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若不能共克时艰,中美关系将加速滑落

作者:倪峰   来源:《世界知识》2020年第7期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新冠疫情开始肆虐之际,中美关系刚好走到了一个关键的档口。经历了长达一年半“史上空前规模”的贸易战,两国在今年1月15日最终达成了第一阶段协议,中美关系由急向缓。面对突如其来的严重疫情,世人普遍期待,中美这两个最有影响力的国家能抛开成见,携起手来,像2008年共同应对全球金融风暴、2014年共同应对非洲埃博拉疫情那样引导全球应对共同威胁,为世界的发展和协作提供稳定的预期。然而,从截止到目前两国之间的互动过程来看,美方却发出了一些令人困惑的信号。
  美方两种言行呈纷扰
  一方面,美国对中国遭受疫情表达了同情,表示愿意提供支持和开展合作。特朗普总统多次公开表态,称美国全力支持中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愿派遣专家前往中国,并以其他各种方式向中方提供援助。特朗普还说,中方在极短时间内就建成专门的收治医院,令人印象深刻,这充分展示了中方出色的组织和应对能力,相信在习近平主席领导下,中国人民一定能够取得抗击疫情的胜利,美方对中国经济的发展抱有信心,并将本着冷静态度看待和应对疫情,愿通过双边和世卫组织渠道同中方保持沟通合作。2月5日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表示,“感谢我们两国的很多人在有挑战性的环境下不知疲倦地工作,将援助物资送往湖北省的人民。这时刻提醒着我,美国人民和中国人民之间的纽带是牢固的”。路易斯安那州联邦参议员卡西迪在国会提出支持中国抗击疫情决议案,呼吁美国加强对华援助与合作,同遭受疫情的中国和世界各国人民站在一起。
  许多的美国流行疾病专家和政策研究者也呼吁支持中国的抗疫行动,开展中美合作。例如,在2月5日众议院外委会亚太及防扩散小组委员会就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举行的听证会上,流行疾病专家珍妮弗·伯伊表示,中国正处在与新型冠状病毒进行全面斗争的前线,医护工作者精疲力竭,检测工具和个人防护用品如面罩、护目镜和手套都严重不足,不得不定量供应。美国公共卫生人士和医护专业人员应主动向中国伸出援助之手,并提供人道主义和技术方面的支持。她希望美国政府能够构建一种现实的、连贯的美中未来在全球卫生领域开展协作的政策,并寻求与中国就共享哪些数据和遵守哪些规则达成共识。
  与此同时,美国社会各界纷纷向中国捐款捐物。美国国务院协调组织慈善机构向湖北提供了16吨疫情防控物资。比尔·盖茨基金会宣布提供1亿美元资金,用以在全球范围对抗新冠肺炎疫情,其中500万美元已交付中国相关机构。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美中贸委会、乔治·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积极筹措口罩等医疗物资,由联邦快递公司包机免费运来中国。有“病毒猎手”之称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传染病学专家利普金教授在疫情发生后第一时间来华,同钟南山院士等中国同行一道进行研究。2月22日,习近平主席给比尔·盖茨回信表示感谢,强调“我支持盖茨基金会同中方有关机构的合作。我也期待国际社会加强协调,为维护人类健康福祉而一起努力”。
  另一方面,即便疫情肆虐,美国仍有相当多的政客、战略精英、媒体从大国战略竞争视角对待中国,没有放松对中国的战略弹压,一些人甚至把疫情视为抑制中国崛起的机会。美国学者米德在题为《中国是真正的“东亚病夫”》的文章中称:“中国这个巨型卡车因为某种蝙蝠病毒而止步不前了,尽管中国在控制疫情并重启经济,但这个正习惯于认为中国崛起不可阻挡的世界,需要知道没啥东西,包括中国实力的上升,是被认为理所当然的。”近期,美国一家智库发表了题为《大国持久战》的研究报告,建议美国的对华战略竞争应从“纵向升级向横向升级演变”,即:中美核力量已形成相互确保摧毁之势,两国战略竞争很难在军事安全领域纵向升级为战争,在此背景下,美国应主动扩大对华竞争范围,在太空、网络、深海等新空间限制对手的行动范围,在舆论、经济、生物等综合领域遏制对手的发展潜力。
  在各种反华势力的共同鼓噪下,美国发起了新一轮与中国的对抗,并对中美关系及两国合作抗击疫情形成了巨大干扰。
  首先,尽管世界卫生组织再三强调疫情可控、可治,但美国政府仍陆续做出对华旅游限制、入境限制以及撤侨等一系列“过激举动”,渲染恐慌,制造隔阂,并对中国的防疫行动横加指责。国务卿蓬佩奥声称,新冠病毒在中国爆发是其治理体制造成的。联邦参议员科顿毫无根据地诬称疫情是中国秘密研发的生化武器泄露导致的,“中国可能有一个生物战计划”。美国一些主流媒体不断发文渲染疫情,指责中国政府“防控不力扰乱国内外民生”,竭力唱衰中国经济、抹黑中国形象。
  其次,继续在经贸、科技、金融等领域打压中国,推动中美“脱钩”。2月10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公告,宣布取消包括中国、中国香港在内的25个经济体享有的世界贸易组织(WTO)发展中成员优惠待遇。2月13日,美国检方指控华为串谋从六家美国科技公司窃取商业机密。2月14日,美国国会议长佩洛西、国务卿蓬佩奥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会上警告欧洲国家,如果它们让华为参与推出5G技术,将是“选择独裁而非民主”,要求英国从允许华为部分参与其5G建设的立场上“及时回头”。2月15日,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政府考虑阻止通用电气公司向中国出口LEAP-1C航空发动机。2月17日,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将试图切断华为的半导体供应,全世界所有有意使用美国设备为华为公司生产芯片的公司都必须获得美国的许可。
