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美国国安会在对华政策上的影响力式微

作者:斯韧   来源:中美印象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印象》美中关系快报第4期
一、外交部新来的发言人

赵立坚曾在包括美国在内的不少驻外使馆任职,调任现职之前是中国驻巴基斯坦公使。赵是外交部最早使用推特开展外交工作的人。根据他的推特账号,他2010年5月开通账号,截至今日共发推近6000条。

他周一第一次主持新闻发布会,驻外记者针对中国政府驱逐《华尔街日报》的三名记者的问题对他展开了猛烈“攻击”。赵立坚的回答是:第一,面对恶意侮辱抹黑,中国不做“沉默的羔羊”。第二,该报以新闻报道和评论相互独立为由百般推诿没有道理。第三,我可以再进一步重申,《华尔街日报》刊发的有关评论文章引起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慨,遭到国际社会广泛谴责。直到现在,《华尔街日报》仍未认识到错误的严重性,既未公开正式道歉,也未查处相关责任人。他们还百般辩解,错上加错。中方敦促《华尔街日报》正视中方关切,严肃回应中方要求。我不认为这是过度反应,中方保留对该报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

中美印象:赵发言人在此位置上可能要呆很久,他怎么表述中美的互动对中美关系将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二、打了近二十年,现在要谋和
美国和阿富汗塔利班宣布将于2月29日签署和平协议,届时部分国家和国际组织将见证协议签署。

当记者问到这个问题,赵立坚的回答是,“中方坚定支持‘阿人主导、阿人所有’的广泛包容性和平和解进程,支持阿富汗问题相关方加强对话,对美国和阿塔利班有望达成并签署相关协议表示欢迎,希望相关协议得到顺利履行,为阿富汗问题的最终政治解决创造条件。“

中美印象:中方在美阿谈判早期提供了不少方便,包括接待美国和阿富汗的谈判代表在北京密谈。当年推进冻结伊朗核武器项目,中国政府也提供不可或缺的协助。希望美国吃水不忘挖井人”。应对全球和地区挑战,中美的合作至关重要。

三、南苏丹政府与反政府武装再度握手言和
南苏丹于2月22日如期结束政治过渡预备期,成立了新的过渡政府,基尔继续担任总统,原反对派领导人马夏尔任第一副总统。

赵立坚对这一进展的评论是:中方对南苏丹如期成立联合过渡政府表示欢迎和祝贺。这标志着在国际社会,尤其是有关非洲国家和地区组织积极斡旋下,南苏丹和平进程迈出了重要步伐。作为南苏丹的真诚朋友,中方将一如既往支持南苏丹和平进程并提供必要帮助。我们愿同国际社会一道,为南苏丹保持国家和平稳定、实现经济社会发展发挥建设性作用。

中美印象:斡旋南苏丹的内战曾被视为中美合作的佳话,在几次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被列为重要合作成果。当年中国非洲问题特别代表钟建华与美国苏丹南苏丹特使唐纳德·布斯密切合作,促成了南苏丹政府与反政府武装签署了第一个停火协议。当时曾有国际问题专家说,这是中国在崛起之后开始干预别国内政的开始。

四、《华尔街日报》的记者和编辑要“造反”
《纽约时报》报导,在中国驱逐《华尔街日报》3个驻华记者之后,该报有53个记者和编辑去信管理层,要求他们重新考虑触怒北京的标题并且道歉。 《纽约时报》记者看到了这封联名信,内容是要求该报的领导“考虑修正标题,并向我们的读者、消息来源、同僚以及任何被标题冒犯的人道歉”。这封联署信系从《华尔街日报》中国组主任Jonathan Cheng的电邮信箱寄给道琼斯行政总裁路易斯(William Lewis)以及该报的出版人汤姆森(Robert Thomson),电邮亦寄给了道琼斯母公司新闻集团的行政总裁默多克(Rupert Murdoch)。

