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郝志東:趙立堅引火燒身,特朗普藉機甩鍋

作者:郝志東   来源:澳门《讯报》   放大  缩小

中美抗疫故事之一

2020年3月21日,中國正在糾結到底全國各地已經“清零”,還是“強行清零”,即是否有隱瞞疫情的現象。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已經有了從外國輸入的病例,香港和澳門也是如此。所以即使“清零”,今後是否能夠保證不再發生二次感染,還是未知數,中國的疫情遠沒有結束,仍然危機重重。

如果說中國已經到了危機的末期,美國的危機則正在加劇之中。3月20日的總感染14,250人,死亡206人。到3月24日感染人數已經到了5萬多人,死亡約600人(見San Francisco Chronicle當天的疫情通報)。紐約州從23日到24日,一天增長約5000人,總數25,665人,為全美的一半,死亡總數為184人,佔全美約三分之一。從確診病例的數目上講,美國已經成為繼中國和意大利之後全球第三大重災區。

按說在這抗疫的緊急關頭,中美兩國應該做的事情是相互幫忙,共同抗疫,比如像張文宏(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醫師)、曹彬(北京中日友好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醫師)、彭志勇(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重症監護室醫師)那樣,和美方醫學界的專家、醫生、政府官員和學者分享自己的研究和臨床的經驗,把中美合作、全心協力救助病人視為第一要務。他們3月13日在視頻上跨海交流了中國的抗疫經驗。參加交流的美方人士有300多位(關於該次交流,見網易3月21日新聞)。這才是最人性化的事情,最應該做的事情。

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官員和美利堅合眾國的總統以及其他政客們卻在網絡上為了病源問題和新冠病毒肺炎的稱呼問題打得不可開交。在這個緊急關頭,難道還有比防疫和抗疫更重要的事情嗎?顯然是的。這次疫情的發生與發展,對雙方政府都形成了一個生死存亡的挑戰。所以他們才如此較真。現在聽我慢慢道來。

趙立堅積極挑戰

趙立堅,1972年生,河北人,碩士畢業,2019年到現在為外交部新聞司副司長,並於最近與華春瑩、耿爽一起成為外交部發言人,在2月24日外交部的例行記者會上正式亮相。我當時還想是不是華春瑩和耿爽因為其“戰狼”風格過於誇張,所以現在換一個稍微有“外交”風度的人來緩和一下緊張氣氛。但是沒想到趙立堅上任後一鳴驚人,比“戰狼”還“戰狼”。怎麼說呢?

中國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在2月27日廣州醫科大學舉辦的疫情防控專場新聞通氣會上說新冠肺炎在中國發生,但是新冠病毒的來源不一定是中國。那麼正如張文宏所說,病源到底來自哪裡,是一個科學問題,沒有證據不能亂說的。但是正在此時,趙立堅發言人說話了。他在3月5日的記者會上重複了鐘南山關於病毒源頭不明的說法。在3月12日的推特上,趙立堅進而說病毒源自美國,質問“零號病人是什麼時候在美國出現的?有多少人被感染?醫院的名字是什麼?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美國要透明!要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趙立堅所指的美軍是於2019年10月在武漢參加世界軍運會的士兵。

趙立堅發難之後,美國不干了。國務院召見了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表示抗議。崔後來公開說這是個科學問題,需要科學家來解釋。言外之意是趙立堅這個言論有點過頭了。《人民日報》於3月16日也發文說武漢疫情和美軍無關,並說武漢金銀潭醫院當時的確收治了五名患瘧疾的外籍運動員,此事和新冠肺炎無關。但是特朗普這時卻像是在危機時刻抓到了一根稻草,找到了一個替罪羊。他也不干了。

特朗普趁機反擊

特朗普在無意之中於2017年當上了美國總統之後,唯我獨尊、趾高氣揚、頤指氣使、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不可一世。在2020年一月和二月武漢疫情爆發並威脅世界的時候,他氣定神閒,一直說美國有最好的醫務人員,最好的醫療設備,這次在武漢發生的新冠肺炎對美國根本就造不成什麼威脅,所以美國基本沒有做什麼準備。一直到三月上旬,他還拒絕專家趕快採取行動的建議,說新冠肺炎就像一個感冒,很快就會消失,自己根本就不擔心。他在3月6日視察疾控中心的時候,還帶著“讓美國保持強大”的競選所用的帽子。可見他當時在想著什麼。

