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纪澜:谁在绑架中美关系:王毅未点明的“政治势力”

作者:纪澜   来源:多维新闻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编者按:一位朋友从微信推来一篇文章,估计是公号上的,没有标题和作者。编辑通过谷歌搜索,发现这篇文章。微友推来的文章与这篇文章非常雷同,贴到本文之后。】

中美在舆论、科技、台湾、香港等问题上的较量愈发白热化。中美是否会陷入“新冷战”成为近来被关注的话题。5月28日,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回答中外记者时回应了这一问题,称“我们从来都主张摒弃冷战思维”,“关于所谓脱钩,可以说两个主要经济体脱钩,对谁都没有好处,也会伤害世界“。

5月24日的中外记者会上,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被问及此话题时表示:“现在要警惕的是,美国一些政治势力正在绑架中美关系,试图将中美关系推向所谓‘新冷战’。”

在北京看来,中美关系可能走向“新冷战”是美国方面推动的。我们需要问的是:到底哪些“政治势力”在绑架中美关系?

一心为选举的特朗普

特朗普不是一个意识形态色彩强烈的领导人,但他是一个“投机”的总统,比如他之前称新冠病毒(COVID-19)为“中国病毒”,引发美国国内有关“种族歧视”的质疑,之后,他称自己不会再使用“中国病毒”。而在美国疫情压力倍增之下,他将责任转移到中国身上,5月26日,他又在推特上称“中国病毒”。

对特朗普来说,他今年的迫切任务是谋求连任,如何将自己的“业绩”夸大、将自己在诸多议题上的不足尽可能降低其舆论影响是他需要考虑的。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Ivanka Trump)、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支持他对华强硬来应对疫情防控不力的指责。




特朗普2016年当选迎合了贸易保护主义者、民粹和反全球化主义者的声音。这些人与特朗普一样强调“美国优先”,认为“中国占了美国便宜”,将产业链从中国转移到美国、让中美经济和技术上脱钩是他们的诉求。

又迎来大选的特朗普必然会考量这一部分人的声音。当需要打“中国牌”时,他会毫不犹豫出牌,即便这会激化中美的对抗。

“利用”中国话题的保守派

围绕在特朗普身边的一些极端保守派和对华鹰派更在促使其对华强硬。

最为突出的莫过于现在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疫情之下,他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武汉病毒”,称“中国不透明、掩盖信息”,称掌握“大量证据”表明病毒源自中国实验室,称病毒是中国实验室人工合成、人为泄露的。在台湾议题上,蓬佩奥也展现出了自己的存在感:支持台湾参加今年的世卫大会、发文祝贺蔡英文连任台湾总统就职。

与蓬佩奥同样对华不善的还有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疫情在美国爆发后,他宣扬美资应撤离中国,中美应“脱钩”。“病毒来自武汉”“中国囤积物资”“中国要对疫情负责”都从他口中说出。

另外一个官员则是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波廷格(Matthew Pottinger)。美国国务院3月限期要求中国驻美媒体大幅削减记者人数、特朗普等人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中国武汉实验室泄露病毒”、特朗普威胁加征关税惩罚中国等等背后都有波廷格的影子。在台湾问题上,蔡英文连任就职当天,波廷格在白宫外通过视频全程用中文祝贺蔡英文取得的“历史性胜利”,赞扬台湾人民维护“来之不易的民主”。



此前特朗普政府中有博尔顿(John Bolton)、班农(Steve Bannon)这样的极端右翼人士,现在,蓬佩奥、纳瓦罗和波廷格在美国的外交安全议题上发挥作用。这些人与特朗普一样,并不是传统政治意义上的“主流”声音,更缺乏在外交安全议题上的经验。在对华强硬成为美国政治共识的之际,他们只会“没有对中国最强硬,只有更强硬”,这是他们在白宫“安身立命”的工具。

更为重要的是,对华强硬也“成就”了他们,比如纳瓦罗因为《致命中国》而被特朗普政府关注。进入白宫之后,他在对华问题上不改强硬而出名。同时,对中国强硬也成为这一众高官获得“关注”的工具,比如蓬佩奥在中国问题上的表态有助于提升他的曝光率,这为他日后的政治生涯,尤其是为他可能谋求总统之位铺路。

