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热点新闻

美国会众议院共和党人组建“中国行动小组”(附全15人详细名录)

作者:Jennie Yu   来源:jennieintheocean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本周四(美国当地时间5月7日),众议院共和党领袖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在每周例行记者会上宣布众议院“中国行动小组”(China Task Force)正式成立,该小组的全15名成员清一色均为共和党人,涵盖17个不同的委员会,以“协调应对中国在不同领域内所带来的威胁”。

(Source: website of AXIOS)

麦卡锡方面称,他们起初试图与民主党人共同打造一个跨党派的“中国行动小组”,但民主党人在拖延了一年多之后并未启动相应计划。

在宣布成立“中国行动小组”的新闻稿中,麦卡锡作出6点声明。其中不仅延续了美媒前不久披露的“指责中国剧本”,试图将白宫处理疫情的失职归咎于中国方面,还称中国对外行为的“威胁模式”已持续数年,为美国带来了重大挑战。此外,麦卡锡对于民主党人的“临阵放弃”表示不满,称两党筹划此事已数月之久,民主党此举毫无缘由。

声明的最后,麦卡锡进一步强调:“我们将会从广泛的领域内考察中国问题,这包括:针对美国施加影响的行为,对美国政府和盟友的经济威胁,争取科技优势的努力,以及中国在新冠的起源和爆发中的角色。”

这一事件首先由美国《华盛顿邮报》负责外交与安全事务的专栏记者Josh Rogin报道。他在文中对该行动小组所关注的涉华议题有更细致的表述,这份“涉华清单”包括:中国在美国国内的影响行为、出口管制和外资审查、试图主导国际组织的努力、对关键供应链的控制、在美国大学校园内的组织存在,以及中国的“经济侵略”。未来,共和党人将会在该行动小组内就涉华政策的意见进行交换,并设置优先事项、汇聚信息、协调措施、筹划战术,以使涉华法案能够通过。

而新冠疫情不过是促成国会共和党人推出这一“中国行动小组”的催化剂。在接受Rogin采访时,麦卡锡表示:“(关于中国)的这些问题在疫情之前便一直存在,它们的重要性在疫情背景下进一步凸显。美国和世界其他地区正逐步‘觉醒’,如今我们必须做点什么。”

这不是美国国会首次在涉华问题上成立工作组,早在2005年,美国国会众议院就成立了跨党派的“中美工作小组”(U.S.-China Working Group)。据该工作小组官网介绍,其目的在于处理中美外交关系,通过组织中美双方政、商、学界领袖们展开一系列会议交流,为美国国会议员提供更多准确的信息,使其更了解中国和中美关系,从而加强中美合作。目前这一工作小组的联合主席之一,共和党议员达林·拉胡德(Darin LaHood)也是新成立的“中国行动小组”成员之一。

但是很显然,从“中美工作小组”(U.S.-China Working Group)到“中国行动小组”(China Task Force),两者在目标和价值取向等方面存在显著区别。Rogin在报道中指出,新成立的行动小组旨在将国家安全委员会与负责健康、教育、科技和商务等议题的委员会结合起来,共同处理中国带来的“难题”。

对于民主党人的“缺席”,麦卡锡称自己已为此努力了一年多,这最早可追溯至去年6月,他与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在法国参加纪念诺曼底登陆75周年活动期间的相关讨论。据麦卡锡表述:“一切都在进展中,但是民主党随后退出了。我无法解释他们为何这么做,但是我们(共和党人)不能再等下去了。”据报道,该行动小组原计划于今年2月正式成立,但民主党人在计划日的前一天临时退出,且未作出任何解释。

对此,Rogin在报道中给出了一种解释,即共和党的“中国行动小组”将试图就新冠疫情的起源和爆发问责中国,而这一议题在国会内部存在重大的党派分歧。共和党方面甚至已经提出了“中国赔偿”的相关法案,民主党则反对这一行为,并指责共和党人此举是为了将特朗普总统的抗疫失职责任转嫁,还激起了美国国内对亚裔的种族主义歧视。此外,民主党方面的一些信息源则告诉Rogin,二月份时民主党在最后关头的退出主要是由于在工作小组的领导和成员方面存在争议,而如今民主党人不愿意加入其中则是因为他们认为中国问题被过度政治化了。

一位民主党议员的高级顾问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民主党人)非常清楚中国应对其行为负责,但是对于特朗普政府将中国当作其自身失职的‘替罪羊’,民主党人不会参与其中。”民主党认为,包括总统和主要白宫官员在内的一些共和党人正在滥用中国议题以实现自身的政治目标。但是,Rogin认为,尽管在总统大选年的背景下两党在中国议题上形成进一步共识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他认为面对中国的现实挑战,两党应将国家安全置于党派自身利益之上,以应对“中国问题”。

