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种族冲突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导致全美多地爆发激烈抗议活动,国民警卫队在美国十几个州和首都华盛顿的街上维持治安。
当前位置:首页>美国种族冲突

川普要定性为恐怖组织的Antifa,是美国暴力抗议幕后黑手吗

作者:胡安   来源:纽约时间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编者按

在全美国都在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死游行抗议的时候,川普于周日突然宣布,政府将把Antifa定性为恐怖组织。Antifa到底是什么组织?它与美国现在暴发的抗议活动有什么关系?它应该会抗议活动负责吗?这跟索罗斯又有什么关系?本文搜集整理了相关事实。

2017年Antifa攻击了支持川普的活动

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去世后的大规模抗议活动继续震撼美国之际,人们开始追问一个问题:我们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川普总统和政府的几位高官以及他们的盟友们有一个简单而方便的答案。

川普5月31日在推特上发文说,Antifa领导的无政府主义者和其他人已经被迅速压制。

司法部长威廉·P.巴尔(William P. Barr)在未提供证据的情况下解释说:“在许多地方,暴力活动似乎是由无政府主义和极左极端主义使用类似Antifa的策略组织策划、组织和推动的。”

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Marco Rubio)发推文说,“国内极端分子正在利用抗议来推进他们自己的议程。”

川普于周日宣布,政府将把Antifa定性为恐怖组织。不过法律学者和分析人士表示,川普似乎没有权力做出这样的定性,即使有,也很难找出拥有实体的Antifa组织。

问题接踵而至,Antifa(读作安-替-法)究竟是做什么的?如果说这场走向暴力的抗议活动背后有组织策划者,究竟是谁,是传说中的索罗斯吗?

Antifa究竟是什么?

马克·布雷(Mark Bray)是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研究现代欧洲人权、恐怖主义和政治激进主义的历史学家。著有《Antifa:反法西斯手册》一书。他总结说,Antifa是一个左翼激进主义者组成的松散网络,从架构上说,它不是一个单一的组织,也没有领导架构;从动机上说,它最主要的目的是抵抗白人民族主义运动,但也会参与比如捍卫少数族裔、LGBTQ和土著权利等运动;从手段上说,该运动不反对通过暴力与保守派对手发生冲突,不过也参加非暴力抗议活动。

布雷强调,作为一个长期研究Antifa的学者,最根本的一条是,他认为Antifa并不存在一个明确的组织,因此想要将其定性为“恐怖组织”似乎很难成立。在推特上他打了个形象的比方:“简单解释一下:这就像把观鸟称为一个组织。没错,是有Antifa团体,也有观鸟团体,但观鸟和Antifa本身都不是一个组织。”

韦氏词典将“Antifa”追溯到一个世纪前在意大利和德国抵抗墨索里尼和希特勒的激进分子,称这是一种激进反法西斯主义,本质上是用自卫来反击针对边缘人群的暴力行为。

Antifa运动在几个欧洲国家已经存在多年,许多美国人第一次听说它是在2017年初,当时为了阻止另类右翼煽动者米洛·扬诺普洛斯(Milo Yiannopoulos)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演讲,一群戴着面具的黑衣Antifa活动人士向学生活动中心投掷燃烧弹,通过窗户扔石头。那年晚些时候,包括Antifa在内的不同团体成员在夏洛茨维尔举行集会,谴责种族主义,并与数百名反对拆除罗伯特·李(Robert Lee)将军塑像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发生对峙。当时一名法西斯分子开车撞死了参与和平集会的希瑟·海耶(Heather Heyer),抗议活动由此演变为暴力事件。

关于Antifa与暴力的关系,布雷在《华盛顿邮报》发表的评论文章中表示,“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的话)成员确实全心全意地支持武装自卫来对抗警察,以及在本周有针对性地摧毁警方和资本主义财产。但在美国Antifa从未杀过人,”他进一步指出,“许多Antifa组织者也参与更和平的社区运动,但是他们相信使用暴力进行自卫是合理行为,因为他们认为,如果任由种族主义或法西斯团体发展,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对边缘化社区的暴力。”

