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梅惠琳:美国的南海战略

作者:梅惠琳 文 汤杰 编译   来源:中美印象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印象》第247期
     学术界仍在争论,双边关系是建构的还是结构的?如果说是建构的,那么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说是结构的,那么两个巴掌才能拍出声。

双边关系的“本来“或许是结构的,但一国对另一国的成见却一定是建构的。新冠疫情、贸易战、军事行动,环环嵌套,这些都使得南海极容易成为印太地区的萨拉热窝。因此,了解美国的南海战略是必要的。

南海,就是美国对中国形象塑造的重要一环。

以民间大众传媒而论,美剧如《国务卿女士》、《太空部队》,甚至科幻片《西部世界》,都不忘在南海留下一些冲突的想象。以美国军方行动而论,近来美核潜艇进入南海,侦察机密集巡航南海,6月9日一架运输机经台湾掠向南海。

美国的南海战略到底是什么呢?乔治城大学外交事务学院负责安全研究的助理教授梅惠琳(Oriana Skylar Mastro) 最近在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的网站上刊发了一篇题为《南中国海的军事对抗》的战略报告(Military Confrontation in the South China Sea)。

据梅惠琳 (Oriana Skylar Mastro) 教授的网站介绍,她的研究领域主要包括中国军事与安全政策、亚太安全问题、战争终止和强制外交。梅博士也是美国企业公共政策研究所(AEI)的常驻学者,正在撰写一本关于中国对美国领导地位带来的挑战的新书。同时,作为美国空军预备役军官,她在国防部任高级中国分析专家职务。鉴于她为美国的亚洲战略作出的贡献,梅博士于2016年获得预备役杰出个人之殊荣。


图片来源:Mastro个人网站

梅教授在这篇南海报告的开篇即认为南海是美国的国家利益所在。原因有三:其一,若中国控制该区域,则美国势力会被逐出印太;其二,美国盟友,如日本、韩国者,依赖于南海的自由航行;其三,东南亚伙伴国依赖于南海的渔业资源。因此,为了维护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在应对中国的“咄咄逼人”之际,美国应当早做打算。

作者认为,通过外交与军事战略的结合,美国有三种战略选项:其一,惩罚性威慑(deterrence through the threat of punishment),制裁其公司、孤立其外交、结合同盟,共同限制中国;其二,拒止性威慑(deterrence by denial),与东南亚国家(南海主权声索国)进行安全合作、与地区伙伴国(澳大利亚、法国、英国等同盟)相协调、扩大美军在南海的军事存在;其三,迁就中国(accommodate China’s position),军备控制、削减军事力量、避免冲突。

以上选项,各有利弊。惩罚性威慑虽则缓和,但不大能对中国施加足够的政策影响。拒止性威慑或许更为有效,但需要其他国家的安全协作以达到目的(毕竟,东南亚国家不愿将对华关系置于危险的境地)。迁就中国,可能会维持和平,但这会削弱美国在安全伙伴国眼中的地位,也会助长中国的挑衅态势。

若中国欲依靠武力,那么军事冲突不可避免。于是,作者提出了一些缓解武力冲突的建议:首先,在冲突前,努力劝诫中国回归原状,借用国际组织、拉拢同盟国、部署战略资源,迫使中国收敛;其次,若中国进一步行动,则威慑之,提升东南亚国家的防御能力,甚至帮助东南亚国家占领南海岛屿;再次,美国也可以提升自身在东南亚的军事存在,同时,通过制裁、限制、财产冻结等手段针对中国的涉事官员;最后,一旦冲突爆发,华盛顿也应当保持与北京保持危机沟通机制,避免不必要的冲突与误判。总之,就是通过提高中国军事行动的代价,来避免冲突的发生。

当然,一味避战,不是美国的行动逻辑。希图避免直接冲突,难以彰显令人信服的战略意志。因此,建立战略威慑,遏制中国在南海的军事行动,提升美国的军事存在,是题中应有之义。

那么,如何规训中国、维护和平、防范冲突呢?报告给出了如下建议:

1.美国在南海的军事行动,应当加快节奏增加军事合作(如澳大利亚、印度、日本、新加坡)、更频繁在争议水域穿行;

2.中国在这片水域的任何挑衅行为,美国应当迅疾回应。哪怕没有事涉盟国,美国也应当果断回应。

3.提升其他声索国的海洋侦察和监控能力。如此可起到有效防御的作用。

4.设计一个能被各方接受的方案,避免冲突升级。通过军事加码,很难让中国屈服。通过军控协议,以控制中国军事能力,或能行之有效。

5.与各方建立一套行为规范准则,让中国签署。北京若不配合,将其踢出国际机制。

6.在南海问题上,指定一位特使。该特使,是美国与东南亚国家相协调的桥梁,是地区利益相关方的链接,应当是总统的私人代表,可以沟通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务院以及国防部门。

顺利的话,以上举措,足以威慑中国了。但是,若仍旧不能,那么美国可以采取如下手段:

1.放弃美国的中立立场,帮助声索国,共抗中国。从国内抽调部队,部署在南海国家沿岸。

2.对伙伴国的军事设施,进行军事介入。彰显美国捍卫自由航行的决心与能力。

3.当然,继续与北京保持危机沟通,避免战略误判。

美国最有效的战略,应当是外交倡议和强势威慑的结合。战略的成功有赖于双方的共识,一个自由和开放的南海对美国国家利益至关重要。国会已经取得了一定的进展,2019年通过了南海与东海制裁法案(South China Sea and East China Sea Sanctions Act),但仍旧不足。报告最后的结论是,防止中国获得这些关键水域的控制权,应当置于白宫和国务院议事栏上的首位。

总结:

通过此报告,可略窥美国的南海幻想。“南海是美国的国家利益所在”是立论基础;”自由航行与和平稳定“是战略目标;”对中国威慑“是实现目标的战略手段。威慑的具体建议,无非是政治上拉拢东南亚国家、军事上拉拢同盟国、经济上制裁中国、外交上孤立中国。用”威慑“给中国打造一个笼头,规训与惩戒并用,恐吓与威慑共施。

双边关系,是建构的还是结构的?南海的未来,去向何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在南海,America is Watching。

本文为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博士生汤杰编译。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10日 来源时间:2020年06月1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