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张金峰:特朗普和美国民众的“炉边谈话”

作者:张金峰   来源:中美印象   放大  缩小

【编者按:在上世纪30至40年代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和第二次世界大战(World War II)时期,美国总统小罗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利用刚刚兴起的广播,用“谈话”而非“讲话”的形式将自己的声音传遍全国,带进千家万户,美国民众感到他似乎就在自己家的客厅里促膝而谈。这被称为“炉边谈话”(fireside chats)的国家领导热与普通民众的交流和谈心帮助美国度过了那段最艰难的岁月。时过境迁,如今美国因为新冠肺炎感染170多万人,股市四次熔断,失业总人数达4000万,失业率创下历史新高,一季度GDP-4.8%。尤其触目惊心的是已有10万人因此而丧生,死亡人数超过了过去70年在朝鲜战争、越南战争、波斯湾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死亡的人数。人们难以抚平心中的创伤,特朗普发现推特已经不足以拉近他和民众的距离,于是开始模仿罗斯福总统的 “炉边谈话” ,和美国民众唠起了家常……(纯属臆测,请勿对号入座) 】

大家好,我是特朗普,有人也叫我川普。虽然Trump有王牌的意思,显得霸气。但我还是更喜欢你们叫我特朗普,和特靠谱就差一个字,作为大国总统,听着让人心里踏实。我还有一些外号,拜登说我是“小丑”,朝鲜叫我“老糊涂”(dotard), 中国还称呼我为“川建国”,我都不在乎,因为我也喜欢给人取外号,被我取过外号的人估计不下100个了。“骗子希拉里” (crooked Hillary),“低能量杰布”(low-energy Jeb),“小马可” (little Marco),“撒谎的泰德” (lying Ted),“傻瓜沃伦”(goofy Warren),“Sleepy Joe”(瞌睡乔),火箭人(Rocket Man),这些都是我的杰作,张口就来。豪不客气的说,这个能力“完全来自直觉”。

平常我喜欢写点东西,但讨厌长篇大作,所以发推特比较适合我。当然,推特太死板,限制字数。情绪来了,思如泉涌的时候就不够用,一段完整的话活生生的让它截成好几条,搞得一些好事的记者总说我不干正事,“推特治国”,整天没事在网上叨叨。要不说这些记者太“Low”,你们看看我哪条推特废话啦?哪怕一个字“Obamagate”、“China”,看似随意的“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都够那些记者们写上一大堆长篇报道了。所以我发推特看似随意,其实很慎重的,资本市场说“一顿分析猛如虎,涨跌全看特朗普”,摩根大通还搞出个什么“Volfefe指数”,有人还不怀好意的天天统计我发的推文,说了787次“Fake news”,用了183个“stupid”,怼了425次奥巴马……你说是不是很无聊,就是为了吹毛求疵,你说我能随便发吗?我只是想通过推特这个窗口,让美国人民知道我几点起床为国操劳,揭露那些成天和我作对的人虚伪面孔。说实话,我从来不看那些写得狗屁不通的留言,满口脏话,有些还配上无聊的图片和动画想恶心我,他们想太多了。这些我都忍了,不能忍的是我在推特8000万粉丝,带来那么多流量,他们竟然要对我的推文搞什么“事实核查”,给我“贴标签”,这种“压制言论自由”的“政治偏见”绝对不能惯着,“we’ll see”。

高尔夫是我的最爱,没办法,从小因为家里有钱,染上了这个“不良”的毛病,都这把年纪了,想改也改不了了。这不前两天没忍住,虽然在疫情期间,还是抽空去挥上了两杆。临走之前,我的那帮“老臣”差点就没给我跪下,说是美国死亡人数马上就超过10万了,这节骨眼去打高尔夫,这不是给那帮坏记者,“Fake news”们喂料吗?自己给自己找“trouble”吗?老百姓怎么看?竞争对手怎么看?大选在即,您就不能忍两天吗?我说不能忍,忍了我就不是特朗普。第一,真实是我的标签,不像那些政坛老油条那般虚伪,这也是老百姓之所以拥护我当上总统的根本原因之一,这个不能丢。第二,劳逸结合才能事半功倍,拥抱大自然是人的天性,我只不过是把应该待在家休息的时间去打球,为的是强身健体,更好的为人民服务。第三,现在美国正需要开放经济,提振士气,我只不过是做了一个表率,开放高尔夫球场,沙滩,健身场所,让美国再次充满活力。第四,洛佩西不是说我“过度肥胖”吗?打高尔夫正好有助于减肥。

有人说我比较“自我”,是个“自恋狂”。这个没办法,从小就这么优秀,家里有钱,长得还帅,上的最好的学校,娶了三个最漂亮的老婆,儿女一个比一个优秀,尤其是伊万卡,举手投足都那么有范,不得不说美国至今还没有一个女总统,是个遗憾呀。人到古稀,还弄一总统过了一把瘾,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大家都说我不顾一切想要寻求第二个任期,我不否认。人家都搞了两届,我如果连任失败,面子上有点说不过去,再说到时候总统排名的时候这是一个把柄。但如果说让我为了竞选连任,放弃自己的原则底线,那他们还是不了解我。该有的我都有了,这把年纪了,顺其自然吧。由于很少尝过失败,我承认我比较自恋,但绝不是心理健康出现了问题。有个耶鲁大学医学院的教授组织编了一本书,《特朗普的危险个案:27名精神科医生和心理健康专家对一名总统的诊断》,还搞了一个会议讨论,无中生有,哗众取宠。“事实上,在我的一生中,最大的两项资产就是精神稳定,还有非常聪明,我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人和电视明星,并且第一次参选就当上了总统。我想这证明了我不是聪明,而是天才……是一个精神状态非常稳定的天才!”

