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王霜霜:美国正在分化成两个国家

作者:王霜霜   来源:《Vista看天下》 总第491期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反种族平等的力量一直都在,它一直和种族平等力量一起进化,在修辞、战术、政策方面,都取得了进展。种族主义和反种族主义间的博弈还会继续下去。”


1963年5月3日,美国阿拉巴马州伯明翰,美国警察指挥警犬攻击民权运动示威者。(@视觉中国 图)

一千余名美国青年南下来到密西西比,动员、协助该州的黑人公民参加政治选举。黑人具有了选举权,但南方各州政府保守势力却设置障碍,限制黑人投票。其中,以密西西比表现最甚。

那是1964年的夏天。这些青年多是具有理想主义情怀的白人大学生,他们对种族不平等深恶痛绝,目睹那些黑人要求平等而被高压水枪和警棍袭击后,喊着“撬开密西西比,改变整个南方”的口号,在密西西比开展“自由之夏”民权运动。

他们刚来不久,就有三位年轻人失踪了。成百FBI探员在当地搜寻数月,最终在一个农场土坝底下发现了三名失踪者的尸体,他们遭到种族主义者暗杀。

56年过去了,现在是2020年。美国首位黑人总统奥巴马都已经结束了他的两个任期。可是,黑人弗洛伊德还是死在了白人警察膝盖下。这场悲剧或许存在诸多偶然因素,但随后,面对全美掀起的抗议浪潮,美国的种族主义阴影也再次浮现。FBI、美国国土安全部、美国国家反恐中心发布警报称:“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国内种族主义恐怖分子构成最大的暴力威胁。民兵和右翼种族主义正试图通过针对抗议活动,发动美国第二次内战。”

历史的车轮仿佛正在倒退。

“当我研究美国的种族往事时,我没有看到一支单一的历史力量在种族问题上不断前进或后退,我看到两支不同的历史力量——种族进步和种族主义同时发展、相互斗争。”在《天生的标签:美国种族主义思想的历史》一书中,美国大学历史和国际关系学教授伊布拉姆·X·肯迪写道,“反种族平等的力量一直都在,它一直和种族平等力量一起进化,在修辞、战术、政策方面,都取得了进展。种族主义和反种族主义间的博弈还会继续下去。”

更难的问题

对美国黑人来说,每一次权利的争取,都极为不易。借助美国历史上死伤人数最多的南北战争,美国黑人才逐渐摆脱奴隶制度。之后,南方各州陆续公布了以“种族隔离”为目标的法令。为了反抗这一制度,又不断有权力运动发生,也不断有支持平权的人士遭到极端种族主义者杀害。

在美国,种族主义和反种族主义之间,犹如两股潮汐,时而一方在上,时而另一方又占了上风,它们之间的缠斗,不断把美国黑人民权运动推向高潮。

1960年2月1日,北卡罗来纳农工州立大学4名大一新生跑进格林斯博罗德一家沃尔沃斯超市静坐,以抵制超市的种族歧视行为——挂着限制黑人出现的标志。这个行动得到了上百个地区大学和高中学生的响应,掀起到种族隔离的南方企业中静坐的浪潮。学生非暴力协调委员会(SNCC)也在这一时期成立,它是策划“自由之夏”运动的主要组织。

黑人以“非暴力”方式争取公民权利,赢得北方白人自由派和世界舆论的普遍同情,民权运动蓬勃发展,直至1963年,达到高潮。1963年4月,伯明翰爆发了大规模的黑人抗议示威斗争,要求取消隔离制度、扩大黑人就业。警察用警棍、高压水龙头和警犬驱逐示威人群,这些画面经电视画面播出,在全世界引发舆论狂潮。其组织者马丁·路德·金因为违反示威禁令,也被判处9天监禁。

“他(马丁·路德·金)选择的这个地方很有讲究,伯明翰的警察局长康纳是顽固的种族隔离主义者。你只要非暴力抗议,警察一定会镇压,一镇压就会引起社会关注、国际关注,那么联邦政府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美国民权运动研究者于展说,这一时期,民权能够取得成功并非因为马丁·路德·金提倡的“非暴力”,而是他的非暴力引起的种族主义者暴力反应,才引发了最终的结果。

二战后,美国以自己无可匹敌的资本、工业力量和军事武器成为新的全球领袖,能与其争锋的似乎只有苏联。为了赢得非殖民国家的经济和政治支持,以及他们的市场资源,冷战开始了。

此时,对少数群体的歧视正在损害美国的外交政策。“你说自己是民主、自由世界的灯塔,要其他第三世界都追随,但是你国内还存在种族隔离,这是多大的污点?”于展解释道,“很多国家都批评美国,‘你这怎么能做老大呢?’它要把第三世界国家拉到自己的阵营里,没办法,必须改。”

1963年8月28日,25万美国黑人、白人举行进军华盛顿的运动,民权运动达到顶点。在林肯纪念堂前,马丁·路德·金发表著名的演说《我有一个梦想》。在民权运动的巨大压力下,美国国会于1964年通过《公民权利法案》,1965年通过《选举权利法》,以立法形式废除了种族隔离制度,取消了美国黑人受到的在选举权方面的限制。

本文开头的密西西比之行运动,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发生的。虽然这场行动遭遇了白人种族主义者的反扑,但随着权利法案通过,黑人的政治权利逐渐得以确认。这时候,新的问题又出现:民权运动解决了社会平等和政治平等,却没能有效解决黑人面临的经济窘境。

