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美国传统基金会:如何评估中国发行“数字人民币”?

作者:   来源:IPP评论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作者:
  成斌(Dean Cheng),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凯瑟琳和谢尔比·卡洛姆·戴维斯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研究所(Kathrynand Shelby Cullom Davis Institute for National Security and Foreign Policy)资深研究员,其研究侧重于中国外交与军事。
  诺伯特·米歇尔(Norbert J. Michel),美国传统基金会数据分析中心主任,其研究侧重于金融市场与货币政策。
  克隆·基钦(Klon Kitchen),美国传统基金会凯瑟琳和谢尔比·卡洛姆·戴维斯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研究所资深研究员,其研究侧重于科技政策与国家安全。
  概要
  中国人民银行(央行)将于不久后推出“数字人民币”,极有可能成为全球首家发行数字国家货币的银行。中国政府可以借此加强对数字金融市场的控制,美国政府对此应当予以重视,否则就有可能在数字经济领域落后于中国。虽然美国无法对“数字人民币”计划产生直接影响,但是可以通过修订政策,为美国的金融创新营造更有利的发展环境。
  中国政府对数字经济领域的介入
  2019年11月6日,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改委)将加密货币挖矿添加至一份拟取消的约450个行业清单中。此举要求中国地方政府不得通过补贴或其他福利形式,支持数字货币生产商。本文认为,央行的“数字人民币”计划能够与发改委的举措形成互补,不仅可以弥补中国数字支付行业的漏洞,而且还可以提升政府的金融监管能力。
  目前,中国数字支付产业的价值已超过27万亿美元(约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16%),而蚂蚁金服(支付宝)和腾讯控股(微信支付)占有其中94%的市场份额。上述两家公司各拥有约9亿注册用户,其中大部分为移动支付使用者。然而,它们与央行之间不存在交叉关系,这无疑不利于金融监管,而“数字人民币”就有可能改变这一现状。
  互联网上关于“数字人民币”的信息不多。据了解,如果要使用“数字人民币”,需要下载央行的数字钱包;在进行交易操作时,服务器会生成一个加密令牌,以确认用户身份。本文认为,此举可能是为了更方便地追踪交易信息,也可能是出于提高“数字人民币”竞争力的考虑;它的成败在于公众对“数字人民币”的接受程度,但是也不可以排除中国强制推行“数字人民币”的可能性。
  “数字人民币”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加密货币,而是数字货币
  本文认为,中国推行“数字人民币”还有更深层的原因。智堡研究所(Wisburg)创始人朱尘表示,央行不可能允许民营企业主导核心支付业务。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称,大型高科技公司给我们(央行)带来了很多挑战和金融风险,我们应当与之划清界限。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王信强调:“货币背后是利益、权力、国际政治、外交。如果一种支付工具发挥货币的职能,必然会冲击法定货币,从而对一个国家货币调控、金融调控、各方面带来直接影响”。换言之,金融和货币领域必须由国家掌控,也许这就是中国禁止加密货币作为支付手段的根本原因。
  支付行业对匿名交易与日俱增的需求,是推动比特币、以太坊、瑞波币等加密货币发展的重要动力之一。尽管加密货币是一种全新、可靠、可替代传统银行业的支付手段,但是它与“数字人民币”在本质上有所不同。
  “数字人民币”是围绕着可控匿名原则建立的,中国的监管、执法和情报部门可以轻易地获取与该货币相关的一切信息。当然,这些信息是保密的,正如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所说,“只要你不犯罪,你想进行一些不想让别人知道的消费,这种隐私我们还是要保护的”。本文认为,这是中国推行“数字人民币”的一个关键因素。
  谈到金融监控,中国“社会信用评分”制度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加强金融监控肯定与“数字人民币”计划有关。中国将“数字人民币”的需求解释为“对自身货币主权和法定货币地位的保护”,这意味着政府享有发行货币的垄断权。由此可以推断:“数字人民币”一旦发行,政府便可以对商品和服务实施全面监控。
  从当前的发展趋势来看,货币主权原则应当被消费者主权原则所替代。作为货币管理者,政府不应当打压其他货币,而应当赋予公众自由选择支付方式的权利。本文认为,只有竞争性货币才能打破政府对货币的垄断。
  政策建议
  为了进一步促进美国的金融创新,应当减少替代货币市场的准入门槛,并推行宽松的货币监管政策。本文建议:
  • 替代货币合法化:根据《银行保密法》(Bank Secrecy Act),使用替代货币为犯罪行为,其中规定:金融企业必须每年向政府提交客户信用报告。这是一种十分有效的监控手段,但是实施费用过高,而且还会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因此,应当制定一个两全其美的对策,务必在加强金融创新的同时,更有力地打击金融犯罪,但是首先必须确保替代货币与传统货币具有相同的监管标准。
  • 修订《法定货币法》(Legal Tender Act):根据本法相关规定,债务人必须使用官方货币来偿还债务。建议修订为:在允许债务人使用非官方货币的情况下,无需以官方货币作为偿还债务的途径。
  • 消除资本利得税给替代货币交易带来的障碍:鉴于国家税务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将替代货币视为资产,应当将替代货币交易视为课税事件。因此,纳税人应当填写并提交《1040表格》(Form1040)。此外,还应当修订《国内收入法》(Internal Revenue Code),免除纳税人因使用替代货币而产生的任何税款。
  • 修订铸币政策:允许个人或实体生产用于合法私人交易的货币。
  译著:曾辉,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助理。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18日 来源时间:2020年04月10日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留 言

智库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