但是到3月10日,世界衛生組織已經報告了全球有11萬3千人感染,並波及到100多個國家。美國在3月10日確診病例過千,19日上萬,17日病例遍及全美50個州。在這個時候,特朗普終於感覺到問題嚴重了。但是他並不認為自己的瀆職是導致現在嚴重後果的原因之一,他要找替罪羊。《紐約時報》等媒體火上加油,在3月15日的一篇文章歷數了特朗普從1月到3月如何一次一次地低估了疫情的嚴重性。這也堅定了特朗普要甩鍋的決心。他先是說奧巴馬時期的一些規定導致了現在應急措施的不力,又說所有這一切都是民主黨設局陷害他。福克斯新聞台的右翼記者們也在旁邊推波助瀾,指責民主黨為罪魁禍首。

就在他到處找替罪羊的時候,趙立堅立馬給他送來了一個。這就是美軍到中國傳播病毒的問題。於是特朗普在3月17日的推特上就直接使用了“中國病毒”一詞。在3月19日,他乾脆將新冠肺炎病毒19這個官方的名稱正式改為“中國病毒”(見圖)。他說“中國推出不實的信息,說我們的軍隊把這個(病毒)傳給他們,這是不實的。我決定,毋須爭論,我只須按照它的來源稱呼它,它是從中國來的。所以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準確的術語”。(見《明報》2020年3月19日文章“特朗普堅稱中國病毒,王毅斥不道德”。)顯然特朗普是衝著趙立堅的說法而來。他指責中國是疫情擴散的罪魁禍首。於是一時間,中美“開戰”,美國人,尤其是他的共和黨的盟友們的矛頭指向了中國。特朗普在一片討伐聲中得到一個喘息的機會。

為逃責中美混戰

如上述《明報》的報導所言,中國外交部長王毅隨後相繼在和印尼統籌部長盧胡特以及新加坡外長維文通電話時稱特朗普是在將疫情污名化,既不道德也不公平。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摩根·奧塔格斯批評中國對外疫情公佈不透明,並宣稱“到一月三日,中國已下令銷毀新冠病毒樣本,讓武漢醫生們噤聲,並審查網上公眾普遍關注的問題”(見《澳門日報》3月23日文章“中美外交發言人推特對戰”)。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則說這是謊言和誹謗,因為從1月3日以後,中方就一直在向美國提供關於疫情的最新資訊。當然在她說這個話的時候,中國人都在納悶兒,她到底向美方提供了什麼資訊,為什麼對這些資訊,中國的老百姓至少在武漢1月23日封城之前一直都被蒙在鼓裡?即使像華春瑩所說,12月31日武漢市衛健委發布了關於不明肺炎的通告,但是通告同時也說沒有發現明顯人傳人的問題。而且中方向美方提供訊息的那一天,即1月3日,也是李文亮醫生被訓誡的那一天。那麼從3日到23日這20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不過華春瑩沒有否認美方關於中方銷毀樣本和讓醫生噤聲的指控。

特朗普繼續向中國發難,儘管他平常老是吹噓自己和習近平的友好關係,說習是他的好朋友,表揚習近平政府在抗擊新冠病毒肺炎方面“做了非常專業的工作”。他指責中國掩蓋最初在武漢發現的疫情。他說“可以肯定的是,全世界都在為他們做的事情付出著巨大的代價”。國務卿龐皮歐也批評中國政府歪曲重大衛生數據,“對全世界人民構成了風險”(見《紐約時報》2020年3月23日文章,“新冠疫情加劇美中分歧與對抗”) 。龐皮歐自己也經常使用“武漢病毒”一詞。特朗普政府的國家安全顧問也強調中國政府要對該病毒的大肆傳播負責任。

