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共和党员:击败特朗普是共和党重组和重生的必经之路

作者:谢鸿雁 张月如   来源:中美印象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中关系快报》第55期

 今天的美中关系快报我们聚焦共和党内反对特朗普连任的努力。上周六,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市举行了疫情爆发后的首场大型集会。集会之前,特朗普竞选班子曾对媒体表示求票人数超过百万。然而,本来有1.9万个座位的体育场在集会时有大片的空位。纽约时报6月21日的一篇文章称,特朗普造势集会没有“人满为患”显示人们对新冠病毒的担忧,以及特朗普的支持率的大幅下滑。特朗普对此的解释是,反他的人利用抖音混淆视听,还有民主党人以暴力示威相威胁,抑制了自己支持者的参与。集会之前,给特朗普集会打前站的工作人员里有六人感染新冠病毒;集会之后,又有两个工作人员核酸测试阳性。特朗普周六在长达100分钟的演讲中曾提到,美国新冠病毒感染人多是因为测试太多,他应该下令减少测试。他今天告诉记者,他是在开玩笑。

来源:纽约邮报;图为特朗普最近的竞选集会。

共和党内的倒戈运动:  

目前,共和党内有两个比较显著的反对特朗普连任的政治行动委员会(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简称PAC),一个是成立与2019年12月的林肯计划(The Lincoln Project),另一个是几个特朗普政府的前官员,以及包括小布什政府内的前官员正在发起成立的一个政治行动委员会,名叫“正义之边政治行动委员会”( Right Side PAC)

什么是政治行动委员会?

在美国,政治行动委员会属于美国税法内527类组织。主要目的是汇集成员的竞选捐款,并将这些资金捐赠给竞选活动,以支持或反对某位候选人,或致力于投票方面的倡议或某项立法。PAC的法律用语是为了在美国进行竞选财务改革而创建的。这个术语一般特指美国竞选活动中的所有捐款活动。

在美国联邦一级,根据修订的《联邦竞选法》,任何组织收到或花费超过1,000美元以影响联邦选举的便成为PAC,需要在联邦选举委员会注册。

林肯项目:

林肯项目的主要目标是阻止特朗普在2020年总统大选选连任。2020年4月,在前任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桑德斯宣布中止竞选活动不久,林肯项目宣布支持拜登竞选总统的诉求。

林肯计划在去年12月的成立宣言中指出,“2020年大选的关键将是说服,投票率预计将创下历史新高。我们的行动意在说服足够多心怀不满的保守派、共和党人以及摇摆州和地区倾向共和党的独立派,以确保获得选举团胜利,拿下国会多数席位,不再允许或助长特朗普的违宪行为,即使这意味着让民主党控制参议院,并扩大民主党在众议院的多数席位。”

截止2020年3月,林肯计划共筹集了250万美元的资金,他们的主要工作模式是播放反对特朗普的电视广告和大范围的信息传播。这个组织最著名的代表人物是乔治·康威(George Conway)。他是特朗普政府内现任高级顾问凯莉安·康威(Kellyanne Conway)的丈夫,凯莉安·康威是特朗普非常器重的一位顾问,她为他特朗普2016年的当选立下了汉马功劳。

“正义之边”政治行动委员会:

Axios报道,消息人士透露称,包括特朗普政府退下来的官员以及小布什政府前官员在内的共和党知名人士,正在发起一个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为拜登在11月的选举中争取共和党选民。

代表人物:被特朗普罢免的俄亥俄州共和党前主席伯格(Matt Borges),以及担任了10天就被解雇的白宫前新闻发言人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

如何运作(据Axios报道):

“正义之边”政治行动委员会最初的目标是针对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宾夕法尼亚州、亚利桑那州、北卡罗莱纳州和佛罗里达州等摇摆州的选民。

·      他们将运用数据、邮箱和电话来联系选民,暂无投放电视广告的计划。他们鼓励选民缺席投票。

·      “正义之边”的行动获得了几十个知名人士的帮助,包括前总统小布什政府内的官员和已故参议员麦凯恩的总统竞选团队。

·      他们将公布拜登在自由贸易、州权、联邦开支以及尊重美国外交和军事盟友上的行为记录,以及强调他的天主教信仰,以证明大多数反特朗普的共和党人可以放心支持拜登。

