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Zoom:全球疫情下在中美夹缝中崛起的科技公司

作者:知秋   来源:中美印象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后浪看中美第三期 

一场新冠肺炎全球疫情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了当代世界政治、经济、文化格局的诸多方面:全球蔓延的疫情使得国家间的人员流动急剧减少,而国内的“封锁”政策也使得人们不得不长时间地呆在家中;企业和高校也因此被迫改变过往对线下活动的依赖,开始推行远程办公、“在家工作”(work from home)和线上授课的模式。在这样的背景下,一款名为 Zoom 的多人视频软件迅速走进了人们的视野。相较于传统的视频通话软件龙头 Skype,Zoom 似乎更带有这个时代的气息,其硅谷创业公司的属性也使得这款软件在科技公司和高等教育机构中颇受欢迎。(Meet Eric Yuan, the founder and CEO of Zoom)

(Zoom 与 Skype 过去一年的Google 搜索指数;来源:Google Trends)

从一家初露头角的硅谷初创公司到一家颇具争议性的行业佼佼者,Zoom 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Zoom披露称 Zoom 的用户数量从 2019 年的 5000 万增长至 2020 年的 3 亿,而其股票价格也因此将近翻了两倍有余。不过,在新冠肺炎疫情与中美科技竞争两大时代背景的交相辉映下,Zoom 的崛起与挑战也似乎显得尤为特殊。作为一家美国初创科技公司,Zoom 因其与中国的紧密联系亦饱受媒体和政府关注,种种关于其安全性和隐私性的争议也开始尘嚣甚上。因此,笔者认为我们亦有必要重新回顾这几个月来 Zoom 所经历的争议,从美国媒体对 Zoom 的报道中窥视一家具有“中国背景”的美国科技公司是如何在中美关系的夹缝中崛起,而在未来 Zoom 又会做出如何的选择来赢得更大的生存空间。

Zoom的历史与创始人袁征

从成立到成为视频会议行业的黑马,Zoom 只用了 9 年时间。成立于 2011 年的 Zoom 以用户驱动、注重产品质量以及提供免费使用时间的模式只用了六年时间就获得了 10 亿美元以上的估值,跻身独角兽俱乐部,又于 2019 年在纳斯达克正式挂牌,股价已经比挂牌价翻了三倍有余。相较于其他像谷歌、微软等大型科技企业提供的臃肿、传统的视频会议服务,Zoom 以简洁的产品逻辑、出色的品牌塑造和正确的营销策略赢得了诸多科技公司和高等教育机构的支持。

若是要讲 Zoom,就不得不提到 Zoom 的创始人袁征(Eric Yuan)。袁征生于文革时期的中国,在九十年代来到美国工作,由工程师做到软件开发副总裁,又在 41 岁时毅然决定辞职自行创业,创立了 Zoom 视频通讯公司。(袁征:疫情中“翻身”的百亿富翁)袁征从无到有,将一个只有区区 10 名员工的初创公司发展到了如今收入约 6 亿美元的硅谷独角兽,这其中与他的领导能力和对业界发展的精准预判不无联系。

正所谓树大招风,在紧张的中美关系背景中,袁征的华裔背景被无限放大,而 Zoom 在疫情期间的异军突起也让美国政府对 Zoom 与中国的联系十分警惕。美国众议员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此前甚至声称:“Zoom 完全是一家中国企业,我们被告知我们甚至一点都不能信任它的安全性。”。诚然,此种言论看起来颇有隐晦的种族歧视嫌疑:袁征早于 1997 年就已经移民美国,而 Zoom 完完全全是一家在美国注册,由美国资本投资的公司。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Zoom 又在公司运营层面和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Zoom 与中国千丝万缕的联系

