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何雷恩:美国和中国需要重新学习如何在危机中进行协调

作者:何雷恩 文 张涓 译   来源:中美印象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印象》第230期
编者按:本文为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前美国外交官何雷恩(Ryan Hass)于3月19日在布鲁金斯网站上发表的评论。作者授权《中美印象》翻译发表。点击这里查看英文原文。

2019年12月31日,中国武汉市政府证实了该市存在许多神秘的新型肺炎病毒病例。在随后的几周里,该病毒在整个中国传播,并最终扩散到世界各地。导致这种疾病的病毒现在称为新冠病毒,已经夺走了各大洲成千上万的生命。该病毒的大流行所引起的社会经济影响,几乎肯定会引发全球衰退。

在正常情况下,如此大规模的危机将促使美国担当国际领导的角色,动员资源并号召各国朝着共同的方向前进。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非洲埃博拉疫情爆发期间,东南亚海啸灾难期间以及许多其他情况下,美国都发挥了这种领导作用。

华盛顿和北京协调各自对全球危机的反应也变得越来越频繁。例如,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美国和中国采取的同步刺激措施避免了萧条。美国和中国共同对非洲埃博拉疫情做出反应的速度和规模挽救了大量生命。当2015年联合国维和能力面临日益严峻的压力时,中美两国以各自不同的方式支援联合国维和行动。

中国的贡献往往远远达不到美国的期望,需要美国付出更多的外交努力才能获得中国更多的参与。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形成了一种模式:当世界面临危机时,中美都将搁置分歧,共同努力开展协调一致的应对措施。

遗憾的是目前的情况并非如此。冠状病毒的传播已成为当前双边关系的一面镜子,目前两国的表现很不好看。现在,两国领导人争论的焦点集中在病毒的发源地和传播者的责任上,而不是共同采取行动遏制该病毒的传播。

美国的对华鹰派抓住新冠疫情带来的“机会”,不遗余力的破坏中国政府的形象。公平地讲,中国当局最初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这些批评:起初令人震惊的缓慢应对,不透明的方式,以及延迟回应对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派遣专家赴武汉的请求。北京阻止台湾从世界卫生组织获得有关该病毒的信息的行为也应该受到批评。

有的国会议员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声称新冠病毒起源于武汉的一家生物武器实验室,然后散播出来的。有的美国知名人士认为,中国公众因政府对新冠病毒反应的不满会引发严重的公众信任危机。特朗普总统已开始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人们担心这种言辞会导致仇外心理和种族主义的加剧(编者注,特朗普总统已经于24日停止使用“中国病毒”)。命名的争执,相互的指责以及羞辱中国似乎已经优先于与北京共同努力遏制该病毒的致命扩散。

不甘落后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极力传播一个阴谋论,说该病毒可能是由美国军方合成的,这种毫无根据的说法在中国官方媒体上得到了广泛传播。这个不着边际的阴谋论也得到了中国政府派驻世界各地的大使的重复和回应。著名的中国评论员铿锵有力的指出,他们认为中国的治理体系比民主体系更适合应对危机,这实际上将一场全球危机变成了针对意识形态的零和竞争。(这些中国评论员似乎没有意识到台湾和韩国是两个根深蒂固的民主国家,其回应是同类中最好的。在衡量遏制病毒能力时,技术能力的高低可能比政体的不同是一个更好的指标。)

双方的互相指责进一步导致了美中关系的螺旋式下降。在这样的环境下,甚至与眼前危机无关的事件也被用来论证另一方的说法的正确性。在这个过程中,之前经过艰苦努力而建立的中美共同应对全球挑战的模式也被打破了。

我对华盛顿或北京出现有远见卓识、并能立即打破眼下以牙还牙、争锋相对的困境的领导层不抱任何幻想。如果美国和中国的双边关系还是完全破裂的话,双方应该呼吁集中力量,加速疫苗研究和临床试验,共同动员诸如呼吸机等救生设备的生产,并协调对最需要援助的国家的国际援助。令人失望的是,在当前环境下,一个人所能希望的最好的结局是美国和中国的领导人专注于自己国家的问题,而不是试图寻找替罪羊。

即便如此,如此低的期望值也无法成为世界上两个最强大国家的新常态。新冠病毒具有毁灭性,今后可能还有其他危机更具挑战性。如果中美两国不能找到恢复更富有成效的两国关系的途径——即在双边关系竞争和争斗加剧的情况下,也可以在全球危机中进行合作,那么,美中两国都将遭受恶果。

当新一届美国政府组成后,一般需要恢复前任政府为加强美中协调以解决危机而建立的努力。尽管每种危机都是特殊的,但是有一些指导原则可以帮助确定工作方向。其中包括在危机开始时安排直接的领导层沟通。通过电话或信件进行的这种沟通应被用来显示美国领导人对美中联合行动的重视,美国政府还应指定一名美国官员担任总统的协调员。在中国自上而下的体系中,这种信号经常是必要的,可以推动北京繁冗的官僚机构行动起来,并指定一名中国高级官员具体负责,整合北京的资源,回应美国代表所提出的相关工作。

中美两国高层领导层间的沟通需要紧随两位指定的高级协调员之间的沟通,以及通过两国首都大使之间的日常沟通来进一步加强。美国协调员需要询问中国可以做出的具体贡献,制定中美可以执行的时间表和计划,并能够清楚地预知这种捐助将如何增强全球范围的援助。一旦原则上就应对危机的协调方法达成协议,两国必须授权具体负责工作的人员执行计划的权力。

归根结底,美国领导人不需要喜欢或同意中国领导人(的所有决定)。但是,两国领导人确实需要建立一种关系,使两国在做出对共同利益和全球利益有利的决定时能够共同向同一方向努力。目前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都没有能达到这个最低的标准。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27日 来源时间:2020年03月2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