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评论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读者评论

Joey Huang:從中美爭霸大格局看台灣問題

作者:Joey Huang   来源:中美印象来函照登   放大  缩小

【编者按:Joey Huang应该来自台湾。他认同乔良将军在“台湾问题攸关国运不可轻率急进”一文里表述的观点。他把两岸关系放到了一个更长的历史阶段去看。他说,“我不想說那些認為‘沒有什麼比祖國統一更重要’的人是錯的。只不過我的野心更大。我想看到的不是祖國的統一,而是中國成為世界的中心,再次成為名副其實的‘中國’。”】

     當今之世,是超級強國美國主導的世界。美國的綜合國力是無比倫比的。

中國被視為下一個可能的超級強國。那中國有沒有挑戰美國霸權的可能性呢?我想從軍事和經濟兩方面來看。

軍事並非我的專業,還得請軍事專家指教。我的估計是,中國最多只有成為區域強權的可能性。我不敢說美國永遠不用擔心。但目前看來,美國完全不用擔心中國能挑戰其全球軍事霸權,未來五十年也不需要擔心。美國在軍事上要圍堵中國,使中國最多成為一個區域強權,一定可以辦得到,就如同當年圍堵蘇聯。

我是金融背景的人,經濟就是我的專業 。十四億人口使用的貨幣,應該比三億人口使用的貨幣更有資格成為國際通用貨幣。當然,這個觀點並非正確,更正確的是要比經濟總量。中國的經濟總量估計會在2027年趕上美國。這個估計就算不正確,也差不了太遠,最多再慢個三年或四年。可以說,中國挑戰美國經濟霸權的可能性已經不是下一代的事,而是現在進行式。

即使中國經濟總量趕上美國,也不表示人民幣已經可以和美金已經可以平起平坐,還有許多複雜的政治和經濟結構因素決定一個貨幣可能的國際信用。一個很好的例子就是油價。中國已經是全球最大的原油進口國,理論上應該比美國更有資格決定油價。那為什麼油價還是以紐約交易所的價格為準?中國的人民幣根本不被允許在世界自由流通,要如何拿來決定國際油價?

但這些技術上的原因是可以一點一滴克服的。而中國經濟總量趕上美國後,不會就此停下來,還會繼續成長。即使因為許多外在因素人民幣還無法和美金相提並論,威脅會一直存在,而且會愈來愈大。

有一天,當所有技術上的因素都已經克服,人民幣國際化了。美軍實力再強,只能圍堵中國的軍事力量,能圍堵中國發行的貨幣嗎?

我要說的是,中國對美國全球霸權的威脅,不在軍事,而在經濟。

這樣的威脅,其實美國政府看得很清楚。為什麼Trump發起貿易戰,甚至要把華為往死裡打,絕對不是因為他是一個瘋子。

要阻礙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最有效率的辦法就是戰爭。說到這裡,就可以看出當年“寧要核子,不要褲子”政策的正確性。美國不可能因為中國對其全球經濟霸權的潛在威脅,就和中國“聯手”把全人類帶回石器時代。

說了這麼多,台灣終於要出場了。喬石將軍從Trump批准《台北法案》說起,開始談“台灣問題”,之後又說台灣問題連中華民族復興大業的主要內容都談不上,確實讓一般人難以理解。我從攸關復興大業的大事先講起,再把台灣提出來,應該是比較好的講法。

兩個核子大國確實無法真正打起來。可是如果有一天台海發生戰爭了呢?

有很多因素會造成台海軍事衝突,到時候雙方一定為誰先開第一槍,誰對誰錯爭吵不休。但對美國來說,是非對錯根本就不重要。只要兩岸一開戰,機會就來了。

中國和美國軍力上的差距中國人其實心知肚明。中國人對武統成功的信心在於中國人絕對願意傾舉國之力維護領土完整。美國就算有心保台,又願意出多少力?朝鮮戰爭時中國有什麼?還不是和武裝到牙齒的美軍打成平手?今日中國的軍力遠勝當年,如果為了捍衛自己的領土需要和美軍開戰,又有什麼好怕的?

這個論點其實在當今並不成立。台灣確實不是美國的核心利益所在。可是全球經濟霸權對美國的重要性,實質上超過台灣對中國的重要性。

我無法準確估計要在多少年後中國才會有挑戰美國經濟霸權的實力。可能是十五年,也可能是五十年。不管是多久,在這場台海衝突中,我估計每打一天,就足以推遲這個可能性至少一年。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你是美國總統,你會怎麼做?這麼划算的買賣,你幹不幹?