对此,美国新锐媒体AXIOS也做了跟进报道,认为从全局看这一新组建的“中国行动小组”由共和党人单干,说明了新冠危机正在威胁着美国内部的跨党派共识,即有关中国崛起对美国国家利益造成挑战的共识。事实上,AXIOS早在四月初的报道中就指出,美国内部在对华议题上的“跨党派共识”出现了松动。然而,目前做出这样的结论为时过早,这一松动究竟是暂时性的、选举性的,还是根本性的、调整性的,还有待进一步考察。(但AXIOS在对华报道上的“出色”和影响力,确实值得关注。)

即使“跨党派共识出现松动”为真,那也是美国政治精英们基于美国国家利益的考虑,意味着在经过调试之后会出现一种区别于当下对华政策的路线,而其战略目标仍然是更好地为美国自身利益所服务。

根据麦卡锡新闻稿中的信息,这一新成立的众议院“中国行动小组”共有15名“初始成员”。在此,我将这15名共和党议员的基本资料和涉华背景进行简要整理。

全15人详细名录:

1. 迈克尓·麦考尔(Michael McCaul,TX-10) :男,58岁,被麦卡锡任命为“中国行动小组”主席,连续八届担任国会得克萨斯州众议员,是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的共和党领袖,曾任众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主席。麦考尔多次公开在媒体上发表负面的对华态度,在疫情期间也持续指责中国。但据美国媒体Politico近期披露,在美国疫情爆发之前,麦考尔曾于二月末购入价值5至10万美元的中国科技企业腾讯公司的股票。

(Source: website of Wikipedia)

2. 利兹·切尼(Liz Cheney, WY):女,53岁,前美国副总统迪克·切尼的长女,现任美国国会怀俄明州众议员,她于2016年首次当选,并在2019年当选为众议院共和党联系会议主席,目前是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和自然资源委员会的成员。在担任国会议员之前,她曾担在美国国务院担任负责中东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切尼是目前美国国会内对华“鹰派”的代表者之一,在疫情期间也屡次强调问责中国/中国赔偿等。

(Source: website of Wyoming Public Radio)

3. 吉姆·班克斯(Jim Banks, IN-03):男,40岁,现任国会印第安纳州众议院,2017年首次当选并于2018年取得连任,是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和教育劳工委员会的成员。班克斯是美国国会新生代共和党人中对华强硬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在疫情期间他不仅屡屡在FOX等媒体出境,发表负面涉华言论,还向国会提出限制中国的法案。

(Source: website of Jim Banks)

4. 安迪·巴尔(Andy Barr,KY-06):男,46岁,连续六届担任国会肯塔基州众议员,是众议院财政委员会成员和退伍军人委员会的成员。在疫情期间,巴尔也是“指责中国剧本”的贯彻者。

(Source: website of Andy Barr)

5. 约翰·柯蒂斯(John Curtis ,UT-03):男,60岁,美国国会犹他州众议员,也是众议院自然资源委员会和外交事务委员会的成员。柯蒂斯的党派身份经历过变化,在2000年以前和2006年以后属于共和党人,而在2000-2006年期间则归属民主党。柯蒂斯会说中文,是美国国会内的“亲台派”议员,前不久生效的《台北法案》(Taipei Act)便是经柯蒂斯执笔起草。

(Source: website of John Kurtis)

6. 迈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WI-08):男,36岁,美国国会威斯康辛州众议员,前美国海军陆战队情报官(2006-2013),期间两次驻扎伊拉克,目前是众议院交通运输委员会和军事委员会的成员。加拉格尔是美国国会新生代共和党人中的"亲台派"议员,主张加强美台关系,在疫情期间也对台湾对威斯康辛州的医疗物资援助表示感谢(威斯康辛州与台湾方面的关系一直较为密切,富士康方面近年来也一直表示要在威斯康辛州设厂)。此前,他还于2019年中向国会提出在南海和东海与中国对抗的法案。

(Source: website of Wikimedia)

7. 安东尼·冈萨雷斯(Anthony Gonzalez,OH-16):男,35岁,古巴难民后裔,美国国会俄亥俄州众议员,曾是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NFL)运动员,在2007年NFL选秀第一轮比赛中被印第安纳波利斯小马队选中,开启了5年橄榄球职业生涯。冈萨雷斯目前是众议院财政委员会和科学、太空和技术委员会的成员。在经贸领域他持对华强硬态度,曾于2019年向国会提出法案,主张限制世界银行对中国的资金支持。

