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抖音在美国还能“抖”多久?

作者:斯韧 张月如   来源:中美印象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印象》美中关系快报第47期

应读者要求,本期中美印象“美中关系快报”将关注TikTok在美国所遭遇的监管和今后的走向。

预测:业内人士预测,美国现在围堵华为,下一个目标将是TikTok (抖音)

中美两国科技冷战升级。美国对华为的打压进入新层次。515日,美国商务部宣布,要求厂商在将使用美国技术或设计的半导体芯片出口给华为时,必须得到美国政府的出口许可证,即使是在美国以外生产的厂商也不例外。这基本意味着禁止华为及其供应商使用美国的技术和软件。行业专家认为这一对华为的打击基本算是釜底抽薪。接下来要看的就是华为自己能不能挺过去。

多位业内人士预测,美国下一个目标将是抖音在美国市面上发行的TikTok。


图片来源:AP

TikTok在美国的迅速增长:

TikTok在美国的扩展是从201711月开始的,当时,抖音以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北美同类产品Muscial.ly。20188月两家公司合并,TikTok正式在美国市场登场。据专门统计APP数据的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这个才有两年历史的应用程序在过去一年中的下载量超过了7.5亿次。下载数量与同期的Facebook、Instagram、YouTube和Snapchat相比,要多出数千万次。

美国媒体认为,美国政界对TikTok日益增长的兴趣本身反应了这个应用程序在美国市场的巨大成功和增长。

打压TikTok的前哨战:

TikTok(前身为Musical.ly)在美国最早与执法界打交道是因为一起和网络安全毫不相关的指控。2019227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ederal Trade Commission)宣布与Musical.ly (TikTok的前身)达成了谅解,TikToK同意支付570万美元的罚款,以了结对其非法收集包括邮箱在内的儿童个人信息的指控。这笔罚款的金额在儿童隐私方面是一个创纪录的罚款

为了回应贸易委员会的指控,TikTok于同一天推出了一个专门针对13岁以下人群使用的应用程序。这个新的应用程序不允许共享个人信息,并限制了可以发布和共享内容的范围。

这个案件之后,美国加强了对TikTok的审查力度。这些关注主要来自美国国会。

国会对TikTok的关注:

2020312日,来自密苏里州的参议员霍利 (Josh Hawley, R-Mo.)联合佛罗里达州的斯考特 (Rick Scott, R-FL) 以及阿肯色州的科顿(Tom Cotton,R-AR) 共同推出了一个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发放的设备上下载和使用TikTok的草案。草案的名字暂定为“政府设备禁止使用TikTok法案” (No TikTok on Government Devices Act)

在这个草案出台之前,霍利于34日主持了一个题为“危险的合作:大技术和北京 (Dangerous Partners: Big Tech & Beijing)的听证会。

在听证会上,霍利说,“ TikTok由一家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公司所有。根据中国法律的要求,它必须与北京共享用户数据。TikTok承认已将用户数据发送到中国。说白了,这对美国人民来说是一个重大的安全风险……这项立法是保护美国国家安全和美国人数据安全的必要步骤”。

霍利要求出席作证的苹果公司和TikTok都没有到场作证。到场作证的两位支持霍利观点的人士表达了他们对TikTok对国家安全所造成的担忧。

与会的美国企业研究所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说:“我们有美国公司说‘如果没有中国,我们在创新上就不会做得这么好’,中国政府真的想获得所有创新。在我看来,这就是为什么邀请来作证的公司没有来参加作证。因为他们告诉我们,“我们正在向中国转让技术,因为我们需要中国进行创新,而他们需要技术”。

另一位到场作证的司法部负责国家安全的副检察长亚当·希基(Adam Hickey)说:“就利益关系而言,一家在这里开展业务但最终要对中国母公司负责、而且容易受到中国政府影响的公司是令我担忧的。因此,我认为那些与这种公司有业务往来的人或公司可能会将自己暴露给中国当局。”