·      “正义之边”团队打算依赖于主要捐助者。

·      更多关于支持者的信息将会在七月中旬首次提交联邦选举委员会的文件之中公布。

·      “正义之边”更关注数据和个性化的投票结果。伯格说,“我们要深入研究数据,找出这些选民,并努力说服他们投票支持拜登。”

共和党这些人为什么倒戈

伯格说,“我们并不是想成为民主党人。我打算把选票投给其他所有的共和党人。我希望其他像我一样不想离开共和党的人也做此选择。”

斯卡拉穆奇说,他“非常有信心,我们可以说服一大群共和党选民投票支持拜登。如果他们想要忠于自己的原则和保护共和党的遗产,那么拜登则是合适的总统人选。”“打败特朗普”是共和党重组和重生的必经之路。斯卡拉穆奇担忧,“如果特朗普连任,他可能使共和党成为一代人的少数党。”

以下为2019年12月18日林肯计划在《纽约时报》上发表的开篇宣言。
      我们是共和党人,我们决心击败特朗普

面对唐纳德·特朗普的罪行、腐败和侵蚀本质,爱国主义和国家存亡是超越了普通政治的重大使命。作为美国人,我们必须阻止他和他的追随者对法治、宪法和美国精神的伤害。

这是我们发起“林肯计划”的原因,此举志在强调我们国家的事迹和价值,以及国民的牺牲与责任。这项工作超越了党派之争,致力于维护无数人在远离家乡的战场上、在自己生活的社区内为之奋斗的原则。

这项工作要求在所有地方有不同信仰和生活方式的美国人参与我们这一代的重大使命:恢复尊重法制的国家领导和治理,承认所有人的尊严,在国内外捍卫宪法和美国价值观。

在未来11个月里,我们将致力于在选举中击败特朗普总统和特朗普主义,选举那些将坚守底线的爱国者。我们不会轻率地对待这一责任,也不会站在意识形态偏好的立场之上。在政治和观点上,我们一直是、并将继续是明确的保守派(或古典自由派)。我们与全国民主党人仍有很多政策上的分歧,但我们对宪法的共同忠诚要求我们通力合作。

各种迹象表明,2020年大选的关键将是说服,投票率预计将创下历史新高。我们的行动意在说服足够多心怀不满的保守派、共和党人以及摇摆州和地区倾向共和党的独立派,以确保获得选举团胜利,拿下国会多数席位,不再允许或助长特朗普的违宪行为,即使这意味着让民主党控制参议院,并扩大民主党在众议院的多数席位。

美国总统之位是高于占据椭圆形办公室的个人的。他们的个性会成为我们民族个性的一部分。他们的行动会变成我们的行动,因而我们大家都肩负责任。而他们是否愿意遵循法律和传统,也决定了现任和未来的领导人将如何行事。他们对秩序、文明和正派的承诺都会映射于美国社会之中。

特朗普未能达到这一承诺的要求。他既没有道德原则,也没有服务于民的性情。他的视野局限于眼前所见,即他长期以来给自己制造的问题和风险,最终却由其他人——从无数承包商和企业到美国人民——承受最重的负担。

但是,只有在国会共和党人怯懦的默许下,这位总统才能如此行事。他们的所作所为无异于放弃了宪法第一条的责任。

事实上,全国共和党人所做的事,远甚于只是紧跟特朗普的步调。他们对他的维护充满丑陋和卑鄙,甘愿攻击和诽谤那些为我们国家流血、把自己的生命和事业奉献给国防和安全,并致力于保持这个国家希望灯塔地位的人。

国会共和党人接受并模仿着特朗普的残酷,保护甚至取用他的腐败行径。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已经抛弃了保守主义和长期存在的共和党守则,取而代之的是特朗普主义,一种由伪先知领导的空洞信仰。在最近一次调查中,大多数共和党选民表示,他们认为特朗普是一个比林肯更好的总统。

特朗普和他的同路人每天都在破坏这样一种主张,即我们作为一个民族有责任和义务使历史的弧线不断向正义的方向弯曲。我们坚信美国的意义远不只是地图上的一些线条,这一信念遭到了他们的嘲弄。

