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储建国:近阶段如何加强对美军事斗争

作者:储建国   来源:中美印象   放大  缩小

中美战略竞争印象已被塑造起来,美国把中国当作竞争对手予以遏制和打击的战略已经成形。无论中国如何示好,都难以改变美国的战略行为。建立军事包围圈是这种战略的关键组成部分。美国通过三个法案,公开支持台独,其实质性含义就是把台湾当作一个国家正式纳入这种军事包围圈。因此,强化美台军事关系,是美台关系发展的核心内容。

局势发展到现在,国内反美情绪日益强烈,武统声音日益高涨,给中国的国家行为带来很大的压力。尽管特朗普上台后打贸易战,美国一些政客不断威胁“脱钩”,但中国决策者判断中国仍然处于发展的战略机遇期。抛开中美贸易战因素,近些年来,中国快速而深度地融入了世界经济体系,与世界各国经济互赖性越来越强。更确切地说,世界对中国的经济依赖度越来越高,有关研究显示, 2000-2017年间,世界对中国经济的综合依存度指数从0.4增长到1.2,其中周边国家和资源依赖型国家对中国更为依赖。研究也表明,中国与世界经济的联系还有很大提升空间,进一步加强这种联系,有利于中国,有利于世界,这就是战略机遇期的重要含义。

我们仍然需要从这种战略机遇期的角度来考虑美国对中国军事包围的问题,既要想办法打破包围圈,又要避免中美之间发生过于严重的直接冲突。这就需要就如何加强对美军事斗争有一通盘的和细致的考虑。

首先,我们需要明确对美军事斗争的目标。这种目标的界定既要符合当前中国发展阶段的需要,又要与当前中国军事实力相匹配。综合考虑之后,中国当前对美军事斗争的目标应该确定为“决定性削弱美国对中国领土和邻近区域的军事介入能力”,近阶段来说,主要是削弱美国对台湾和南海的军事介入能力。

其次,对美军事斗争的目标确定后,需要确定斗争的总体策略。针对台湾和南海新形势,我们需要在“积极防御”策略的基础上增加“主动阻遏”策略。为什么要“主动阻遏”呢?主要是因为美国加强了针对台湾和南海的军力配置和军事行动。美国主动出击在先,我们主动阻遏在后,因此,我们总体上仍然奉行“防御”的方针,不给美国以指责的借口。

第三,在“积极防御,主动阻遏”策略下,我们可以采取什么新的军事行动呢? 2014年10月,基辛格在与傅莹的对话中谈起南海问题,他说,“很多美国人认为,中国把航行自由看作是中国给予美国的特殊待遇”,认为“海军的行动自由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有规定,这些适用于南海”。无论是美国,还是日本的一些战略分析人士,一般都清楚九段线的历史地位。“九段线”存在于海洋法公约之前,其地位就是相当于主权线,不受该公约相关规定的约束。很可惜,中国有关专家没有勇气说出这一点,误导政府在南海权益问题的表述上逻辑不清,维护权益时底气不足。这一点还不如马英九,他运用“时际法”原则把这个事情说清楚了。美国自己不签署海洋法公约,倒运用这个来约束中国在南海的正当权益。南海仲裁案判决最重要的内容就是否定九段线的主权性质,这是有关国家最希望看到的一个结果,其他内容都是次要的。现在,中国既然不承认南海仲裁案的结果,就需要理直气壮地按照九段线的本来性质来做事。南海的航行自由的确是“中国允许下的航行自由”。对于商船来说,它与公海上的航行自由没什么实质性不同。但对于军舰来说,所谓的航行自由就要受到一定的约束,进入南海的外国军舰必须要事先告知中国政府,以确定其“非恶意”进入。美国是坚决反对这一点的,但不管其态度如何,对于没有事先告知而进入南海的美国军舰,中国有权予以监视和进行必要的管理,主要是防止其图谋不轨。另外,我们需要多与南海周边国家的沟通,要让他们理论,我们在南海的军事斗争主要是针对域外国家的军事介入,本区域的国家还是要围绕海洋权益问题多加强沟通与磋商。

