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鲍威尔川普互撕的背后,土豪和建制派的最后一战

作者:丁辰灵   来源:丁辰灵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索罗斯在2019年1月达沃斯会议做了一个演讲,其中有一段关于美中关系的评论:

“最重要的是,美国政府现已将中国视为“战略对手”。众所周知,川普总统的不可预知性臭名昭著,但这一决定是经过精心准备的战略计划的结果。从那以来,川普怪异的行为举止在很大程度上被政府各机构采取的中国政策所取代,并由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顾问马特·波廷格和其他人所监督。副总统迈克·彭斯在其2018年10月4日非常重要的讲话中概述了这项政策。”

去掉一切情绪化的表达,我们把索罗斯的话划重点

1. 美国政府把中国视为“战略对手”,这一决定是精心准备的。

2. 川普过去的行为被政府各机构的中国政策所取代。

3. 该中国政策由马特波廷格和其他未具名的人所监督。

马特波廷格(Matt Pottinger)是谁呢?就是前段时间在五四期间用中文喊话后来被外交部强硬批判的那位。他曾经在中国担任过记者,中文非常好,后来在30多岁的年龄去参军,参加了阿富汗战争。之后加入了川普政府担任白宫国安亚洲事务顾问。

所谓的政府各机构,就是川普口中一直批评的深层政府(Deep State),也就是大家熟知的美国建制派。索罗斯清楚的表达了2018年中美关系迅速恶化是因为建制派拿走了中国政策的主导权。

我们都知道美国实际上是资本控制的美国,区别在于美国之前由建制派精英们为资本进行权力代理,但是2016年是资本家们把自己人推上了总统的宝座。土豪们经过40年的奋斗才第一次把权力拿到自己人手上,其惊心动魄的过程我曾经在4840亿美元新撒钱来了,川普是要搞社会主义吗?这篇文章中详细给读者进行了介绍,有兴趣的同学可以阅读。

美国当下真正的斗争,不是传统的意识形态方面的左右之争,而是本土土豪资本家和传统精英建制派的最后一战。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美国暗战,土豪资本家希望美国从全球撤退,而传统政治外交精英们要想仍然从权力代理中获益,必然是反对撤退的。看懂了就知道这才是前几天马蒂斯鲍威尔和川普互撕的原因。

在过去三年多的拉锯中,最后双方找到的平衡点是中国,即美国事实上在按照土豪资本家的意志在全球部署撤退,但在对中国的遏制方面表现的变本加厉,以维持当前建制派的权力和利益。

这就有了本文开头索罗斯说的在2018年的那一次政策取代,建制派重新拿回了中国政策的主导权;土豪们在不伤及自己核心利益的情况下选择了暂时妥协。

科赫章鱼—土豪到底有多豪?

前些天私募大佬黑石的苏世民(Steve·Schwarzman)为了他的新书在中国发布,和国内大佬高瓴资本张磊,万科郁亮,红杉沈南鹏都进行了对话。

苏世民是川普非常好的朋友,也是支持川普的幕后金主。2020年4月7日,《2020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发布,苏世民以154亿美元财富位列第64位。

154亿美金真的算是巨富了,不过他的财富跟科赫兄弟比,那就是九牛一毛了。在2020年福布斯排行榜上,查尔斯科赫和他去世的兄弟大卫科赫的遗孀财富各为382亿美金。但由于科赫工业是美国第二大非上市公司,年收入在1100亿美元以上,是美国第二大未上市公司,横跨金融、能源、化学、农牧等各个领域。谁也不知道科赫兄弟家族的真实财富。

科赫工业坚决不负债,不上市。查尔斯科赫曾经说过“要上市的话除非我先死”这样的狠话。科赫工业的所有扩张全部是靠自己利润滚出来的,而不是通过上市融资圈钱。滚出了怎样的帝国呢?

