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外交政策》:中美竞争加剧的五种方式

作者:Jennie Yu   来源:jennieintheocean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昨日(美国当地时间5月18日),美国学者查尔斯·埃德尔(Charles Edel)与米拉·拉普·胡珀(Mira Rapp-Hooper)在美《外交政策》网站发表题为《中美竞争加剧的五种方式》(The 5 Ways U.S.-China Competition Is Hardening)一文,两位作者的核心观点是,疫情加剧了此前中美两国之已经存在的紧张关系,并且目前没有丝毫缓和的迹象。

  埃德尔和胡珀在文章中阐述了中美竞争加剧的五种方式,具体表现为事竞争、经济脱钩、科技、未来秩序、信息竞争,并在文末对这一紧张态势的前景进行讨论。这篇文章篇幅虽然不长(1853词,中文约3000字),但结构清晰,观点简明扼要也不乏事实补充,基本涵盖了当前中美竞争的几个主要领域。可供我们了解美国外交政策圈层内一部分学者(这里主要是民主党智囊)的观点与立场,提供一种“速成式”的补充。

  在此,首先对两位作者的“中美关系”背景做简要概述,随后对这篇文章进行翻译与补充。

(Source: website of Foreign Policy)

  查尔斯·埃德尔(Charles Edel):悉尼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和访问学者,此前他曾是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副教授,并于2015年至2017年在美国国务院负责政策规划,期间为时任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就亚太地区的政治和安全问题建言。

(Charles Edel, Source: website of the University of Sydney)

  米拉·拉普·胡珀(Mira Rapp-Hooper):耶鲁大学法学院、耶鲁大学蔡中曾中国中心资深研究员,此前她曾于2016年担任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总统竞选活动的亚洲政策协调员。

(Mira Rapp-Hooper, source: 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

  (Disclaimer:下述观点均为原文翻译而来,包括文章的主要观点与内容,翻译差错由本人自负,但原文观点不代表译者本人观点。尽管,retweet≠endorsement,但本着“转发即负责”的态度,对于文中部分颇具争议的观点我也做了相应的补充。感谢理解与支持!)

(This photo is graphed by Jennie, the original copyright of the post design credit to SlideStation.)

  中美关系在疫情大流行的过程中暴跌已是人尽皆知。甚至,一份中国方面的智库报告也提出了警示,称中美关系陷入冲突的风险越来越大。

  但是,为什么中美之间的竞争在当下进一步加剧?毕竟,外交政策分析者总是争辩说,尽管华盛顿和北京之间存在紧张关系,但在此情况下双方应该仍能在各自利益相关之处进行合作,其中包括流行病和气候变化等全球问题。 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在未来是否还会进一步加剧,目前尚未有定论。

  在新冠大流行之前,中美两国的专家都普遍意识到,对方将是各自在未来几十年内面临的政治上的主要竞争对手。国际重大事件的冲击可能改变这一趋势,使两国关系朝新的轨道发展,但也可能使已经存在的竞争状态进一步加剧,而后者正是我们所目睹的。中美关系至少在五大领域内由竞争所主导,我们几乎看不到任何可与之相抵消的稳定力量。

(This photo is graphed by Jennie)

  A.

  军事竞争:

  在新冠疫情之前,中美军事竞争已经非常严峻。“在解决了与邻国的领土争端后,北京通过数十年经济力量的拓展以建立强大的军事武库并给美军在亚洲作战增加了风险。” 许多美国官员认为,“北京打算削弱美国的同盟,并最终将美国军队和基地全部逐出亚洲。”

  大流行似乎正在加剧中美军事对抗。“北京方面最近宣布在南海设立新的行政辖区,与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的船只‘对峙’,同时还进行了危险的演习,其意图看似是为了遏阻日本、越南和台湾。”(背景补充见本段段末)

  在华盛顿,这些行为坚定了人们的信念,即需要采取更多措施以"阻止"(deter)中国在亚洲的行为。4月初,美国印度太平洋司令部向国会提交了200亿美元的拟议国防投资清单,从而增强美国力量,以确保在面对日益“强势的”中国时巩固同盟关系。虽然细节尚未敲定,但这一立场得到了跨党派的支持。尽管大流行的经济冲击可能会限制总体上的国防预算,但美国军方和国会立法者可能会同意保留那部分资源分配,以用于和中国进行军事竞争。

  【背景补充】

  1. 中国国务院于4月18日发布“民政部关于国务院批准海南省三沙市设立市辖区的公告”,批准“海南省三沙市设立西沙区、南沙区。三沙市西沙区管辖西沙群岛的岛礁及其海域,代管中沙群岛的岛礁及其海域,西沙区人民政府驻永兴岛。三沙市南沙区管辖南沙群岛的岛礁及其海域,南沙区人民政府驻永暑礁。”

  2. 路透社在4月17日的报道中称“中国勘探船与马来西亚船只在南海‘对峙’”。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4月21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调查船是在中国管辖海域进行正常活动。当时在海上没有出现所谓‘对峙’情况。”

  3. 根据中国海事局的公告,2020年5月14日至7月31日期间,唐山港京唐港区将有军事演习开展。值得注意的是,4月中下旬,美国海军两栖攻击舰“美国”号(LHA-6)、导弹驱逐舰“巴里”号(DDG-52)和导弹巡洋舰“邦克山”号(CG-52)在南海海域活动,且澳大利亚护卫舰“帕拉马塔” 号(FFH-154)也加入其中。

