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特朗普的​“伟大美国复兴”,会让世界走向何方?

作者:皮特洛三世   来源:中美聚焦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作者:卢西奥·布兰科·皮特洛三世(Lucio Blanco Pitlo III),菲律宾亚太协进会研究员,菲律宾大学韩国研究中心研究员,《亚洲政治和政策》杂志特约评论编辑,菲律宾中华研究协会理事。

  从弹劾案中脱身、获得个人最高支持率、对11月竞选连任充满信心的唐纳德·特朗普总统能在今年余下的时间里更好地处理外交政策吗?
  “伟大的美国复兴”是特朗普2020年国情咨文的核心内容,就在发表国情咨文的第二天,他在政治上也得到平反(指弹劾案)。他在国情咨文演讲中大谈亮眼的历史最低失业率,以及创纪录的经济数据,不过这些很快就遭到批评人士和媒体的质疑。不出所料的是,他的演讲重点是国内,但其中的全球性讯息也颇引人注目,如“美国的时代,美国的史诗,美国的冒险,才刚刚开始”。
  作为对人们预计美国在世界事务中作用下降的回应,特朗普声称,“我们击碎了美国衰落的心态,拒绝了美国命运的缩减……我们永远不会后退”。不过,他也对那些期待美国成为世界警察的人表示,“作为执法机构为其他国家服务”不是美国的角色。这类言论,加上他对美国全球军事主导地位和西半球门罗主义的重申,令人担心他会以更大的决心采取更具单边信念的行动。
  同样地,特朗普宣布,随着敌对国家增加国防开支,美国将在军事预算上投入创纪录的2.2万亿美元,其中包括建立一支太空部队。此举将确保美国在所有军事领域的霸权地位,包括竞争日益激烈的外层空间。另一方面,他也称赞盟国增加了对集体安全安排的贡献,尽管这件事并非始于他的总统任期——北约国家自从结束与奥巴马政府的谈判之后已经开始这么做了。然而,过分的强力施压手段正在亚洲和欧洲盟国当中引起恐慌,面对日益增长的挑战,这有可能削弱联盟的力量。
  就委内瑞拉来说,特朗普重申了美国在其传统后院的作用,即通过组织一个59国组成的联盟反对尼古拉斯·马杜罗总统。没有比胡安·瓜伊多出现在演讲听众席上更能说明问题了。特朗普称瓜伊多是“委内瑞拉真正合法的总统”,而马杜罗则是“独裁者”和“暴君”,其统治将被击碎和摧毁”。他还呼吁在尼加拉瓜和古巴恢复民主,这与奥巴马的对古关系解冻政策是相抵触的。
  至于中东,特朗普提到了他为结束巴以争端而宣布的和平协议。从最近发生的事件看,该协议很可能是解决中东地区历史热点问题的又一个失败尝试。值得注意的是,巴勒斯坦人并没有参与这个协议。虽然一些阿拉伯国家政府认为,该提议也许是实现和平的路径,但它们的反应依然是沉默和模棱两可,这说明它们还在搞微妙的平衡,因为毕竟,巴勒斯坦人民的悲惨处境会继续让全体穆斯林拥有一个共同的事业。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穆罕默德强烈反对该协议,认为它是不公平的,完全不可接受。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也表示反对,因为它无视巴勒斯坦人的权利,并且使以色列的占领合法化。特朗普还为杀死卡西姆·苏莱曼尼作了辩护,并且对恐怖分子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警告:“你们永远逃脱不了美国的司法制裁。如果攻击我们的公民,你们就会没命。”伊朗高级将领和伊拉克政府支持的民兵组织领导人被暗杀,引起人们对袭击合法性的争论,并导致美国与伊拉克的关系紧张,这让该地区陷入另一场旷日持久的冲突。
  同时,特朗普提到正在进行的和平谈判,表示他有意结束美国历时最久的战争——阿富汗战争。也许,这预示着美国将放弃阿富汗的平叛和建设。几十年来,这场战争耗尽了美国的血汗和金钱,并让美国偏离了世界上最典型的地理位置。然而,虽然在喀布尔收手,但九年的叙利亚内战仍没有缓和迹象。美国撤出该国东北部地区,为土耳其越过边境开了绿灯。随着安卡拉与大马士革和莫斯科之间的紧张加剧,这有可能导致事态恶化。
  演讲中,特朗普强调自己成功地重新谈判了他认为糟糕的协议,例如北美自贸协定。然而许多人表示,修订后的美墨加协议只是对前一个协议版本做了小小的修改。在对华关系方面,特朗普表示了反击贸易违规行为的决心,但同时,他也表达了与北京合作的意愿。他提到最近达成的临时贸易协议,认为该协议将保护美国的工人、知识产权,为美国带来收入,并为美国种植者和制造商提供更多机会。特朗普还表示,他正在与中国密切协调合作,应对现在已经演变成为全球大流行的冠状病毒疫情。
  但是除了贸易,特朗普却无法推进其自由开放的印太愿景。事实上,他显然只是一味盯着解决贸易失衡问题(“不公平的贸易也许是我决定竞选总统的最大原因”),然而,这只会引发人们对其交易型外交政策的担心。虽然辩称扭转了中国数十年来的不正当贸易行为,但他同时也声称,美国现在与中国、包括与中国国家领导人的关系“大概是最好的”。最接近于推广价值观的,是他攻击委内瑞拉、尼加拉瓜和古巴——“社会主义摧毁国家。自由统一灵魂。”这大概也适用于中国、朝鲜和越南,更不要说他的政治对手、自称民主-社会主义者的参议员伯尼·桑德斯了。然而,在一个复杂且飞速变化的世界上,这样的言论是无足轻重的。
  与上一次国情咨文演讲不同,特朗普这次没有提及与朝鲜的谈判,也没有提与俄罗斯建立新的核武器控制体系的进展,这一体系也许会把中国和其他国家拉进来。出人意料的是,他也没提下月将在拉斯维加斯与东盟领导人举行的特别峰会。由于冠状病毒疫情,峰会在距离召开前只有两个星期的时候被推迟了。虽然美国官员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基建项目提出了许多担忧,但是,特朗普丝毫未提“蓝点网络”计划。这是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去年11月宣布的一项联合行动,在人们看来,它有可能成为抗衡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力量。美国还一直在世界各地游说它的盟友和合作伙伴,希望它们的移动网络封杀华为公司,但它至今拿不出明确的替代方案。在韩国,东道国支撑美军的开支大幅增加,引起越来越多的不满;在菲律宾,美国与之签订的20年期《访问部队协议》被终止。这些都是必须应对的严峻考验。
  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决心反击中国,同时在控制流行病蔓延等实际问题上保持合作的开放态度,这是值得称赞的。但是,印太地区不是只有中国。而且,与盟友和合作伙伴和睦相处,可以为与北京在一系列问题上打交道提供更好的途径。特朗普对多边主义的公然蔑视,不由人怀疑华盛顿制定规则和升级全球经济与环境治理的能力。事实上,由于不断出现新的全球性威胁,“美国优先”不一定意味着美国独行。
  原文标题《伟大的美国复兴:特朗普的磨难还是救赎?》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23日 来源时间:2020年03月2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