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拜登竞选能避免“中国陷阱”吗?

作者:斯韧   来源:中美印象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印象》美中关系快报第51期
     一年多以前,拜登刚刚宣布参选,在艾奥瓦的一个演讲中,他说,作为参议院外交委员会的主席和副总统,他对中国了如指掌。他接着说,没有哪一个国家的领导人会愿意面对中国目前应对的千难万险,包括南面的海(南中国海),西面的山(估计是中国的西部山区),还有腐败。“中国把我们的午饭抢走,怎么可能?”( “China is going to eat our lunch? Come on, man.”)

此话一出,即遭到共和党人的“严厉“批评。当时在考虑是否参选的来自犹他州的罗姆尼(2012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发推说,这话肯定会给他带来麻烦(this will not age well)。事后,拜登的竞选团队专门解释说,拜登这番话的意思是,我们面对的挑战,包括来自崛起的中国的挑战与中国面对的结构性的和社会挑战相比不可同日而语。拜登相信,如果有谁不信美国扎实的国力、弹性和人民的创新精神而把赌注押给其他国家,那个人一定是大错特错。

尽管被批评,拜登在之后半年时间里还是一如既往地不把中国的威胁当一回事。2020年1月21日,在艾奥瓦的一次选民座谈会上,他重复了去年的论调,说美国应该帮助中国,说大家知道日本当年想挑战美国的结果,不要以为中国能抢走美国的饭碗。

此后不久,拜登的“中国观”发生了巨大变化。他在几次辩论中指责自己的对手小看了来自中国的威胁,并多次指出,如果自己是总统,他绝不允许中国在国际社会“横行霸道”,更不允许北京在美国头上动土。4月18日,拜登团队发布了一个攻击特朗普的视频广告,指责特朗普在1月到2月一共表扬中国的抗疫业绩十多次次,在对中国禁飞之前,让4万中国人入境美国,导致美国疫情泛滥。如果他是总统,他肯定会逼中国就范,允许美国疾控中心的专家到中国考察。

5月11日,特朗普竞选团队发布了一条攻击拜登的广告。在广告里里,拜登跟中国领导人干杯,拜登说中国的崛起对于美国是好事,拜登的儿子在中国有几十亿美元的生意,拜登指责特朗普不允许中国人和来自中国的乘客入境美国是在搞种族主义。

你来我往,拜登和特朗普就谁会对中国更凶更狠展开了大比拼。

不少对中美脱钩越演越烈看不惯的美国人开始担心拜登在今后几个月的竞选中被特朗普牵着鼻子走,落入“中国陷阱”而不可自拔。美国著名政治评论家、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乔治·威尔(George F. Will)6月12日在《华盛顿邮报》发表题为“拜登的中国故事必须驳斥今日的政治焦虑”(Joe Biden needs a China narrative that refutes today’s political angst)。他在文章说,今天在美国甚嚣尘上的中国威胁论不仅不符合事实,甚至失去理性。拜登在竞选中必须解构这个把中国视为洪水猛兽的叙事,让选民了解事实和现状。威尔随机罗列一些中国崛起背后的巨大问题:中国目前的人均收入为9770美元,比墨西哥好一点,还在俄罗斯之后,是日本的四分之一,韩国的三分之一,只有美国平均人均收入63887美元的15%。中国从1980年到2016年推行的计划生育政策使得自己的人口在富裕之前先衰老。去年中国的出生率为1.05%,低于美国的1.73%。到2050年,中国的人口将与世界其他54个国家一样比今天少。到2030年,中国的死亡率将超过出生率。今天,中国人口中有70%是劳动力,到2040年,这个比率将下降至57%。接着,威尔又谈到了中国的国企如何成了她经济增长的绊脚石。他引用Minxin Pei在美国《外交杂志》上发表的文章说,中国国企资产为30万亿美元,它们控制80%的银行贷款,但对GDP的总贡献却在25%-28%之间。

美国的情景截然想法。威尔引用大通银行一位专家的话说,从2010年大2020年,美国十年没有发生经济危机,这是从1850年开始统计经济数据以来的第一次。美国GDP从全球GDP的23%上升到25%,这个比例与中国崛起之前一样。他还提到股市,说在过去十年,美国的股市价值上升了250%,而中国只有70%。2010年,美国股市价值占世界整个股市价值的42%,而这个比例在2019年上升到了56%。2010年,在股市价值最高的十个公司里只有三个是美国公司,今天有七个公司来自美国。在2008年金融风暴之前,世界上60%的货币与美元挂钩,今天的比列是75%。威尔最后还是引用这位大通银行的专家的话说,科技创新自然重要,但经济发展最重要的驱动器是人口中劳动力的比例,美国的这个比例还在增长,中国的在五年之前就开始萎缩了。

