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新闻

贾庆国:疫情加速世界秩序重构,去全球化走不通

作者:马国川   来源:财经杂志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这次疫情既有加速去全球化的趋势,也有继续推动全球化的趋势。疫情影响到底有多大多深,还没有完全展现出来。2020年注定是多事之秋,世界要做好准备

  “中国这次疫情应对还是有效的,我们也有理由感到庆幸和总结经验”,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原院长贾庆国教授说。贾庆国现任全国政协常委、外事委员会委员。在接受《财经》记者电话专访时,他分析了这次疫情对国际关系的影响,呼吁各国利用已有的国际合作机制,携手应对疫情。
  在贾庆国看来,这次疫情既有加速去全球化的趋势,也有继续推动全球化的趋势。中国在处理中美关系时要务实理性,“要考虑怎么使两国关系相对稳定,并在此基础上开展合作。”
  贾庆国指出,这次公共卫生危机将加速世界秩序重构的进程,也进一步说明了构筑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疫情影响到底有多大多深,还没有完全展现出来,也可能会引发新的‘黑天鹅事件’,贾庆国说,”2020年注定是多事之秋,世界要做好准备。”
  中国疫情应对是有效的
  《财经》:目前中国新冠肺炎疫情基本稳定下来,而其他不少国家还在忙于防控。对于美国、英国、意大利等国的应对办法,中国网民中有不少批评、质疑的声音,应该如何评价别国的应对之策?
  贾庆国: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国情,应对危机都要受到国情的制约。现在看,一些西方国家在应对危机的过程中确实存在着很多问题,但现在不是批评、指责的时候,需要的是鼓励和支持它们改进工作,采取行之有效的行动。
  对于一个国家而言,不管是中国做法、新加坡做法还是韩国做法,都可以作为参考,不能因为那个国家有不同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就排斥,而应该对本国的老百姓负责,只要科学有效,就应采取现实的“拿来主义”。在遏制疫情蔓延和限制公民自由之间进行取舍确实很难,但是在危机时刻,必须两害相权取其轻。
  《财经》:也有人担忧,这次疫情将助长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心态。
  贾庆国:总体来说,中国这次疫情应对还是有效的,我们也有理由感到庆幸。尽管如此,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思想和舆论都是不可取的,中国做好是应该的,伟大的中华民族做好是应该的,不应该因此骄傲自满,更要摒弃瞧不起别国的心态。中国现在既有需要自身改进的地方,也有需要向别国学习的地方,还是应该戒骄戒躁。一有成绩就自我膨胀是非常有害的。
  现在还不是庆祝的时候,而是应该总结、反思和改进。总结好的防控经验,反思疫情应对中存在的问题,在反思的基础上改进现有的防疫机制,确保将来能够做得更好,从而能够给世界应对疫情提供一个更好的模板。
  目前中国处于1840年以来前所未有的发展阶段,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有能力做许多以前不能做的事情,因此国人感到高兴和自豪是很自然的,但是不应该刻意去渲染,这样做效果可能适得其反。
  其实,中国在应对这次突发公共卫生危机的过程中,也暴露了一些问题和不足。尤其是刚开始的时候,包括疫情报不上去、应对措施迟缓等。我们需要完善法律和制度,确保疫情能够在第一时间上报,及时科学决策,有效应对,这样才能更好地应对未来可能发生的公共卫生危机,最大限度减少损害。
  《财经》:如果不重视问题,就对不起我们为这次危机所付出的代价。
  贾庆国: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讲清楚、说明白与中国的政治进步》,提出要对体制加以全面和系统地说明和解释,对讲不清说不不明白的地方进行改革和完善,使之更加合理化。其实,好多事情及时讲清楚、说明白比封堵更有效,更能够化解舆情洪峰。许多人批评还是希望把工作做得更好一些,不能把舆情变成敌情。一个政策如果都能够讲清楚、说明白,公众就会接受;如果讲不清楚、说不明白,就需要调整,下一次就可以做的更好。捂着不让人说,该调整的时候可能意识不到,贻误时机,最后对自己也没有好处。
  分享中国的经验和教训
  《财经》:国际社会出现了对于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批评声音,您怎么评价世界卫生组织在这次公共卫生危机中的作用?
