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论世界卫生组织的倒掉

作者:蕨代霜蛟   来源:蕨经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在我人生第39年的深秋也就是去年11月,我的脑海里仿佛有声音对我感召,让我产生冲动去作出生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徒步远足,在旅途中去观察、去思考、去展望。我很喜欢但丁的神曲,我不能说我在人生旅途游走过半时踏入了他描绘的那片幽暗森林并迷失方向,但我需要一些刺激让下半场人生走得更加美好。
  我花费17天时间,徒步超过500公里从东京走到了京都,完成了历史上所谓的『上洛之旅』(日本历史上京都曾经被称为洛阳)。此时我体力满满精神充沛,良好的心理自我暗示达到巅峰,我觉得我为自己40岁开始的新启程准备了一份超有意义的厚礼,等不及想从2020年开始撸起袖子猛烈干一场,甚至还想在2020年里再来一回沿中山道(以山路为主,更加难走的古道)从东京到京都的二回目。
  而现在呢?呵呵,我只想先好好地、健康地活着。确切而言远不止现在,而是贯穿整个2020年。绝乎全世界所有人想象的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好好活着可能是今年唯一有意义的主题。人生就是这么无常,人算不如天算:我自信满满的期待,只用了两个月就被证明毫无意义,可能还不如隔壁张大妈吴大爷的扯淡来得有意思。人生这东西可能再怎么精算未来,都不如对当下每一刻的务实安排。
  而今天,我又一个期待落空了。那就是:我对世界卫生组织(WHO)能够保持它应有的权威负责的公卫机构形象的期待,精彩地落空了。
  事件本身简单甚至有点琐碎:一个WHO的官网建议,伴随几个不同的语言版本。本来一切只不过是纯粹的语言学领域翻译的事情。但WHO的骚操作,让原本最纯粹学究的东西变得复杂、遭受污染,自毁原本自身最可贵的金字招牌,让科学与理性代表、消除人为隔阂与差异、对全世界各国公众的生命与健康负责的形象瞬间崩塌。

  比起英文版中明确建议公众不要实践的4个项目中的传统草药方子(traditional herbal remedies),中文版里只有3个,『传统草药方子』被删除了。
  WHO对循证医学之外,明显缺乏安全性与有效性证据的alternative medicine非常客气怀柔这一点我不是没有心理准备,一定程度也能理解。毕竟从上一届总干事开始,WHO已经展现出这个倾向,有时候甚至还对一些地方的替代医学赞美有加。但问题在于一个WHO的公卫宣传窗口,怎么会有、怎么可以有两种不同的说法?这是绝对不可以发生、跌穿了底线的问题。一旦发生,则其中必然有一处是错误的。无论是哪一头错误,对于WHO这样享有盛誉的世界级公卫机构而言都是极其不应该的。这不是错字typo不是其他乌龙,这只可能是有意为之的结果。
  搞出两个版本,在全球公卫上把两大人群割裂开来,变成给中国人看的版本和给中国以外的其他国家看的版本。难道中国人是刚刚来自外星球的移民,性质上和其他地球人如此巨大?既然对中国以外的其他国家明确表示应对新冠肺炎的药物中草药类不应使用,因为不仅没有证据有效还可能有害,为什么这么重要的警示信息不同样地写给中国人?若在中国人身上就不会有害而且相反有效的话,为何其他国家就没有效果?那现代医学药物中正在经历临床试验的目前最有希望的瑞德西韦是否将来应该开发中外双版?荒谬至极。更有意思的是,WHO此前有高级干部表示『瑞德西韦是目前看来唯一有望有效的治疗新冠肺炎的药物』。。。
  随后WHO开始了更骚的操作:很多人反映在中国国内看到的英文版上草药被删掉了但中国以外依然可以看,再接下去境外的英文网页也被删掉但是其他语言版本包括西语法语阿拉伯语等依然4条都健在。
  这是什么动作?这是鸡贼。我原来认为这种露骨的、前言不搭后语的鸡贼可能在某个小县城的乡政府身上看到,在WHO这样世界级机构上是断然看不到的,但我错了。我甚至觉得这比之前武汉病毒研究所抢注美国吉利德公司药物瑞德西韦的国内发明专利更加恶心,因为后者还玩点复杂的程序游戏,本身也属于合规(但不合情合理,所以最后几乎不可能成功)的范围,而WHO唯有鸡贼两字可以形容,甚至到现在连一句解释和道歉都没有听到。当然我相信WHO大概没有能力解释和道歉这件事情,所以只能装傻和沉默,再多说什么的话必将迎来新一轮更滚烫的炸锅。

既然这样我甚至觉得这个关于口罩的翻译明显不符合中国目前的操作实情,是否也应该修改,也应该提供专门给中国人看的版本?
