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军民融合:美国到底怕中国什么?

作者:肖文泉   来源:海国图智研究院《人工智能资讯周报》总第83期  已有 3355人浏览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导读

2015年,“中国制造2025”战略首次在国家层面推动了中国无人驾驶汽车产业的发展。自此以后,一系列关于自动驾驶标准体系建设和道路测试管理规范的国家和地方政策出台。可以说,自动驾驶行业得到了中国政府的支持。然而,技术瓶颈、安全问题、资本泡沫等可能会给中国自动驾驶行业的未来蒙上阴影。

正文

新冠疫情的爆发,使中美关系走到了十几年来的最低谷。近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禁止与“中国军方有关联”的学生学者入境,声称这些留学人员参与中国“军民融合战略”,窃取“美国敏感科技和知识产权”,成为美国“国家安全和利益”的隐患。

其实,自特朗普开启中美贸易战以来,美方就不断以“军民融合”为由收紧对华技术出口。美国对华为、中兴开刀,给出的理由也是这些中国企业可能通过“制造并利用信息和通讯技术中的漏洞”,“实施恶意网络行动”,从而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外交和经济构成非同寻常的威胁”。

不论是打击华为还是限制中国留学生,美国找出的借口都是中国在实行“军民融合”。而事实上,美国本身就是“军民一体化”(civil-military integration)科技创新模式程度相当高的国家,甚至是这一政策的创新先驱。中国当今的军民融合战略很大程度上是依照美国为模范来制定的。

军民融合在中国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邓小平曾提出“军民结合,平战结合,军品优先,以民养军”的十六字方针。此后的领导人在不同时期都制定了军民融合式的发展方略。那么,美国现在突然担心中国的“军民融合”,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一)什么是“军民融合”

军民融合的本质是实现军民两大体系的互联互通、共同发展。一方面利用民企的人才、技术、资本来推进国防现代化,另一方面利用军队的资源促进民间经济发展、技术创新。比如,中国空军通过“中国制造2025”政策,利用民间技术、资源来实现转型升级;而以军用为初衷的“北斗”卫星系统也开放了民用版,并由此产生丰厚的利润。

军民联合发展效益高的最大原因就是发挥了市场的作用。传统上,军备的研发和生产都是由军队的兵工厂负责的,资金也全部由国家提供。在军民融合的政策下,军队可以在民企中招标,并且挑选合格的企业参与武器设备的研发,国家再向这些企业的项目投资。比起国营包办,军民融合使企业间产生竞争,让军队在购买装备时可以优中择优。

(二)中国“军民融合”的发展历史

美国人近些年才开始炒作中国“军民融合”政策的热度,但事实上,中国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就开始实行这项政策了。

1952年朝鲜战争期间,毛泽东首先提出了“军民两用”的思想,来发展军工产业,以应国防之急需。虽然这个思想在当时没有完全落实下去,却成了中国国防发展的一大指导方针。在改革开放的初期,邓小平重申“军民结合”的重要性,但主要目的是通过军转民来促进民间经济发展。重庆兵工厂就曾转产民用“嘉陵牌”电动车,畅销东南亚。江泽民在任时,推动国防教育和后勤发展,拓展了军民结合的范围。而在胡锦涛时期,十七大和十八大都明确提出了要坚持“军民融合式发展方略”,以实现“富国与强军相统一”。

习近平主席上台之后,在2015年首次将“军民融合”上升为“国家战略”。与此同时,他进一步强调“科技兴军”,并且明确提出中国要建成“世界一流军队”。可以说,当今中国的军民融合政策是对传统军事方略的传承和发展。而军民融合战略地位的提升既是为了适应科学技术的革新,又是为了实现新的军队建设目标。

(三)以苏联为教训,以美国为标杆

美国人提到“军民融合”(military-civil fusion)四字,总认为这是中国超越美国的“绝密大招”,殊不知中国的军民融合政策处处都有学习美国的影子。2019年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表的一篇文章,就以美国为“国防科技工业军民融合发展的典型代表”,专门研究美国在“充分市场条件下”推动军民融合的经验。文章指出,美国重视军民两用技术、降低军备市场准入门槛、支持军品采购竞争都是值得中国借鉴的经验。

而在中国看来,解体前的苏联就是反面典型,不仅军工体系日渐臃肿,而且与民用生产完全脱节,无法协作研发、生产。再加上与美国军备竞赛,庞大低效的军工产业最终拖垮了苏联的经济。

相反,美国虽然也参与了这场军备竞赛,却巧妙地通过投资军用技术来促进经济发展。美苏“太空竞赛”催生的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在研发航天飞机项目的过程中,创造出了一系列的衍生品,在医疗、通讯、能源等领域有着非常广泛的应用。互联网和卫星导航等技术的产生,也都源于美国的军备投资。

冷战结束后,美国“军民一体化”的发展模式引起了中国军事专家的浓厚兴趣。他们重点研究了美国国会技术评估局在1994年发布的《军民一体化的潜力评估》报告。在组建中央军委下设的科学技术委员会时,中国很大程度上学习了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简称DARPA)的任务宗旨和管理方式。而DARPA可以说是美国军民融合的一个主要负责机构。

(四)新兴技术与中美军力平衡

既然美国自己就搞军民一体化,中国又以美为师,那么美国究竟为何不断抨击中国的军民融合制度呢?事实上,美国醉翁之意不在酒,真正在意的是新兴技术对军力平衡的影响。

新兴颠覆性技术一旦实现重大突破和战场应用,就能在较短时间改变战争规则,打破既有军力平衡。冷兵器时代的冶铁铸剑,工业革命时期的轮船、铁路、无线电,还有二战期间研发的核武器,无疑都改变了作战的“游戏规则”,同时为首先研发、应用这些技术的国家提供了相当可观的战略优势。

当今,可能具有“颠覆性”的技术领域包括人工智能、信息通讯、生物技术、新型材料等。这些产业也成了军民联合发展的核心。2017年7月,国务院印发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提出“促进人工智能技术军民双向转化、军民创新资源共建共享”。8月,科技部又发布了《“十三五”科技军民融合发展专项计划》,着重通过军民融合方式重点发展信息、材料、航空航天等事关国防安全的科技领域。

中国在2017年出台的一系列重磅政策,也就是美国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重点关注中国军民融合的直接原因。比如,2017年末,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发表报告,称中国科技的崛起会“侵蚀”美国“信息化战争技术发展的早期优势”,极有可能“改变未来军事战略平衡”。该报告认为,中国之所以能充分利用新兴技术带来的军事优势,正是因为其“军民融合的发展模式”。

中美贸易战打响之后,美国政府更是开始不断抨击中国的“军民融合”,声称中国通过民企和科研人员“窃取”美国的科技,用于“强军建设”。美国商务部就曾指控华为和华为旗下的海思半导体公司“利用美国技术开展破坏性活动,威胁美国国家安全和外交利益”。而美国所谓的“国家安全和外交利益”说白了就是保持美国军事科技的绝对霸权,防止中国取得与美国“近等”的地位。

因此,美国之所以选择在这个节骨眼上对中国高兴技术产业“卡脖子”,本质上旨在防止中国在特定领域有赶超之势。细心的读者会发现,美国政府每次抨击中国的“军民融合”,都会强调对于中国军事科技进步的担忧,而与中国的军民融合政策本身关联甚少。实际上,后者只是打击中国的借口,前者才是美国忧虑的核心。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26日 来源时间:2020年06月2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