我们的危机远超过过去的任何分歧:它已经来到了我们所有人的门前,而我们认为再没有其他选择了。我们真诚希望,但并不感到乐观的是,那些在可能的参议院弹劾审判中担任陪审的共和党人也会这样想。

那么多美国的男人和女人都随时准备在全球保卫我们和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必须为这些人行正义之事,确保他们每天为之身披军装的国家值得他们的保护和牺牲。

这让我们想起了无能的19世纪纽约政客丹·西克尔斯(Dan Sickles)。1863年7月2日,他的蠢行几乎断送合众国的未来。

(西克尔斯此前最大的成就是在白宫对面枪杀了妻子的情人后,还能成功当选国会议员。即便是他最狂热的崇拜者也难以想象,在遥远的将来,会有另一个无能的纽约政客,一名总统,声称自己可以在第五大道射杀某人,然后逍遥法外。)

在宾夕法尼亚州的那一天,西克尔斯是联邦军第三军团在葛底斯堡战役中的指挥官,他的无能制造了混乱和危险。同盟军抓住机会冲破了联邦军的阵线。如果叛军成功突破,整个大陆都可能陷入分裂:自由与奴役,民主与专制泾渭分明。

另一位联邦将军温菲尔德·斯科特·汉考克(Winfield Scott Hancock)需要在几分钟里加固防线。美利坚之国和它的理想岌岌可危。在激烈的战斗中,他找到了明尼苏达州第一志愿步兵团。

他们冲锋陷阵,许多人倒下了,伤亡率高得惊人。他们守住了阵线。他们拯救了联邦军。四个月后,林肯站在这场血战的战场说,“毋宁说,倒是我们这些还活着的人,应该把自己奉献于在这里战斗过的勇士们如此崇高地向前推进但尚未完成的事业。”

我们把林肯当作向导和启示。他明白不仅必须拯救联邦军,还要在精神和政治上把国家重新团结起来。但这些创伤只有在威胁被击退后才能愈合。那么,在克服特朗普主义的苦难后,我们的国家还能重新团结起来吗?

     最新消息:
    1)美国联邦法院的一名法官已经做出裁决,前特朗普国家安全委员会顾问博尔顿的书《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周二可以出版。位于华盛顿特区的联邦地区法院法官兰伯斯(Judge Royce C. Lamberth)周六指出,该书印数几十万,遍布全国和美国各大媒体,阻止其出版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他同时还说,博尔顿在写书和出书过程中违反了相关政府审查的程序,可能会面临刑事和民事诉讼。尽管博尔顿将来可能要面对各种官司,特朗普试图通过法律程序阻止此书出版的企图以失败告终。
  博尔顿告诉采访他的一家英国媒体,他将在2020年的大选中投拜登的票。
  2) 拜登竞选班子负责人写信告知美国总统辩论委员会,同意跟特朗普在选前辩论三次。这三次辩论的时间分别为9月29日、10月15日和10月22日。副总统候选人的辩论在10月7日举行。
  中美印象快评
  1)美国两党垄断政坛的局面从建国到今天一直没有改变,共和党和民主党内部因对治国方针和候选人取舍发生分歧的事司空见惯,但党内持不同政见的势力公开“反党”的事还不多见,这是本次大选的一个新的看点。正如如林肯项目所指出的那样,这次选举的结果最后取决于在六个摇摆州的选情。拜登要在这六个州获胜,需要做大量的“说服”工作,而这个“说服”工作的进行主要靠钱。特朗普手头的竞选经费超过2亿美元,超过拜登竞选经费的10倍,共和党“反党”势力的相助可谓雪中送碳,极为重要。2)博尔顿的书对世界各国了解特朗普本人的决策风格和政府的国安及外交政策制定的程序是不可多得的好资料,但对改变选民投票决定不一定有太大的成效。目前选民对特朗普的支持与反对已经基本固化,最后两个候选人要拼的是怎么让更多自己的支持者去投票。3)凭心而论,支持拜登的选民一定在接下来的几场辩论中为他捏一把汗,特朗普的口才不一定比拜登好,但是更会煽情和蛊惑。拜登讲话冗长,太文质彬彬,还常常“信口开河”,而更可怕的是在辩论的时候突然失忆或者“张冠李戴”。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22日 来源时间:2020年06月2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