威尔德观点从某种意义上说与米尔斯海默教授的观点一致,尽管后者就中国的崛起不会是和平的已经说了130次。他在接受观察网的采访时说,“美国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实力。我认为当下它比中国更强大,经济方面更强大,军事就更不用说了。我们有数千枚核弹,有可畏的常规作战能力,当前美国完全有能力遏制中国。”他还说,“在拿当年的英国跟今天的美国作比较时,你要记住一点,美国拥有强大的军力投射能力。尽管东亚与美国加州海岸有6000英里的距离,美国远程投射力量的能力是相当令人震撼的。你知道我们在韩国、日本乃至地区内其他各处都设有军事基地,这跟当年的英国非常不同。”这教授虽然天天高喊中国“狼”来了,骨子里其实并不太看好中国的崛起和她对美国构成的威胁,至少他不认为中国会在短期内撼动美国的霸主地位。他还认为特朗普总统满口谎言,因此不必把他的话当一回事。

6月13日,美国著名中国通David M. Lampton在《国家利益》上发表题为“拜登应该避免特朗普的‘中国陷阱’”(Joe Biden Should Avoid Trump's China Trap)的文章。他在文章的一开头就说,因为疫情、全球范围的经济萎缩和遍及全球的反种族歧视和非正义的示威,中国不是美国最大的问题。但是,这个政治季节唯一的问题是,谁有政治勇气把这个真相告诉美国人民。

Lampton的文章观点主要如下:首先,拜登不需要跟特朗普就谁对中国更凶、更狠比拼。有他在参议院作为外交委员会的主席和作为副总统八年的资历和经验,他对中国的理解使他有足够的资本在中国问题上比特朗普更有发言权。而且,竞选中的话语并非在选后没有后果。1992年克林顿竞选总统时信誓旦旦地说,如果当选,他会把从巴格达到北京美国不喜欢的领导人拉下台。入主白宫之后,他和他的团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跟中国的关系理顺。

其次,拜登应该向邓小平学习。邓小平第三次出山后,中国面临各种挑战,但邓小平意识到解决国内问题是重中之重,只有先办好国内的事并进入改革开放才能使中国转危为安,他的一切外交政策都是为国内改革保驾护航。今天的特朗普将会给拜登留下一个当年毛泽东留给邓小平一样、甚至更差的烂摊子。换句话说,美国要从头收拾旧河山,必须从竞选做起。

第三,中国对美国来说是问题,但绝对不是主要问题,美国不能把中美关系变成抗疫无力和其他问题的借口。美国的当务之急是稳定双边关系,为自己养精蓄锐、启动改革打下稳定的基础。

第四,拜登应该在竞选中开始整合美国的外交团队。特朗普上任后对这个团队的攻击使得它千疮百孔,因此才会出现美国在台海、香港、国际组织等问题上的出尔反尔和摇摇摆摆。Lampton特别提到,对中美关系百害而无一利的问题是,除了在贸易议题上,中国的高官不知道在双边关系出现问题时找哪一位美国决策人去沟通。无奈之下,他们把希望寄托在第一女婿库什纳身上,而后者却因为利益冲突等问题而无法介入对中美关系的管控。

第五,美国政府需要说中国政府听得进去的话,美国不是要遏制甚至“灭”了中国,而是希望中国在国际体系中做一个“遵纪守法”的成员。自从特朗普上台之后,除了让中国多买美国产品,这届政府从来没有执行过一个长远的对华战略。

Lampton认为竞选其实是一个战略机遇期,拜登和他的团队不能丢失这个机会。一个稳定的中美关系才能营造美国平稳进入中兴的大环境,美国目前最需要的不是挤压中国,与中国脱钩,而是培养健康和教育程度高的公民、减小贫富差距和加强人民的社会正义感、完成基础设施的重建和现代化和大幅度扩大她的研发能力。

威尔和Lampton都有足够的勇气把中国并不对美国构成威胁这个政治真相合盘托出。拜登其实对中国是不是对美国构成威胁有非常准确的认识,但他不一定有勇气说出真相。布隆伯格在竞选中实话实说的结局是不得不退出选举。另一个问题是,美国选民有没有足够的教育水平和分析能力获取和消化信息并不受政客别有用心的教唆和挑动。他们如果没有(2016年的选举结果也显示有足够多的选民对竞选中蛊惑人心言词没有任何免疫能力),特朗普会继续拿中国做靶子,把美国目前碰到的所有问题,疫情泛滥、社会动乱、贸易赤字、科技创新不足、基础设施破败等全部嫁祸给北京,然后把自己装扮成屠龙手,获取选民的信任。

这样的竞选策略或许会迫使拜登不得不跟着特朗普就中国问题打口水仗。米尔斯海默说特朗普满嘴谎言,其实,在这个政治季节,讲真话不是美德,而是缺陷。无论拜登是因为讲真话(如早期在艾奥瓦竞选时那样)而败选,还是因为污名化中国的水平不如特朗普而无法进入白宫,Lampton提到的修复中美关系和重振美国雄风的战略机遇期也会烟消云散。

如是,中美关系和世界局势都会进入一个漫长和事态不可预测的黑暗时期。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15日 来源时间:2020年06月1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