我脾气不好倒是真的,但凡我看不惯的,我就喜欢怼人,不管你是谁。就拿奥巴马来说吧,虽然比我早干了几年,但论年龄,我才是大哥呀。他除了喜欢“建群”当“群主”抖威风外,还干了些啥?等我上任的时候,什么都得重新“另起炉灶”,光是“退群”的活到现在都没有干完。前几天他还趁火打劫,阴阳怪气的说什么“美国对新冠病毒的反应是绝对混乱的灾难”,这么“严重不称职”的前总统还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三流政客”的老太太佩洛西最难缠,我一般不跟女人计较,但她竟然当着我的面手撕国情咨文,仗着她是个女的还跟我玩“冷战”,说我“病态肥胖”,“精神有问题”,“是个鞋上沾满狗屎的小孩”,我不跟她一老小孩一般见识,只是让她“回家吃雪糕”。她竟然说:“雪糕总比喝消毒水好”,把我气得。还有什么希拉里、拜登,注定都是我的手下败将。有些喜欢挑事的记者,当着全世界人民的面总提我们的新冠确诊人数全球最高。这些“三流记者”根本就不懂,确诊人数多证明我们检测的人数多,这是一种“荣誉勋章”,“这样的问题就是个耻辱”。

我不光怼人,还喜欢开除人。也许是我在真人秀《谁是接班人》(The Apprentice)中的那句“You are fired”太经典了,说顺嘴了。我自己都搞不清楚开除了多少人。还好在布鲁金斯学会帮我统计了一下。截至2020年1月,我的行政办公室(非内阁成员)人事变更率为36%。还曾任用过3位幕僚长、4位副幕僚长、5位白宫通讯主任、3位白宫新闻发言人、4位白宫国安顾问、6位副国安顾问。有68名幕僚离职,其中被开除或被辞职的有22名。为此有人说我“独裁”,是个商人总统,用管理企业的方式管理内阁。“I don’t care”,谁说商人就管理不好政府?不过说实话,看完这些数据着实吓了一跳,但俗话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现在你们看,“走马换将”后,我的内阁可谓是“良将如云”,“指哪打哪”,不会有人动不动就整个“通俄门”、“通乌门”来刁难我,更不可能再出现“弹劾”我的闹剧。

进入正题,说说这次新冠疫情吧。现在死亡人数已经超过10万,我估计你们有“十万个为什么”等着我回答。你们难受,我更难受。辛辛苦苦干三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好家伙,那帮平常对我有点意见的人可算逮着机会了,一个个都跳出来了,各种损招都使上。不仅让我颜面尽失,还让我“稳稳当当揣兜里”的连任变得不可预测。哎,一辈子顺风顺水的我竟然也碰上了这等糟心事。搞得我现在别说出去打高尔夫,就是没及时对10万受难者表达哀悼之情,就得接受劈头盖脑的一顿臭骂。我也习惯了,早不跟他们计较了。毕竟在这个事情上我确实还是有些理亏的。确诊人数多我可以解释那是因为检测多,但死那么多人,多少人失业,经济下滑,这都是实实在在的数据,无法逃避的事实。但话又说回来,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后我就整天忙着筹集个人防护用品,召集州长开会,向全国通报联邦政府举措,哪样不操心?每天开完记者会,回到椭圆形办公室,没有一个小时,心情都平复不下来。“我确实是一个勤奋的人,在头三年半中完成的工作,可能比历史上任何一位总统都要多。”当然功劳也不少,“如果不是我又早又好地做好了自己的工作,我们就会失去150万到200万人,而不是现在的10万多人。那数字将是我们失去人数的15到20倍。因为我很早就暂停了从中国来的人入境!”第一个撤侨,第一个禁止去过中国的外国人入境,这个能让我吹一辈子,你不服都不行。

最后,还是要说说中国。在我没有竞选总统之前,我是个商人,目睹了美国传统工业和制造业的日益凋敝。大量的工厂关门,工人失业。所以我承诺要让“铁锈地带”再工业化,引导美国经济复苏。而我正是凭借振兴老工业区的承诺获得该地区多数选民的支持,所以我不能食言。和以往总统候选人“打中国牌”只是为了博取眼球,拉选票不同,我今天对中国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美国再次伟大”,把中国从我们手中夺走的工作机会重新找回来。另外一个现实是:中国确实已经成为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某些方面甚至开始超过我们,“狼”已经来了。尤其是在高科技领域,那是我们国家安身立命的“皇冠上的明珠”,华为的“5G”技术已经挑战了我们的底线。而可气的是,之前的历任总统却听之任之,不愿意与中国撕破脸,坐视其不断壮大,以至于今天已经开始危机到我们的国家安全。既然我坐上了这个位置,历史赋予了我这个使命,明知道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但我一定恪守自己的诺言,“美国优先”,一切为了美国的利益。好在在应对中国方面,和我志同道合的人还真不少。虽然有一些华尔街和硅谷精英为了维护在华利益,偶尔有不同声音以外,在这个问题上两党内部共识远远大于分歧。尤其是在这次疫情期间,我们和国会一起,共同推动了多项与中国相关的法案,并在贸易、科技、教育等领域实现部分脱钩,甚至已经做好了全部脱钩的准备。我不是一个“种族主义者”,只是希望中国能遵守世界通行的规则和秩序。有人说我这是“霸权主义”,没办法,谁让美国这么强大。也有人说我是在找中国当“替罪羊”,你们说这还用找吗?


   最后,我想用一句话结束今天的谈话:“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另外推荐一本我的诗集,疫情期间待在家里别老看我上电视,发推特,读一下我写的诗,更有一番风味。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31日 来源时间:2020年05月31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