最後,台灣打下來了。中國人歡欣鼓舞的慶祝終於完成了“統一大業”,卻得面對東南沿海經濟發達區域遭到戰爭嚴重破壞的殘酷事實,犧牲的代價是拿到一個已經被打成荒島的“寶島”。美國可以一方面譴責中國的“窮兵黷武”,另一方面偷笑我們的印鈔機還可以繼續印個一百年,再也沒有國家可以挑戰美元霸權。

對中國來說,這還是最好的結果。如果打不下來呢?

我再說一次,全球經濟霸權是美國的核心利益。美國如果傾舉國之力,重點不是在保衞台灣。

喬良將軍聲稱美國“肯定”會間接干預台海戰爭,卻沒有解釋原因。我不知道他的想法是否和我相同。但我同意他的判斷,也提出我的解釋。

我提出我的看法,是不希望中國成為世界經濟中心的機會就這樣為了一個島而斷送。如果大部分的中國人仍然認為“沒有什麼比祖國統一更重要”,我也不想再說什麼。

如果讀者同意我的論點,或許接下來會問:“照你這樣說,難道就任由台灣往獨立的方向走去。”

辦法當然是有的。但辦法是拿來用的,不是拿來寫文章。

說到這裡,我想談一個歷史事件。劉邦建立漢朝後,有人告發為建立漢朝立下最大汗馬功勞的楚王韓信謀反。之後,劉邦問計於陳平。史記的原文如下:

《陳丞相世家》漢六年,人有上書告楚王韓信反。高帝問諸將,諸將曰:「亟發兵阬豎子耳。」高帝默然。問陳平,平固辭謝,曰:「諸將云何?」上具告之。陳平曰:「人之上書言信反,有知之者乎?」曰:「未有。」曰:「信知之乎?」曰:「不知。」陳平曰:「陛下精兵孰與楚?」上曰:「不能過。」平曰:「陛下將用兵有能過韓信者乎?」上曰:「莫及也。」平曰:「今兵不如楚精,而將不能及,而舉兵攻之,是趣之戰也,竊爲陛下危之。」

之後的事廣為所知。劉邦僞遊雲夢,韓信束手就擒。

如果當年劉邦帶兵“討伐不臣”,今日的華夏子孫未必自稱是漢人。

今日的中國,需要的是陳平這樣的謀士,不是喊打喊殺的“熱血青年”。

姑且不論有什麼辦法。我們不妨想像一下,如果中國經濟總量是美國的三倍,人民幣也是世界流通的貨幣,這個世界會是什麼樣子。

現在就已經有超過百萬的台灣人在中國内地經商,居住和求學。到那個時候,會是什麼樣的光景?在這種情況之下,“台灣問題”還會是問題嗎?

我不想說那些認為“沒有什麼比祖國統一更重要”的人是錯的。只不過我的野心更大。我想看到的不是祖國的統一,而是中國成為世界的中心,再次成為名副其實的“中國”。

沒錯,到那個時候,可能幾乎沒什麼台灣人自認是中國人了。如果今日美國有意讓台灣成為第五十一州,一定有很多台灣人贊成。這是因為他們自認是美國人嗎?

最後,我想提美國剛批准的《台北法案》。依我看,這只是開始而已,“精彩”的還在後面。有兩個時間點特別值得注意。第一是中國GDP超過美國前夕。第二是人民幣國際化前夕。到那個時候,會有很多中國人被美國“違反一中原則”的行動所激怒。這樣的策略,在中國歷史上其實屢見不鮮。諸葛亮以巾幗並婦人縞素之服羞辱司馬懿,司馬懿忍了下來。就這樣,諸葛亮拚最後一口氣為復興漢室創造機會的圖謀沒有成功,而司馬懿卻為其子孫後代創建一個新的朝代提供了可能。

電視劇《軍師聯盟之虎嘯龍吟》,吳秀波演的司馬懿看起來行將就木,有一天卻忽然全身穿了血紅的衣服出現在柏靈筠面前:“我做了一輩子別人的手中刀,這次我是執刀人。”

我等著有一天,中國的領導人能站出來說:“中國存了和用了幾十年的美金。從現在開始,中國是貨幣發行國。”

僅以此文呼應喬良將軍的論點。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19日 来源时间:2020年05月19日
分享到:

留 言

2020.08.30用户名:游客

评论:厉害

读者评论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