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在中美关系问题上,多听听欧伦斯的话

作者:斯韧 张月如   来源:中美印象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印象》美中关系快报第46期

2020年5月21日,欧伦斯在《南华早报》发表一篇题为“中美战略竞争导致新冠病毒更加险恶”的时评

欧伦斯何许人也?

欧伦斯(Stephen Orlins)是美国最重要的维护中美双边关系的非政府组织美中全国关系委员会的主席。中美建交时他是美国国务院的律师,参与了中美建交涉及的大量法律问题的解决。之后他一直在金融机构供职。2005年至今,欧伦斯在美中全国委员会做掌舵人,而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跟美国与中国的政府、军方、企业与大专院校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欧伦斯对中美双边关系当下面临的挑战和今后发展的趋势的了解在美国恐怕首屈一指。

那他在这篇时评了都说了什么?

他在文章里说,因为战略竞争,从2017年起,美方疾控中心在中国的人员从47人减到了14人,被削减的人包括流行病学专家。与此同时,美国国际开发总署和国家科学基金会关闭了在中国的办事处。他说,美国的健康与公共服务部部长(Department of Health & Human Service)1月6日就向中国政府提出派人去中国考察疫情的要求。欧伦斯也向自己在中国国内的“关系”传达了同样的要求。直到2月中旬,美国的几位专家才得以与世卫组织的考察团一并进入中国。这些因素都大大影响了中美在抗疫初期的合作,也造成了目前相互信任度的锐减。

欧伦斯说,中美在外交和经济领域的竞争不可避免也可以理解,但两国的战略竞争,加上相互间的怀疑,对经济活动的限制和军费的增加肯定会给两国人民带来危害。


       图片说明:2015年,欧伦斯与习近平夫妇及美国驻华大使鲍克斯夫妇合影

1979年,邓小平副总理和卡特总统做出了中美邦交正常化的决定。在此之前50年,美国因战事一共在亚洲损失了25万人。到2018年,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出口国之一。除了美国有70万人的工作与此相关,中国的企业还在美国雇佣了14万人。

欧伦斯并没有对双边关系出现困难的中方因素文过饰非。他谈到了南海问题、新疆问题、网络安全问题和经济改革问题。他指出,所有这些问题都直接导致了华盛顿决定与中国展开战略竞争。他认为,如果中国在南海问题上与声索国签订行为准则和共同开发资源的协议,如果中国脚踏实地地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改革步骤,如果中国允许谷歌、脸书、推特和油管在中国“落地”,并停止屏蔽包括彭博新闻社、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在内的网站,阻碍中美双边关系相向而行的很多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在指出中方的问题之后,欧伦斯“剑指”华盛顿。他认为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美国国防战略把中国定性为战略竞争国是一个会给美国带来巨大问题的、自我实现的预言。因为新冠病毒的爆发,美国联邦政府的债务飙升。中美目前都需要消减预算。否则,美国的教育、基础设施建设和社会福利都将面临巨大预算亏空。

美国政府应该在以下涉华问题方面有具体的行动:一、将对中国商品的关税降到2018年前的水准;二、启动对华为提出的把自己的5G技术牌照发给美国公司并允许其参与生产的建议的讨论;三、向中国表明美国欢迎中国在美的继续投资;四、就为何把中国企业列入实体清单(entity list)建立清晰的指南并允许申诉;五、在可能的情况下解密美国境外投资审查委员会(the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的决定;六、把抓特务(counter espionage)的重点放在违法人身上,而不是中国人和美籍华人身上。

欧伦斯认为,一旦中美把战略竞争排除在外,中美就可以坐下来就国家安全做出最清晰的、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定义。这样以来,华盛顿和北京就可以为创造就业机会的投资开绿灯,出口也能恢复正常,并尽量不拒发签证

白宫在最新发布的《对华战略路径》中提到中国对美国构成的威胁除了来自安全和经济层面,也来自价值观。欧伦斯说,美国人不认同中国领导人奉行的价值观,但中国本身并没有对美国人和美国的生活方式构成任何生死存亡的威胁(existential threat)。把中国定性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国只能减少美国对中国政策决定的影响力。无论是在“一国两制”问题上、台海问题上、人权问题上、经济改革问题上还是网络安全问题上,中国自然会听取伙伴国的建议,而把战略竞争国的建议置之度外。


     图片说明:2015年,欧伦斯与习近平夫妇、美国前驻华大使骆家辉及美中全国关系委员会理事长希尔斯(Carla Hills)合影。

其实,欧伦斯说,对中美两个社会的威胁是共同的。在上海和纽约的母亲都担心因气候变化形成的海水上涨会淹没她们的家,恐怖分子会伤害她们的亲人和朋友,经济危机会让她们的孩子没有任何前途。

