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唐学新:我的第一个新冠病人

作者:唐学新   来源:中美印象   放大  缩小

来自美国新冠病毒诊疗一线的信息(3)— 疫情日记
【编者按:唐学新在美国亚特兰大市做家庭医生,一直在新冠病毒诊疗第一线工作。他在百忙之中通过随笔的形式记录了自己的工作经历和心得体会。本站获得唐大夫的授权发表他的随笔。今天发布的是他在5月1日的随笔。】
唐学新:来自美国新冠病毒诊疗一线的信息(1)
唐学新:来自美国新冠病毒诊疗一线的信息(2)

2020年新年伊始冠病毒肺炎疫情在中国暴发。

1月21日,美国宣布出现第一例确诊新冠病毒患者。

3月2日,佐治亚州传来第一例新冠病毒感染确诊病例的消息。

居住在亚特兰大的父子两人同时被诊断。亚特兰大居民开始感到了紧张。狼来了,狼来了,两个月过后的今天,狼终于来到了身边。自从元月份国内爆发新冠病毒大流行,在隔海跨洋、万里之外的亚特兰大的华人们已经生活在惊慌不安和恐惧之中。当这一天真的来临之时,人们便蜂拥而至,到商店购买或是抢购生活卫生必需用品。

几天后得知我们医院已经收入了确诊的两例新冠病毒感染患者。不清楚是从急诊室收入的病人,还是从外地、外医院转诊过来的病人。因为这个时候,亚特兰大,或者是全美国只有很少的医院有检测试剂。

又过了几天,三月初的的一个早晨,风和日丽,我按时上班。等护士检测一个病人的体温,血压, 问过病史后,我还像往常一样,走进了检查室, 然后把门关上。我发现这个患者躺在检查床上,说话无力,呼吸急促, 但当时他没有咳嗽。看到病人带有口罩,我没有上前问候,而是站在位于进门处的计算机旁,打开电子病历,一边看他的病史信息,一边询问他的病情。这是一个上岁数的病人,有众多慢性疾病病史。这是我第一次为他服务。他自述有咳嗽、发烧,发冷、全身酸痛两个多星期了。最近两三天病情加重,不能进食,并出现呼吸困难…

就这样问着问着,大约两三分钟过去了,我突然感觉不对劲,潜意识的认识到我面对的病人,有可能是大家在过去一些时间天天谈论的新冠病毒感染的患者。我慌张地停下工作,告诉他,我要出去一下。我离开检查室,把门关上。

我要找口罩。

医院当时已经开始口罩发放管制。在走廊上刚好遇到发放口罩的指定工作人员。我神情严肃地告诉她,我正在处理一个重症,有可能是新冠病毒感染病人,能不能给个N95口罩。她当场回答说不能给。她说,根据医院规定,只有在处理被确诊为新冠病毒感染的病人时才能戴N95口罩。

我顿感无语。

我只好戴了一个普通外科口罩,回到检查室,继续询问病人病史。他讲到,他是个司机,每天的工作就是从飞机场接送来自世界各地的旅客。

因为从来都没有见过、处理过新冠病毒感染病人,他的病情又不典型,我在没有带手套,没有带防护镜的情况下,对他进行的全身详细的检查,包括他的鼻腔咽喉。仔细听诊发现他有心动过速,双肺有明显的啰音,提示有肺部感染。这时他的咳嗽症状更为明显了。他的血氧饱和度只有94%。表明他有缺氧症状。

为了更清楚的了解他的病情,按常规开了在诊所内很快可以完成的胸部X光片和血常规化验检查单。但当时考虑到新冠病毒感染的可能,只是在检查室内从病人身上采取了样本,做流感病毒检测,报告为阴性。

遵循当时医院里的规定,我打电话与负责新冠病毒诊疗的流行病、传染病专家取得了联系, 同时又联系急诊室值班医生。她们都同意我做出的新冠病毒疑似患者的诊断,同意将这个病人马上转到医院急诊室。

病人离开的时候,大概已经十二点钟了。也就是说,他在我们的诊所检查室里停留了大约三个半小时的时间。在这期间,我三番五次地走进检查室,询问他的病情,监测他的心率和动脉血氧浓度变化,并告诉他我们下一步在做什么。

晚上下了班,像往常一样,开车回家。进车库下车,走进家中。太太做了可口的晚餐。高高兴兴地一起吃完饭,我便在家里的计算机上处理一天工作留下来的医疗事务。

今天上午在诊所发生的事情,我不愿意告诉她。因为最近电视网络上的一个个有关新冠病毒流行的信息已经让她够紧张的了。精神上,我怕她受不了这些。

谁知道, 这个时候,我的一个医生同事打电话,专门询问今天上午这个病人的情况。她说诊所里的工作人员都知道了我今天处理了一例新冠病毒可疑患者。因为当时太太也和我坐在一起,她听到了我们的谈话,才知道了有这么一件大事。 她顿时深感震惊!

我亦深感内疚。

晚上在家里开始分居,各自在不同的房间休息了。我们从此开始了同在屋檐下的彼此隔离。

那个病人到了急诊室后很快被收住院。

入院后病情加重,持续低血压。咳嗽,发烧,呼吸困难,乏力,心动过速,心率130次以上,双肺罗音。CT报告,双肺有新冠病毒感染患者典型的毛玻璃状改变。

新冠病毒鼻咽喉样本采集,并已送出。三天后,病人病情稳定,呼吸困难消失。病人出院并被告知在家继续自我隔离。

第四天是个周末。大约11:00左右,我在自己家的后院散步,接到了直接上级打来的电话。她转告我医院领导的下列信息:

“你收入住院的那一例新冠病毒疑似患者的核酸检测报告昨晚出来了。结果是阳性。”

我得到的其它信息是:

虽然和这个病人有密切接触史,但因为现在还没有出现被感染的症状,你依然需要正常的上班工作。因为检测试剂紧张,不建议你做新冠病毒检测。你不应该将这个病例告诉任何其他人, 包括一起工作的其他医生、同事,等等。”

我成了新冠病毒感染高危分子。为了安全起见,为了避免彼此紧张,太太她打理行装后自己开车到相距20公里外的大女儿家里去生活了。那里成为她临时的避风港湾。

又过了一个月,医院的一个领导来我们诊所巡视。她告诉我说,“唐医生,你诊断的那一例新冠病毒的病人,医院领导们都知道了。你是医院第一位收入确诊新冠病毒病人的医生”。

这个时候,对付新冠病毒,我已经是身经数十战的老兵了。但想想50天前那次遭遇战,还真是感到心有余悸。

在没有任何防护和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处理了我自己的第一例、也可能是整个医院的医生诊断的第一例新冠病毒确诊患者。感恩所有亲朋、好友们的关心、关照和支持,近两个月过去了,我还照常工作在疫情的第一线,尽职尽责的救死扶伤。

佐治亚州州长在美国打响第一枪,在新冠病毒疫情稍有平静的的情况下宣布了社交活动逐步开放的州长令。

我的一个半月的孤静生活也就即将结束。太太明天就要归来,虽然在家里还要相互隔离。我的生活,又开始慢慢地恢复正常了。希望一切都会好的,相信一切都在变好。

5/1/2020于ATL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02日 来源时间:2020年05月02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