科赫拥有10万名以上的员工、4000英里的输油管道和足以满足美国每日石油需求的5%的炼油能力,公司生产Stainmaster地毯、Brawny纸巾和AngelSoft卫生纸。

灵哥我觉得科赫兄弟肯定比巴菲特,比李嘉诚,比贝索斯有钱,因为科赫兄弟的钱不是虚拟财富,不是企业的估值,而是实打实的现金和每年超过百亿美元的净现金流。

看过纸牌屋前两季的朋友应该记得里面有个总统导师,能源大亨Raymond Tusk吗?Raymond Tusk的原型就是科赫兄弟,只不过科赫兄弟牛逼多了。

科氏集团影响力巨大,是任何普通人想象不到的,美国媒体发明了一个词“科赫章鱼”,科赫兄弟在政治上把巨大的触角伸向美国政府联邦法院、美国国会、美国环境保护局、各州法院和商品期货交易协会等。

2016年大选,科赫兄弟给共和党从总统到州长到各级议员一共赞助了8.89亿美金巨资。川普的总募款金额只有7亿美金,希拉里14亿美金。

科赫兄弟的私人政治组织繁荣美国,发的工资比两党的工资还多,是美国事实上的第一大政治组织,被美国媒体称之为暗钱党。

在特朗普最初任命的内阁成员中,有16人曾受过科赫兄弟的资助,包括了美国副总统彭斯和中国人特别讨厌的蓬佩奥。蓬佩奥步入政坛前,在科赫兄弟旗下智库之一堪萨斯政策研究中心担任理事,之后完全是靠科赫兄弟扶持才在政坛平步青云。

所以表面上大众看到的是川普任命的蓬佩奥,实际上天知道是谁任命的蓬佩奥。

不少研究者认为支持川普2016年上台的本土土豪和华尔街支持的跨国公司的利益是不同的,所以川普主张了一系列的中美脱钩,逆全球化等政策。

我曾经也被这个观点所迷惑,但后来我自己的研究发现,事实上支持川普的美国本土土豪一样大幅受益于全球化,受益于中美传统的经贸关系。支持川普的金主土豪中,除了如黑石苏世民,Elliot基金的Paul Singer,城堡基金的Ken Griffin,文艺复兴的前CEO罗伯特默瑟等这些华尔街金融富豪外,还有一位很有影响力的实业派大金主,全球直销巨头安利家族,在中国家喻户晓,当下的掌家太太Betsy Devos被川普政府任命为教育部长。

科赫工业在中国也有巨大的投资,在中国雇佣有23000人,包括上海投资了一家10亿美金的化工厂,知名的Molex连接器公司也是科赫工业的产业。查尔斯科赫公开反对对华关税,他曾直言,美国政府的贸易政策会被证明是一场“灾难”,会让美国经济落入深渊。科赫兄弟甚至亲自拿出数百万美元,以抵制美国政府加征的关税。

科赫兄弟赞助或者拥有多个智库,包括卡托研究所,莫卡特斯中心,昆西研究所等。我花了不少时间研究这些智库,科赫旗下的智库研究员都旗帜鲜明的反对美国政府当下的对华经贸政策。

比如科赫兄弟旗下的嫡系智库莫卡特斯中心一位研究员撰写文章批评中国进口带来的威胁这种说法,文章认为按照美国和中国经济体的规模,当下两国的贸易规模并没有失当,中国只占美国总进口的21.2%而已。而对于应付新冠危机,更是要靠全球化,并且应该推迟所有之前的关税计划。

无论是科赫兄弟这样拥有巨大政治影响力的右派共和党巨鳄,还是支持左派的富豪如比尔盖茨,巴菲特,彭博等,没有谁喜欢当下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但就如我之前所写,中国问题是建制派的最后一块阵地,因为反中是一个政治正确,裹挟了几乎所有人。富豪在主导美国全球撤退中也不得不要考虑建制派的利益,最终在不伤害自己实质利益的情况下做出妥协和退让。而建制派也要在不得罪资本家情况下保持打压中国的样子,其中最好用的一招就是豁免。关税可以申请豁免,并购也可以豁免。