  贾庆国:总体来说,世卫组织在这次公共卫生危机中发挥了它应该和可以发挥的作用:第一,组织专家评估疫情,派人到重疫区武汉实地了解情况;第二,向世界提出警示,介绍中国的做法。国际社会对世卫组织的批评,有些是意识形态方面的问题,因为国际上有一些人很难接受中国能够有效应对疫情这样一个事实。
  更多的批评源于对世卫组织的不了解,世卫组织不是万能的,它和任何其他的国际组织一样,有很大的局限性,最突出的就是它们授权有限。世卫组织是主权国家的组织,主权国家说了算,世界卫生组织只能提供信息和建议,其主权国家是否听它也管不了。仅就它所拥有的那么点儿权力而言,世界卫生组织这次的表现已经很不错了。
  《财经》:但是,疫情蔓延到全世界,难道它不应该负一定责任吗?
  贾庆国:判断世卫组织是不是履行了责任,要看它做了什么、依据什么样的标准来做。有一些技术上的问题可以争议,但总的来讲,这次世卫组织还是发挥了它应该发挥的作用。它授权非常有限,各方压力又很多。例如,在如何判断疫情发展阶段问题上是有争议的,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考虑,可以给世卫组织施加压力,以免影响到自己的利益。
  应该说,这个世界很幸运有了这样一个组织,如果没有世卫组织,这次世界应对疫情只会更差。未来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多更好?这要取决于主权国家是否愿意赋予它更多的权力和听它的指挥。现实是,很多主权国家目前还不愿给它更多的权力,不少国家也不愿听它指挥。这次疫情,美国和西方国家要是早点听世卫组织的也不至于现在这样被动。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主权国家也不会这样做,这是世卫组织的尴尬之处。这也适用于解读所有的国际组织,包括联合国,的作为。不给予这些国际组织相应的权力和支持,同时又要它们做没有权力就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这就是现实。
  《财经》:现在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出现病例,超过11万人感染。为了避免更大的灾难,各国如何携手应对,是否缺乏合作机制?
  贾庆国:机制是有的,无论是G7、G20,还是联合国,都是现成的国际合作机制,现在的问题是没有发挥好它们的作用。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是作为世界第一强国的政府,也就是特朗普政府,不重视国际合作,也不重视国际组织、国际机制,它不关心其他国家,只关心美国自己,也就是特朗普所说的“美国第一”。既然最强大的国家对国际合作采取这种态度,国际机合作机制自然就很难运转起来。
  《财经》:二战以来的七十多年里,国际机制有没有发挥较好的作用?
  贾庆国:有不少次,比如,当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组织联合国部队将伊拉克赶出去;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G20国家共同努力,大大缓解了金融危机给实体经济造成的影响。
  但是在这次公共卫生危机面前,特朗普采取的措施基本上都是单边的,不和其他国家协商与合作。这次美国禁止欧盟国家的航班飞美,也没有和这些国家事先沟通。对盟友如此,对其他国家就不用说了。
  《财经》:为了避免更大的世界灾难,中国应该做些什么呢?
  贾庆国:首先是向世界分享自己的经验和教训。中国在应对这次公共卫生危机的过程中有很多的经验,在疫情初期和应对过程中也出现了不少问题,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向其他国家介绍自己的经验和教训,帮助他们更好地应对。
  第二,力所能及的提供一些帮助,包括给那些公共卫生资源短缺的不发达国家给予援助。这次疫情对这些国家构成潜在的、灾难性的威胁,我们应该在它们愿意的情况下,帮助它们做好防控措施,未雨绸缪。
  第三,面对疫情给世界经济造成的破坏性影响,中国也应该呼吁世界主要大国加强沟通和合作,主动采取措施稳定世界经济,包括呼吁召开G20网络峰会,讨论如何应对急剧恶化的经济局势。
  “去全球化”这条路走不通
  《财经》:这次疫情会不会加速这些年来已经存在的“去全球化”趋势?
  贾庆国:这次疫情既有加速去全球化的趋势,也继续推动全球化的趋势。
  由于疫情的发展,目前国际贸易来往、人员交流大幅减少,再加上一些人推波助澜,对全球化构成严重冲击。但这是短期效应,全球化的趋势是不可阻挡的。因为贸易是互补余缺、增加财富的一种手段,交通和通讯技术的发展使得国际贸易变得更加快捷便宜,这两个因素使得经济全球化成为世界大势,也为人类社会带来巨大好处。
  人们不会拒绝全球化的。历史表明,搞闭关自守、逆势而动的国家最终都没有好下场。当然,短期是多长时间,现在很难判断。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从大的历史角度来讲,“去全球化”这条路是走不通的。这次疫情也从另外一个侧面提醒人们,我们都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里,互相帮助、加强合作对我们应对疫情和经济下滑有多么重要。
  《财经》:也有人说疫情是一个“中美脱钩”实验。大部分经济学家认为脱钩是不可能的,但是也有人认为脱钩未必不可能。您怎么看?