在中美结构性矛盾愈发突出的当下,特朗普需要对华强硬人士来迎合国内的诉求,而他们也在利用中国话题寻求自己的利益,不惜绑架中美关系,在对华问题上越走越远。

大选下的两党的共识

现在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几乎到了“为反对而反对”的地步,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对华强硬成为两党为数不多的共识。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主管阿什顿(Anna Ashton)认为,目前的美国国会是对华最强硬的一届国会。美国第116届国会将以弹劾总统特朗普而名留青史,也会成为迄今为止对中国姿态最强硬,提出最多与中国相关法案的国会。

的确,在诸多涉中国话题上,美国国会都提出了相关法案,比如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提出的推动新冠病毒问责中国法案,佛罗里达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提出的关于中国侵犯穆斯林少数民族人权的议案,参院外交委员会还开始讨论西藏政策及支持法案等。

在美国大选的背景之下,特朗普在国会的共和党盟友也在打中国牌,以展现共和党对华态度之强硬。被曝光的一份美国共和党内部文件建议共和党候选人不要为特朗普辩护,而是要谴责中国。这意味着炒作中国话题已经成为它们的策略。

民主党也在与共和党竞争谁比谁对华更强硬。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美国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的竞选策略就包括将其包装成为对华强硬人士。当中国议题称为美国大选的核心辩题时,美国政界整体上营造了中美对抗的氛围。选举正在绑架中美关系,两党都在试图从中国话题上捞取政治利益。

推波助澜的军方

美国军方同样在不断渲染北京的威胁。2018年1月的《国防战略报告》将中国定位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美军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维森(Philip Davidson)已多次针对中国的军力威胁发出警告。特朗普也多次表示希望中国加入《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近来,《华盛顿邮报》传出了美国可能重启核试验应对中俄的讨论,这说明美国对中国的担忧已经非常之大。

美国军方认为中国从军力的各个方面发起挑战,双方在军事层面的竞争不断加剧,两国的对抗意味明显。这迎合了美国国内的对华强硬基调,同时,也为五角大楼向国会提交国防预算给出了理由。在美国军方看来,它能争取到更多的军费,才能装备更先进的武器。简而言之,五角大楼总要树立一个“假想敌”,设立一个防御目标才能有理由说服国会拨更多的资金。

再者,谈中国威胁也有利于美国的军工力量,它们得以有借口向中国周边国家和地区出售武器,比如特朗普希望日本购买美国F-35战机,再比如近来美国对台1.8亿美元军售等。

根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3月发布的报告,美国依然是世界上最大的武器销售国,其中,亚洲和大洋洲国家采购额占美国武器出口总额的30%。如此庞大的军火订单对军工企业来说都是极大的诱惑力的,可为他们带来丰厚的商业利益。在利益面前,美国的国防承包商们恐怕就顾不得是否会加剧中美之间的对抗了。

微信文章:

中美对抗愈发白热化,是否已经陷入"新冷战"成为近来被关注的话题。在不久前的的中外记者会上,外交部长王毅被问及此话题时表示:"现在要警惕的是,美国一些政治势力正在绑架中美关系,试图将中美关系推向所谓‘新冷战’。"


很明显,在北京看来,中美关系走向"新冷战"是由美国方面蓄意推动。那么我们需要问的是:到底美国的哪些"政治势力"在绑架中美关系呢?


本文就此进行了分类梳理。


首先是一心为了选举的特朗普


平心而论,特朗普不是一个意识形态色彩强烈的领导人,但他是一个很有媒体与商业营销头脑、同时也很强势的、性格上特立独行的总统。


从美国传统政治的观点看,特朗普当选就是个意外,但是若分析全球化以来世界经济版图,以及美国国内的产业与社会结构变化,就知道这其实是一个必然结果。


特朗普从来不谈价值观与意识形态,虽然他在美国内外都饱受争议,但实事求是说,他可能是上任后最坚守竞选诺言的总统。为了“美国优先”他不仅对中国发起贸易战,甚至连美国最亲密的盟友,欧、日、加、墨西哥等都不放过。


和美国存在巨额贸易顺差、同时又是美国最主要竞争对手的中国毫无疑问是他瞄准的最主要目标。中美贸易战成为过去几年最震撼世界的新闻事件,世界经济为此饱受惊吓,中国经济为此也承受着巨大下行压力,对中国进行产业链与高科技封杀,正成为他中国政策的重要构成部分。


