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储建国:“三不一坚持”是疫后两岸关系的拯救之道

作者:储建国   来源:中美印象   放大  缩小

编者按:这是储建国教授的第二篇文章。在他的第一篇文章和平越来越难? --疫后的中美关系里,储教授提出,因为美国的怂恿和支持,台湾领导人已经开始了“独立”作业,台海发生战争的危险日益增大。但是,战争并非不可避免。避免战争的路径是,中美的“当政者还是要坐下来谈,达成能够稳定未来十五和三十年中美关系的合作框架。”在他的第二篇文章里,储教授对这个“合作框架”有了进一步的描述:中国要以不惜一战的决心和态势,迫使美国(及其台湾领导人)承认“三不”:一是不进行任何武器交易;二是不发展任何官方关系;三是不采取任何“台独”措施。有了这“三不”,北京就可以重申一个坚持:坚持用和平方式统一台湾。在储教授看来,这是中美避免战争的唯一路径,也是大陆和台湾两岸人民避免自相残杀的唯一可能。储教授得出这样的结论有他自己一系列的论证,比如,中国目前的国力已经到了可以对美国施压不手软的程度;台湾领导人在豪赌,因为现在不赌以后连赌的机会都没有了;美国政府对中国的挤压和遏制已是华盛顿的基本国策,北京需要丢掉幻想,准备斗争;中国人民已经看透了美国政府的本质,不允许自己的领导人再对美国一味妥协。我们欢迎关心和关注中美关系、台海局势和中国如何对人类做出特殊贡献的学者和读者参与这一重大话题的讨论。请将您的观点发至uscnpm2019@gmail.com,我们会单独或综述发表。

【作者为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比较政治研究中心主任】

中美关系变坏的直接表现是经贸关系,背后症结是政治关系,而爆炸引线是两岸关系。就目前的局势来看,两岸关系已走到了中美建交以来最危险的关头。新冠肺炎疫情不但没有化解,反而加剧了这种危险,一些政客意识到这种危险但仍然一意孤行。现在民众的注意力大都在疫情上面,疫情结束后,就会发现我们越来越难以在和平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了。如果不想办法拯救,战争就是两岸之间的确定答案。

如何拯救呢?我们常说两岸的事情是中国人自己的事情,不容他人干涉。但在现实中,如果抛开中美关系,孤立地看待和处理两岸关系,那么两岸关系会寸步难行。中美关系本身也不是孤立的,要放在世界和中国的发展进程中去认识。

世界经济政治格局的变化让中美关系来到一个转折点,美国精英层已达成遏制中国崛起的共识,其中的鹰派势力甚至为此不惜一战。在疫情期间,不少美国政客已经丧心病狂,煽动种族仇恨,按下了走入深渊的按钮。台湾民进党政客已自愿绑上美国战车,充当攻击中国大陆的排头兵。

如果中国不一味退缩,又不至于走向战争,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倘若有一条中间道路的话,那么这条道路必定符合某条冷静的规则,它不为双方激烈的言辞所左右。

这条规则就是:双方的利益分配与双方的实际力量相对称。这条规则不是自动实现的,其间需要某种协调机制。

新旧大国之间为什么会产生冲突呢?主要是因为新兴大国力量增大,必然需要分配更多的利益,既有大国也必然要阻止前者得到更多的利益。如果其间没有有效的协调机制,冲突就必然发生,而且越来越激烈。

中美之间的协调机制还是存在的,但其有效性越来越弱。对于中国来说,即使脆弱的协调机制,也会充分地加以利用。协调机制有多边的,有双边的。对于中美两国来说,多边协调机制已作用不大,真正起作用的还是双边协调机制,而主要是双边谈判机制。

前不久,双方通过谈判,已达成阶段性经贸协议,说明这种机制还具有一定的作用。但其继续运行存在很大困难。前一阶段谈判主要是在美国威胁恐吓下,围绕着美国要求展开的,中国做了很大让步,这已经激起中国與论的反弹。而美国精英层不在意中国民众的感受,对中国政府的艰难让步不领情,反而觉得中国政府承认以前做错了,觉得自己以前的攻击是正确的,于是更加变本加厉地攻击中国,逼中国做出更大的让步。