欧伦斯在文章里最后呼吁,新冠因为中美的战略竞争增大了自己的杀伤力和致命性。现在应该停止战略竞争,造福中美人民。

欧伦斯在文章里表达的观点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5月24日在记者招待会上对中美关系的表述不谋而合。王毅说

“我要在此呼吁:不要再浪费宝贵时间,不要再无视鲜活的生命。中美两国当前最需要做的事情,首先是相互借鉴和分享抗疫经验,助力两国各自的抗疫斗争;第二是顺应国际社会期待,共同参与和推动抗疫多边合作,为全球抗疫发挥积极作用;第三是着眼疫情长期化和防控常态化,及早就如何减少疫情对两国经济以及世界经济的冲击展开宏观政策的协调沟通。

“对于中美关系的现状和前景,中方历来主张,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最大的发达国家,我们对世界和平与发展都承担着重大责任,应该本着对人类负责、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的态度,认真对待和妥善处理两国关系。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这是从几十年经验教训中得出的最精辟概括,需要双方谨记在心。”


      图片说明:欧伦斯与中国前驻美大使张业遂合影

欧伦斯在自己的文章里提到中美价值观的不同,但因篇幅关系无法展开讨论价值观的不同是由很多因素构成,包括历史的、文化的和政治的原因。正如王毅所说,“中美社会制度不同,但这是两国人民各自作出的选择,应当彼此予以尊重。”

华盛顿和北京迟早需要在这个问题上形成一个共识。换句话说,“条条道路通罗马”。如果“罗马”指生命、自由和对幸福的追求,一个国家如何到达那里应该由那个国家的人民和领袖自行决定。英国的“中国通”布朗提出的观点也许可以作为参考。在今年年初接受《中美印象》采访时,布朗说,


“在美国和中国之间,价值观问题确实很棘手。两国在人权,宗教或政治价值观上观点都不同。在贸易和经济问题上可能存在一些共同利益,但美国和中国在大多数领域的观点显然不同。中国承认自己有不同的价值观。我们必须尊重这样一个事实,即两个大国有不同的价值观。我认为美中两国今天不可能达成共识,除非他们通过武力迫使对方达成共识,这将是灾难性的。(如果两国达成协议的话)协议可能会在五十年或更长时间内达成,但现在还一点影子都没有。处理分歧的另一种方法是设定一个系统,管控这些不同的价值观,并防止冲突。这意味着美国需要承认存在中国价值观的两级秩序,反之亦然。承认这一点,并坚持下去,直到可以解决之日为止。”

他最近对中国的刊物《文化纵横》说

“面对中国价值体系所意味着的多元性,西方反而犹疑起来,这是最反讽的。这也折射出中西之间存在巨大的知识不对称。中国对西方的了解逐渐深入,而西方对中国的知识传统却缺乏基本了解。他认为,欧美当务之急是“解放思想”,跳出思维定式,去真正理解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对手,而非根据假设与偏见来行动。他预言,统一体系的世界即将结束,我们将迎来一个两个中心、两套价值体系并存的世界,而西方可能不得不承认中国文明体系的存在,并从对同一体系的幻想中解放出来,寻求新的精神秩序。”

欧伦斯说,美国的母亲和中国的母亲面对的威胁是同样的;王毅说,“中美之间确实存在不少分歧,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合作空间。当今世界上几乎所有全球性挑战,都有待中美两个大国协调应对。”

在中美关系问题上,我们需要多听听欧伦斯的话。
【欧伦斯其人其事(文字来自美中全国关系委员会):欧伦斯先生于2005年开始担任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此前,他曾任亚洲最大的私募基金公司之一凯雷投资集团亚洲部的总经理和台湾最大的有线电视和宽带运营商之一台湾宽频(TBC)的董事会主席。加盟凯雷之前,欧伦斯先生曾任纽约融资公司安盈投资的高级顾问,负责安盈在亚洲的商务活动。欧伦斯先生于1983年到1991年效力于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在1985年到1991年期间担任总经理。1987到1990年,他出任雷曼兄弟亚洲部总裁,管理香港、韩国、中国大陆、台湾、泰国、马尼拉和新加坡办公室的150多名专业人士。效力雷曼兄弟之前,欧伦斯先生曾在位于纽约、香港和北京的美国高特律师事务所和美国宝维斯律师事务所担任执业律师。1976年至1979年期间,欧伦斯先生在美国国务院法律顾问办公室工作,先是在政治军事事务法律顾问办公室,之后是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办公室。在此期间,他作为法律团队的成员推动了美中建交。欧伦斯先生以优等成绩毕业于哈佛大学本科,之后在哈佛法学院取得法学博士学位。他通晓中文,是外交关系委员会的会员。1992年,欧伦斯先生在美国国会纽约第三选区被提名为民主党候选人。】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6日 来源时间:2020年05月2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