  我老早就知道WHO慢慢在变化,但我诧异于怎么会现在变成了这样。英语版本更改之后,相当于全世界建议都遵循了中国版,难怪本来就对WHO遮天蔽日地涌去的指责、怒斥、讥讽和阴谋论现在恐怕已经到了一群人都压不住锅盖的地步了。
  我向来对周围我所在乎的亲朋好友一再表示:到现在这个移动互联网爆发的时代,如果不学好英语,那么将来就是别人高跟鞋顶着你的脑袋往地上来回摩擦的时候你还绽放着陶醉的蜜汁微笑的节奏。但WHO这一波操作之后,就连英语都救不了我们和国外所有阅读英语的人们了。兜售万金油、蛇油般的各种方子借着新冠肺炎的蔓延四处渗透,各国都有各国自己的拿手草药或植物类方子:
  中国是目前为止选择最丰富的国家,除了双黄连之外更有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颗粒、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血必净注射液已被认为对于新冠肺炎『有明确疗效』,简直到了总有一款适合您的程度。
  日本是海藻、柠檬汁、咖喱(据说是中国传过去的观点:居住武汉的印度人撤回去之后竟然无一人感染,因此就认为可能是咖喱神保佑了他们)、芳香油。
  欧美又开始了一轮椰子油保护您免于遭受新冠肺炎感染的神迹宣传。
  伊朗更是认为往肛门上涂抹该国特产的植物精油能够很快根治这一烈性传染病,虽然这个国家本身早已沦陷,而且还有好几个高官与议员先后病亡。
  灯塔级的全球公卫机构搞成这样,是想要让全世界循证医学狗带吗?此事接下来引发的蝴蝶效应将不可想象:
  谁还信任你发布PHEIC的时间节点?
  谁还信任你到现在还不宣布全球已经进入pandemic的判断,哪怕你这两项判断本身是合理的?
  谁还敢相信你一直到现在都主张不应该禁止国与国之间旅行通航,哪怕这对于温存全球经济和民生有其合理性?
  更加可怕的是,循证医学理念瓦解之后,遍地都会有魑魅魍魉呼啸而出而没有办法纠偏。你若引用WHO意见去反驳,则瞬间就被反唇相讥,对方只需要一遍一遍地拿出这次的黑料即可。这样下去,脑补和阴谋论会越来越猖獗,势不可挡。
  那么多年来写了很多帖子和文章,我反复表示我非常痛恨阴谋论。因为阴谋论在所有分析问题的思维演绎中是最最轻松简单、最最符合直觉本能、最最老少咸宜、门槛最最低的那一头。哪怕你知识储备量为零,从来不思上进甚至智商也只是勉强接近70,只要你有一张嘴巴,你就可以炮制你自己的阴谋论,而且常常没有被证伪的可能。阴谋论的辩论,是一场比想象力的辩论,谁的观点更加聊斋志异,谁就能赢。所以你若伶牙俐齿,恰好还站在公园里的老槐树底下,那么你就可能拥有一大群围观者,他们让你飘飘欲仙,觉得自己怎么会那么厉害。
  本次疫情围绕WHO发布全球紧急状态的时机,国内可能感觉不到,在国外的SNS上WHO以及总干事简直被前赴后继地一轮又一轮地愤怒叱责。在当时很多人眼里WHO拿了中国的钱,所以为恰饭而故意怀柔中国,硬生生地拖延着不宣布紧急,最后在全球疫情管理上相当于把中国熬成了一个巨大的武汉,让全世界一起遭殃。
  对于这个观点,我到现在依然持有保留意见。不是我要为WHO说话,而是若去了解相关传染病疫情历史往事,你会理解WHO宣布的慎重不无道理,甚至是必要的。因为宣布紧急这类操作可能严重影响全世界心理,对经济民生的打击可能远超疫情本身的严重程度,还可能高度影响世界各国的决策和管理。信心是社会活动赖以维系的最重要因素,而贫穷到最后你才会明白是万病之源。
