:首页>特朗普执政

特朗普经济政策的真相

作者:Joseph Stiglitz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本期编译:王浩然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
  本期校对:梁愿海国图智研究院研究助理
  文章信息
  原标题:The Truth About the Trump Economy
  来源: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
  作者信息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罗斯福研究所(Roosevelt Institute)首席经济学家。
  编译摘选
  内容摘要:人们普遍认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将会在11月的选举中胜出,因为无论选民对他有什么顾虑,他对美国经济的贡献是无可厚非的。然而,这种看法是极度不符合事实的。
  在全球商界精英长途跋涉前往达沃斯参加年度聚会之际,他们应该提出一个简单的问题:自己是否克服了对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迷恋?
  两年前,为数不多的几位企业领导人担心气候变化,或对特朗普的厌女症和偏执感到不安。然而,大多数人都在庆祝总统为亿万富翁和公司减税,并期待他放宽经济管制。这将导致企业更大限度地污染空气,更多美国人沉迷于阿片类药物,更多孩子食用引发糖尿病的食物,并参与造成类似2008年危机的那种金融恶作剧。
  今天,许多企业老板仍在谈论GDP的持续增长和创纪录的股价。但GDP和道琼斯指数既不能告诉我们普通公民的生活水平发生了什么变化,也不能告诉我们任何关于可持续性的事情,因此并不能被视为衡量经济表现的优良指标。事实上,美国过去四年的经济表现正是反对依赖这些指标的证据。
  如果要很好地了解一个国家的经济健康状况,首先要关注其公民的健康状况。如果他们幸福富足,他们就会健康长寿。在发达国家中,美国在这方面是垫底的。美国人的预期寿命本来就相对较低,但在特朗普担任总统的头两年里,预期寿命每年都在下降。2017年,美国人的中年死亡率达到了二战以来的最高水平。这并不令人惊讶,因为从来没有哪位总统像他一样不致力于确保美国人的医疗保险。数百万人失去了保险,未参保率在短短两年内从10.9%上升到13.7%。
  美国人预期寿命下降的一个原因是安妮·凯斯(Anne Case)和诺贝尔奖获得者经济学家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所说的由酒精、吸毒过量和自杀造成的绝望死亡。2017年(我们能获取良好数据的最近一年),这类死亡人数几乎是1999年水平的四倍。
  我唯一一次看到这样的健康状况下降是在我担任世界银行(WorldBank)首席经济学家时(除了在战争或流行病爆发期间),我发现死亡率和发病率数据证实了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经济的低迷状态,与经济指标所表明的状态一致。
  对于最富有的1%的人,特别是最富有的0.1%的人来说,特朗普可能是一位好总统,但他并不是对其他所有人都好。2017年的减税政策一旦全面投入实施,将导致收入第二、第三和第四个五分之一的大多数家庭的税务有所增加。
  鉴于减税不成比例地偏向对富豪和企业,2017年至2018年(同样是数据良好的最近一年)美国家庭可支配收入中位数没有显著变化也就不足为奇了。GDP增长的最大份额也流向了最高层的人,因此实际周薪中值仅比特朗普上任时的水平高出2.6%。而且,这些增长并没有抵消工资长期停滞的影响。例如,一名全职男工(有全职工作的人是幸运儿)的工资中位数仍然比40年前低了3%以上。特朗普领导的美国在缩小种族差距方面也没有太大进展:2019年第三季度,有全职工作的黑人男性的周收入中位数不到白人男性的四分之三。
  更糟糕的是,已经发生的经济增长在环境上是不可持续的,这要归功于特朗普政府摧毁了通过严格成本效益分析得出的监管规定。空气将变得更难呼吸,水将更难饮用,地球将更容易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事实上,与气候变化相关的损失在美国已经达到新高,美国遭受的财产损失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在2017年达到GDP的1.5%左右。
  减税本应刺激新一轮投资浪潮,相反,它们引发了美国一些最赚钱的公司创纪录的股票回购狂潮——2018年约为8000亿美元,并导致一个理应接近充分就业的国家出现创纪录的和平时期赤字(2019财年近1万亿美元)。即使在投资疲软的情况下,美国也不得不大量向国外借款:最新数据显示,每年的外国借款接近5000亿美元。仅在一年内,美国的净负债头寸就增加了10%以上。
  同样,特朗普的贸易战尽管声势浩大,但并没有减少美国的贸易逆差。2018年的贸易逆差比2016年高出四分之一,同年的商品逆差是有记录以来最大的,就连对华贸易逆差也比2016年增加了近四分之一。美国确实达成了一项新的北美贸易协定,获得了更好的劳动力和环境条款,但没有商业圆桌会议(Business Roundtable)想要的投资协议条款,也没有制药公司想要的提高药品价格的条款。特朗普自称是交易大师,然而他几乎在与国会民主党人谈判的每条战线上都输了,贸易安排却因此略有改善。
  尽管特朗普吹嘘要将制造业就业岗位带回美国,但制造业就业岗位的增幅仍低于前任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任期内2008年后复苏开始时的水平,而且仍明显低于危机前的水平。即使失业率处于50年来的最低点,经济的脆弱性也被掩盖了。劳动年龄男性和女性的就业率虽然有所上升,但增幅依然低于奥巴马任期内的经济复苏时期,而且仍明显低于其他发达国家。特朗普创造就业的步伐也明显慢于奥巴马执政时期。同样,低就业率并不令人惊讶,尤其是因为不健康的人不能工作。此外,他称那些在狱中领取伤残福利的人,或者因灰心丧气而没有积极寻找工作的人不能被算作“失业”人口,但是他们也没有被雇用(自1970年以来,美国的监禁率增加了6倍多,目前约有200万人在狱中)。一个无法提供价格合理的儿童保育或产假的国家,女性就业率低(经人口调整,比其他发达国家低10个百分点以上)也就不足为奇了。
  即使从GDP来看,特朗普的经济也不尽人意。上个季度的增长率只有2.1%,远远低于特朗普承诺实现的4%、5%,甚至6%,甚至低于奥巴马第二任期平均2.4%的增长率。考虑到1万亿美元赤字和超低利率提供的刺激,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表现。这不是偶然,也不只是特朗普运气不好:他的特点是不确定、不稳定和闪烁其词,而信任、稳定和民众信心对经济增长至关重要。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的说法,平等也是如此。
  因此,特朗普不仅仅在维护民主制度和保护地球等核心任务上获得不及格的成绩,在经济问题上他的成绩也拿不出手。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24日 来源时间:2020年01月2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