这次疫情爆发后,特朗普曾称新冠病毒(COVID-19)为"中国病毒",引发美国国内有关"种族歧视"的质疑,也可能会影响到华裔选票,之后,他称自己不会再使用"中国病毒"。但是在美国疫情压力倍增之下,为将责任转移到中国身上,5月26日,他又在推特上称"中国病毒"。


对特朗普来说,他今年的迫切任务是谋求连任,如何将自己的业绩夸大、将自己在诸多议题上的不足尽可能降低其舆论影响是他需要考虑的。


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女婿库什纳,一向是特朗普政府与中国之间的“润滑剂”,现在也支持他对华强硬来应对疫情防控不力的指责。


特朗普2016年当选迎合了贸易保护主义者、民粹和反全球化主义者的声音。这些人与特朗普一样强调"美国优先",认为"中国占了美国便宜",推动产业链从中国转移到美国、让中美经济和技术上脱钩是他们的明确诉求。


又迎来大选的特朗普,就算是不那么意识形态,也必然会考量这一部分人的声音。当需要打"中国牌"时,他会毫不犹豫出牌,即便会激化中美对抗。


其次是利用中国话题晋身的保守派


围绕在特朗普身边的一些极端保守派和对华鹰派更在促使其对华强硬。


最为突出的莫过于现在的国务卿蓬佩奥。蓬佩奥1986年以全班第一的成绩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后,加入美国陆军,驻扎在东西德边境,当时这里是美国和苏联两大军师与意识形态对峙的最前线,这这段形塑了他的价值观底层。


2016年,特朗普提名蓬佩奥出任中情局局长,两年后又被任命为国务卿,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当上国务卿的中情局长。这段经历,又进一步强化了他围绕政治目标展开行动的意识。


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蓬佩奥是为特朗普冲在最前面的人,也因此而成为第一个连续多天登上新闻联播,被点名痛批的国务卿。他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武汉病毒",称"中国不透明、掩盖信息",称掌握"大量证据"表明病毒源自中国实验室,称病毒是中国实验室人工合成、人为泄露的。


在台湾议题上,蓬佩奥也展现出了自己的存在感,支持台湾参加今年的世卫大会、发文祝贺蔡英文连任台湾总统就职。在香港问题上,也是他站出来表明态度。此外在美国联系全球盟友,遏制孤立中国的所有动作中,几乎都有蓬佩奥的影子。


与蓬佩奥同样对华不善的还有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在塔夫茨大学取得学士和硕士学位,在哈佛大学取得博士学位,后在加州大学尔湾分校任教。


纳瓦罗是个非主流经济学家,也是个典型的“美国优先”主义者,他强烈要求降低美国贸易逆差,经常批评中国进行货币操控,要求美国扩大制造业规模、建立高关税、全球供应链回流,同时也强烈反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特朗普政府的一系列对外经济政策,都有着纳瓦罗的强烈印痕。


在进入白宫之前,纳瓦罗就以对华态度强硬著称,出版过《即将到来的中国战争》、《致命中国》、《美中开战的起点》等渲染中国威胁的书籍。


疫情在美国爆发后,纳瓦罗宣扬美资应撤离中国,中美应"脱钩"。"病毒来自武汉""中国囤积物资""中国要对疫情负责"都从他口中说出。


另外一个官员则是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马修.博明,白宫的中国通,被认为是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的乔治.凯南。博明毕业于马萨诸塞大学阿默斯特分销中国研究专业,1998至2005年任驻华记者,2005年加入美国海军陆战队赴阿富汗任情报官。


博明是由他在阿富汗的老上级弗林引荐给特朗普,在担任特朗普的中国与亚洲政策特别助理和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主任起家,参与了将中国称为“战略竞争对手”的2017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撰写,并推动特朗普政府将华为列入出口管治“实体名单”。


在2019年中国驻美大使馆举行的国庆招待会上,博明引用孔子的“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挑明了中美的战略竞争关系。今年5月4日,在一场由佛吉尼亚大学主办的活动上,他又用中文发言,以纪念五四运动为由,对中国体制进行猛烈攻击。


