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布鲁金斯学者评估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两年多来的“成绩”

作者:   来源:上海美国研究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布鲁金斯学会网站近日登载报告,评估了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报告称,印太战略既延续了前几届美国政府亚洲政策的某些方面,也作出了调整,但由于言行不一致,该战略存在一些内在的张力。

  报告摘要如下

  2017年底,特朗普政府推出了全新的“自由开放的印太”概念。

  在特朗普总统“美国优先”的旗帜下,美国外交政策重新围绕全球“竞争”的理念展开。美国需要竞争并恢复“在关键领域优势”的观点得到了两党的支持。这种转变的根本原因有两点:在国内,特朗普有关自由国际主义已经失败的观点在美国公众中引起了共鸣,两党都认为美国应采取更多行动来改变其国际领导地位;在国际社会,这种转变也是对中美关系性质发生变化的一种回应,中国经济、军事、地缘政治和技术力量快速发展,催生了中美竞争的新领域。

  尽管2016年大选后美国外交政策的许多方面都发生了巨大变化,但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与前几届政府的亚洲政策之间仍有值得注意的连续性:第一,该战略至少在言语上承认了美国在印太地区利益的持久性;第二,该战略公开承认,有必要进一步思考中国崛起可能对印太秩序所造成的影响。

  由于印太战略所支持的自由主义国际愿景与特朗普总统的世界观根本不一致,与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理念也不一致,因此,印太战略存在内在的张力,具体表现在以下方面:

  重新定位盟友和伙伴关系: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盟友和伙伴关系网一直是美国亚洲战略的核心,也是美国在印太地区促进集体安全的主要手段。特朗普政府一项引人注目的进展是,它把重点放在了扩大美国与印度洋以及太平洋岛屿国家的接触上。除加强双边关系外,特朗普政府还继续前几届政府的努力,强化了美国伙伴之间的“小型”关系网。

  尽管取得这些积极的进展,但在特朗普任期内,美国盟友和伙伴关系的总体发展趋势要负面得多。特朗普政府做法的主要弱点之一是,经常给人一种印象,即华盛顿的利益与其盟友不一致。特朗普缺席东亚峰会等多边场合,在气候变化等对地区伙伴至关重要的议题上退出合作,并且暗示他对该地区的优先事项缺乏兴趣。特朗普政府的做法也暴露出美国与伙伴在公开对抗中国这一点上存在分歧,地区领导人抱怨称,华盛顿要求与北京脱钩忽视了较小伙伴所面临的局限性。

  促进共同原则:与奥巴马政府非常相似,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强调了一些原则的重要性,包括尊重国家主权和独立,开展自由公平贸易,和平解决争端,尊重包航行和飞越自由等国际规则。然而,政府自身传递的信息再次与其目标背道而驰。

  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传递的信息有了一个比较显著的改变——强调“互惠”是美国接触的核心原则。然而,特朗普政府的互惠议程针对的不止是北京,还包括印太地区的合作伙伴。特朗普在地区原则上也显得随意并且前后矛盾。譬如,一面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一面部署新的低当量核武器,并称盟友应发展自己的核项目。

  促进繁荣:特朗普政府的经济战略或许是其印太战略中最具争议、规划最不全面的部分。尽管加强私营部门联系、加强能源安全和数字合作的愿望符合美国利益,但与负面因素相比,这些积极因素相形见绌。其中,最具破坏性的是,特朗普政府未能积极叙说国际贸易,尤其是它与中国展开贸易战,并且大范围征收关税。

  这些言语与行动的不一致,削弱了美国的战略。由于怀疑美国的可靠性,人们开始寻求更多的战略选择,美国的伙伴对特朗普总统缺乏信任,不相信他会“做正确的事情”。零和博弈的论调也使建立联盟的努力复杂化,人们认为印太战略的重点是遏制中国而非提供集体产品,这削弱了其对印太战略的热情。此外,美国的单边主义也给中国重塑地区秩序提供了机会。

  尽管早期外界曾担忧特朗普政府可能会放弃美国重返亚洲的战略,但印太战略证实了亚洲在美国外交政策中的重要地位。美国及其伙伴必须积极努力,在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保持共同愿景,把握机会,为实现目标采取集体行动,保持多边合作的积极议程。

  本文编译自布鲁金斯学会网站报告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and the‘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作者为:布鲁金斯学会东亚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林德赛·福特(Lindsey Ford)。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0日 来源时间:2020年05月15日
分享到:

留 言

智库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