  第三,在政治上制造事端,不断抹黑中国。1月28日和3月5日,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2019年西藏政策及支持法案”和“2019年台湾盟友国际保护及加强倡议法案”,这是继2019年通过涉香港法案和涉疆法案之后,美国国会的新的挑衅举动。2月18日,美国国务院宣布,将五家中国主流官方媒体机构认定为“外国使团”。3月2日,蓬佩奥宣布,对中国驻美五家官媒机构实行人员上限。按照新的限制措施,新华社、中国环球电视网、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日报》发行公司和《人民日报》海外版的美国总代理海天发展公司的中国籍雇员需要从目前的160人减少到100人。蓬佩奥近期更是利用各种场合就新疆、宗教、孔子学院、“一带一路”、南海、5G等问题指责中国。
  共克时艰才是正途
  传染病跨国传播是人类生存与发展的重大威胁。1918年,当第一次世界大战激战正酣时,“西班牙流感”疫情在欧美爆发并迅速扩散到全球。在此后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这场疫情夺去2500万到4000万人的生命,比持续了52个月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直接造成的死亡人数还多,也间接导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提早结束。面对流感给整个人类带来的惨祸,世界卫生组织的前身国际联盟卫生组织应运而生,开启了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共克疾病的进程。从20世纪初至今,作为全球卫生安全重要行为体的中美两国曾多次携手合作,共同应对流行性疾病给国际社会带来的挑战,两国合作在应对百多年来人类面临的历次危机方面从未缺位。
  自2003年起,中美两国政府明显加强了在全球卫生领域的双边合作。2003年非典疫情在中国消退后,时任美国卫生部长汤普森曾访华与中国卫生部签署为期多年的双边合作文件,以协助中国发展建设更为成熟和系统化的公共卫生基础设施。2004年中国出现H5N1型禽流感病毒,中国国家流感中心与美国疾控中心首度合作,提升两国在疫情监控和数据分析方面的能力。2005年中美两国政府启动“新发和再发传染病合作计划”,并于同年创立中美卫生保健论坛。2006年中国卫生部与美国卫生福利部又签署一份旨在扩大双方在生物医学研究领域的谅解备忘录。2011年中国政府加入联合国“预防禽流感国际合作计划”,中美两国在其中围绕H5N1型病毒防控进行合作。2009年新型H1N1流感病毒在美国、墨西哥爆发并迅速席卷全球,中美两国很快实现了信息和技术共享,快速推动疫情的国际监测和相关疫苗开发工作。在疫苗研发成功后,中国随即投入大规模生产。在夏季疫情暂缓期间,两国通过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机制加强了对病毒的深入研究和了解,拓展了卫生交流。同年1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访华期间,中美两国达成共识,在全球公共卫生问题的预防、监测和报告方面加强合作,其涵盖范围包括H1N1、禽流感、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等。2013年新型禽流感病毒H7N9在中国出现,中国率先研发出针对该病毒的疫苗,并与全世界分享,从侧面促进了美国疾控中心和私人制药公司的疫苗开发工作。在整个H7N9病毒爆发期间,中美两国的疾控中心共享数据并开展联合研究,并在全球范围内分发病毒检测试剂。2014年埃博拉病毒在西非爆发,中美两国迅速启动医疗援助,在非洲开展实地合作,包括共同协助非洲国家建立疾控中心。
  然而,自特朗普政府执政以来,美国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尝试在多个层面与中国“脱钩”,这种行动也蔓延到公共卫生领域。2018年,美国关闭了设在北京的国家科学基金会办事处,同时暂停了与中国的“全球艾滋病”合作计划。随后,在联邦政府授意下,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和疾控中心均陆续减少常驻北京办事处的人员。在疫情尚未扩散之前,美国国家安全部门已经开始以“保护知识产权”为由出手阻挠中美科研合作,甚至逮捕了一些业内知名的美国学者。在这种政治风向下,美国科研人员获取政府支持以协助中国抗击疫情的愿景成为奢望。更有甚者,特朗普政府内有人欲将新冠肺炎疫情作为遏制中国崛起的工具,甚至做出“疫情将促进制造业回流美国”的判断。
  在特朗普政府此番操弄下,中美防疫合作严重受阻,两国之间的负面情绪越积越深。病毒没有国界,全球化时代各国利益交融,休戚与共。正如习近平主席2月7日应约与特朗普通电话时指出的:“流行性疾病需要各国合力应付。”随着疫情的不断蔓延,已有越来越多的美国有识之士认识到了中美合作的重要性。日前《华盛顿邮报》刊发了一篇题为《美国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美中卫生合作崩溃》的文章,指出:“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美中卫生合作得到培育和发展。战略科学合作带来了巨大的机遇,如果我们不能在应对新出现的感染等风险方面开展合作,将付出巨大的代价!”
  问题在于,形势的发展往往并不以人们的良好意愿为转移。如果错过新冠疫情提供的合作机会,中美关系继续沉沦并滑向恶性竞争的概率将大为提高,不仅是中美两国,世界也将为此付出沉重代价。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29日 来源时间: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