在台湾问题上,美国通过了《亚洲再保证倡议法》,以加强与台湾的军事联系,其中一项内容就是加强对台军售。美国在中美第三个联合公报中承诺:“它不寻求执行一项长期向台湾出售武器的政策,它向台湾出售的武器在性能和数量上将不超过中美建交后近几年供应的水平,它准备逐步减少它对台湾的武器出售,并经过一段时间导致最后的解决。”近四十年过去了,这个承诺中的“一段时间”也该到期了,中国有理由提出来,要求美国解决这个问题。对台军售是台独势力所赖以依靠的强心针。因此,把这个东西拿掉,对于他们来说,是釜底抽薪的事。这个事情做起来当然有点难度,但比正式地武统台湾风险可控。我们阻止美国武器进入中国固有领土,又不是打仗,对于一个主权国家来说,这是完全合情合理的事。如果对方先动手,那我们后发制人就更有底气了。我们不仅要阻止美国对台军售,还要想办法阻止美国帮助台湾生产武器,提升战力的行为,尤其是阻止生产可能给大陆带来极大杀伤力的武器。这一切既是逼使台湾当局走向和平谈判的道路,也是为可能的武统准备条件。

台湾当局现在主动配合美国军事围堵,而且不惜把自己作为军事前沿阵地。自《反分裂国家法》出台后,相信有关部门就做好武力统一的方案。现在根据这项法律,大陆随时可以启动非和平方式。除了武力攻台之外,我们还是可以做一些其他方面的军事斗争工作,譬如说在台海周围提升实战军演的级别和频次,对台湾的一些军事行动进行干扰和控制等。

最后,要围绕“主动阻遏”行动做好风险防范工作。我们需要明确的是,中国的“主动阻遏”行动是防御性的正义行动,是阻止外国,尤其是美国侵犯中国领土主权,破坏地区局势稳定的行动,我们对此有充分的道义信心。但是,美国有可能借机生事,把局势引向升级。对这种升级行为,我们要根据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予以回击,这种回击主要建立在中国近海作战的能力之上。在近海打常规战争,我们要有敢于作战的信心。中国是拥核大国,美国不太可能把局势引向毁灭性战争方向。对此,美国要好好地掂量一下,我们的阻遏行动实际上并没有主动伤害美国的利益,只是阻止美国伤害中国的固有利益而已。

如果“主动阻遏”行动取得成功,我们就为解决台湾问题赢得了一个良好的外部军事环境,并且用不着那么着急地去武统台湾,从而让中国继续利用好战略机遇期。当然,如果台独过于嚣张,大陆决定武统,那就另当别论了。(作者为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需要强调的是,在实现对美军事斗争目标的过程中,一定要懂得克制自己的行为,要尊重美国在全球的军事实力和领导地位,而且要避免损害其他国家的实际利益。

军事领域我不在行,希望这方面的专家有更好的想法。
延伸阅读:
储建国:和平越来越难? --疫后的中美关系
储建国:“三不一坚持”是疫后两岸关系的拯救之道
储建国:《台北法案》是改革开放以来最严重的外交事件
储建国:世界疫情與论会影响有关决策吗?
储建国:中美还能够坐在一起谈什么呢?
储建国:台湾问题与政治危机的转换
储建国:对台湾统派“政治失信”的风险
储建国:下一个三十年的和平机制--不是“G0”,而是“G2+X”
储建国:现在也许是积极处理台湾问题的一个机会

储建国:先交后兵,以战止战

储建国:台湾的前途:中国特色的“国中之国”
储建国:现在也许是积极处理台湾问题的一个机会

储建国:近阶段如何加强对美军事斗争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06日 来源时间:2020年05月06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