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特朗普的“中东和平计划”:“交易”还是“谎言”?

作者:喻晓璇   来源:澎湃新闻网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2月6日,联合国安理会将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之婿、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举行闭门会议,届时库什纳将就美国提出的“中东和平计划”做简报。而此前,安理会已在4日通过一项决议草案谴责该计划。
  一周前,美国酝酿许久的“中东和平计划”部分内容横空出世。这份被冠以“世纪交易”之名的巴以和平路线图由库什纳操刀设计,由特朗普借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访美之际在其私人住所海湖庄园告知天下。讽刺的是,这份关切巴以问题未来的计划在宣布之时却只能看到特朗普和内塔尼亚胡喜悦的笑脸——缺席的巴勒斯坦则更像是“被交易”的对象。
  “这项不公平的交易是在过去的两三年中美国与以色列单方面协商产生的,可以说是为以色列‘量身定做’的(tailored)。我们被排除在谈判之外,对于美国的努力,我们认为是消极的。”巴勒斯坦常驻阿拉伯联盟代表穆哈奈德·阿克鲁克(Muhannad Al-Aklouk)2月3日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在“世纪交易”宣布当日严词表示,“耶路撒冷不用于买卖”,并警告“所有的阴谋协议不会得到通过,巴勒斯坦人民将会反对它”。实际控制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抵抗运动(哈马斯)则以更激烈的方式回绝了美国提议,立刻向以色列领土“回敬”了数百枚火箭弹。
  2月1日,阿盟举行外长紧急会议,拒绝接受“世纪交易”,阿巴斯在会上提出将断绝与以色列和美国的一切联系。阿拉伯世界之外的伊朗、土耳其、马来西亚等穆斯林国家也纷纷谴责美国提议,声援巴勒斯坦人民的合法权利。
  “世纪交易”交易了什么?
  特朗普1月28日公布的181页计划蓝本实际上只是“世纪交易”的政治方案部分,仍然基于“两国方案”。其中涵盖四个主要的主张:以色列对耶路撒冷的大部分拥有主权;巴勒斯坦难民不得返回故土;重新划定以色列与约旦河西岸之间的边界;不允许巴勒斯坦拥有军队。此外,巴以双方将在四年时间里冻结任何领土开发并展开建国谈判。
  关于耶路撒冷的归属问题,《纽约时报》报道称,内塔尼亚胡后来澄清道,拟议的巴勒斯坦首都将位于耶路撒冷郊区的一个巴勒斯坦村庄阿布迪斯(AbuDis)。
  此外,特朗普还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世纪交易”拟议的巴勒斯坦国界地图。地图显示,原本分散在约旦河西岸的犹太定居点连成了一片,这些土地都将被以色列“吞并”。而为了让巴勒斯坦人让步,“世纪交易”还包括通过公路将加沙地带与约旦河西岸连接的计划。
  “巴勒斯坦人、阿拉伯人怎么会同意耶路撒冷的全部都作为以色列的首都划给以色列?那1967年被以色列占领的东耶路撒冷呢?那里有阿拉伯的印记,有穆斯林的圣地……我们怎么会接受让以色列人非法吞并40%西岸土地的提议?巴勒斯坦与约旦交界处的约旦河谷在经济上对于巴勒斯坦的发展是极为重要的……我们又怎么能接受1948年以后七十多年都未能踏上故土的巴勒斯坦难民无法返回祖国?”穆哈奈德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发出了这一连串反诘,并指出美国的“世纪交易”完全没有顾及巴勒斯坦人的任何合法权利。
  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开始在占领的东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兴建犹太人定居点。根据国际法,约旦河西岸为争议地区,“地理形态不容改变”。国际社会也认为所有犹太人定居点都属非法,并对中东实现和平构成威胁。
  “特朗普的‘世纪协议’,应该被视为一份根据当前巴以问题现实做出的协议草案,很大程度上满足了以色列右翼政治团体的需要。”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西北大学叙利亚研究中心研究员王晋对澎湃新闻指出。
  王晋同时也认为,特朗普的“世纪协议”虽满足了以色列右翼的设想,但是并不代表对以色列无底线的退让和纵容。“因为以色列国内也有很多极右翼声音,比如要求全面吞并约旦河西岸,或者要求在约旦河西岸的每个巴勒斯坦城市建立一个国家等。”
  据“今日俄罗斯”援引以色列13频道报道,以色列右翼媒体将库什纳归咎为3月2日大选前吞并约旦河谷及其他定居点的主要障碍,并威胁要动摇特朗普的基督教福音派选民基础。
  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的一篇评论文章则将特朗普的“世纪交易”称作“世纪谎言”,认为该计划既不可能带来以色列左翼渴望的和平进程突破,也未能带来(极)右翼希望的完全吞并。但这对身陷贿赂丑闻、可能面临牢狱之灾的内塔尼亚胡来说却是莫大的“恩赐”——内塔尼亚胡甚至2月2日就希望内阁立刻批准对西岸定居点的吞并计划,但随后他又收回了这个要求,表示要在3月2日大选后再提出。
