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疫情
当前位置:首页>武汉疫情

高福藉《科学》发声,解释早期为何难定“人传人”

作者:赵今朝   来源:财新网  已有 2007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新冠病毒是否起源于华南海鲜市场?中国分享病毒数据是否及时?为何中国流行病学家早期难以看出“人传人”?近日,在接受美国《科学(Science)》采访时,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回应了前述种种争议,并指出“美国和欧洲防控过程中,最大的错误是人们没有戴口罩”。

59岁的高福专长于研究包膜病毒,它们如何进入细胞以及在物种之间移动,2013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他本科毕业于山西农业大学兽医专业,后在牛津大学获得生物化学博士学位,并在牛津大学和哈佛大学做博士后、研究员,专门研究免疫学和病毒学。

新冠疫情暴发后,高福和他所在中国疾控中心曾深陷舆论漩涡。1月29日,中国疾控中心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网站上发表回溯性研究,展示了425名感染者流行病学情况,因数据与官方通报多项不一致,中国疾控中心一度遭受“人传人知情而不报”的指责。论文风波后,高福鲜少在国内媒体上直接露面。此次采访,《科学》动用短信、语音邮件和电话等多种渠道沟通,并于3月27日刊登。

这篇题为 “不戴口罩防新冠病毒是个大错误,中国顶级科学家说(Not wearing masks to protect against coronavirus is a‘big mistake,’top Chinese scientist says)”的访谈中,高福认为,前期之所以无法判定“人传人”,是因为 “尚无详细的流行病学数据”。他解释称,从一开始,人类就面临着一种非常疯狂和隐蔽的病毒。在意大利、欧洲其他地方和美国也是如此,科学家们从一开始就认为:好吧,这只是一种病毒。(Q:It wasn’t until 20 January that Chinese scientists officially said there was clear evidence of human-to-human transmission. Why do you think epidemiologists in China had so much difficulty seeing that it was occurring?

A:Detailed epidemiological data were not available yet. And we were facing a very crazy and concealed virus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The same is true in Italy,elsewhere in Europe,and the United States:From the very beginning scientists,everybody thought: “Well,it’s just a virus.”)

2020年1月,中国疾控中心对新型冠状病毒的首次分离,确定该病毒是引起武汉出现的肺炎疫情的病原体。而这一进展最早并非由中国科学家披露。1月8日,《华尔街日报》发布一则消息,中国研究者发现新的冠状病毒。几小时后,病原检测结果初步评估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建国接受新华社采访证实这一发现,并称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也已在1月7日获得。

为什么不是中国科学家率先报道新冠状病毒的出现?“这是来自《华尔街日报》一个很好的猜测”,高福未正面回复,只是称,《华尔街日报》刊登文章与官方分享病毒信息只有几个小时差,不超过一天。(Q:China was also criticized for not sharing the viral sequence immediately. The story about a new coronavirus came out in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on 8 January;it didn’t come from Chinese government scientists. Why not?

A:That was a very good guess from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WHO was informed about the sequence,and I think the time between the article appearing and the official sharing of the sequence was maybe a few hours. I don’t think it’s more than a day.)

1月9日,在《科学》官网的一篇报道中,多位科学家呼吁,希望尽快获知更多有关此次肺炎流行病学和病理学的信息、查明确切动物感染源。1月11日上午,悉尼大学的进化生物学家爱德华·霍尔姆斯(Edward Holmes)代表上海市(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兼职教授张永振在virologic.org上披露新冠病毒的“初始”序列。这一序列最早测出的时间是1月5日,并立即上报,同时上传至NCBI GenBank数据库,为保证准确,后续还进行过修正。该数据库是由美国国立生物技术信息中心(NCBI)建立并维护的公共综合性序列数据库,研究者可以从中查找已知的基因序列进行分析。(参见:最早向全球公开新冠基因序列的专家:病毒或早已感染人类

1月11日当晚,国家卫健委宣布中国将与世卫组织分享新型冠状病毒基因序列信息。第二天,另外5个来自不同患者的病毒基因组序列由国家卫健委领导小组在全球共享流感病毒数据库GISAID发布,序列来自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医科院、中国疾控中心。

世卫组织在1月12日的声明中表示收到基因序列,“对正在进行的调查的质量和在武汉实施的应对措施以及定期共享信息的承诺感到放心。”

目前,全球公开的新冠病毒序列大约有200个。

对于早期病毒数据公布不及时的质疑,高福予以否认,并表示“我们已经及时与科学同行共享信息,但这涉及公共卫生,我们必须等待政策制定者公开宣布”。他提到,不希望引起恐慌,当时没有人能预言这种病毒会引起大流行。

谈及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是否为病毒最初来源,高福认为存在两种可能性,即市场可能是最初起源,也可能是病毒扩散开来的地方。他表示,正在努力了解病毒起源,现在“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11月出现了疫情”。医学期刊《柳叶刀》1月曾发文披露金银潭医院收治的前41例病例情况,研究图表显示,前四名感染者中有三人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这为一直被认为是疫源地的华南海鲜市场打上问号。(参见:首例患者被曝未涉海鲜市场 新冠病毒或有多个疫源地

此外,高福分享了中国研究领域的进展:中国正在将猴子和转基因小鼠动物模型应用于测试评估药物和疫苗,研究显示“猴子模型有效”;治疗药物瑞德西韦临床试验数据将在4月出来。

目前,海外新冠疫情仍呈暴发态势。基于前期防控的经验,高福提醒,远离社交是控制任何传染病(尤其是呼吸道感染)的基本策略。首先,使用“非药物策略”,没有任何特定的抑制剂或药物,也没有任何疫苗;其次,必须确保隔离所有病例;第三,密切接触者必须隔离,中国花费大量时间找到所有密切接触者,并确保隔离;第四,暂停公共聚会;第五,限制交通。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31日 来源时间:2020年03月3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武汉疫情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