举一个例子,2019年山东如意集团26亿美元并购了美国知名的莱卡面料品牌,这是贸易摩擦中被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批准的唯一一家中国企业投资并购的标的。莱卡面料,本来是由杜邦公司拥有,2004年卖给了科赫工业。所以,你们懂的。

建制派没有人会真的冒风险得罪土豪资本家的利益,即便是意识形态对立。在美国,意识形态对立只是表象,真正的实质是每个政客都喜欢钱,钱才是美国政客精英唯一崇拜的。

川普为什么70多岁年纪那么辛苦还要出来选总统?本质来讲还是他不够有钱嘛。

“干涉主义”的建制派传统

说完土豪,来说建制派,美国建制派是一群什么人呢?

华尔街日报5月7日刊登了一篇川普政府两位前国防部官员的署名文章,这篇文章指责中国威胁并呼吁美国应该升级军事方面的技术。文章最后说,美国和盟友要意识到控制(contain)中国总是要有代价的,区别只是现在支付还是未来支付,现在支付的账单肯定要便宜很多。

文章发表以后没两天,一家刚成立没多久的新型智库昆西研究所的研究员就发文,直接把这两位作者的背景扒了一个底朝天,原来这两个国防部的前官员刚刚成立了一个新的研究智库,而资金来源则是相关的军工复合体。

大家可以回忆下,2016年希拉里邮件门的曝光,很多人第一次发现原来中东的土豪们通过希拉里的穆斯林助手在影响美国政治。川普就批判这是传统建制派腐败的“Pay-to-play”的政治,靠邮件门发酵,川普险胜了希拉里。

波士顿环球报就曾经公开发文批评很多华盛顿智库背后都有外国势力和美国本土企业的游说,目的是为了夸大威胁从而影响美国的法律,政策和公共意见。这些智库专家往往被支付高额的报酬,这样他们可以躲在机构智库的影子中伪装成独立分析师的角色。

前面写过美国的建制派是靠权力代理获益的。而美国联邦政府的权力主要是在军事和外交,那当然建制派变现的就是军事和外交方面的权力,获得利益。美国在全球扩张的越厉害,干涉的越厉害,就越有利于建制派的利益。

当然建制派不能随便找个理由去全世界打打打,必然需要有合理的理由,需要有舆论和学术上的支持。这就需要智库,利益集团也愿意通过赞助智库来在学术上影响和左右美国的政治政策。

2017年全球7815家智库中,有1872家位于美国,而华盛顿马萨诸塞大道则可以被视为“大脑中枢”。华盛顿很多智库秉承的是一种外交意识形态的传统,即基于美国硬实力上对全球的干涉主义(Interventionism)和军事主义(Militarism)。

而这种意识形态背后的实质实际上是由战争带来的巨大利益。打仗可以让军工复合体,传统华尔街银行家,和建制派政客们都能获得巨大利益。

所以当美国因为伊拉克阿富汗两场战争花费6万亿美元以上负债累累,面对中国快速崛起的形势下,美国的本土土豪们就受不了了。土豪们希望从世界全面撤出,而这势必动到了建制派的利益蛋糕。

End the endless war

2019年6月底,一辈子制造混乱的极左派富豪索罗斯和右派共和党背后的大金主,美国保守派超级富豪网络的领袖查尔斯·科赫握手言欢,合资成立了新型智库“昆西研究所”。(Quincy Institute)

这简直让美国媒体跌破了眼镜,极左和极右,意识形态完全对立的富豪居然合流?这是一个让很多媒体都不能理解的奇怪操作。不过这家新型智库来头不小,其创始人之一Suzanne Dimaggio,是安排2018年6月川普和金正恩新加坡峰会的幕后推手。

