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张金峰:应对新冠病毒大考,美国为何连连不及格?

作者:张金峰   来源:中美印象   放大  缩小

4月28 日,美国的确诊病例超过100万;4月29日,死亡人数超过6万。虽然各州开始安排复商复工,但仍然看不到明确的前景,每天的确诊人数依然在持续增加。疫情之初,笔者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新冠病毒30问——抗疫之中的思考》,试图从人与自然、制度和思想的角度探究病毒的起源和传播。由于当时疫情的 “震中” 在中国,提问的对象自然也主要是中国。现在我们不禁也要问问美国,问题到底出在哪里——美国新冠疫情何以至此?
延伸阅读:
余智:疫情会冲击美国的领导地位吗?
* 袁南生:疫情改变世界秩序,防止发生战略误判
* 王文:美国世纪(1941-2020)
郑永年:中国会再次被逼封闭起来吗?

就综合实力来说,美国敢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长期垄断“班长”宝座,什么“优秀学生干部”、“三好学生”早已是拿到手软。可没曾想,就这样一个“尖子中的尖子”、“学霸”、“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优等生这次却考了个全班倒数第一,并且和倒数第二还差着很远的距离(虽然有计分规则不同的原因),这还不算,问题是不知道这个坑到底有多深。

对于这种前所未闻的奇观,再世华佗也要挠头的“疑难杂症”,各路专家也是各抒己见。有人说,这次的考题不按套路出牌,病毒说好的天气一热就走“说话不算”。也有人说,“班长”有点“轻敌”了,病毒指数级的增长让它“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也只能感慨“华佗无奈小虫何”。还有人说这出题的老师不懂规矩,“一根筋”,成心让优生难堪。病毒不分国家、种族、制度、文化,关键它还不认钱,更不认你身上的“五道杠”。

优等生有多优秀,就就医学实力来说,简单看一组数据:

*据美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9年,美国的医疗保健支出接近3.6万亿美元,超过英国、法国、俄罗斯等发达经济体的国内生产总值,是美国军费开支的5倍,占到国民生产总值(GNP)17%。

 *美国的医疗费用蝉联全球桂冠。2013年,美国人均医疗费用为9255美元,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平均水平的2.7倍。2000年后的十年间,美国人均医疗费用增长5.6%,高于同期国内生产总值(GDP)4.3%的增速。

*2019年,美国医生人均收入为20万美元,护士则为7.5万,而美国人均年收入为6.5万美元。

*《自然》杂志依据2015至2018年在55种一流杂志发表论文的情况,统计出全球生物医学研究领域十大研究机构,有七个来自美国,其余的分别来自中国、德国及英国。1

*美国《新闻周刊》与全球市场研究和消费者数据公司Statista Inc.合作,评出了2019年世界十大最佳医院,该名单由来自四大洲的医生、医疗专家及管理人员组成的小组评选,从全球上千家医院中评出。根据名单,世界十大最佳医院有4家来自美国。2

*QS世界大学2020-2021年排名之医学(Medicine)专业排名,世界十佳医学院有5家来自美国。3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前5名依次是美国(93位),英国(25位),德国(19位),法国(13位)和瑞典(8位)。4

 最优秀的医学专家、医学院、医疗研究机构、医院,最庞大的医疗支出,医疗费用,最贵的医生,护士。就这样一个“明星范”十足的优等生,拥有那么多豪横傲人的背景,居然在自己的对手新冠病毒前面栽了跟头,而且提前两个月就知道这个对手要来“踢馆”。这无异于一头体型庞大的大象被一只“嚣张”的小蚂蚁放倒了。优等生的人设瞬间崩塌,人们不禁要问,这是怎么啦?

 在探讨问题之前,我们需要明确问题的性质。

偶然还是必然?
   
大意失荆州,马失前蹄,学霸也有考砸的时候,这很正常。谁也不能保证没有头疼脑热、分心走神的时候,偶然一次的失败谁都无法避免。但如果是学习方法、学习态度或者学习动机出了问题,失败便成了在所难免的事情了。就像911事件、金融危机一样,新冠病毒的美国的传播看似偶然,是否也有必然的因素?