中方說自己為世界包括美國贏得了兩個月的抗疫時間,美方說如果中國當初沒有多次拒絕美國疾控中心的專家去中國幫忙控制疫情,國際社會就不會浪費兩個月的應對時間。中國中央電視台新聞主播李梓萌3月21日在電台上說,“美國政府一直宣稱給中國援助資金和物資,我們的態度也很清楚:沒收到,也不需要了”。華春瑩說,“多位美國官員都曾表示,他們向中國和其他國家提供了一億美元。我們感謝美國人民的善意幫助。但事實上,我們還從美國政府那一美元都沒得到”。趙立堅也表達了同樣的看法(見《澳門日報》,3月22日,“中方:無收過一分錢”)。

從中國外交部和央視的說法看,美國似乎沒有對中國有過任何幫助。美方對此憤憤不平。他們說美國通過前往武漢撤僑的包機向中國運送了18噸醫療物資。美國政府多次提出派專家去中國協助抗疫都被中國頂了回來,這也是事實。美國製藥公司吉利德主動提供了自己研發的藥物瑞得西韋供抗疫臨床試驗。而且截至2月2日,美國的企業就已經向中國捐贈了3.8億元人民幣的錢與物。美國還承諾向中國和其他國家提供1億美元的援助。或許是這些美元的援助還沒有到位?即使如此,對人家的好心幫助,也沒有必要說“我們不要了。你給別人吧”。華春瑩說美國“沒有提供實質援助”、“太不厚道”。但是從上面這些事實來看,她自己是不是也不那麼“厚道”呢?(上述信息見《世界日報》2020年2月9日,“中國新冠肺炎,美援助只說不練?”)

但不是所有中國的政府機構都不承認美國的援助。《人民日報》2020年2月27日關於“美國在中國抗擊疫情中表現如何?”的文章中說,“美國國務院協調組織慈善機構向湖北提供了16噸疫情防控物資【這也可能是上面美方所說的18噸貨物】,包括38萬只N95醫用口罩、2.9萬副醫用手套、6000套防護服等”。另外“中國美國商會的100多間會員企業向中方提供了總價值約5億人民幣的資金和物質援助”。“美國民間援助機構‘醫療共享組織’與可口可樂基金會、美國聯合包裹運送服務公司合作向中國捐贈180萬只口罩”,“美國十大慈善援助機構之一‘直接救援’首批捐贈的20萬隻口罩、2.75萬副醫用手套、4000套防護服已於近日直接運抵武漢協和醫院”。蓋茨基金會提供1億美元供全球抗疫,其中500萬美元已經交付中國相關機構。僅紐約總領館區內的華人華僑留學生就向國內捐款捐物價值4000萬美元,其中包括700萬只口罩,21.7萬套防護服。儘管美國務院所宣布的1億美元防疫援助還沒有到位,那麼這已經到位的援助,外交部和央視沒有看到嗎?為什麼絕口不提呢?

另外美國現在疫情告急,多處醫院的醫生和護士都在呼籲各界盡快援助口罩、防護服、呼吸器。中國方面已經向幾十個國家提供了援助,包括美國,但是沒有具體說明到底為美國提供了多少幫助,具體是什麼幫助(見3月23日耿爽主持例行記者會的實錄)。如果中國像美國支持中國一樣幫助了美國,那麼為什麼不詳細說明呢?(不過馬雲說他要贈給美國100萬只口罩,50萬個檢測盒。)

為保位才是初心

綜上所述,一方面,美國官員利用新冠肺炎病毒的名字問題,試圖將鬥爭矛頭指向中國。其實世界衛生組織在這個問題上多年來已經有了結論,即不用地名來命名疾病,以免造成對當地人的歧視。這本來就是一個不是問題的問題。另一方面,中國外交部繼承“戰狼”精神,罔顧事實,攻其一點不及其餘,罔顧美國幫助中國抗疫的事實,捏造美軍將病毒帶到武漢的故事,將美國說得一無是處,一點也沒有必要。那麼為什麼中美雙方都要這麼做呢?