昆西研究所旗帜鲜明的亮出目标是致力结束“美国无休止对外战争”(end the endless war),主张在外交上美国应该以克制来代替威胁,制裁和轰炸。

左派金主索罗斯和右派土豪查尔斯科赫可以在很多事情上都有不同意见,但唯独在美国应该“止战”,应该从一只张牙舞爪的老鹰变成一只人畜无害的和平鸽方面拥有共识。

不仅仅是他们,出钱支持昆西研究所还包括了另外一位美国非常有影响力的家族,洛克菲勒家族。

昆西研究所在中文媒体几乎没有报道,美国主流媒体报道也很少。翻开昆西研究所的官网,列举了五大美国对外政策方面的新主张:

  • 外交优先
  • 尊重国际法和国际准则
  • 和竞争对手共存
  • 军事力量作为最后的手段
  • 国会参与对外用武方面的决策

这具体包括了支持美国重回2015年的伊朗核协议,从阿富汗和叙利亚撤军,裁军,和中国俄罗斯减少冲突,放弃对委内瑞拉和古巴的政权颠覆,大幅减少军事预算等。

昆西研究所是以19世纪初的美国前总统约翰昆西亚当斯命名。在1821年他在独立日演讲时讲过一句话:美国到外国去不是到处去找恶魔来摧毁的。(United States go not abroad in search of monsters to destroy)。

支持昆西研究所成立的左右传统各路资本家的共识是:二战后的过去七十年,美国卷入了太多和本土无关的冲突,并在全球800个基地驻军。而这背后,并不是真的都是为了所谓美国利益,而是为了军工复合体,银行家,建制派政治精英,外国势力等利益。

查尔斯科赫研究院的副总裁Will Ruger直言不讳的认为过去三十年,美国外交政策并没有让美国变得更安全,更繁荣。其中的原因是因为华盛顿的精英圈垄断了话语权,华盛顿精英们当然不会解决问题,因为他们自己本身就是问题。

既然华盛顿的传统建制派们不愿意解决问题,那解决问题的方法是什么呢?就是成立新的机构,扩大外交政策的辩论来挑战既有的话语权体系。

这不是第一次左右两派的富豪金主摆脱意识形态的束缚进行合作。

索罗斯的开放基金会资助了一家叫VoteVets的左翼老兵组织,而查尔斯科赫支持另外一家右翼保守派老兵组织。这两家老兵组织2019年共同联手向国会施压废止2001生效的以恐怖主义为名动用武力的授权条文,也就是要求国会再也不能以恐怖主义为名来发动美国大兵出国打仗了。

左右两派富豪的共识很简单,就是不打仗。所有研究关注美国或者中美关系的朋友把这个记住就够了。鹰派博尔顿因为伊朗击落了美国无人机差点要真的向伊朗反击时,川普迅速就把博尔顿开除了。

昆西研究所雇佣的40位专家研究员全部来自于华盛顿之外。读者们不要认为这个去年6月才刚成立的新型智库只是富豪手中的一个摆设,实际上这家智库提出的政策代表了资本家的意志,并在过去几年被川普政府不折不扣的执行着。

  • 美朝和谈
  • 叙利亚撤军
  • 向伊朗重新抛出橄榄枝
  • 从阿富汗完成第一批撤军
  • 今年3月宣布全面撤离驻沙特美军,包括“爱国者”防空导弹部队、战斗机部队。(随即美国的亲密盟友沙特迅速向也门胡赛方寻求停战。)
  • 不断拉拢俄罗斯,和俄罗斯商谈减核武器,并一直试图把中国拉进来,遭到了中方的拒绝。(全面放弃核武器也是昆西研究所的主张之一)

这代表了美国外交政策在金主土豪影响下的实质转向,终结无休止的战争。这种战略撤退已经不以谁当总统为转移了,除了川普在2016竞选时就明确提出要结束无休止的战争(end the endless war),带美国军队回家,民主党2020年候选人拜登在竞选中也明确支持,只是在撤出的具体细节上和共和党主张不完全相同。