因此,中国也许会觉得再像以前那样谈下去行不通了,有可能一方面继续让双边谈判机制运转下去,另一方面则改变谈判策略。中国也许会反守为攻,不围绕美国的要求打转转,也不局限于经贸问题,而是抓住美国做错了的问题,譬如说台湾问题,也以不惜一战的勇气,逼迫美国让步,化被动为主动,争取到自己应该得到的利益。

什么是当今中国应该得到的利益呢?主要有三点:一是国家领土和主权的完整;二是公平合理的经贸关系;三是周边事务的更大主动权。这三条缺一不可,但有轻有重。

中国发展到现在,领土和主权仍然处于不够完整的状态,上上下下均已显示出前所未有的急迫感。其中最主要的问题就是美国还能够堂而皇之地支持台湾走向独立,这个问题已发展到需要彻底解决的时候了,中国的实际力量也发展到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了。

中国在做出彻底解决这个问题的决策前,需要找到道义的制高点和问题的切入点。

道义的制高点是容易找到的。那就是根据国际法,被联合国承认的任何一个国家的领土和主权完整必须得到尊重,美国公然支持中国一部分固有领土搞分裂独立,这是国际道义所不能允许的。

问题的切入点也是能够找到的。双方可以回到中美关系的原点,那就是构成这种关系基石的三个联合公报。

中美发表正式建交的第二个公报后,台湾问题没能得到解决,后来经过艰苦的谈判,终于有了专门解决台湾问题的第三个公报。

在这份公报里,专门讲到“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的问题在两国谈判建交的过程中没有得到解决”。于是,这份公报以“美国政府声明”的方式指出,美国“不寻求执行一项长期向台湾出售武器的政策,它向台湾出售的武器在性能和数量上将不超过中美建交后近几年供应的水平,它准备逐步减少它对台湾的武器出售,并经过一段时间导致最后的解决。在作这样的声明时,美国承认中国关于彻底解决这一问题的一贯立场。”从后往前看,这一段话明确规定了美国承诺的三条义务:第一,承诺要彻底解决这一问题;第二,承诺逐步减少对台军售并经过一段时间至最后解决;第三,承诺对台出售的武器不超过中美建交后近几年(此公报前)供应的水平。唯一模糊的就是“一段时间究竟有多长?现在近四十年的时间过去了,这个时间已经够长了。中国完全有理由要求美国从此以后不再对台军售。

中国对美国承诺的义务一直牢记在心,当美国违反承诺时,中国都会抗议一下,但苦于实力不够,无法让美国就范。自此以前,中国做到了不让美国之外的其他任何国家对台军售。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1992年法国决定出售幻影2000战机给台湾,中国交涉未果后,做出了强烈反击。反击措施包括撤销部分拟议中与法方的大型合作项目,不再与法国商谈新的重大经贸合作项目,严格控制两国副部长级以上人员的往来,立即关闭法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等。这样杀一儆百的效果很好,此后,法国不敢再犯错误,别国也不敢造次了。

对于美国军售台湾问题,中国也一直寻找机会彻底解决,现在这个机会来了。既然美国无理打压中国,并不惜踏上战车,那么中国也应该不再像以前那样委曲求全,而是坚决要求美国履行曾经的承诺。当然,更关键的是,现在的中国有能力做到这一点。这个要求提出来后,美国如果不答应,那中国就有可能对下一批美台军售项目采取更加激烈的措施。无论采取什么方式,这个问题很有可能在第三份联合公报发表四十周年之前解决。

解决对台军售问题的同时,中国也会要求解决美台关系升级问题。中美建交公报明确规定:“美利坚合众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在此范围内,美国人民将同台湾人民保持文化、商务和其他非官方关系。”中美建交以来,相对于军售来说,美国在这个问题上还有所克制。然而,特朗普上台后,美台关系有了很大的突破:一是美国于2018年通过“台湾旅行法案",允许各个级别的美国官员访台;二是美国于今年疫情期间通过“台北法案”,确认台湾是一个由2300万人组成的国家,美国要帮助台湾巩固邦交国关系,以不同方式参与各种国际组织。这两个法案毫无疑问地违反了建交公报,严重地说,中美建交的基础己经大大动摇。中国以撤回驻美大使,降低外交等级来回应都是不过分的。但中国还是以中美关系大局为重,到目前为止还未做出强烈的反应。美国做出这种令中美关系大倒退的行为是绝对错误的,也是中国可以牢牢抓在手中的辫子。疫情结束后,中国会跟美国把这个帐算清楚,并提出明确的要求,阻止美台形成实质上的官方关系。否则,在中国政治文化里,中国决策者很容易产生这样的自问:“我们有何面目面对先辈,面对人民?”这种自问的严重性,美国人是不一定理解的。