  贾庆国:一般情况下,脱钩是不可能的,但也不能完全排除脱钩的可能性。这是因为人在通常情况下是理性的,但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也可能就会做出一些非理性的事情来。加拿大抓捕孟晚舟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脱钩也是一种现实的可能性。假如当时中国在中国境内或者委托其他国家抓捕美国的CEO作为反制,那么中美经济很快就会脱钩。当然,这种可能性只存在于非常极端的情况下。战后几十年,美国领导人还是比较务实和理性的,这种可能性被压缩到最小程度。但是现在这种可能性增大,主要是因为这届美国政府做事太冲动,也太不靠谱了。
  《财经》:在当前情况下,应该怎么样避免“中美脱钩”?
  贾庆国:中国在处理中美关系时,还是要理性务实。目前华盛顿政界在其它问题上吵得一塌糊涂,但是在对华政策问题上却高度一致,都主张对中国强硬,我认为它处于一种情绪化状态。面对这种情况,中国需要保持冷静态度和战略定力,不要因为对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也跟着去说、跟着去做。就像美国的一些政客鼓吹病毒来自中国,我们没有必要反击说病毒来自美国。总之,不能让美国极端反华分子牵着我们走。
  所谓理性面对、务实处理两国关系,就是不管是经贸关系还是人员交流,都没必要刻意的去扩大或者减少,顺其自然。因此,我们要想办法让两国关系稳定下来。等华盛顿人心平静下来,变得比较理性了,机会成熟了,再想办法和美国一起来把两国关系推向前进。
  外交上,官方最好不要直接回应美国民间出现的极端观点。官方最好对美国官方的立场和说法进行回应。面对挑战,外交官应该保持沉着、理性和风度。
  世界秩序正在加速重构
  《财经》:从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秩序一直在重构,这次疫情会不会加速重构的速度呢?
  贾庆国:肯定会加速重构的进程,冷战结束以来,世界格局一直在“东升西降”,中国和一些发展中国家发展势头好,西方国家的实力和在世界上的影响力逐渐下降。由于种种原因,到现在为止,美国没有解决两极分化问题,欧洲国家面临的问题更多。此外,这次疫情对北大西洋联盟和欧盟都有一定程度的冲击,可能对北大西洋联盟的冲击更大一些,因为前期已经有弱化的趋势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东方国家,尤其是亚洲国家,只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东升西降”的势头不会改变,这次疫情再一次加速了这种趋势。
  《财经》:为什么中国、日本、韩国、新加坡等东亚国家的疫情应对效果要好很多呢?
  贾庆国:这可能和文化价值观有着直接关系。这些国家的国民比较强调自律,做事比较理性和务实,不像欧美人那样随性和浪漫。和欧美相比,东亚社会一般更重视群体利益。李光耀曾提出“亚洲价值观”,“东亚人(日本人、韩国人、台湾人、香港人和新加坡人)的带有更强群体意识的价值观和实践”。他认为,东亚文化更强调群体利益,而欧美国家更强调个人利益,国民不愿意服从政府。在东亚人看来,群体的利益界定了个人的利益,群体的利益保护好了,才能保护个人的利益。这也许是东亚这些国家处理疫情比较有效的主要原因。
  不管是东方也好还是西方也好,都重视群体和个人这两种权益,只不过偏好不太一样,平衡点不同。
  《财经》:现在各国对疫情的防控缺乏协调,随着危机不断深化,有没有可能引起新的冲突?
  贾庆国:现在的一些矛盾还不至于引起国家间大的冲突。不过,各种各样的猜忌都出现了,很难说未来会不会引发这种冲突,我们需要警惕和防范这种冲突。
  这次危机进一步说明了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当然,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需要明确其具体的内涵。
  疫情影响到底有多大多深,还没有完全展现出来,由此还可能引发新的“黑天鹅事件”。2020年注定是多事之秋,世界要做好准备。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19日 来源时间:2020年03月1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人物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