中美印象:美国的媒体有不同的意识形态光谱,《华尔街日报》偏右,但因为更多关注金融和经济,它对中国报道的版面远远超过其他美国报纸。对该报社的记者和编辑来说,在中国保留报道团队远远超过一篇时评的重要性。

五、布隆伯格不配当总统?
在2020年2月19日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辩论中,已经为自己竞选民主党提名花了近4亿5千万美元的布隆伯格被其他几位候选人猛烈攻击。当时的攻击仅仅局限于他做公司主要领导人对妇女的歧视和侮辱、作为纽约市长对黑人等少数民族的种族歧视和作为成功的企业家挣到的大钱。如果他选情继续走高,其他候选人和特殊利益集团会开始攻击他与中国的特殊关系。这两天社交媒体就有人在推送《华盛顿邮报》去年11月13日发表的一篇题为“Michael Bloomberg’s China record shows why he can’t be president”的时评

中美印象: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国是被两党候选人攻击的对象;2020年,民主党候选人对中国更是墙倒众人推。虽然以前我们常常认为,竞选中的话到了执政时就作废了,特朗普执政表明,竞选时的话就是他治国理政的座右铭。也正因为如此,上次支持他的美国选民四年后依然对他一往情深

六、美国国安会的式微
《纽约时报》2月21日发表一篇介绍特朗普总统与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特别关系”的文章。这篇文章说,特朗普2017年就职美国总统后,先后有四位国家安全顾问,分别是佛林(Michael Flynn)、麦克马斯特(H. R. McMaster)、博尔顿(John Bolton)和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文章说,直到启用了奥布里安,特朗普才终于“搞定”了国家安全委员会。所谓“搞定”,就是说,这个委员会已经不就涉及美国国家安全的政策决定提供任何独立的分析和结论,而是蜕变成了总统的传声筒。

这篇文章特别用国安会与对华政策的关系来彰显国安会地位的直线下降(尼克松1972年的破冰之旅和卡特1978年与中国建交都是在强势的国家安全顾问的主导下取得的重大政策转向)。 文章说,制定对华政策醉倒的挑战是平衡国家安全和经济利益的关系。在特朗普之前的历届政府,国家安全顾问都对此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现任国安顾问奥布里安在对华政策方面可以说是“人微言轻”。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国务卿蓬佩奥(Michael Pompeo)和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都公开呼吁以更强的军事攻势遏制中国的崛起,采取各种方式击垮类似华为这样的中国高科技公司。财务部长努钦(Stephen Mnuchin) 反对这一政策,试图扭转反华派的政策建议。而在白宫协调对华政策的是总统的经济顾问库德罗(Larry Kudlow),他不愿意看到会冲击股市的任何决策。

 按照惯例,这样的政策分歧应该也必须由国安顾问奥布莱恩来通融和协调。上周,当国防部长埃斯珀刚刚发表遏制中国高科技发展的讲话之后,特朗普就发推说,限制对中国出售高科技商品对美国经济发展不利。之后,国安会马上取消了讨论这一政策的会议。这个被对华强硬派公开推进政策一夜之间陷入混乱,而且无人知道哪个部门负责协调这一重要的政策。奥布莱恩更关心的是“清理队伍”(drain the swamp),不是制定和协调政策。

中美印象:对中国来说,这也许不是什么坏事。特朗普不喜欢其他部门建言献策,更看重那些对他言听计从的顾问,而且常常是一时兴起,“推特执政”,一切都是透明的。在这种情况下,随着”铁杆卫士“奥布莱恩的”清理队伍“,国安会越来越形同虚设了。在特朗普突然宣布从叙利亚撤军和下令刺杀伊朗共和卫队司令之后,国安专家提到的可能会天塌地陷的严重后果似乎都没有发生,这使得特朗普对自己的直觉更有信心,也会使得他今后的决策更加出人意料。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25日 来源时间:2020年02月2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