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选
当前位置:首页>2020大选

蛰伏六载民主党终获良机?久居多数共和党誓守参议院

作者:李东辰   来源:上海美国研究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自2014年中期选举失去对参议院的控制后,民主党人接连在2016年和2018年向参议院多数席位发起冲击,但均告失败。今年11月3日,民主党将再次寻求重夺参议院,而共和党则将在掌控参议院近6年后面临一场苦战。那么站在距离选举日不到5个月的时间节点上,我们对于今年的参议院选举有何判断,驴象到底谁主沉浮?

总体情况

在第116届国会参议院中,民主党控制45席,共和党控制53席,根据每两年改选三分之一的选举制度,民主党和共和党今年分别有12席和23席面临改选。在民主党的12席中,有2位寻求连任的参议员来自特朗普在2016年获胜的州(阿拉巴马、密歇根州);而在共和党的23席中,也只有2位寻求连任的参议员来自希拉里在2016年获胜的州(缅因州、科罗拉多州)。这看起来民主党似乎面临的困难更大。

然而,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和作为温和派的候选人拜登锁定民主党总统提名,民主党重夺参议院的可能性正在上升,多位民主党重量级人物纷纷加入选战,并在筹款上超过了共和党对手。综合各州选举的信息,我们大致能够判断各州选情的总体走向,在此基础上,我们将潜在的11个“战场州”(指两党候选人竞争激烈、民调接近的州)进行了划分,分别是:倾向于民主党、势均力敌、倾向共和党。

倾向于民主党的四州

科罗拉多州(共和党在任)

随着人口结构变动和城市化的推进,科罗拉多州在本世纪不断向民主党靠拢,接连在2008、2012、2016三次总统大选中投票给民主党候选人,在2016年民主党整体表现逊于2012年的情况下,希拉里也以近5个百分点的优势拿下了科罗拉多州。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民主党更是以10个百分点的巨大优势延续了对科罗拉多州州长职位长达12年的控制。今年谋求连任的共和党籍参议员科里·加德纳于2014年以不到2个百分点的微弱优势击败了时任参议员马克·尤德尔,考虑到2014年中期选举大环境对民主党不利,加德纳2014年的获胜有点侥幸的意味。近年来,加德纳在诸多议题上倒向了特朗普,尤其是在医保等问题上得罪了民主党选民,这可能很难再让他复制6年前的胜利。虽然科罗拉多州初选尚未举行,但是前民主党州长约翰·希肯卢珀在党内几无对手,他在8年州长任内推动了科罗拉多州的经济腾飞,享有两党的广泛支持。根据民调,希肯卢珀领先加德纳近20个百分点,如无意外,民主党很有可能翻转这一席。

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在任)

作为曾经诞生过戈德华特和麦凯恩两位著名保守派参议员的传统红州,亚利桑那州随着拉丁裔选民的增加不断变蓝,在2016年特朗普仅以3.5个百分点微弱优势获胜,而在2018年,民主党候选人基尔斯滕·希尼玛以2.4个百分点的优势击败共和党人玛莎·麦克萨利。麦克萨利败选不久,因麦凯恩去世填补该席的琼·凯尔辞职,州长道格拉斯·杜西随即任命麦克萨利填补空缺,并在今年面临特别选举。麦克萨利在就任后没有选择温和立场,而是全面拥抱特朗普,引起不断翻蓝的亚利桑那州选民的不满,支持度仅为33%。麦克萨利将要面临的民主党对手是美国宇航员、前美国海军上尉马克·凯利, 他的夫人是枪击案受害者、前亚利桑那州联邦众议员、控枪活动家加比·吉福斯,在全国范围内都有一定政治影响力,而凯利的宇航员和军人身份更是能吸引该州众多退伍军人的支持。享有多重优势的凯利在民调中持续领先麦克萨利,在最近的民调中甚至领先约10个百分点,在募款上也超过了麦克萨利,很有希望翻转此席。

马克·凯利(左)和他的妻子加比·吉福斯

密歇根州(民主党在任)