与诸多硅谷公司大规模地外包基础业务给基于印度班加罗尔的公司不同的是,Zoom 选择了将业务外包给中国的研究开发(R&D)团队。据CNBC报道,Zoom 在中国雇用了超过 500 名以上的开发团队负责代码层面的研究和开发,这个数字已占据了 Zoom 全球员工的将近三分之一。通过位于中国苏州的开发团队,Zoom 能够以相对低廉的人工成本节省企业支出,同时维持服务素质,这已是自 2019 年来 Zoom 为自己的高盈利所津津乐道的“生存之道”。此种营收策略本无可置疑,但在疫情期间 Zoom 用户暴涨、股价暴增的“高光时刻”,该公司在中国的研发团队也被西方媒体曝光出来,借此渲染了“Zoom 的中国研发团队可能会受政府压力留后门监听视频会议内容”的观点。

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期间 Zoom 流量突涨时,Zoom 亦选择了租用更多的海外节点服务器来维持流畅、高质的视频会议体验,而这些服务器有相当一部分位于中国。早前,美国公民实验室(The Citizen Lab)在一次试验后发现,在美国本土服务器处于过载情况时,部分美国用户的视频会议将会使用备份服务器进行转接,而其中将有一定概率通过位于中国的服务器,美国公民实验室将此称为“两个美国人的对话会让北京插手”。部分美国媒体对此表达了关于信息安全的忧虑,声称中国政府将能够对位于中国的服务器数据实行管辖权,而 Zoom 先前所爆出的端对端加密方式不符合公司声称的争议更是使得包括特斯拉(Telsa)在内的一众美国公司都宣布禁止使用 Zoom 作为公司内部的通讯方式。

若是说以上两点与中国的联系更多的是基于财政和技术层面的话,Zoom 关停特定与中国有关的用户账户的争议则更多的是政治性的。BBC 新闻此前报道,基于“遵守当地法律”的原则,Zoom 此前曾关闭了一部分中国用户和海外用户的账户;这些账户被关闭的原因被怀疑是此前曾参与过一些与中国政治相关的线上视频会议。值得注意的是,针对 Zoom 出于“遵守中国当地法律”的原则关停了一些并不位于中国海外账户,一些美国媒体指出, Zoom 是在中国政府的压力下才迫不得已做出这个决定。

未来的 Zoom 该何去何从?

可以总结的是, 一场新冠肺炎疫情让 Zoom 成为了硅谷“明星”,而当下紧张的中美关系态势又使得 Zoom “两头不讨好”,成为众矢之的。承受着来自两方的政治压力,Zoom 在未来似乎很难再像过去一样,一边通过雇佣中国技术团队降低成本,一边通过出色的营销策略在美国获取高额利润。对过去几个月里所遭受的非议,Zoom 于 4 月 2 日宣布了自己的“90 天计划”,通过种种手段解决自身安全性和隐私性问题;而据路透社报道,Zoom 也决定大刀阔斧调整自身员工结构,通过拓展在美国的工程师团队来淡化自己的“中国背景”。这些举措在增加美国的工作机会获得政府支持的同时,亦能够尽可能的减少用户的顾虑,可谓是相当在线的企业危机公关案例。

站在一个更高的视角来看 Zoom 这个罗生门,我们能看到的是在当前时代背景下跨国企业所面临的困境和两难抉择。过去二十年全球化进度的推进使得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边界逐渐模糊,跨国企业也因此能够借助更加自由的人员、生产资料和资本流动获得更大的利润;但从今天来看,中国与美国之间逐渐升级的矛盾和竞争似乎使得诸多跨国公司不再能够忽视两国政治矛盾所带来的影响。不论是中国企业如华为,还是美国企业如 Zoom,他们似乎在未来某个时间点都不得不“选边站”:是要放弃中国低廉的人工成本和生产材料成本,遵从美国日渐严格的对华“封锁”来赢得西方的市场,还是转身拥抱中国广袤的经济腹地和极具潜力的市场规模,这个选择的截止日期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近。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26日 来源时间:2020年06月26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