在美国逼迫中国的过程中,台湾的民进党政客以为抓到了千载难逢的机会。过去的民进党政客还是因为忌惮战争而不敢在台独问题上过分造次。今天的民进党政客则公开地宣称台独。赖清德已经公开宣称自己是务实的台独工作者。今年113日,英国广播公司发布专访蔡英文的部分内容,蔡英文声称台湾已是“独立”的国家,不必再宣布独立,并说两岸不排除开战风险,之后,台湾便搞了一系列军演。他们之所以这么胆大,也是因为看准了美国多年难见的反华情绪,看准了现在的美国政府决意支持台独,对抗中国。民进党政客们现在要赌一把,因为他们深深地知道,尽管这次有可能赌输,但是越往以后,就连赌的机会都没有了。民进党的行为,已经涉嫌违反《反分裂国家法》。因此中央政府如果要做出武统决策,在法律上没有什么障碍,因为民进党政府宣称台湾已经独立,没有再宣布的必要。如果一定要等某种“正式宣布”才武统,就等于放弃武统,那就真是民进党所要的最大“善意”了。

美国和台湾政客的所作所为,已经把中国政府逼上华山一条路,利也罢,弊也罢,似乎都无可选择。目前的局势清晰地摆在那儿:台湾已实质性宣布独立,美国支持台湾独立。这一点,只要有一双正常的眼睛,都会看得很清楚。

中国似乎已无路可退,这是否意味着必须开战呢?很大程度上是,但仍有和平的可能。

这个可能的前提是:中国政府必须采取临近战争的强烈手段,逼迫美国回到其最初的承诺上来,这个承诺的总标题是:一个中国。

在这个总标题下面,美国政府和台湾当局需要承诺和落实三项具体义务:

一是不进行任何武器交易;

二是不发展任何官方关系;

三是不采取任何“台独”措施。

有了这“三不”,大陆就可以重申一个坚持:

坚持用和平方式统一台湾。

表面上看,这好像是中国单方面的要求,实际上,这是双方平衡的义务。美国不信守承诺已经很长时间,平衡的打破也有很长时间,中国政府只是要求重新回到平衡点而已,中国的实际力量也能够守住这个平衡点,让美国伸得过长的手退回到合适的位置。为此,中国在其他方面会不会有所退缩,譬如说经贸问题、南海问题?这样想那就错了,中国在台湾问题上的坚定态度恰恰是为经贸问题和周边问题的处理赢得气势,显示力量。台湾问题如果因软弱而得不到有利于中国的结果,那后两个问题同样得不到好的结果。中国可以退缩的地方是在全球舞台,可以尊重美国的领导地位及其相关的利益,中国能够在广泛接受的规则下与各国做生意就可以了,同时坚持人道主义和公平正义的底线。这就是目前阶段利益与力量相平衡的答案,其中要兼顾中美两国之外的利益与力量。

想清楚这一点,中国政府就可以从现在开始,至美国政府和台湾当局承诺“三不”之前,不再提“和平统一”。“三不一坚持”是疫后拯救两岸关系,维持两岸和平的唯一可行的道路。这是一条很难走的道路,主要是因为美国政府和台湾当局不会愿意走下去。在疫后艰难的局势里,中国人民必定会更加紧密地团结起来,支持政府应对国家所面临的巨大挑战。我们已经看到,过去一些喜欢发表批评意见的人士已经停止国内的口水战,枪口已转向外敌。左派右派在面对外侮的情况下,完全可以延续全民族共同抗疫的精神,实现空前的大团结。
本文内容不代表《中美印象》观点。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07日 来源时间:2020年04月07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