兩國之間這樣的撕扯,讓我們想到或許是另有隱情。對於中國來說,造成如此巨大的生命財產和經濟損失的疫情到底有沒有人需要負責任?在老百姓的眼裡,當然這是毫無疑問的。但是迄今為止,中國政府的追責只到基層警察,比如訓誡李文亮的民警,最多到省市領導的撤職但不查辦。人們對疫情伊始到底發生了哪些事情,比如為什麼在武漢和湖北兩會期間沒有病例增加,是否有人隱瞞疫情?為什麼武漢沒有盡快採取措施防疫抗疫,是否因為上層領導為了保持春節能夠氣氛祥和而故意拖延抗疫的步伐?民間追責的聲音不斷。在這個時候外交部的“戰狼”們出面將矛頭指向美國,轉移了人們的視線,鼓動千百萬人群毆美國,向美國問責,以便保護自己的老闆能夠坐穩自己的位子,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在美國來說,特朗普上任以來一意孤行,在國內挑動種族仇恨,在國際上和其他民主國家屢屢發生摩擦,和極權專制或者威權國家的領導“稱兄道弟”,說他們都是自己的好朋友,導致自己的民意支持率在這次疫情發生之前的三年多來從來沒有超過50%。新冠肺炎在美國發生之後,他又屢屢聲稱這個不是問題,導致在疫情高發時全國都沒有準備,檢測手段屢屢發生問題,直到現在醫療系統都沒有他所聲稱的誰想檢測就可以檢測的能力,多處醫院面臨不堪重負而崩潰的危險。在這個怨聲載道的時候,將民眾的注意力轉移到中國,至少可以減輕他在國內的壓力,使他在競選連任的道路上可以稍微順暢一些。

由此可見,中美雙方政府的互掐,對他們自己保住自己的位子是有所幫助的。當然這只是他們的一廂情願。互撕對他們的幫助可能遠遠不如他們自己想像的那麼大,儘管幫助還是有的。中國的千百萬粉紅們就隨歌起舞,在網絡上對美國發起總攻,相信這次的新冠肺炎的始作俑者是美國人,中國人自己沒有責任。他們要把鍋甩給美國。美國共和黨的鐵桿支持者們則認為特朗普沒有錯誤,是民主黨的問題、中國的問題,並準備不僅要在今年的總統大選中打敗民主黨,還要繼續對中國共產黨問責。他們要把鍋甩給中國。

可見雙方的甩鍋其實在背後都有自己的政治盤算,像我們這樣的吃瓜群眾最好不要隨歌起舞,只有冷眼旁觀,保持清醒的頭腦,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才是正途。

結論

兩國政府相互之間的撕扯對抗疫沒有任何幫助,而且疫情過後,中美兩國都離不開對方。中國方面需要美國的消費者買中國製造的東西,否則自己的工廠很多就要倒閉,人民要失業。美國的很多重要的藥品都由中國生產,如果中國停止生產這些藥品,很多美國人的健康就沒有保障。這些都是性命攸關的問題。雙方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完全脫鉤。將來也頂多是半脫鉤。它們無法完全擺脫對對方的依賴。

但是適當的撕扯,在自己面前樹立一個敵人,能夠幫助他們轉移老百姓的視線,對保護住自己的位子有所幫助。儘管這種幫助最終可能有限,但畢竟是幫助,這個策略能用的時候還是可以用一用的。

在本篇文章寫作結束的時候,傳來特朗普好像又不用“中國病毒”這個名詞了。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在3月23日的推特中說他在接受Axios和HBO採訪時,向美國人民、美國企業和美國機構在抗擊病毒方面的支持和幫助表示了感謝。同一天,《人民日報》旗下《環球時報》的主編胡錫進的推文也說在抗疫期間,中美應該團結,挑動爭鬥的人會受到歷史的譴責。連趙立堅都說人類社會共享一個未來,國際間需要團結抗疫,拯救生命。

或許中美雙方都認識到合則兩利,分則兩害。不過從他們前幾天的表演來看,這種緩和的語氣恐怕只是一時的策略而已。他們到底要打還是要和,什麼時候打,什麼時候和,怎麼打,怎麼和,議題是什麼,可能還要看主政者們自己當時的政治需要。比如中方一直沒有提美國政府的援助,顯然還是留了一手的。美方在中美關係上也一直想從“完全掛鉤”調整到“半掛鉤”的狀態,因為前者並沒有能夠使雙方關係更加和諧。雙方都感覺到對方是自己的敵人,較量遠沒有結束。

這正是,初看“趙立堅立場不堅,特朗普特不靠譜”,細看“冷戰初心未變,大局亂中有序”。欲知中美抗疫的其他故事,我們下次再講
     【作者为澳門大學榮休教授】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09日 来源时间:2020年03月27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