对TikTok的关注并不仅仅来自国会的共和党议员。民主党议员们的警惕性也很高。

在霍利34日在参议院举办听证会次日,众议院通过了一个法案,禁止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 (Transportation Security Administration)的官员在政府发放的设备中下载TikTok。这个法案是由民主党议员潘伯格(Abigail Spanberger)率先在众议院提出的。去年115日,霍利还和民主党参议员怀特豪斯(Sheldon Whitehouse , D-R.I.)举行了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主要探讨的问题是TikTok对美国消费者的数据威胁。

去年香港街头示威游行期间,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连同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和科顿(Tom Cotton)都发出质疑,TikTok是否允许使用者在其平台上发布与香港有关的内容。

201910月份,舒默和科顿共同致信国家情报委员会代理总监马奎尔(Joseph Maguire),要求情报界调查TikTok是否对美国安全构成威胁。

TikTok 对美国国会的应对:

TikTok在应对国会的调查时所选择的策略是避免在公开场合直接和国会议员接触,包括作证。目前的两起听证会中,TikTok都选择了拒绝参加作证。

在今年3月份举行的听证会之前,霍利发推特说,“这是一个有问题的惯例。TikTok和苹果公司两次拒绝公开作证,阐述其与中国的联系。他们有什么可以隐藏的呢?他们难道不认为这些问题很重要吗?——而且值得弄清楚?”

TikTok在去年11月拒绝参加国会作证之后,12月,其首席执行官Alex Zhu同意与参议员霍利会面,但随后在最后一刻取消了这次会面。

在3月份的听证会之后,TikTok官员在接受美国在线媒体《国会山》(The Hill) 的采访时说,霍利的担忧“没有根据”。这位官员在同一份声明中说:“尽管我们认为这些担忧没有根据,但我们理解这些担忧的存在。我们在加强与立法者的对话以帮助解释我们的政策的同时,还将继续加强安全保障措施。我们最近与几位国会议员取得了联系,表示有兴趣在不久的将来与他们见面。”

TikTok虽然还没有正面与国会议员交锋,但是有迹象表明,他们私下在努力消除其产品在美国面临的政治干扰。在20192月因儿童隐私案被罚款之后,TikTok就壮大了其在华盛顿的政策智囊和游说团队。据POLITICO的消息,早在3月份,TikTok在其官网宣布, 将于5月份在洛杉矶的办公室建立一个“透明中心”,以便专家和立法者可以直接了解其员工如何处理内容审核。该中心将还会允许人们见证TikTok如何解决数据隐私和安全性等问题。

美国为什么如此关注TikTok

TikTok备受关注发生在中美关系进入历史性新低的时刻。在这个大背景下,美国从贸易、科技、教育交流等各方面都对中国加强了围堵。美国对华为打压也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从这个角度来讲,TikTok是紧张的中美关系的又一个“牺牲品”。总的说来,美国对TikTok的攻击集中在以下几方面:

1,对TikTok质疑最大的声音来自国家安全方面。不管是参议员霍利还是卢比奥都多次表明,让一个中国公司掌管如此众多的美国人的信息是不安全的。他们担心中国政府会胁迫TikTok交出这些数据。

去年年底,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告诉参议员霍利,联邦调查局对像苹果这样在中国存储数据的公司表示“关注”,因为“中国法律从本质上强迫中国公司以及和在华美国公司有各种关系的中国公司随时提供政府想要索取的任何信息”。

对中国政府的“不信任”是美国政界对TikTok不信任的源头。如果TikTok是一个法国公司或者加拿大公司,它也许不会遇到目前这些监管问题。

据POLITICO指出,“没有公开证据表明中国政府有权访问TikTok从美国用户收集的数据。该公司一直坚持没有与中国政府合作,并指出该公司在美国存储有关美国人的数据,并在新加坡进行备份”。

并不仅仅是美国对TikTok以及其他中国网络产品有安全上的担忧。目前,印度军方禁止所有官兵和国防人员安装中国的社交平台微信,澳大利亚武装部队也同样禁止使用微信。美国国务院、国土安全部和国防部以及运输交通管理局已经禁止使用联邦政府的设备下载和使用TikTok。