在过去的几年里,反对极右势力的激进运动汇聚在一起,Antifa只是其中之一。这些组织的暴力抗议和破坏行为在主流民主党和保守派中广泛遭到非议,但马里兰大学领导的一个研究恐怖主义的团队发现,2010年至2016年期间,美国53%的恐怖袭击是由宗教极端分子实施的,其中35%是右翼极端分子,12%是左翼或环保极端分子。

需要指出的是,Antifa没有正式的组织结构,在美国没有统一的存在,主要是无政府主义和反威权主义的团体,通过松散的网络和信任与团结的非正式关系,分享有关极右活动的资源和信息,甚至不可能知道有多少人把自己算作会员。

《纽约时报》说,它的成员也会与当地其他活动人士合作,共同反对他们认为的独裁、恐同、种族主义或仇外行为,如黑人生命同样重要(Black Lives Matter)和占领运动(Occupy Movement)。

川普政府能将它定性为“恐怖组织”吗?

川普总统周日表示,美国将把Antifa定性为恐怖组织。但法律学者和分析人士表示,川普恐怕做不到这一点。

首先,Antifa不是一个组织。它没有领导者、成员角色或明确的结构。更确切地说,这是一场定义模糊的运动,参与者拥有共同的抗议策略和目标。

更重要的是,即使Antifa是一个真正的组织,允许联邦政府认定实体为恐怖组织并对其实施制裁的法律也仅限于外国组织。美国没有国内恐怖主义法规,联邦调查局使用其他法律机构在美国起诉国内恐怖主义。

“目前并不存在认定国内组织为恐怖组织的法律授权,而且任何这类尝试都会引起对第一修正案的严重担忧,”曾在川普政府担任司法部高级官员的玛丽·麦考德(Mary McCord)对《Politico》说。

目前还不清楚川普政府是否会通过正式渠道认真追求这一指定,这通常需要多个联邦机构的协调。任何这样做的尝试都可能会遇到法律挑战。

特朗普和司法部长巴尔对左倾组织的关注也与美国执法部门近年来的一再警告形成鲜明对比——执法部门说,白人至上主义组织的崛起已成为国内恐怖主义的最大挑战。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曾对白人至上主义活动的增加推动国内恐怖威胁表示担忧,表示其在某些情况下甚至超过了外国恐怖组织的威胁。

暴力骚乱背后有没有幕后推手?

美国警方表示,他们正在调查当地和州外的行动者,了解抗议活动变得如此暴力的原因。一些地方官员观察认为,情况看来并不简单。

就像人们在纽约的SOHO区、联合广场以及洛杉矶看到的那样,其中一些活动似乎专门瞄准了较为富裕的地区。

周日晚间,纽约最高反恐警察、情报和反恐事务副专员约翰·米勒(John Miller)详细介绍了他的办公室目前的分析和调查。他们获得的情况发现,示威者设定了补给路线,分发汽油、石头和瓶子,还派出巡防队员去寻找没有警察的地区。

米勒在简报会中说,“第一,在抗议活动开始之前,某些无政府主义组织的组织者就开始筹集保释金,招募医护人员和医疗团队,配备装备,以对与警方发生暴力冲突做出应对。”

其次,活动者事先已经踩好了点:“他们做好了造成财产损失的准备,只在较富裕的地区或由企业实体经营的高端商店进行活动,他们发展了一个复杂的自行车侦察员网络,在示威者的前面向不同的方向移动,他们知道警察在哪里,目的是为了能够将大队人马引导到他们可以实施破坏行为的地方。”

米勒说,很多参与者都来自纽约以外的地方。对自上周四以来被逮捕的686名人员的调查发现,每七人中有一人来自纽约市以外的地区,包括爱荷华州、内华达州、得州和其他一些州。

