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专稿
当前位置:首页>互动>本站专稿

李岩竹:对话香港后浪

作者:李岩竹   来源:中美印象   放大  缩小

在过去的5年里,一直参与中美民间外交和两岸交流相关工作和活动的我因这次疫情原因停留在与香港一河之隔的深圳,香港与大陆因为疫情问题一直封关至今。在此我远程与我的好友Karl Wan先生漫谈了下一些香港问题。 Karl 是90后的香港青年。在香港念完中学后,在武汉大学取得信息管理专业本科学位,之后再在香港中文大学取得国际政治的硕士学位。现在是 Open Library HK的创办人,一名资深IT项目经理,在海外组织了多个公益项目。曾在内地和香港参与多项政策课题研究,目前主要从事与“一带一路”和“粤港澳大湾区”有关的研究工作。

岩竹(Bernice Li):香港回归时,你是小学生,能回忆下你当时的情景吗?

Karl:那时候我才7岁,当时对这些概念还不是特别的清晰。记得那时候看电视回归仪式的直播,到凌晨12点。同年的青马大桥开通,才是最让我激动的。  

岩竹(Bernice Li):你是哪一年选择到大陆学习的?当时刚来大陆时有没有觉得不适应的地方?

Karl:2007年来到内地武汉大学学习,到大陆反而比较习惯。港澳学生在内地会比较宽松,我可以有时间精力去学习一些自己感兴趣的知识。香港的教学体系,太功利、机械,这个我很难忍受。有一个感想,当时我准备内地的联招考试,就是相当于给港澳学生的高考。内地的作文,是命题作文,可以写一些有感想的东西。香港的作文,考的是应用文,比如说写会议记录这些。我特别记得有一个作文体裁,是怎样回应投诉信。我要想各种理由去婉拒推辞那些投诉。当时我写着觉得这样太压抑了,不过工作的时候,这些技能在很多场景都很实用。当时学校专门为港澳生宿舍提供了空调和热水器,当然现在内地学生都有了。作为在内地学习的港澳学生,如果能够充分地利用这些自由的空间,可以让自己有很好的发展。

岩竹(Bernice Li):你同时在大陆和香港都接受过教育,你如何看待两边的教育?

Karl:我觉得很难说两地的制度,教育和环境,哪个好哪个坏。就像不同的种子,会有各自适合的土壤一样。

岩竹(Bernice Li):面对当下的香港现状,家长们一般会如何对待孩子的教育问题?

Karl:一些中产阶级的家长呢,提出要尽早把孩子送到国外去,不论是哪个国家,反正就别让孩子沾染这些政治了。一些警察或者中资机构的家长呢,就想把孩子送到大湾区去上学,因为孩子在学校因为家长的原因会被欺凌。正常的家长应该也不会鼓励孩子去参与暴动。

岩竹(Bernice Li):我们都已经听到了关于香港教育改革的呼声,你觉得未来的香港教育改革会是怎样的?

Karl:是有这样的呼声,但不是这么容易。毕竟香港的教育体系,学校有好多种:官立、直资、半直资、私立、国际学校,我觉得政府能做到的是有限的。而且政府内部也会有阻力,从上次考评局的试题事件我们可见一斑。所以,从家长个人的角度而言,最切实际的方法,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岩竹(Bernice Li): 也就是说香港的教育改革是无法整齐划一的?

Karl:难度会比较大。毕竟各学校的性质不一样。

岩竹(Bernice Li): 从去年年初深圳GDP首次超过香港开始,很多人提到大陆的深圳或者上海在不久的将来会将取代香港这一说法,对此你有什么样的感想?

Karl :我觉得每个城市都有他们独特的功能、特色和风格,很难说谁可以取代谁。如果从经济的角度来说,上海和深圳都发展得很快,这是有目共睹的。从合作的层面看,如果我们想的是三个城市之间有什么互补、相辅相成空间,会不会更有帮助呢。

岩竹(Bernice Li): 你提到这一点,我想起了2020年6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很多人讲到建设海南自由贸易港也是为了在将来,能让海南取代一些目前香港的职能,可以谈谈你对此的想法吗?

Karl :在内地发展自贸区,自贸港的时候,香港是第一个也是最乐意将经验,产业和资本进行输出和支持的。有许多人说哪里将会取代香港,我认为,其实真正的香港是在中国经济的血液里面,取代不了的。

岩竹(Bernice Li): 你觉得未来香港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上还会是领头羊的地位吗? Karl :我觉得应该这样看,粤港澳大湾区是一个协调发展的体系,不同的城市,各有分工,互相合作,创造出整体最大的价值。城市之间的关系,更重于合作而非竞争。香港有他的独特角色,其中一个重要的角色就是融资平台。最近阿里巴巴、京东等大型科技企业都来港上市了,可见这个角色的重要性。

岩竹(Bernice Li): 你觉得当下的香港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Karl :社会对立和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缺失。在以前,即使大家政见有所差异,但还是可以很和谐的相处。现在这些社会矛盾被挑拨起来,人与人之间的敌意,不信任日益增加。其实政治的事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是一般人的关注中心,即使在去年仍然是这样。

岩竹(Bernice Li): 既然政治不是一般人关注的中心点,那在你看来,哪一方面才是香港人最关心的?

Karl :股票,娱乐八卦,赛马。简而言之,平凡生活的方方面面。

岩竹(Bernice Li):那关心政治的是哪些人?

Karl :我不觉得自己是关心政治的人。但某些人是希望通过制造矛盾获取利益的,正如我们前特首梁振英先生所言,通过散布恐惧赚取立法会议席。而我自己个人在亲身的经历中,也对那些人靠抹黑别人拉选票的手法很不齿。我觉得,关心政治的人有两种,第一种是如前所述的,想通过制造矛盾从中获取利益的人,另外一种是不得不参与,守住一个稳定和平发展的底线。因为有了前者,后者就必须出现了。

岩竹(Bernice Li):作为90后,你对香港的未来有什么样的期待?

Karl:我希望香港的社会可以更多元化、更包容。香港目前的困境,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在教育中向学生灌输太多社会上的一元价值观导致的。如果大家在思想和价值观上多元化一点的话,不同的人会更容易找到各自的空间。(作者为《中美印象》特约撰稿人)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10日 来源时间:2020年06月10日
分享到:

留 言

本站专稿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