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智库新闻

从内布拉斯加州看美国外交政策如何服务中产阶级

作者:   来源:上海美国研究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继2018年和2019连续发布从俄亥俄州和科罗拉多州看美国外交政策如何服务中产阶级的报告后,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网站近日发布报告,以内布拉斯加州为案例,分析了美国外交政策如何服务中产阶级。

  文章摘要如下

  在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中,外交政策不是经常出现的话题。然而,一旦出现,两党候选人往往会强调,美国的外交政策不仅应该保障美国人民的安全,还应该为美国的中产阶级带来更多切实的经济利益。

  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与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的研究团队合作,调查了内布拉斯加州哥伦布、斯科茨布拉夫、凯尔尼、林肯、北普拉特以及奥马哈等城市中产阶级对美国外交政策的看法。

  为何选择内布拉斯加州?

  由于之前已经调查了俄亥俄州(一个主要的制造业摇摆州)和科罗拉多州(一个新经济州,近年来逐渐变蓝),工作组决定再调查传统上支持共和党的农业州。内布拉斯加州的经济极为依赖农业,该州的州长和整个国会代表团都是共和党人。

  然而,内布拉斯加州不仅仅是一个农业州或红州。内布拉斯加州和缅因州是美国仅有的两个选举人票有可能被多个总统候选人瓜分的州。内布拉斯加州还是美国唯一一个实行一院制的州,该州议院是美国唯一没有党派色彩的议院。此外,内布拉斯加州的人口增长率、高等教育水平和制造业劳动力比例都接近于全国平均水平,该州很好地展现了中产阶级家庭在过去几年中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内布拉斯加州服务出口市场在美国各州的排名情况;来源于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网站

  内布拉斯加人不太了解美国的全球角色

  在新冠危机之前,人们对美国和内布拉斯加州的经济状况普遍抱有信心,但也对工薪家庭维持中产阶级生活方式的难度深感忧虑。像科罗拉多州和俄亥俄州的人们一样,内布拉斯加人对医疗、教育和住房成本的不断上升感到越来越焦虑,此外,他们还担心该州独有的一些问题,比如高财产税、零售商店大量倒闭、洪灾和农场合并。

  人们不太了解美国在世界上所扮演的角色。与科罗拉多州和俄亥俄州一样,内布拉斯加州的工薪家庭很难确定美国多数外交政策如何影响自身的经济利益,对在没那么依赖海外市场的地区工作的家庭而言尤其如此。他们关注的是日常工作和满足日常开支。而且,即使他们关注美国的外交政策,但受到媒体带有政治偏见的报道的影响,他们也很难知道该相信什么。

  人们对外交政策专业人士(以及对联邦政府)的信任正在下降。与科罗拉多州和俄亥俄州类似,内布拉斯加州也有很多人怀疑,华盛顿特区的外交政策专家是否真正了解中等收入家庭面临的经济现实,或者在制定美国外交政策时是否把这些现实放在首位。

  对于内布拉斯加州的中产阶级而言,国际贸易政策是美国外交政策中最重要的方面,这主要是因为它会影响农业生产。人们的观点非常一致:国际贸易越多越好。虽然许多内布拉斯加州人表示强烈支持特朗普总统及其政府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的决定,甚至表示愿意为此在短期内承受一些痛苦,但对于能够承受多少痛苦,以及这么做是否值得,他们的观点存在分歧。

  与贸易议题一样,移民问题也被视为与内布拉斯加州经济以及中产阶级最相关的“外交政策”议题。受访者普遍认为:美国需要采取一种精简、务实的方式,允许更多外国人进入美国,填补内布拉斯加州的空缺岗位。内布拉斯加州农村人口的减少使得农村地区更加依赖外国移民来弥补劳动力短缺。尽管如此,他们对合法移民和非法移民进行了区分,并且反对开放边界。

  受访者普遍强烈支持在和平时期维持国防开支以保持美军强大,不过他们对美国卷入另一场大型战争不感兴趣。对他们而言,国防强大的必要性压倒了经济考量。

  当被问及气候变化时,受访者关注的是监管改革对乙醇生产、农业、牧业和煤炭铁路运输相关工作的短期影响。与科罗拉多州不同,内布拉斯加州只有少数受访者认为,国际社会协同应对气候变化应该是美国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

  三州调查结果存在共性

  内布拉斯加、科罗拉多和俄亥俄这三个州的案例研究得出的最引人注目的一个发现是,无论是在这三个州的农村还是城市,是特朗普大本营还是民主党大本营,所有人都对美国中产阶级状况及其与美国外交政策的关系持有类似看法,州内部或州之间存在的差异往往反映出相关社区和基础产业经济利益的差异。因此,即使如今政治两极化和党派之争愈演愈烈,美国中心地带两党支持者之间的共同点也比那些在华盛顿特区工作、收看有线电视新闻或生活在社交媒体上的人所认为的要多。他们的共识主要有六点:

  对美国经济状况充满信心,但对美国中产阶级的状况感到焦虑;

  不太了解美国的全球角色;

  对外交政策专业人士(以及更广泛意义上的联邦政府)的信任正在下降;

  外交政策对中产阶级的经济影响通过相关社区依赖的中等收入工作和基础产业受到的影响来衡量;

  最关心的外交政策议题是国际贸易;

  有人支持和平时期保持国防支出,但也有人怀疑海外军事干预是否明智。

  对这三个州的调查结果进行反思后,可以清楚地看到,美国外交政策专业人士需重新审视自己应如何定义旨在通过美国外交政策来推进的国家经济利益。这些案例研究表明,经济增长率和失业率是衡量美国中产阶级经济福祉的重要而非全面的指标,必须审视外交政策对中产阶级就业、生活水平和当地社区经济活力的影响,必须更充分地认识到,这些影响如何因地区而异。

  本文编译自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网站报告U.S. Foreign Policy for the Middle Class: Perspectives from Nebraska。译者:沈凯麒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8日 来源时间:2020年05月27日
分享到:

留 言

智库新闻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