作为传统蓝州,密歇根州在2016年被特朗普以微弱优势赢下,共和党人本寄希望于一举改变该州的政治生态,然而民主党人在2018年以大比分赢得参议员和州长选举。今年面临连任的民主党籍参议员加里·皮特斯在2014年大环境不利于民主党的情况下依旧轻松获胜,这给他今年的连任带来了希望。共和党方面的挑战者是2018年的年轻非洲裔候选人约翰·詹姆斯,虽然其军人背景光鲜亮丽,但在民调中却落后皮特斯近10个百分点,在最新发布的民调中甚至落后15个百分点,之前共和党购买广告抨击皮特斯,但却拼错了名字,更是成为了笑料,恐怕共和党翻转该席位的唯一希望就是特朗普再次在大选中赢下该州。

新罕布什尔州(民主党在任)

作为新英格兰地区中相对保守的州,新罕布什尔向来是民主党和共和党争夺的焦点,在2016年希拉里仅以不到三千票的优势赢得了该州。现任民主党参议员珍妮·沙欣耕耘该州多年,是美国历史上首位同时担任过州长和联邦参议员的女性。在2014年的不利大环境下,她以3个百分点的优势涉险过关,而今年,在共和党仍在艰难厮杀的时候,沙欣已经在民调中领先潜在的共和党对手20个百分点,共和党需要做的首先是提高候选人知名度,否则民主党很有可能保住此席。

势均力敌的3州

缅因州(共和党在任)

缅因州虽然是传统蓝州,但是却有选举温和派参议员的传统,现任共和党籍参议员苏珊·柯林斯就是凭借温和立场连选连任24年,而在今年她将迎来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挑战。苏珊·科林斯在特朗普总统就任后投票立场日趋保守,在卡瓦诺大法官听证会、废除奥巴马医改、“通俄门”、乌克兰“电话门”等问题上不断得罪民主党人,使其温和形象归于破灭,民主党人认为今年将是击败柯林斯的最佳时机,自2018年就开始布局,并推出了缅因州众议院议长萨拉·吉迪恩这一强势候选人。吉迪恩在筹款数额上已经超过了科林斯,二人在民调中仍然处于胶着状态,而在这种情况下拜登带来的选票效应可能会帮助民主党翻转该席,但同时科林斯也仍有可能凭借高知名度侥幸连任。

左:萨拉·吉迪恩 右:苏珊·科林斯

北卡罗莱纳州(共和党在任)

奥巴马在2008年以不到0.5个百分点的优势赢下北卡罗莱纳州,民主党参议员候选人凯·黑根也在当年以8.5个百分点的优势斩获参议员席位,而特朗普虽然在2016年以近4个百分点赢得该州,但民主党人罗伊·库珀以0.2个百分点微弱优势赢得了州长选举,这都体现了北卡作为摇摆州的政治“韧性”。现任共和党籍参议员汤姆·蒂利斯于2014年仅以1.5个百分点的优势击败时任参议员黑根,而他48.82%的得票率也是该州史上参议员候选人的最低得票率,这在当年大环境有利于共和党的情况下已经属于失常发挥,而今年他面临的挑战恐怕更大,他目前在北卡罗莱纳州的好感度仅为34%,他在参议院的北卡州共和党同僚理查德·伯尔也因股票内幕交易丑闻导致个人形象受损。民主党方面派出的挑战者是卡尔·康宁安,作为前州参议员和陆军后备役中校,他被民主党视为挑战摇摆州议席的最佳人选。今年第一季度,康宁安在筹款额上超过了蒂利斯,不过在可用现金中仍然落后蒂利斯。在民调中,二人选情十分胶着,康宁安仅领先1个百分点。蒂利斯的竞选王牌是全面倒向特朗普,而康宁安的杀手锏则是人气超群的库珀州长,根据民调,库珀领先对手近20个百分点,这很有可能为康宁安带来选票效应。

蒙大拿州(共和党在任)

