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新走向

从“尊敬”到“病态扭曲”:新冠疫情如何重创中美关系

作者:储百亮, STEVEN LEE MYERS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邪恶”、“精神失常”、“厚颜无耻”、“病态扭曲”……中国使用了数十年来未曾用过的大量尖刻语言,对美国批评中国应对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做法进行回击。

  这种激烈的相互指责已使中美关系跌至谷底,两国都有人警告,这种敌意可能会将两国拖入一场新的冷战。

  一轮又一轮的声明和行动正在强化北京长期以来的怀疑,即美国及其盟友决意要遏制中国成为一个经济、外交和军事强国的崛起。

  强硬派人士呼吁北京采取更加挑衅的立场,给他们壮胆的是特朗普政府将美国不断上升的死亡人数归咎于中国的企图。温和派人士警告说,北京咄咄逼人的回应可能会适得其反,在中国最需要出口市场和外交伙伴来重振经济、重获国际信誉的时候孤立自己。

  在新冠病毒大流行问题上与美国的冲突,正在加剧贸易、科技、间谍活动和其他领域引发更广方面的紧张局势。随着特朗普总统把与北京的竞争作为自己竞选连任的主题,中美争端可能会加剧。

  “我们可以切断所有的关系,”特朗普周四在接受福克斯商业频道(Fox Business)采访时说。

  尽管到目前为止,双方的敌意主要局限于口头上,但有迹象表明,两国关系可能会恶化。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今年1月达成的贸易协议可能会破裂,尽管双方最近承诺会遵守协议条款。包括台湾和南中国海问题在内的其他紧张局势也在升温。

上周四,特朗普总统在宾夕法尼亚州阿伦敦。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大流行病过后,国际政治格局将彻底改变,”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中美之间在贸易、技术、台湾问题和南海问题上的对抗将是一个更大的问题。”

  上周五,这种紧张关系蔓延到了联合国,中国表示,疫情的紧迫性要求美国支付拖欠的联合国会费,据一些计算,美国拖欠联合国的钱超过20亿美元。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的回应是,美国通常在年底交钱,而中国“急于转移人们其掩盖和管理不善”新冠病毒危机的注意力。

  大流行病暴发初期,习近平曾面临政治上的打击,因为官员隐瞒了信息,不让医生报告病例。那时,特朗普似乎对美国不用太担心疫情充满信心,他赞扬了习近平对危机的处理。

  就在几周前,习近平还与特朗普通了电话,宣布他们要共同应对新冠病毒。特朗普宣称他“尊敬”习近平,习近平告诉特朗普,各国要“共同应对”全球卫生紧急状态。

  随着美国新冠病毒死亡人数的激增,他们的脆弱合作瓦解了。白宫和共和党试图转移愤怒的焦点,指责中国动作迟缓,掩盖了关键信息。

  这种抵制反过来又重新点燃了有关贸易、技术和其他问题的争端,美国上周五宣布了禁止中国电信设备巨头华为使用美国设备和软件的规定。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公众对中国的态度也变得更加强硬。

  “我(和他)有非常好的关系,但现在我只是——此刻我不想跟他说话,”特朗普上周四提到习近平时这样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上周五没有正面回答特朗普断绝关系的威胁,只是说,两国应该合作。

  美国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和其他官员提出一种说法,即新型冠状病毒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出来的,许多科学家认为,这种说法理论上有可能,但缺乏证据。

一些美国官员提出了新型冠状病毒泄露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说法,许多科学家认为,这种说法理论上有可能,但缺乏证据。 
HECTOR RETAMAL/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在中国人眼里,特朗普政府正在试图让共产党的统治失去合法性,而且不仅污蔑中国,还污蔑中国高层领导人,”中国东部的南京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朱峰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中国领导人通过中共控制的媒体进行回击。官媒称,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对疫情警告掉以轻心,对危机处理不善。中国一再将本国应对疫情的做法作为他国应该效仿而非批评的榜样。

  “这样的疯狂首先出自中国崛起带给美国的长期焦虑,”中国民族主义报纸《环球时报》上周五在谈到特朗普的言论时写到。“也出自美中抗疫巨大差距让一些华盛顿精英难以抑制的妒忌和惊慌。”

