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从美国政坛争论新冠病毒的名字说起

作者:张涓   来源:中美印象   放大  缩小

《中美印象》时评
延伸阅读:为何美国政界人士还在使用“武汉病毒”这个词?
    2月12日,当世界卫生组织正式把新冠病毒命名为“COVIDー19”时,总干事谭德塞博士特别指出,这是为了“避免对特定地区或人群的污名化”。

随着新冠病毒在美国随时有大规模爆发的危险,有关疫情的新闻占据了几乎所有媒体的头条。这些媒体大部分使用冠状病毒(coronavirus),有的使用COVIDー19。

但是这两天,美国政坛保守派和自由派就新冠病毒的名字引发了一场不小的争论。保守派人士希望在冠状病毒前加一个特定的形容词,如中国冠状病毒或者武汉冠状病毒。反对的人士认为这是排外主义和种族主义的表现。支持的人认为这是自由派小题大做,以前很多传染病都是以最先爆发的地名而命名的。

武汉病毒或者中国病毒到底仅仅是地名这么简单,还是暗藏玄机呢?

事情的直接导火线是正在接受自我隔离的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国会议员保罗·戈萨尔(Paul Gosar) 9号在推特上发布:“我宣布,我和我的三名高级助手在‘保守派政治行动会议’(The 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2月26日到29日,在首都华盛顿召开)与一名因武汉病毒感染住院的人有密切接触,我们将正式接受自我隔离。我的办公室将关闭一周”。

(图片说明:来自美国亚利桑那州众议院Paul Gosar)
这条推文所提到的“武汉病毒”立即成了焦点,引发了广泛的争议。MSNBC的主持人黑斯 (Chris Hayes) 9日在回应戈萨尔的推特时说:“称呼它为武汉病毒真是太令人震惊了”。

但是,在戈萨尔使用“武汉病毒”之前,已有数位美国官员使用了这个词。他的推特只是把这个风潮推到了最高点。对华鹰派参议员科顿(Tom Cotton) 经常在参议院中使用这个词。上周,国务卿蓬佩奥在接受NBC和Fox新闻的采访中,接连两次使用了“武汉病毒”。周一傍晚,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Kevin McCarthy)在推特中使用了“中国病毒”一词。

(图片说明:来自美国加州的国会议员Ted Lieu)
在对戈萨尔的声讨中,其中一位是加州民主党国会议员刘云平(Ted Lieu)。他在推特上写道:“亲爱的@DrPaulGosar:我为您,您的工作人员和这名感染者祈祷。此外,把COVIDー19称作‘武汉病毒’是一种短视的做法,这是此病在美国得以传播的一个原因。国家或种族都限制不了这个病毒。这就像是将其称为米兰病毒一样愚蠢”。

戈萨尔的支持者认为有很多利用地名来命名病毒的例子,比如莱姆病,寨卡病毒、日本脑炎、西班牙流感和西尼罗河病毒等等。例如,寨卡病毒因乌干达森林而得名,科学家于1947年首次分离出该病毒;埃博拉病毒因刚果民主共和国的一条河流而得名,该国的第一次疫情发生于1970年代。此外,还有源自德国小镇的马尔堡病毒(60年代爆发)和源自美国俄亥俄州小镇的诺如病毒(20年代爆发)。因此,这次把新冠病毒叫做武汉病毒无可厚非。

据美国《新闻周刊》的统计,截止戈萨尔发帖当日晚上,‘武汉病毒’已成为全美社交媒体平台上第六大热门话题,有3万多条推文。文章称,“成千上万的美国人在推特上称赞刘云平对戈萨尔有关‘武汉病毒’的批评,其中一些批评者谴责共和党的言论是‘种族主义’或‘仇外心理’。也有人为戈萨尔使用该词辩护”

在新冠疫情在武汉爆发之初,确实有几家美国媒体使用“武汉病毒”来指代该病毒。随后,美国亚裔记者联合会发表了一份声明:“关于‘武汉病毒’一词的使用——世界卫生组织于2015年发布了指南,在命名疾病时不鼓励使用地理位置,因为它可能造成居住在该地区的人蒙受污名。据美联社报道,冠状病毒是一个大类病毒的总称,可以引起从普通感冒到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ARS)的任何疾病。 COVID-19是由源自武汉的病毒引起的疾病”。

亚裔记者联合会引用的这个世卫指南发布于2015年5月8日,是一份关于如何命名人类传染病的指南。在发布这一指南时,世卫组织的官员说:“近年来,出现了几种新的人类传染病。使用‘猪流感’和‘中东呼吸系统综合症’之类的名称对某些地区或某个经济部门造成了污名化,产生了意想不到的负面影响。 对于某些人来说,这似乎是一个琐碎的问题,但是疾病名称确实对那些直接受影响的人很重要。我们已经看到因某些疾病名称而导致的对特定宗教或种族的强烈反应;对旅行、商业和贸易制造了毫无根据的困难;并引发了对某些食用动物的不必要屠杀。这(命名不慎)可能会对人民的生活和生计造成严重后果。”

因此,当保守派用历史上各种以地名而命名的传染病来辩护时,他们一定忽视了世界卫生组织2015年的这个指南。

具体到中国这个案例,加上历史上的一些固有印象,就更不仅仅是一个地名那么单纯。麻省理工学院教授托马斯·莱文森(Thomas Levenson)3月11日在《大西洋》杂志的刊文中专门阐述了这一点。他这篇文章的题目为“保守派试图重新命名新冠病毒”。文章写道,把新冠病毒叫做“武汉病毒”或者“中国病毒”的影响需要和特朗普时代的政治环境和中国人在这方面的历史联系起来进行解读。“过去的五年中,特朗普很明确的宣扬外国人携带传染病的观念。2015年,他宣布越过边境的墨西哥人应该为‘严重的传染病’负责。在就任总统之后,他多次重复了这一观点。与此同时,对从中国来的传染病的恐惧——这种故意栽培的说法——在美国有一个漫长而且肮脏的历史。即便在党派政治严重的今天也应该承认这一点。”

(图片说明:麻省理工学院教授Thomas Levenson)
    偏见比无知离真理更远。美国保守派官员或国会成员把Covid-19或新冠病毒称为“武汉病毒”或“中国病毒”不仅有种族歧视之嫌,更是跟特朗普总统麾下想要跟中国脱钩的利益集团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把中国妖魔化更容易落实他们的“脱钩”战略,在国际社会孤立中国,完成他们要遏制中国崛起的计划。
    从另一个角度说,作为一个相对民主和开放的国家,无人可以垄断话语权。把Covid-19称为“武汉病毒”或“中国病毒”的保守当党人受到了严厉的批评。要求他们道歉并改变说法的社会压力越来越大。作为民意代表和被民意代表任命的官员,这人些不能也不可能太放肆和过分。
    对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来说,一面要指出这一言行的错误,一面也要意识到,这样的说法并不是美国政府的政策,更不代表美国人民的心态,大可不必过于敏感。只要中国把国内的事做好,并且承担力所能及的国际义务和责任,这种试图妖魔化中国的企图是不会得逞的。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12日 来源时间:2020年03月12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