  B. Economic decoupling

  经济脱钩:

  在大流行之前,关于中美经济过于相互依赖的争论在美国国内已非常激烈。其中有许多人认为,两国经济的密切互动为美国的就业、供应链和国家安全带来了风险,尤其是在那些与政府有关联的,或是能使用外部数据以增加本国收益的中国企业方面。这些担忧使得政策制定者们开始考虑:是否需要使中美经济“脱钩”,华盛顿需要采取哪些手段以限制中国在敏感领域的工业投资,以及美国应如何确保自身经济的竞争力。

  疫情使得这些问题的紧迫性更为突出,暴露出美国经济在性命攸关的设备与材料上的短板。随着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承认其自身在医药产品、医用口罩和其他健康防护设备上对中国的依赖性,那些此前存在的有关中美经济关系的争论,其焦点从高端科技与投资转向低端制造业。美国国会正在推进一项旨在减少美国对华医药产品依赖的跨党派法案,有关“国家工业计划”(national industrial planning)的讨论也日益受到关注。经济关系在过去被视作中美关系的压舱石,但是疫情将会逐渐侵蚀这一基础。

  C. Technology

  科技:

  在大流行之前,华盛顿和北京已经在新兴科技领域展开竞争,其中包括数字监测、人工智能、以及最为引人关注的5G无线技术等。“中国企业受益于‘政府补贴’,能够以较之美欧更为快速和低价的形式提供数字技术方面的基础设施,中国的科技巨头企业华为旨在主导5G市场(尽管它否认了政府支持)。” 美国认为华为的5G网络永远无法得到彻底的保护。但是特朗普政府在说服其他国家不与华为合作的努力,在很大程度上是失败的。这一问题将会在后疫情时期的科技竞争中进一步凸显。

  作为经济复兴计划的一部分,中国方面宣布将扩大在全球范围内推广5G网络和数据中心的力度,而美国盟友正在重新考虑是否应与华为合作。在此背景下,中国更加重视数字基础设施也就不足为奇了;其“一带一路”倡议依靠国有企业和国有银行,数字项目比能源或交通项目价格优势更明显。中国还是在疫情防控中引入数字监测技术的几个亚洲国家之一,很可能将之作为数字丝绸之路振兴的一个部分进行出口。如果美国未能采用自己的数字解决方案,那么中国在数字技术上不断增长的压力可能会使中美科技竞争进一步加剧。

  D. The Future of Order

  未来秩序:

  在大流行之前,美国和中国已经处于对主导未来国际政治的国际秩序规范、规则和机制的竞争中。随着中国继续崛起,美国战略家们担心北京方面正在试图破坏或侵蚀国际自由秩序的组成部分。而中国方面的部分观点则认为,美国是全球秩序的虚伪领导者“hypocritical leader of global order”,仅在符合自己利益的情况下遵守规则和规范,并且不愿为中国腾出更多空间。

  大流行危机领导在最初几周本就是对国际秩序未来的竞争。中国控制住本国内部的疫情之后便采取了国际行动,对外提供医疗用品和协调服务。于此同时,在坚持自身立场时,华盛顿似乎更致力于封锁北京,而不是积极推进复苏议程。它阻挠了在七国集团首脑会议和联合国安理会上采取的行动,坚持使用分裂性病毒术语,并且由于所谓的“中国在全球卫生危机最严重时刻的影响”,而暂停了对世界卫生组织的资助。如果国际组织和高层集团仍然是华盛顿和北京主张其“特权”(prerogatives)的场所,这将加剧人们对现有国际秩序正在衰败的认知,华盛顿和北京将指责对方是“有罪”。

  E. Information competition

  信息竞争:

  美国习惯于认为其制度和自由主义价值观具有普遍吸引力,长期以来将其向全世界推广。同时,随着日益崛起,中国也在强调制度优越性,并指出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和社会凝聚力均得益于此。专家们对中国是否在某种程度上已发展出一种完整的政治模式进行了辩论,但毫无疑问的是,中国越来越多地寻求其模式的安全,并利用战略信息来推动其发展。在大流行期间,中国的信息策略似乎也发生了重大变化。中国的战略最近变得更加自信和全球化。

  何时方休?

  Where does this end?

  战略竞争不应将应对流行病上的必要合作排除在外。尽管中美两国继续将对方视为竞争对手,但双方在促进全球经济复苏方面具有共享动力,因为在世界仍处于困境的情况下,两国经济实力都无法全面恢复。如果中国坚持20国集团对低收入国家减免债务的承诺,这是朝正确方向迈出的一小步。尽管美国和中国认为自己在研发COVID-19疫苗方面存在竞争,但只要疫情在任何地方继续发生,这两个国家都不会安全,因此两国在全球疫苗方面具有共享利益。

  但是这种合作也不应掩盖竞争将持续进行的现实。经济利益、军事优势、技术实力和意识形态方面的竞赛将在未来几年内成为地缘政治的一部分。疫情大流行只是使之更为清楚。认识到中美之间的竞争将继续存在,华盛顿将需要找到一种方法,在大流行和更长的时间范围内应对这一现实。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0日 来源时间:2020年05月1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