  2009年时,新型H1N1猪流感疫情爆发之际,最初表现出来的死亡率一度曾经高达30%,高得疯狂。世界媒体渲染出来的是一种默示录般的末日氛围。一时就连日本厚生劳动省这样比较保守滞后的机构都估计H1N1的死亡率达到了9%。在全世界陷入极度恐慌的背景之下,那一次WHO以相当快的速度就把警告等级拉到最高的Phase6,也就是全球进入大流行期(pandemic)。结果呢?出乎全世界意料、也出乎WHO自己意料的是,等到最初没有高效检测手段的问题解决之后,人们才发现轻症远比想象的多,自愈患者不计其数(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坚信新冠肺炎死亡率随着我们了解深入之后一定还会下降的原因),最终盖子揭开、事实揭晓后才发现H1N1的死亡率只有0.01%-0.08%,和早已快活于人间的普通季节性流感没有差异。今天,H1N1已经彻底融入了季节性流感大家族,相互之间塑料姐妹花永远不分家、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
  但紧接着大家就开始骂WHO了,说它太武断草率。各国当时在WHO宣布最高紧急状态之后,就好像我们今天囤积厕纸一样地争先恐后地从各大药企采购囤积疫苗,结果多数根本连上阵的机会都没有就白白浪费了。譬如其中日本砸了320亿日元抢购了2500万份,最终直接废弃处理掉的高达1600万份,来不得不向药企支付高达90亿日元违约金解除合同的有800万份,血亏到无以复加。真正获益、赚得盆满钵满的是那些药企巨头,以至于后来欧委会甚至成立了特别委员会来调查WHO是否从药企巨头那里拿钱恰饭。
  经过这个事情之后WHO明显开始投鼠忌器,到了2014件开始爆发的西非埃博拉疫情之际,虽然此番疫情是目前为止人世间30多次埃博拉疫情中最疯狂的一次,同时2015年3月底无国界医生组织已经向全世界警告本次疫情空前严重,WHO却还是犹豫不决思前想后,一直拖延到同年8月才终于宣布紧急状态PHEIC,也只是提升到Phase5等级。这下全球又一齐开足火力怒骂WHO,说它是办事不利、暗弱无能、官僚主义、职员怠慢、信息分享严重不足,才让西非疫情严重到如此地步,火星向着欧洲乃至全世界飞溅。
  WHO作为全世界的公卫组织的确很为难,经常两头不是人、四面遭人骂。所以还算多少知道这些历史的我始终努力基于证据和理性去看待WHO的所作所为,之前到现在一直觉得它的很多斡旋协调、到处奔走呼号,希望全世界各国冷静、不要陷入无端恐慌、不要相互歧视仇恨与攻击、一起共度难关等等客观上努力是很不容易的。所谓WHO在新冠肺炎疫情延迟了PHEIC宣布就是因为收了中国的钱这个阴谋论我觉得站不住脚,因为比起阴谋论往昔的历史明明给到了更加合理的解释。
  直到这一次。信任的毁灭只需要一次偶然,而这一次偶然可以抹杀之前一切并未辜负信任的努力的口碑。现在网上到处是『WHO也要恰饭』、『毕竟一条翻译2000万美元』等等说法蔓延开来,我也只能说你不能说别人造你的谣,别人都是阴谋论,哪怕事实上这些的确没有关系。因为这次你自己做得太难看了。你这样下去,你的牌子是要倒掉的。
  其实不仅对于中国的网页展示,WHO在某些其他地方也开始被强烈质疑。这两天WHO一个帖子说去伊朗进行新冠肺炎视察之后对当地的高品质医护、传染控制与手段之高效、医护人员的尽职尽责、公卫意识提升的动员能力等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这段四平八稳政治正确到极点的官方言论被评论前赴后继地批评或讥讽,这情有可原因为这实在和伊朗在疫情中展现出来的种种数据和客观细节不符合,应该说太不符合了。

  WHO这样下去,你的牌子是要倒掉的。而如果你真的倒掉了,全世界公卫都会更加倒退,本已天天处在健康与医疗领域万金油欺诈火力网中的普通公众将会更加找不到北。知道你很多时候很难,但你也不应该自毁脸皮,要回脸面之后赶快重新好好回来。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10日 来源时间:2020年03月0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