2,美国担心TikTok根据北京的意愿,在自己的平台上搞新闻审查,并散布有利于北京的虚假信息。

3美国还担心TikTok对美国青年少的影响。越来越多的美国青少年在使用这个平台,他们担心北京对TikTok的管控会影响美国青少年的政治观点,担心渗透到美国公众的虚假信息是对民主进程的腐蚀。

TikTok在美国的前景:

眼下,所有在美国和世界做大的中国企业在美国都会面临被“围剿”和“追杀”的可能。其中最大的原因是这个企业可能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了威胁。华为被打压是最好的例子。2018年初,美国境外投资审查委员会(the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CFIUS)拒绝阿里巴巴的蚂蚁金融收购美国的汇款公司Money Gram,理由是美国有很多军人使用这家公司汇款,一旦它被中国公司掌控,它的信息会被中国政府征用。

其次,美国的立法机构和行政机构担心中资公司不“遵纪守法”,比如担心这些公司不尊重美国人的隐私或违反美国制定的一些法律。中兴、华为等都在这些方面被美国揪住了小辫子。

第三,在美国人看来,中国是一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因此,只要中资公司的运作涉及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它们肯定会“胡作非为”。美国人担心万达会利用自己在美国拥有的连锁影院和制片厂危害美国的言论自由和文艺创作,担心孔子学院进入美国高校的主要目的就是搞大外宣,担心抖音会跟微信一样不允许言论自由。

当然,以上的担心常常又会跟看不见、摸不着的种族主义情绪“同流合污”,特斯拉和SpaceX的创始人是来自南非的白人,他在美国不是没有引起过争议,但他所面临的争议与华为、中兴和TikTok所面临的挑战并不在一个层面。Zoom算是一家美国公司,仅仅因为其创始人袁征来自中国,美国的媒体对这家公司是否安全的“讨伐”已经铺天盖地,估计监管部门的干预也会接踵而至。

最后,最最根本的原因可能还是来自对中国在高科技领域里走得太快和太远的担心和焦虑。华为和中兴最大的问题就是它们掌握的技术和专利对美国构成了致命的威胁,于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对TikTok来说,在美国市场所遇到的麻烦不仅涉及到它大踏步进入了一直被美国公司所垄断的社交媒体领域,而且还事关中美在软实力和文化领域的竞争。对很多美国人来说,在他们眼中的“不民主国家”——中国竟然能拥有如此风靡全球的视频社交平台,中国这样的国家怎么会出现使命是“激发创造力,丰富生活”(Inspire creativity, enrich life)的公司,的确有点不可思议,必须予以“铲除”而后快。

TikTok 在美国的遭遇并不因为公司本身已经“违法乱纪”,它在更大程度上折射的是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竞争,可以说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如果仅仅是公司本身的过错,那就会像2019年美国政府对它的罚款那样容易解决。因此,可以预测的是,我们在今后会看到越来越多有关美国如何“制裁”和“监管”TikTok的举动。它的高管必须勒紧安全带,必须做到最大程度的透明与公开,必须对国会和政府的传唤“召之即来”,必须学会使用美国的法律、媒体和游说路径为自己谋利益。

复星公司的创始人之一郭广昌去年在美国举办的一个中美企业家论坛上说,说到底,美国是一个法治国家,它不能在执法时“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不过,在今天的美国,国安和反华高于法治的情况俯拾即是。美中全国关系委员会的主席欧伦斯5月21日就呼吁美国境外投资委员会解密自己的决定,因为暗箱操作就意味着有可能执法不公的嫌疑。抖音想要“抖”到法治在美国高于一切那一天就必须做好自己的作业,不卑不亢,有勇有谋。当然,它能否走上快速发展的康庄大道也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中国政府的外交手段以及其行事风格是否能够博得其他国家人民的友善。

【本文为中美印象原创作品。转发或者引用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联系邮箱uscnpm2019@gmail.com。】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7日 来源时间:2020年05月2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