(Source: website of Wikipedia)

8. 约翰·乔伊斯(John Joyce,PA-13):男,63岁,美国国会宾夕法尼亚州众议员,目前是众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和小企业委员会的成员,关于新成立的“中国行动小组”,他表示“期待”美国加强医疗领域的供应链保护,认为美国不应在医疗设备上过度依赖中国。

(Source: website of Wikipedia)

9. 亚当·金津格(Adam Kinzinger,IL-16):男,42岁,连续五届担任国会伊利诺伊州众议员,目前是众议院能源与商务委员会和外交事务委员会的成员,其工作重点主要集中在美国的能源政策和国家安全方面。进入国会工作前,他曾是一名美国空军飞行员,并两次驻扎伊拉克。金津格在对华态度上非常消极,疫情期间也持续对中国进行无端攻击与指责,并在社交网络上发表诸多负面言论。

(Source: website of Wikipedia)

10. 达林·拉胡德(Darin LaHood,IL-18):男,51岁,自2015年起担任美国国会伊利诺伊州众议员,目前是众议院筹款委员会和联合经济委员会的成员,也是前文所提及的“中美工作小组”(U.S.-China Working Group)的联合主席之一。他主张在贸易上对华强硬,并表示这将为美国中西部工人和农民争取更多利益。

(Source: website of Wikipedia)

11. 盖尔·雷申塔勒(Guy Reschenthaler,PA-14):男,37岁,国会宾夕法尼亚州众议员,此前曾担任美国海军律师,目前是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和外交事务委员会的成员。在疫情期间,他是特朗普的忠实拥护者,支持白宫向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问责。同时他也是国会共和党新生代中的亲台派议员,他在近期一封由逾20名国会议员共同签署并提交给国务卿蓬佩奥的联名信中签名,以表示对美台“外交关系”的支持。

(Source: website of Guy Reschenthaler)

12. 丹佛·里格曼(Denver Riggleman,VA-05):男,50岁,国会弗吉尼亚州众议员,曾是一名空军官员和国防承包商,目前是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成员。里格曼在对华议题上持强硬态度,认为中国对美国而言是地缘政治和军事方面的威胁。

(Source: website of Wikipedia)

13. 艾丽斯·斯特法尼克(Elise Stefanik,NY-21):女,35岁,自2015年起担任国会纽约州众议员,时年仅30岁,是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国会共和党女性议员。她曾于2006-2009年在小布什总统任内担任白宫负责国内政策事务的官员,目前是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教育与劳工委员会的成员。在对华政策上主要关注中美经贸问题,主张减少医药产品上对中国的依赖。

(Source: website of Wikipedia)

14. 克里斯·斯图尔特(Chris Stewart,UT-02):男,52岁,连续5届担任美国国会犹他州众议员,前美国空军飞行员,目前是众议院拨款委员会、情报委员会和预算委员会的成员。他认为中国的崛起正使得世界范围内的地缘政治格局开始重组,认为“中国行动小组”应制定相应计划以保障美国的经济和安全利益。

(Source: website of Wikipedia)

15. 迈克尔·沃尔兹(Michael Waltz,FL-06):男,46岁,国会弗罗里达州众议员,也是首位当选国会议员的前美国陆军特种部队成员,他此前曾在五角大楼任职,在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和盖茨任内负责阿富汗政策,并在小布什政府任内担任副总统迪克·切尼的南亚与反恐事务资深顾问。目前沃尔兹是众议院军事委员会,科学、太空和技术委员会的成员。他极力宣扬中国威胁论,同时也在前文提及的雷申塔勒参与的支持美台“外交关系”的联名信中签名。

(Source: website of Michael Waltz)


彩蛋:众议院共和党“中国行动小组”成员的选区地理分布

(This map is graphed by Jennie)

在前面整理这15名共和党议员的背景资料时,脑海中隐约出现了地理分布的特征规律,于是当我将这15名议员的选区地理标记之后,假设的规律得到了印证。即这些议员主要集中在美国中西部和东北部的“冰冻地带”(The Frost Belt),这其中包括“著名”的“铁锈地带”(Rust Belt)。此外还有部分议员来自西北“摩门走廊”(Jell-O Belt)和东南“圣经地带”(The Bible Belt)地区。这与美国国内政治在地理区位上的不同特征基本符合。鉴于这一“中国行动小组”是一个“纯粹”共和党小组,这一区位特征便也不足为奇了。

(Source: all from Business Insider)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14日 来源时间:2020年05月1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