美国国务院3月限期要求中国驻美媒体大幅削减记者人数、川普等人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中国武汉实验室泄露病毒"、特朗普威胁加征关税惩罚中国等等背后都有博明的影子。在台湾问题上,蔡英文连任就职当天,博明在白宫外通过视频全程用中文祝贺蔡英文取得的"历史性胜利",赞扬台湾人民维护"来之不易的民主"。


正因为如此,特朗普的第二任国安顾问麦克马斯特认为,博明是“冷战以来,美国外交中最大的政策转变......将中国视为竞争对手战略中的核心人物。”


此前特朗普政府中有博尔顿、班农这样的极端右翼人士,现在,则是蓬佩奥、纳瓦罗和博明在美国的外交安全议题上发挥作用。


这些人与特朗普一样,并不是传统政治意义上的"主流"声音,更缺乏在外交安全议题上的经验。但在对华强硬成为美国政治共识的之际,"没有对中国最强硬,只有更强硬",就成为他们在白宫"安身立命"的工具。


更为重要的是,对华强硬也成就了他们,比如纳瓦罗因为《致命中国》而被特朗普政府关注。进入白宫之后,他在对华问题上不改强硬而出名。


同时,对中国强硬也成为这一众高官获得媒体关注的工具,比如蓬佩奥在中国问题上的表态有助于提升他的曝光率,这为他日后的政治生涯,尤其是为他可能谋求总统之位铺路。


在中美结构性矛盾愈发突出的当下,特朗普需要对华强硬人士来迎合国内的诉求,而他们也在利用中国话题寻求自己的利益,不惜绑架中美关系,在对华问题上越走越远。


第三是华盛顿精英的普遍共识


现在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几乎到了"为反对而反对"的地步,很难在重大问题上达成共识,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对华强硬,成为两党为数不多的共识。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主管阿什顿认为,目前的美国国会是对华最强硬的一届国会,也提出最多与中国相关法案的国会。


在美国大选的背景之下,不仅民主党议员把矛头对准中国,特朗普在国会的共和党盟友也在打中国牌,以展现共和党对华态度之强硬。被曝光的一份美国共和党内部文件建议共和党候选人不要为特朗普辩护,而是要谴责中国。这意味着炒作中国话题已经成为它们的选举策略。


民主党也在与共和党竞争谁比谁对华更强硬。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美国前副总统拜登的竞选策略就包括将其包装成为对华强硬人士。


当中国议题称为美国大选的核心辩题时,美国政界整体上营造了中美对抗的氛围。选举正在绑架中美关系,两党都在试图从中国话题上捞取政治利益。


第四是推波助澜的军工复合体


美国军方同样在不断渲染中国威胁。2018年1月的《国防战略报吿》将中国定位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美军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维森已多次针对中国的军力威胁发出警吿。特朗普也多次表示希望中国加入《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


近来,《华盛顿邮报》传出了美国可能重启核试验应对中俄的讨论,这说明美国对中国的担忧已经非常之大。


美国军方认为,中国从军力的各个方面发起挑战,双方在军事层面的竞争不断加剧,两国的对抗意味明显。这在迎合了美国国内的对华强硬基调的同时,也为五角大楼向国会争取国防预算给出了理由。在美国军方看来,它能争取到更多的军费,才能装备更先进的武器。


简而言之,五角大楼总要树立一个"假想敌",设立一个防御目标才能有理由说服国会拨更多的资金,正在西太平洋崛起并且军事力量不断增强的中国,就成了最好的说服工具。


再者,渲染中国威胁也有利于美国的军工力量,使它们得以有藉口向中国周边国家和地区出售武器,符合美国这个“军工复合体巨兽”的利益。比如特朗普希望日本购买美国F-35战机,和近来美国对台1.8亿美元军售等。


根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3月发布的报吿,美国依然是世界上最大的武器销售国,其中,亚洲和大洋洲国家采购额占美国武器出口总额的30%。


如此庞大的军火订单,对美国军工企业来说是极大的诱惑,可为他们带来丰厚利益。在利益面前,美国的国防承包商们也巴不得中美对抗加剧,他们也成为绑架中美关系持续恶化的一股重要院外推动力量。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02日 来源时间:2020年05月29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