蒙大拿在严格意义上是一个红州,但是却有着选择温和派民主党人的久远历史,民主党人琼恩·泰斯特在处处和特朗普作对的情况下依旧在2018年连任成功。现任共和党参议员史蒂夫·戴恩斯于2014年首次当选参议员,他在过去3年里紧随特朗普,连任的希望很大。但随着备受爱戴的现任民主党州长史蒂夫·布洛克的加入,戴恩斯的连任之路也横添波折。史蒂夫·布洛克的全州满意度高达52%,在多份民调中布洛克也都领先戴恩斯,但考虑到今年是大选年,特朗普又很有可能再次以20个百分点的巨大优势赢下该州,同时,戴恩斯又并不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在任参议员,因而布洛克的优势可能随着竞选活动的开展而萎缩,选情依旧难分胜负。

倾向共和党的4州

艾奥瓦州(共和党在任)

艾奥瓦州是一个波动比较大的摇摆州,曾在2008、2012两次选择民主党,但特朗普却在2016年以近10个百分点的优势赢下该州,在2018年则出现了共和党赢得州长选举但民主党翻转多个国会议席的局面。现任共和党籍参议员乔尼·恩斯特在2014年以9个百分点的优势当选参议员,任内在90%的情况下与特朗普立场基本一致,这导致她在州内的满意度仅为37%。但是,恩斯特在该州虽然满意度不高但具有很高的知名度,这种在任者优势很有可能帮助她赢得连任。民主党方面的提名人是房地产商特雷莎·格林菲尔德,她曾在2018年角逐该州第三国会选区众议员的民主党提名,但未获得资格,今年她虽然成功赢得参议员提名,但仍然需要克服知名度问题。格林菲尔德虽然在6月新发布的两份民调中领先恩斯特2到3个百分点,但差距仍处于误差范围内,而且很有可能与当前特朗普的低支持率有关,同时再考虑到恩斯特和特朗普在2014年和2016年选举中的出色表现,民主党在11月赢得此席仍存在不小的难度。

艾奥瓦州联邦参议员乔尼·恩斯特在今年1月谈论拜登和乌克兰

堪萨斯州(开放)

堪萨斯是一个传统红州,特朗普在2016年以20个百分点的巨大优势赢下该州,但是在2018年州长选举中,民主党人劳拉·凯利则以5个百分点的优势击败了以强硬反移民和严格投票限制闻名的共和党候选人克里斯·科巴奇。现任堪萨斯参议员帕特·罗伯茨已经宣布不寻求连任。国务卿蓬佩奥曾被认为是该议席的第一人选,但随着蓬佩奥的拒绝和最终登记日期的结束,科巴奇卷土重来,成为共和党初选的最有力竞争者,也是最具明星光环的候选人。但是共和党高层普遍认为科巴奇太过极端,很有可能在今年再尝败绩,因而寄希望于众议员罗杰·马歇尔来阻击科巴奇,目前谁主沉浮尚不可知。民主党方面的挑战者料将是芭芭拉·博利尔,作为一名前共和党籍州众议员和参议员,博利尔被民主党人寄予厚望,希望能够凭借她对保守派和温和派的吸引力来复制民主党2018年的胜利。然而民调显示选情依旧十分胶着,再加上特朗普料将为共和党候选人带来巨大的选票效应,因而,共和党更有希望继续控制该席位。

阿拉巴马州(民主党在任)

作为传统红州,阿拉巴马在近年来可谓越来越倾向共和党,特朗普在2016年以近30个百分点的优势赢下该州,是他表现最好的州之一。2017年,由于共和党候选人罗伊·穆尔深陷性侵丑闻,少数族裔选民投票热情高涨而保守选民投票热情异常低迷,最终,民主党人道格·琼斯以近2个百分点的微弱优势赢得特别选举。但在今年,琼斯可能不会这么幸运,他将会与曾占据此席位的前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或是前橄榄球教练汤米·图伯维尔对战,而根据民调,无论与谁交锋,琼斯都会以10个百分点的差距落败。琼斯的民主党同事心急如焚,多位国会民主党人与他举行联合筹款活动,以期保住这一来之不易的席位,但是琼斯的民调差距依旧没有缩小的趋势。也许,琼斯唯一的希望就是在他的对手身上爆发惊天丑闻了,否则,共和党对这一席位可谓志在必得。

道格·琼在2017年阿拉巴马州联邦参议员特别选举之夜庆祝胜利

佐治亚州(共和党在任*2)