外州人参与示威这个现象,在其他一些城市也被注意到,这令政府怀疑一些外部势力试图利用当前局势制造骚乱。

在周日上午的新闻发布会上,明尼阿波利斯公共安全专员约翰·哈林顿(John Harrington)表示,到目前为止,周末逮捕的五分之一的人来自该州以外。

在芝加哥,市长洛里·莱特福特(Lori Lightfoot)说,“U-Haul卡车神奇地出现在商店门前,大群人下车,打破窗户,然后把货物推到车后面。当然,这是有组织的——这一点毫无疑问。”

虽然川普和他的同僚们已经声称这些行动都是Antifa做的,但地方和许多联邦官员表示,仍在确认参与骚乱、破坏财产和袭击警察的极端分子所属的组织,也在调查有关外国势力在网上煽动骚乱的指控。

联邦执法官员告诉CNN,他们意识到有组织的团体正在利用明尼阿波利斯和其他地区合法抗议活动作为掩护,寻求进行破坏和暴力活动。这些国内极端主义团体既包括与极右极端分子和白人至上有关的组织,也包括认同反法西斯意识形态的极左极端分子。

本月初被任命为参议院代理情报委员会主席的卢比奥说,极左和极右组织“意识形态不兼容,但对政府和警察有着共同的仇恨,并在利用抗议活动。”

分析人士也认同极左和极右或许共同参与了将和平抗议暴力化的行动。加州州立大学圣贝纳迪诺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San Bernardino)仇恨与极端主义研究中心(Center for the Study of Hate and)主任布莱恩·莱文(Brian Levin)说,“我们会看到一些边缘犯罪分子。我们知道,无论是在网上还是在这些集会上,都有极右煽动者,也有极左的。”

此外在抗议活动引发暴力事件后,有关外国势力试图影响并煽动美国分裂的指控迅速出现。但外国参与者的作用和有效性很难衡量——一些人认为,他们的作用是附加的,不会引发动荡。

格拉菲卡公司(Graphika)曾帮助情报委员会撰写关于俄罗斯在2016年大选期间社交媒体影响力的报告。该公司向CNN称:“是的,我们看到俄罗斯、伊朗和□□的社交账号群非常积极地参与到这个问题中来。”

那么,这(又)关索罗斯的事吗?

多年来,只要西方民主国家发生大规模、广泛的政治抗议活动,亿万富翁慈善家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就会被单独拎出来,被指控他直接资助甚至策划抗议活动。

这包括声称索罗斯资助了第一次全国妇女游行,并在2017年组织了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的抗议和反抗议活动。这些指控都已经被证明并不属实。

这次暴力抗议活动当然也不例外。目前网络上流传的一个证据是下图,谣言称这是民主党人发布的据称是《行动令》手册中的一页,不小心被抗议者“丢弃”。

这份文件使用了“行动监督执行委员会”(AOEC)、GAMMA PRIME和328BG等听起来很官方的名词。

有的抗议者还“不小心”丢了另一页图片,上面有“民主之友” (Friends of Democracy)的名称和标志,这是乔治·索罗斯的儿子乔纳森·索罗斯创立的基金——民主党、索罗斯和暴力行动顿时联系到了一起。

不过“民主之友”一出现,就说明情况有假,因为该组织早在2014年就与公共运动行动基金(Public Campaign Action Fund)合并,成为了如今的“Every Voice PAC”。

事实上,这几张图片已经在多年前的骗局中被用过一次了,那场骗局与2015年4月巴尔的摩因弗雷迪·格雷(Freddie Gray)在警察拘留期间死亡而引发的骚乱有关——当然在那时“民主之友”也已经不复存在。

目前,在社交媒体和其他地方有很多混乱和相互矛盾的报道。随着被捕者面临指控,相信有关趁火打劫者真实身份和动机的更多细节会在未来几周浮出水面。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03日 来源时间:2020年06月03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