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美国政府如何应对境外敌对势力?

作者:张涓 编译   来源:中美印象  已有 3132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印象》第210期 
编者按:进入2020年,对地方政府施压,抵制中国“渗透”成了特朗普政府打压中国的一个新举措。2月8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首都华盛顿举行的美国州长联合会上发表主旨演讲,中心内容就是提醒在坐的各州州长,他们是中国政府的“统战”对象,如果不提高警惕,他们可能变成为中共服务的工具。2月11日,美国新媒体Axios记者Bethany Allen-Ebrahimian采访了联邦调查局专门负责应对境外势力影响的官员。《中美印象》将这篇文章编译成中文,以飨读者。



2019年5月,联邦调查局的应对境外势力影响特别工作组悄悄增设了一个特别行动小组(task force),专门对抗中国在美国的政治影响。联邦调查局的一位官员在一次独家采访中首次透露了这个小组应对中国政府干预美国地方和州政治的方法。

为什么这很重要:“这(中国的政治干预)从根本上说是对过去几十年来一直存在的世界秩序的潜在的系统性挑战,” 联邦调查局官员向Axios讲述了中国在这方面所作所为。

大局面: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中国投入大量资源来影响包括美国在内的外国的政治环境。
  · 与俄罗斯不同,中共侧重于培育长期关系并利用经济手段强迫人们顺从,而不是针对特定的选举活动。
  · 联邦调查局官员说:“长期以来,我们一直关注中国对联邦政府部门的影响,但实际上我们已经了解到,中国政府为了从政治上影响美国打的是持久战。因此,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来了解中国是如何对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施加影响的。”

上周末,国务卿蓬佩奥警告说,中国在对美国地方和州级官员搞统战。
中国实施其影响力的手段主要是利用其不断增强的经济优势。这包括:
  · 在地方和州一级使用经济上的“胡萝卜和大棒”手段。
  · “暗箱捐款”:非法汇入中国资金,参与美国政治。
  · 使用与中国政府有联系的代理人与美国个人和组织建立依赖关系。
  · 这些行为发生在政府和社会的各个层面。这位官员说:“这些手段在小到市长和大到更高的民选官员上同样奏效”。

联邦调查局工作组的官员告诉我们境外势力影响是否有害的衡量标准,这就是:“具有颠覆性,手段隐蔽,违法犯罪和胁迫” 。这位匿名官员与Axios解释了这四个词语:

  · 具有颠覆性:“破坏民主程序或影响人民投票的能力”。
  · 手段隐蔽:“外国政府参与的任何不透明的活动,对于目标受众来说都是隐瞒不告知的行为”。
  · 违法犯罪:“美国有一系列选举犯罪。我们很担忧这些犯罪。我们最关注的违反竞选财务规定,即外国资金进入美国选举政治”。
  · 胁迫:“有某种形式的等价交换,某种经济上的“胡萝卜和大棒”,这是中国人经常使用的方法。”这位官员说,他们关注的重点是与共产党相处甚密的人。



这位官员说:“我们当然不是关注所有中国学生或所有美籍华人。这不是仅仅发生在美籍华人身上的事情”。

特别行动小组的工作方式:这个小组是FBI应对境外势力影响工作组的一部分,设在联邦调查局的反情报部门内,并有来自刑事调查、网络和反恐部门的支持。

  · 行动小组调查非法活动并提供预防性简报,这实际上是教育公司、组织、学术机构和政府官员有关特定情况所存在的潜在风险。这位官员说,联邦调查局不断收到希望收到简报和类似工作的请求,这些请求 “来自学术合作伙伴,来自私营部门,来自美国政府和决策者”。
 
联邦调查局的建议:尽一切可能管理风险。

  · 这意味着了解资金的来源以及与中国任何组织的联系,以及在旅行中如何安全使用个人电子设备和商用笔记本电脑。

底线:中国正在加强对美国现金短缺的地方和州政府的影响力。

  · 这位官员说:美国公司和各机构必须以更聪明的方式来与中国打交道,以降低风险,因为 “大多数已经与中国政府某些机构进行接触过的人或者机构一般很难对中国说‘不’”。

下图:美国与中国贸易额最大的十个州


中国拉拢美国地方政府的手段

不少国家都试图影响美国的内政,但中国在手段和目的方面独树一帜。
 
为什么抵制境外敌对势力很重要?

联邦调查局官员说,“归根结底,我们不是盯着一次选举不放,我们关心的是我们的政策决策过程不被外力干扰,我们的决策人的能力不被削弱。” 中国、俄罗斯和伊朗都在美国从事干预美国内政的活动,但他们的目的大相径庭。
 · 俄罗斯人希望我们自己内讧。
 · 伊朗人希望我们不要干预他们的内政,
 · 中国是要制造我们的衰亡。
 
中国与其他国家在境外搞隐蔽渗透的另外两个不同点是方法和规模。
 · 方法:中国最常用的工具是财富。他用包括奖赏和惩罚在内的手段影响目标的行为。
 · 规模:中国的海外渗透是全球性的,而且一竿子插到地方政府,甚至到小城市的市政委员会。俄罗斯人和伊朗人的活动一般是区域性的,规模也有限。他们没有中国全球出击的能力和经济优势。

这位官员还说,“我们面临的规模和层次是史无前例的。中国影响力的增加跟他们全球经济势力的增长绝对是密不可分的。”他们撒网的第一步一般是中国代表团访美、邀请美国政府和企业领导人去中国访问(这些访问的每一个细节都经过精心设计)、提出回报不错的投资项目或其他经贸协议。
 ·  北京的目的是在各个政府层面与更多的对中国态度友好的官员拉关系,拿发展项目或廉价的电讯基础工程项目做诱饵。

如果你觉得发展这样的关系不会造成伤害、这是我们需要的关系,这样的关系创造就业机会,那就不免会影响联邦层面对华政策的决策过程。认知会形成偏见,偏见影响决策环境。

延伸阅读点击以下链接下载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020年2月8日在美国州长协会上的主旨发言:
/Uploads/kindeditor/file/20200214/US States and the China Competition.pdf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14日 来源时间:2020年02月14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