表面问题还是深层问题?

我们知道,如果只是皮外伤,没有伤筋动骨,很快就可以自愈。如果这个优等生很清楚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比方说他知道只是计算错误,漏了一道重要的题没做等等,不是因为他根本不会,或者看不懂题意,没有掌握这个知识点。而且他知道针对自己的弱点如何改正,那么下次考试他必然还是那个熟悉的学霸。如果这次疫情的失误仅仅是因为“粗心大意”,而且事后做了很好的弥补和总结,坏事甚至可以变成好事。

外因还是内因

当出现问题的时候,人们总是习惯性的寻找外因,以减轻自己的压力。成绩不好有很多的原因,寻找一个外因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在疫情巨大的压力之下,“甩锅”也许是撇清责任最快的方式。但我们知道,外因是通过内因起作用的。如果眼光只盯着他人的错误,不反思自己的问题,迟早吃亏的还是自己。

独立事件还是关联事件?

如果这次考试这个学生只是数学成绩下降,其他学科依然优秀,说明这是一个独立事件,我们不会因为他某个学科成绩的下降降低对他的评价。如果疫情的问题仅限于医疗系统或应急系统存在问题,其他系统的反应还是非常出色的,证明整体情况没有出现问题,只是机器上的某个螺丝钉出现了松动,拧紧或者修复后便会运转如新。

短期影响还是长期影响?

如果一次考试的失败让一个学生意识到自己存在的问题和漏洞,而且能够查漏补缺,那这正是考试需要达成的目标,虽然短期成绩不太好看,但长期会更加强大和稳定。新冠疫情如果让一个国家警醒,百密难免一疏,不断的弥补自己的短板,一次的“出糗”换来的却是长久的警觉和谦虚,保持不骄不躁,长期来看不失为一件好事。

 对美国这次应对疫情该如何打分(定性),还有待于历史的评判。但毫无疑问,疫情发展的无情事实让人们意识到,美国肯定在某个环节出了问题。至于哪里出了问题,目前没有人能够给出确切的回答,以后恐怕也会长时间处于争论的状态。但至少人们已经开始了反思。《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CNN先后推出深度调查文章,回顾了美国在新冠病毒爆发初期的失败经历和深层原因。相比较这些专业的深度分析,本文试图提供几个思考的角度,抛砖引玉,希望能给读者一些启发,也请读者补充。

产业转移的问题

根据摩根士丹利统计,中国占据全球口罩产能的85%。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数据则显示,美国大约80%的药品在中国生产。其中,97%的抗生素来自中国市场。在全球市场法则指引下,哪里有市场,哪里有供应链和良好的经济生态,制造业就会往哪里聚集。由于全球产业分工,美国在中低端制造业逐渐失去其领导地位。新冠疫情袭来,美国人发现缺乏最基本的医疗防护与救治工具。《华尔街日报》等媒体惊呼:“为什么世界上最富的国家却无法给你一副口罩?这对每个人敲响了警钟。”4月2日,美国共和党议员麦克·索恩伯里 (Mac Thornberry) 呼吁,美国政府根据《国防生产法》促进企业转产,并逐渐减少对境外医疗器械和药品的依赖度。

技术应用的问题

这次新冠疫情,中国政府如果没有互联网和大数据从技术上进行协助,很难做到,或者成本要大得多,在这一点上,美国恐怕没有中国做得好。在2019年达沃斯论坛上,中国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就指出。过去十年,在科技领域,没有任何人能够跟美国竞争,但是在人工智能时代,五年以后,中国在AI方面产生的应用和价值会超过美国。因为中国在数据、市场、创业者、人才方面都具有巨大的优势。这次疫情便体现了这种趋势。美国尽管也重视互联网和大数据的开发和运用,但很难广泛地应用在社会管理上,因为这涉及自由和权利问题,导致在控制疫情上对大数据的应用可能不如中国。