  中共控制的新闻媒体尤其猛烈地抨击了庞皮欧认为疫情可能是从中国实验室泄露出来的说法。

  “如果任由蓬佩奥这种邪恶政客继续招摇撞骗,美利坚的‘再次伟大’恐怕只能是个笑话,”中国主要的国家电视台央视在评论中说道。

  中国媒体还特别提到了用普通话直接呼吁中国人民拥抱民主改革的副国家安全顾问马修·波廷格(Matt Pottinger)。

国务卿迈克·庞皮欧上个月在国务院的一个记者会上。 POOL PHOTO BY ANDREW HARNIK

  “波廷杰先生所做的一切,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央视在回应他的演讲时说。

  北京的政策制定者会在一定程度上对特朗普政府的大声指责不太以为然,认为是美国国内政治动作的产物。但最近的激烈交锋也是早在新冠病毒暴发之前就已存在的两国关系恶化的症状。

  “对中美相互依赖关系的重大重新评估已经开始,”哈佛大学韦瑟黑德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学者朱利安·格维茨(Julian Gewirtz)说。“即使习近平可能想暂时缓和贸易和技术冲突,以减少对中国经济的压力,现在仍有一种我们可以称之为‘安全第一’未来( ‘security-first’ future)的强大势头。”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呼吁中国扩大核武库,以抑制美国的对华冲动。他上周写道,“我们面临着与越来越不理性的美国,对方只相信实力。”

  其他鹰派人士警告说,中国需要做好应对台湾和南中国海冲突的准备,美国军舰今年已经加强了在南中国海的巡逻。有些强硬派走得更远,发出了战斗的警告。

  “特别要深挖被美国收买、为美国做事的内奸,”与北京一个亲中共基金会有关系的退休少将王海云在一份本月在中国民族主义网站上流传的政策提案中写道。

  北京好战的声音受到更温和做法支持者的微妙挑战,中国外交部也对胡锡进的核武器言论拉开距离。尽管有这些敌意,两国政府仍在推动为缓解贸易紧张局势而达成的初步协议。

  “中国国内的意见也高度两极分化,”南京大学学者朱峰说。

  他说,“有些人认为除了反击别无选择。但我不这么认为。”他表示,中国“需要非常冷静地考虑问题”。

  对习近平来说,中国在疫情暴发之处存在失误后,与美国对抗有助于在国内赢得支持。但他似乎对中美全面对抗没有胃口,尤其是在他试图恢复中国经济的时候。

去年,特朗普与习近平在日本举行的20国集团峰会上见面的地方。 ERIN SCHAFF/THE NEW YORK TIMES

  自2012年以来,习近平扩大了中国军队对南中国海的控制,推动了令美国企业不满的产业项目,还下令对中国西部的穆斯林少数民族进行大规模拘禁,同时还押注他能控制住来自华盛顿的指责。

  在度过了被贸易战主导的2019年后,习近平似乎对自己控制住了紧张局势很有信心,而且,据一名白宫顾问,习近平在去年晚些曾表示,他宁愿与特朗普打交道,也不想与热衷人权的民主党人打交道。

  自从3月份通电话以来,习近平还没有与特朗普说过话。

  “所以最高领导人这种,我们说关系,通过个人好的关系啊,这种关系我个人觉得已经是荡然无存了。已经不存在了,”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成晓河在接受采访时说。

  对习近平本人的政治命运以及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来说,如何处理中美关系可能会产生持久深远的影响。

  在特朗普考虑总统大选的时候,习近平也必须考虑自己2022年以后的第三个任期的前景。习近平还没有确定接班人,他在2018年废除了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为自己无限期担任国家主席和中共总书记铺平了道路。

  习近平不想在外国的要求面前显得软弱,也不想冒着经济长期低迷的风险,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中国项目主任孙韵说。

  “中国的哲学是,一个领导人强大时,他才能灵活和温和,”孙韵说。“当一个领导人被削弱时,那才是你需要担心的时候。”


  Rick Gladstone对本文有报道贡献。Amber Wang、Claire Fu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首席中国记者。他成长于澳大利亚悉尼,而后在中国居住超过30年。在2012年加入《纽约时报》之前,他是路透社的一名记者。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 @ChuBailiang。

  翻译:Cindy Hao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19日 来源时间:2020年05月1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