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共和党洗白特朗普成定局:从弹劾案看美国民主的挣扎

作者:彦子   来源:美国华人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从1月16号开始,经过了半个月的审理,共和党主导的弹劾特朗普案于周五进行关键性投票,结果,共和党以51票对49票的两票优势,拒绝传唤新的证人——这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参议院弹劾案没有传唤新的证人。这意味着,弹劾审理基本结束了。
  下周一,代表弹劾起诉方的众议院经理与特朗普辩护团队将进行最后陈述总结,下周三,正式就“免除总统特朗普”进行投票。
  免除总统需要三分之二参议员同意,大家都觉得这几乎不可能。但是,对于传唤像博尔顿这样的证人作证,大家还是有期待的——没想到,共和党连装装样子也懒得装了。
  民主党众议院领袖佩洛西表示:“没有证人的审判是假审判”,“假审判无法证明特朗普清白”。
  参议院民主党少数党领袖舒默表示:这是美国历史上的大悲剧。
  相信民主党众议院肯定会继续传唤证人帕纳斯、博尔顿、以及通俄调查时期的白宫律师麦金,让真相一步步显现。

参议院是否传唤新证人投票结果:49:5
1。(Globe News截图)
  共和党:党派利益为先
  我们以前曾经提及,共和党把持参议院,100名议员中占了53席。当中,有几位媒体及民众眼中的所谓温和派、中间派,包括了缅因州的科林斯,阿拉斯加的穆克斯基(Lisa Murkowski),以及犹他州的罗姆尼。
  在整个审理过程中,大家的目光自然聚焦这几位参议员,看看在就传唤新证人证据投票时,他们能否放下党派成见,给出公正的审理。
  另一位关键人物是田纳西参议员亚历山德(Lamar Alexander)。星期四晚间,他宣称反对传唤新证人。亚历山德已经宣布退休,并没有连任压力。他在弹劾案过程中,对自己的投票意向守口如瓶,令人揣测。
  而到了星期五,穆克斯基也公开表示,自己会对传唤证人说“不”。
  至此,只有两位共和党人,缅因州的科林斯以及犹他州的罗姆尼,同意传唤新证人。
  民主党这段时间以来,说服共和党少数中间派的努力最终功亏一篑。
  同时也感觉,共和党为了自己的总统连最后一点信誉与对美国民主的坚守也丢掉了。

博尔顿新书爆料。(《纽约时报》
截图)
  博尔顿新书爆料:特朗普指导对乌克兰施压
  许多人把特朗普利用总统权力换取私人利益遭到弹劾与前共和党总统尼克松因窃听民主党而遭调查,最终辞职的尼克松相比。
  从现有证据看,特朗普派遣自己的私人律师,前往外国,以军事援助为要挟,换取对政治对手黑材料,无论从性质还是胆大妄为的程度上,都比尼克松更胜一筹。
  而当时,尼克松首先是失去了共和党内部的支持,才选择辞职,
  但还是那种分析,现在的政治环境比起70年代,两党分歧分裂更大。
  在整个的弹劾案审理过程中,有关特朗普亲自参与对乌克兰总统施压,要求他宣布调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爆料几乎没有断过——而且是一个比一个劲爆。
  星期五早上,就在参议院就是否传唤证人投票前几个小时,《纽约时报》爆出,前特朗普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新书中描述:
  “在去年五月初,特朗普与几名高级亲信开会,亲口要求博尔顿与乌克兰总统通话,安排其与特朗普私人律师朱利安尼会面。在场的还有朱利安尼、白宫办公室主任马洛尼、以及白宫法律顾问斯帕洛尼(Pat Cipollone)。”
  爆料在媒体上引起轰动,因为博尔顿的书稿爆料可能还有更多,对特朗普更加不利的证据。
  不过,这些对共和党参议员的投票意向没有丝毫影响。
  特朗普的辩护律师在三天时间里,并没有对民主党指控的事实提出直接证据反驳,而是不断提及程序不公,以及拒绝传唤证人证据等。
  在整个儿辩护过程中,最臭名昭著的是特朗普律师德舒维兹的一段话:
  “我认识的所有政客都觉得,特朗普当选代表了公众利益。所以,如果特朗普为寻求连任做了些什么,这个做法他认为是符合公众利益。”
  德舒维兹的意思是,总统认为自己代表了公众利益,所以得到外国势力帮助赢得大选没有问题——这直接危及美国的民主制度基石,也就是公正选举。再有,这段话里的逻辑显然是,特朗普认为自己代表着大众利益,他就代表着大众利益——这也是所有极权领导人才有的逻辑。
  美国民主政治的挣扎
  在弹劾案参议员提问的环节,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参议员沃伦对美国的最高法院法官罗伯茨提出严肃质疑:在大多数美国人对政府失去信心的时候,首席大法官主持的弹劾审理中,占多数的共和党人甚至拒绝证人出席,这是否会导致大法官、最高法院、以及宪法的合法性遭到质疑?
  当时,大法官罗伯茨的脸上一派默然。
  看到这个地方,我忽然感觉,或许我们正在见证一个更大的历史事件:美国民主的衰落,甚至消亡。
  如果连特朗普这样无视法律,以国家利益为个人谋私利都能够在没有证人出席情况下,逃过下台,那么,弹劾还有什么用处呢?
  美国总统真的凌驾于法律之上吗?
  从古希腊城邦的直接民主,到近代西方的代议制民主,人类历史上的民主统治,其实无论是时间上还是范围上,都远远比不上以各种形式存在的皇权或是极权统治。
  也就是说,人类大部分时间和大部分民众并不是生活在民主制度下。民主制度建立起来很艰难,但是,破坏起来却很容易——民主其实很脆弱。
  过去三年,特朗普就像是一个超级大病毒,对美国民主法治造成空前破坏,而且,受特兰普病毒感染的共和党人,处于狂躁仇视的非理性状态中。
  甚至有多位共和党重量级人物在媒体把特朗普成为“上帝挑选的领袖”,这就不像政治党派,而像是特朗普邪教了。
  现在,人们唯一能够寄予希望的就是11月的美国大选。去年12月初,美国民调显示,50%的民众认为,特朗普应该被弹劾、被免除。
  我希望美国人对民主的理念是清晰的,并且有捍卫民主的决心——以选票捍卫民主。
  让共和党这一次弹劾审理中的行为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与未来的历史中都有公正的裁决。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03日 来源时间:2020年02月0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