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选
当前位置:首页>2020大选

特朗普和拜登的反恐政策有何异同?

作者:   来源:上海美国研究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近年来,为了回应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发生的一系列备受瞩目的恐袭事件(其中许多袭击事件是白人至上主义者犯下的),美国国内关于反恐议题的辩论已经明显转变,保护美国人免受本土仇恨团体的伤害已经成为总统候选人的优先事项。越来越多的大规模枪击事件导致一些人指责美国相对宽松的枪支法律,这些法律允许平民拥有军用武器。此前也有其他总统竞选人表示,充斥着煽动性内容的社交媒体平台应该承担部分责任。

然而,白宫的看法则截然不同。特朗普总统经常将恐怖主义威胁与移民和精神疾病联系在一起,并辩称,禁止某些国家的人入境,驱逐无证居民,减少总体难民人数等措施可以保护美国免受罪犯和恐怖分子的伤害。

另一方面,在2001年“9·11”事件发生近20年后,美国在海外的反恐行动采取了新的形式。在特朗普入主白宫之前,美国就逐渐倚重无人机战争的方式在巴基斯坦、索马里和也门等地执行反恐任务。但这种无差别的袭击导致关于限制总统战争权力和平民伤亡的争议,而在特朗普政府任内,无人机袭击的模式得到延续,上述争议也被压制。

民主党阵营在很大程度上呼吁结束“无休止的战争”,认为美国在打击恐怖主义的斗争中部署军队是浪费,并且对于解决恐怖主义问题是适得其反的。此前就有许多总统候选人批评特朗普推动从各个战区撤军的行动缺乏计划性,留下了恐怖组织可以再次填补的权力真空。

民主党候选人乔·拜登关于反恐的观点:

拜登一直主张他所谓的“反恐+”(counterterrorism plus)战略。这种方法强调使用少量的美国特种部队和咄咄逼人的空袭来打击外国的恐怖分子网络,而不是大规模的军队部署。

这一反恐战略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奥巴马政府时期打击全球“圣战分子”和其他激进组织的政策,包括在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拉克、西非、非洲之角和阿拉伯半岛,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在这些地区的无人机袭击迅速增加。其中,有些行动也引发了争议,包括直接针对具有美国公民身份的武装分子,如安瓦尔·奥拉基(Anwar al-Awlaki)的袭击。

拜登告诉外交关系委员会(CFR),美国的政策必须集中在确保“基地”组织和自称“伊斯兰国”的残余分子不能自我重组。

拜登支持扩大联邦反恐权力的一系列举措。他在1995年曾提出一项扩大政府监控权的法律,但未获成功,其中大部分内容被纳入了他所支持的2001年《爱国者法案》(Patriot Act)。2015年,奥巴马政府批准了《美国自由法》(USA Freedom Act),该法案更新了《爱国者法案》(Patriot Act),对监视施加了一些新的限制。

拜登是其他联邦监控措施的批评者,在2007年和2008年曾投票反对更新《外国情报监视法案》(FISA),该法案授权当局收集美国公民的电子邮件、搜索历史和其他个人数据。

拜登说,作为副总统,他是关闭古巴关塔那摩湾监狱设施的倡导者,他称这是招募恐怖分子的“广告”。然而,彻底关闭该设施的尝试遭到了国会的阻挠。

争取连任的特朗普总统关于反恐的观点:

特朗普则呼吁采取一种结合加强国内监视、扩大在非洲和中东使用无人机袭击以及收紧对移民和难民入境限制的方法,来减少国内恐怖主义事件的发生。

在上台之初,特朗普就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限制来自七个国家——伊朗、利比亚、朝鲜、索马里、叙利亚、委内瑞拉和也门的公民入境,这是对之前一项被联邦法官阻止的更广泛的限制令的修改。特朗普多次呼吁对移民进行“极端审查”,并在2016年竞选期间建议禁止所有外国穆斯林进入美国。

特朗普政府大幅减少了接收难民的数量,称此举是国家安全的优先事项。

特朗普政府支持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和其他机构开展的一些颇具争议的监控项目,他于2019年批准延长国安局的一项条款,该条款允许在没有授权的情况下收集美国人的数据。他还推动恢复美国国家安全局检查美国人电话记录的能力。

特朗普称,2019年在以美国为首的部队夺取“伊斯兰国”手中最后一块被占领土后,伊拉克和叙利亚从“伊斯兰国”的魔爪下被“解放”出来。

特朗普政府继续使用奥巴马时期的无人驾驶飞机在既定战区外打击恐怖分子嫌疑人,并通过给予战场指挥官更大的灵活性和更少的限制而使空中打击变得更为频繁。2019年,特朗普推翻了奥巴马时期公开报告无人机战争造成平民伤亡的要求。

特朗普支持“水刑”(通常被认为是一种不人道的酷刑)和其他严厉的审讯方法,称他将“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国家安全,酷刑“绝对有效”。然而,政府官员已经宣誓取缔这种做法,包括中央情报局局长吉娜·哈斯佩尔(Gina Haspel)也宣布取消“水刑”。

特朗普支持美国在古巴关塔那摩湾的监狱设施继续存在,并于2018年签署了行政命令以保持这座监狱的继续运作。而这曾是奥巴马政府曾誓言要关闭的监狱。特朗普政府并没有向那里运送新的在押人员,尽管特朗普提出有可能用它来收容被俘的“伊斯兰国”武装分子。

从两党候选人的反恐政策观点中不难发现,二者之间反恐政策既有相似点,也有很大不同。

相似点: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提倡美军使用更为“高效”的方式来应对海外恐怖主义的威胁,包括使用特种部队和无人机攻击等手段,不赞成部署大量地面部队进行反恐战争。特朗普也在争取从阿富汗和伊拉克、叙利亚等地撤回美军,并通过更加“肆无忌惮”的无人机袭击来打击恐怖组织,以继续保持威慑。

不同处:二者最大的不同在于对公民权利的重视程度。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显然不赞成政府通过更多的监控手段来侵害美国公民的隐私和个人信息,更不会赞同特朗普以“限穆令”的方式来制止国内恐怖主义的发生。而特朗普则通过行政手段加强了情报机构和安全部门在监控上的权限,以此来防范国内恐怖主义的滋生。此外,特朗普与拜登在对待“水刑”、关塔那摩监狱,以及平民伤亡等问题的态度分歧上,也体现出两位候选人在人权和道义上的不同立场。

本文素材来源于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FR)关于2020年总统大选的数据库,详见:https://www.cfr.org/election2020/candidate-tracker/counterterrorism

编译:王天禅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11日 来源时间:2020年06月1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