思维习惯的问题

早在19世纪时,美国人就产生了一种 “昭昭天命” (manifest destiny)的信念,他们认为自己生来不凡。进入20世纪,通过两次世界大战,美国更是确立了自己 “超级大国” 的身份,造就了自信的思维习惯。就像其前总统奥巴马那句著名的口头禅:Yes,We can!(是的,我们可以!),也正如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疫情期间所称:美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正义力量,特朗普总统更是奉行 “美国优先” 的原则。正是由于这些自命不凡和独一无二的 “气质” 导致在疫情初期对发生在地球另一边的事情采取一种 “隔岸观火” 的心态,没想到病毒日后 “火烧连营” ,根本无法置身事外。

文化的问题

 荷兰心理学家霍夫斯泰德提出的文化维度理论(Hofstede's cultural dimensions theory)。从六个基本的文化价值观维度衡量不同国家文化差异。从中美对比的角度看,美国是权力距离相对较小的国家,崇尚个人主义,重视自身的价值与需要,依靠个人的努力,追求自我愉悦,自我约束力趋弱。费孝通曾经写过一本《美国人的性格》,对美国文化有过生动的描述。在疫情期间,人们可以看到,美国政府呼吁民众保持社交距离,可照样有人开派对,去餐馆门前排队,在海滩狂欢。提倡戴口罩,总统说我不可能坐在漂亮的坚毅桌后带着口罩。4月28日,副总统迈克.彭斯上梅奥诊所视察,所有人都带口罩,唯独他不带。民众更是把带口罩当做耳边风。美国在涉及大众权利和自由的问题上,政府一般只能以劝导和建议为主,不构成一种非做不可的强制性。像封城,足不出户,这在美国几乎是无法完成的任务。


体制的问题

针对疫情,中国采取了史无前例的大规模隔离,火速建造应急医院,大幅增加测试和治疗能力,动员全国医务人员、军队和其他体制内力量,在遏制疫情蔓延、减少感染病例方面取得令人瞩目的成效。正如阅兵式上士兵整齐划一的步伐,给人一种“全国一盘棋”式的强大力量。而在美国,除了战争、外交决策、金融政策等与国家安全密切相关的领域,总统的权威并非至高无上。比如,在重新开放商业的问题上,总统、州长和市长可以各持己见。特朗普4月16日宣布了分阶段 “重启” 美国经济的指导方针,美国佐治亚州州长布赖恩·肯普(Brian Kemp)宣布自4月24日起开放部分商业。特朗普又说:我不同意他的所作所为,我认为还为时过早。而亚特兰大市市长凯莎·巴托姆(Keisha Bottoms)也曾多次批评州长推动复工的做法,认为 “有些人愿意为了经济牺牲生命,这对我来说是无法接受的” 。

 关于美国这个优等生在参加新冠疫情“大考”接二连三地“不及格”的原因,也许我们还可以列出很多,并且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同的视角,不同的立场都会产生不同的结论。有人说疫情暴露了美国体制的短板,也有人称赞美国在应对疫情上体现的实力。美国的“失态”反映的问题也可大可小,大可以上升到国家安全、民族未来的高度,小可以说只是“老虎打盹”,不必大惊小怪。分析原因、总结教训固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着眼未来。疫情过后,美国是否能够继续保持“唯我独尊”的地位,甚至变得更加强大,还是自此留下“心理阴影”,被其他国家赶超,历史终将告诉我们答案。

相关链接:

https://share.america.gov/zh-hans/the-top-10-institutions-in-biomedical-sciences/

https://cj.sina.com.cn/articles/view/1131398582/436fc5b601900iq99

http://rankings.betteredu.net/qs/major/biological/2021/medicine.html

https://www.cmtopdr.com/post/detail/ce2490b3-248e-4f96-b234-19cf4bd5a01f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01日 来源时间:2020年05月01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