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保尔森:美元的主导地位取决于美国而非中国

作者:   来源:上海美国研究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前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Henry M. Paulson Jr.)日前在《外交事务》期刊网站发文称,美元的主导地位或面临考验,但结果并非取决于中国,而是取决于美国能否应对新冠疫情,制定良好的经济政策来管理国债并遏制结构性财政赤字。

  文章摘要如下:

  3月底,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引起的混乱中,全球金融市场崩溃。就像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一样,国际投资者立即转向美元寻求避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5年后,美元的主导地位并未减弱。

  美元主导地位的持续性令人瞩目,但美元的地位将受到考验。结果将取决于美国政府是否有能力应对新冠疫情,制定良好的经济政策,使美国能够管理国债并遏制结构性财政赤字。

  美元长期保持主导地位是一种历史反常现象,在中国崛起的背景下尤其如此。到目前为止,人民币最有潜力与美元一争高下。中国的经济规模、未来的增长前景、融入全球经济的程度以及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加快,都有利于人民币发挥更大的作用。不过,这些条件本身是不够的,在人民币真正成为全球主要储备货币之前,中国仍有许多重大障碍需要克服。

  华盛顿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在与中国的竞争中,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美国应该保持其在金融和科技创新方面的领先地位,但没有必要夸大中国数字储备货币对美元的影响。

  最重要的是,美国必须维持创造美元主导地位的条件:一个植根于健全的宏观经济和财政政策的充满活力的经济;一个透明、开放的政治体系;美国在经济、政治和安全方面的国际领导地位。简而言之,能否维持美元的地位并不取决于中国的情况,而是几乎完全取决于美国能否在新冠疫情过后调整其经济,确保其仍是成功典范。

  一些权威人士经常认为,中国在金融科技领域的主导地位可能很快就会危及美元的全球地位。然而这并不是严重问题,美国是否真的在金融科技方面落后于中国也尚不清楚。中国不是金融技术的先驱,而是技术的快速采纳者和推广者。

  中国央行最早可能在今年推出一种数字货币,但媒体夸大了这种货币的变革,那些担心这或许预示美元主导地位终结的人可能有所误解,虽然货币的形式可能改变,但其本质并没有改变。

  数字人民币仍然是人民币,不是一种新的货币。人民币获得储备货币地位的前景仍然取决于货币发行者。尽管中国政府推动使用人民币进行贸易结算,以促进人民币国际化,但石油和其他主要大宗商品仍以美元计价。

  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所享有的特权并不是与生俱来的。美元的领先地位得益于历史偶然事件、二战后的地缘政治状况、美联储的政策以及美国经济的规模和活力等多个要素。今天,美元的“自然垄断”似乎是国际体系的一个固定组成部分,但在20世纪上半叶,美元和英镑两种储备货币基本上针锋相对。

  随着时间的推移,国际货币体系可能会再次给予两种或两种以上的全球储备货币相对同等的地位。人民币是一个主要的竞争者,因为它已经与日元、欧元和英镑一起成为了储备货币。在没有发生重大灾难的情况下,中国有望在可预见的未来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中国也将是第一个从新冠危机中复苏的主要经济体。不过,人民币能否像美元一样成为主要储备货币仍是未知数。要获得这一地位,中国需要改革经济,发展资本市场,但这很困难,且涉及复杂的国内政治因素。

  尽管中国政府支持的数字货币本身不太可能削弱美元的主导地位,但肯定会促进人民币国际化的努力。在货币不稳定的国家,比如委内瑞拉,数字人民币是当地货币的一个有吸引力的替代品。腾讯等已经在非洲和拉丁美洲发展中国家占有相当大市场份额的中国公司,可能会继续提高存在感,帮助未来的数字人民币获得市场份额。

  就目前而言,美国应该少担心美元全球主要储备货币地位的终结,多担心私营部门部署新金融技术的能力。数字货币不仅仅是中国的想法,也不仅仅是中央银行参与的领域——数字货币和移动支付领域的金融创新也在美国私营部门发生。

  同时,这些新技术也存在固有的风险。如果不能可靠地保护数据隐私,那么就难以广泛应用这些技术。此外,这些新技术可以促进洗钱和其他非法金融活动,这一点值得担忧。

  在创造新的金融产品、数字交易平台和货币形式方面,硅谷和华尔街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如果这些创新成果得以实现,美国公司就可以创造出世界上最好、最安全的数字货币,并对非法融资实施强有力的控制。由此带来的效率提升和交易成本降低将给消费者带来切实的利益。

  因此,决策者需要在降低这些新技术的风险和提高美国私营企业创新能力之间谨慎取得平衡。

  可以肯定的是,美国需要认真对待中国,因为中国是一个强大的经济竞争对手。但在美元的地位方面,主要风险并非来自北京,而是来自华盛顿本身。美国必须维持能够提高全球信誉和信心的经济。否则,假以时日,美元的地位将岌岌可危。

  美元的地位可以反映美国政治和经济体系的健康状况。为了维护美元的地位,美国经济必须继续充当成功榜样:这要求美国政治体系能够有效制定政策,让更多的美国人富裕起来,实现经济繁荣;这还要求美国政治体系能够保持国家财政健康。

  美国在海外的经济政策选择也很重要,因为它们会影响美国的信誉,并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美国影响全球局势的能力。为了保持领导地位,美国应该倡导一项符合21世纪现实情况的倡议,以调整和更新全球贸易、投资和技术竞争领域的规则和规范。

  华盛顿也应该注意到,实施单边制裁(由于美元占据主导地位而成为可能)并非没有代价。以这种方式将美元武器化,可能激励美国的盟友和敌人开发(甚至联合开发)替代的储备货币。这正是欧盟一直努力提高欧元在国际交易中地位的原因。

  出于同样的道理,人民币是否会成为主要储备货币,将完全取决于中国如何重塑自己的经济。如果北京成功地实施必要的改革,那么它将成为对美国货物和服务出口更具吸引力的经济体,并为在华经营的美国公司建立一个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这些变化将使美国受益。

  美国在新冠危机后若干年的表现将是一场重要的考验。最重要的是,美国必须制定宏观经济政策,使其能够可持续地管理国债和结构性财政赤字。此外,美国绝不能浪费维持其经济实力的基本要素,而所有这些要素都植根于创新精神和高效的政府。如果华盛顿坚持这一方针,那么美国人有充分理由对美元持有信心。

  本文编译自《外交事务》期刊网站文章The Future of the Dollar: U.S. Financial Power Depends on Washington, Not Beijing,作者为保尔森基金会主席、美国第74任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Henry M. Paulson Jr.)。译者:沈凯麒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6日 来源时间:2020年05月2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