  “它(‘世纪交易’)将有关巴以定居点的所有相关问题都摆在了台面上,而(以色列)大选就要来临——它的主题将不止是‘要内塔尼亚胡还是不要内塔尼亚胡’。”《耶路撒冷邮报》评论称。
  “政治正确”的“死结”
  尽管2月1日阿盟作为一个整体表态谴责美国与以色列的“世纪交易”,但联盟内部仍有松动的声音。
  虽然“世纪交易”宣布之时并没有巴勒斯坦代表在场,但阿曼、阿联酋和巴林的代表出席了这份计划的揭幕仪式。另一方面,沙特、埃及、阿联酋、摩洛哥等阿拉伯国家在“世纪交易”宣布后不久对美国的努力表示了欢迎和感谢。
  即便是阿盟在2月1日的紧急会议中对“世纪交易”做出了谴责,但谴责的声音似乎还没有同样自诩“捍卫穆斯林权利”的土耳其和伊朗来得猛烈。
  “巴以问题一直都是阿拉伯世界的一个‘政治正确’议题,阿拉伯国家希望能够帮助巴勒斯坦实现独立,但是都不愿倾尽所有进行帮助。”王晋认为,巴以问题在当下已经成为了一个无解的“死结”,巴以双方都有自己难以跨越的内部障碍,阿拉伯国家也不再热衷于提供真正的方案。
  不仅如此,在美国的推动下,沙特等海湾国家与以色列的关系不断加深。而据《耶路撒冷邮报》报道,卡塔尔甚至发出了一些亲以色列的声音,并通过以色列向加沙提供资金。
  “很多阿拉伯国家,尤其是阿拉伯世界内的‘主流’,具有较大政治和经济影响力的国家,都希望能够在‘世纪交易’的基础上,探讨可能的巴以问题新突破。”王晋指出,但当前阿拉伯国家还没有能力作出突破。
  “巴勒斯坦人并不是排斥和平倡议。”穆哈奈德对澎湃新闻表示,巴勒斯坦欢迎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协调下、阿拉伯国家参与下的多边倡议。“当然,任何严肃、公平、通向持久和平的谈判都必须基于国际法和联合国的决议,以及2002年阿拉伯国家在贝鲁特通过的和平倡议。”他补充道。
  然而,2002年阿拉伯和平倡议中的内容,至今未能实现。
  “交易从一开始就死了”
  “我们(阿盟成员国)达成了共识,所谓的‘世纪交易’是‘美国-以色列的交易’,我们拒绝接受,因为它没有满足巴勒斯坦人的最基本诉求,也明显践踏了国际法和联合国决议。我们也确认,所有阿拉伯国家不会以任何形式与美国合作。”穆哈奈德对澎湃新闻说道。
  王晋则指出,“和平协议”实际上意味着美国不再具有调停巴以和平的合法性,因为巴勒斯坦任何政治派别,任何领导人都不会公开支持特朗普的调停地位。
  “一旦巴勒斯坦人和阿拉伯国家一起采取明确的立场,欧洲就会效仿,俄罗斯也会加入,最终我们很可能只能获得一项只有美国、以色列,或许还有一些边缘国家真正支持的计划。”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资深研究员、阿巴斯前顾问盖斯·奥马里(Ghaithal-Omari)在接受美国媒体Vox采访时认为,特朗普的“世纪交易”从一开始就“已经死了”。
  2月2日,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谴责美国的“世纪交易”违反联合国决议,并质疑其可行性。2月4日,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也表示,特朗普的计划偏离了“国际公认的准则”。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份“交易”将继续推动巴以问题朝着更加复杂的局面而去。即便是不同派系的巴勒斯坦组织均不接受美国的提议,他们也无法终结内部斗争。
  王晋表示,由于实际控制加沙地带的哈马斯在2012年后已经与以色列达成了某种默契,不会针对以色列发动大规模暴力活动,但加沙地带逐渐崛起的“巴勒斯坦圣战组织”(吉哈德)则很可能会借此机会不断袭扰以色列,不仅加大自身在加沙的影响,还能够挑战哈马斯的地位。因此,未来巴勒斯坦内部也必然会迎来新的洗牌,博弈也会日益复杂。
  也有分析认为,借此机会,巴勒斯坦其他政治派别或将扩大影响力,从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手中夺取更多权力。
  据沙特《中东报》1月30日报道,法塔赫主席阿巴斯将访问哈马斯控制的加沙地带,法塔赫也将在数日内向加沙派出一支代表团,讨论结束巴勒斯坦内部分裂的问题,应对“世纪交易”,届时吉哈德领导人也将在场。《中东报》指出,这是2007年哈马斯控制加沙地带以来阿巴斯首次作出出访加沙并与哈马斯直接谈判的决定。
  但巴勒斯坦新闻通讯社2月4日报道称,法塔赫领导人称推迟了代表团对加沙的访问,因为“哈马斯还未准备好”,法塔赫也没有收到“任何官方欢迎,无论是哈马斯还是吉哈德”。
  盖斯·奥马里也认为,哈马斯与吉哈德会回归他们曾经的策略,破坏稳定。“这场危机并不会让巴勒斯坦人走向团结。”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07日 来源时间:2020年02月0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