佐治亚州这一传统红州在近几年呈现出了翻蓝趋势,希拉里在2016年仅以5个百分点输掉该州,之后民主党人斯泰西·艾布拉姆斯又在2018年州长选举中以1.4个百分点的微弱劣势惜败,这都增加了民主党将佐治亚州收入囊中的希望。今年佐治亚州将面临两场参议院选举。

在常规选举中,共和党现任参议员戴维·珀杜寻求连任,而民主党新星乔恩·奥索弗则在2017年众议员特别选举中惜败之后向参议员发起挑战,并获得了民权领袖、老牌众议员约翰·李维斯的支持。珀杜的表哥是前州长,现农业部长桑尼·珀杜,也正是他的这位表哥在2002年当选该州130年来首位共和党州长,开启了该州的共和党时代,而他这位表弟可谓赶上了共和党时代的尾巴,在2014年以7个百分点的优势斩获该参议员席位,今年的选情对他来说恐怕会更不乐观。奥索弗今年33岁,是民主党新生力量的代表,在2017年众议员特别选举中开创了众议员筹款最高纪录,其帅气的形象和不俗的魅力料将会对珀杜构成不小的威胁。但是由于长期身陷初选,其可用资金仅约100万美元,而珀杜的可用资金则高达930万美元,这仍是个不小的差距。不过,在6月9日举行的参议院民主党初选中,经过缓慢的计票统计,奥索弗以约51%的得票率涉险过半,避免了次轮初选,从而能够更早地布局大选,缩小筹款差距。目前大多数民调显示珀杜领先,但幅度并不大,民主党仍有机会翻转该席。

佐治亚州联邦参议员候选人乔·奥索弗(左)和联邦众议员、民权领袖约翰·李维斯

由于参议员约翰尼·伊萨克斯的辞职,佐治亚州在今年还将举行特别选举,佐治亚州补缺选举并没有初选机制,所有候选人共同出现在选票上,在第一轮获得50%的候选人自动当选,如无人获得50%以上选票则在头两名中举行第二轮选举。共和党方面的参选人有被指定补缺的现任参议员凯莉·罗夫勒和特朗普铁杆盟友众议员道格·科林斯,而民主党方面的参选人则有黑人牧师拉斐尔·瓦诺克和前康涅狄格州参议员乔·利伯曼之子麦特·利伯曼。由于罗夫勒最近内幕交易丑闻的爆发,科林斯的支持率不断上升,但依旧无法确保过半,对于民主党来说,赢得此席的希望就在于完成党内整合并在第一轮中过半,而考虑到目前的民调情况和佛洛依德游行的开展,瓦诺克被视为整合者的最佳人选。如果民主党仍然呈现分散投票态势,甚至有所有民主党候选人在第一轮就被淘汰出局的危险,因而该席整体上仍更有可能由共和党继续控制。

结语

不同于中期选举,在大选年与总统选举共同举行的参议院选举往往受到总统候选人选情的影响,2016年的参议院选举结果就和总统选举结果完全一致。因而对于民主党来说,一个正常乃至超常发挥的总统提名人是非常重要的,可谓是重夺参议院的关键所在。

目前,拜登平均领先特朗普约7个百分点,而在一些新发布的民调中其领先幅度甚至达到了两位数,被称为科学民调诞生以来领先最稳定的在任总统挑战者。但是,随着负面竞选的升温、疫情的加剧或者缓解与否、辩论的举行、佛洛依德游行示威的不断发展变化,拜登的领先幅度能不能维持住仍然是个未知数,而一旦其领先幅度萎缩,势必将会对参议院选情造成影响。对于民主党来说,在大选年拿下阿拉巴马、堪萨斯的参议院席位本就不容易,而一旦出现2016年那样的局面,民主党恐怕不但无法重夺多数,甚至有可能出现席位减少的情况。

个人魅力在参议院选举中影响十分明显,但这种影响在大选年会受到总统选举所带来的强党派性的削弱,今年的参议院选举将和总统选举一道,勾勒出特朗普执政4年后的美国政治新版图。

本文作者:李东辰,上海市美国问题研究所研究助理,现就读于国际关系学院法学专业。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12日 来源时间:2020年06月1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