1967年,马丁·路德·金一家刻意搬到芝加哥“贫民窟”居住。他的4个孩子进来以后问,“爸爸这个地方怎么这么脏乱差?”之后,他们的脾气也变得很暴躁。马丁·路德·金说,“我能理解那些青少年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们住在这种环境之下,怎么可能安分守己?”不久,马丁·路德·金发起了意在对抗经济问题的穷人运动。

种族歧视病在黑人内部也经常发作,这里流行着肤色等级制度,认为颜色越浅越好。废除种族隔离让黑人精英得以崛起,但他们实现阶级流动后,大多会选择让自己“不像个黑人”。

“大家现在记住的多是他非暴力,融入、同化到美国社会的一面,这其实是一个被美国‘和谐’过的马丁·路德·金” ,于展说。1965年之后,被认为是温和派的马丁·路德·金开始走向激进,他把贫困人口带到首都来迫使联邦政府通过一项《经济权利法案》,以承诺充分就业、保证收入和保障性住房,但这次没得到主流社会支持。

美国总统约翰逊上台后,正式提出“伟大社会”构想。承诺继续向贫困宣战,推进新的民权立法,为民众提供住房、教育与医疗方面的保障。1965年,约翰逊公布“肯定性行动计划”。但由于越战爆发,国家的大部分经费都用于战争,黑人收到的只是“空头支票”。

恶性循环

巴基是一个白人男孩。1978年,他连续两年申请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医学院,都被拒,但很多成绩不如自己的黑人学生却被录取了。原来,医学院有规定:黑人的录取比例需要达到16%。巴基向法院提起诉讼,声称自己是“反向种族歧视”的受害者。

“肯定性行动计划”实施后,一些政策开始向少数族裔倾斜。比如,政府机构、大学必须为过去遭受歧视的黑人、女性保留一席之地。这也遭到了一些白人的不满。联邦最高法院最终判决加州大学必须录取巴基,但法院也认定大学的多元化招生政策在原则上是正确的,符合宪法精神的。

这是一个非常折衷又含糊的做法,却也显示了美国社会种族问题之复杂,并非简单的黑白对立,也并非简单的权利多寡问题。在对黑人权利作出保障同时,常有白人群体感觉利益受损。如巴基一样,认为自己反而成为受害者。但这些人没能看到的是,看似已经实现政治权利平等的黑人,仍然面临着隐性种族问题。

于展认为,上世纪60年代,民权运动遗留下来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经济”。“经济问题解决不了,就导致了黑人生活、教育非常差,犯罪率比较高,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于展说,“到现在,这一直是引起各种动乱的一个深层次的因素。”

“虽然说黑人精英已经有很多,但是大多数人还是处于一种弱势地位。因为经济、政治结构毕竟还是白人主导。在一个自由竞争的社会里,这必然导致强者越来越强,弱者越来越弱。黑人之前的底子薄,对他们的上升带来很大束缚。”于展说,这背后还有阶层固化、上升通道变窄、贫富差距扩大的问题。如果一出事就把它简单地当作一个种族问题,会让人们看不到更复杂的东西。

“白人群飞”

刘亚伟是《中美印象》的主编,他1987年到美国生活,现在住在亚特兰大的郊区,周围以富裕白人家庭居多。

美国社会有一个特有词汇“白人群飞”(White flight),指的是面对有色人种大量涌入城市,白人中产阶级就会避开,陆续搬到郊区。这在美国很多城市都形成一种区域格局:黑人和其他少数族裔、少数白人中下层蜗居在城市中心,郊区则成为富裕白人的天下。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曾指出:“美国出现了两个纽约、两个华盛顿、两个亚特兰大、两个洛杉矶。”

一些少数族裔当然也希望能到郊区生活。但一些城市郊区制定了种种排除措施,加上联邦政府修建的大部分公寓都在城市中心,而且,城市通往郊区的公共交通系统也很薄弱,几乎堵死了他们迁往郊区的可能。

十多年前,刘亚伟的社区曾讨论是否引入公交车,但直到去年,几次投票,这个提议还是没通过。反对者认为,“如果有公交车,低收入的人就会进来,犯罪率就会增加。”刘亚伟说,这些低收入的人,一般就是指黑人。“制度上的种族隔离不存在,但实际的种族隔离是存在的,这是经济收入造成的。”

美国民权领袖杰西·约翰逊也曾表示,“美国正在分化成两个国家,一个是郊区——繁荣的美国;一个是城市——贫困的美国。”

“两个美国”由来已久,它仍然是种族隔离政策的延续,只是变得越来越隐秘,以经济的形式呈现了出来。它比以往政治的种族隔离,更难以解决。

“乡下是富裕的地方,”一位在美国的华人对本刊记者说道,这次抗议浪潮,大多发生在大城市,“穷则思变”。

种族问题即便在美国成为了一种“政治正确”,但它从未远去,它隐藏在很多人的心里,即使他们不敢说。“在知识界、文化界,可能已经形成种族平等的观念,但是在普通大众中,很多人都是以自己的利益受不受损来确定主张,”于展说,民权运动在美国发展了这么多年,到现在,“共识其实根本就没有达成。”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17日 来源时间:2020年06月17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