过去四年美政府的所有实质的外交行动都按照昆西研究所这家新智库的理念在推动。唯一的例外,就是和中国增加了对抗。

从中国人的角度看认为是美国这几年拼命在遏制中国,不把中国打趴下不罢休。但究其实质我前面写了是川普背后的土豪资本家和建制派的一种妥协,是留给建制派的一块利益自留地。为了安抚建制派,川普上台的这几年实际上每年的军费还增加了。

那么资本家们难道就如此轻松的放弃过往良好的中美经贸关系,而任由建制派胡来吗?那么容易放弃土豪就不是土豪了。

虽然在对华政策方面,弥漫在华盛顿的反中政治正确让建制派抢走了主导权。但查尔斯科赫仍然是极度反对的。不过他也知道华盛顿的鹰派建制派精英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能改的,要想改变,只有一个办法,砸钱给鸽派的智库,然后逐渐培养自己的政治人才,去替代华盛顿的传统精英。

美国知名的政治评论网站(Politico.com)2020年2月13号报道:除了和索罗斯,洛克菲勒共同支持成立上文提到的昆西研究所外,查尔斯科赫近期还花了1000万美金给其他的智库来推动美国转向鸽派外交,这1000万美金给了四家智库,分别是the Atlantic Council; the Center for the National interest; the 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 and the RAND Corporation.

查尔斯科赫基金会的官网有支持研究中国和美国新型关系的基金申请,他们非常怀疑所谓两大国家注定要冲突这一结论,所以他们在广开言论,从各大机构,研究所寻求学术的支持,发放研究经费。

1967年就担任CEO的查尔斯科赫信奉的是哈耶克式的管理方法,也就是员工自己控制自己的命运,为自己的工作负责,追求长期的利益。

科氏工业集团没有统一的薪资标准,也不会根据公司的整体利润情况来发放奖金。用中国人的说法就是这里没有大锅饭。一个业务持续盈利并不代表经理人就可以获得高的奖励,相反能扭转走下坡路业务的经理人反而会得到重赏。即使是基层机器操作员的工资,也通常与操作效率挂钩。

2005年科赫工业集团收购了乔治亚太平洋公司(Georgia-Pacific)。这家公司的商业模式是把廉价的南部松木转变为木材和家居纸品。而乔治亚太平洋公司融入科赫工业的过程中,就典型代表了科赫兄弟的哲学:长期主义,市场导向,独立决策。

高管们首先被要求分析和明确的是他们应该完成什么长期的目标,讨论的结果是要改善其低端低质产品,如Brawny品牌的纸巾正受到宝洁公司的Bounty等高端品牌的挤压。

一旦确定行动方向,就要坚持不变,无论这将走向何方。从公司层面,决策者投入10多亿美元购买新的造纸机器来改善纸浆厂的效率,而生产一线的员工也被鼓励提高工作效率,包括学习卡车那么大的纸巾机器的工作原理,从而减少机器故障次数和不必要的维护开支。改革的成果是,在保持产量和并购之前不变的情况下,工人的数量减少了一半,企业利润率大幅提高了。

善于在自己企业追求长期利益的查尔斯科赫为代表的美国资本家们和建制派最大的分歧就是资本家需要的是美国把资源从全球撤回来,来解决美国的“长远问题”。

资本家们很清楚知道,面对和中国的竞争,贸易战,脱钩,在海外穷兵黩武都不应该是美国正确的选项,正确的选项当然是把资源放在提升美国自己的竞争力上,彻底要进行政治的变革。

繁荣美国—科赫的暗钱党

为了解决美国的长期问题,科赫兄弟除了运营企业,资助智库,还自己创建了繁荣美国(Prosperity for America)的私人政治组织。2016年,繁荣美国有1600名受薪员工,其宗旨是要解决美国的长期问题。

繁荣美国的宗旨我觉得有点美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味道,比如鼓励朋友间和邻里间的互助互惠,相互帮扶成功。繁荣美国在35个州建立了分支机构,如章鱼触角一样触达草根社群宣传他们帮助民众改善生活的理念。

在政治理念上有极其完整的思路和行动纲领,覆盖了教育,社群,经济,移民,福利,政府等多个领域,其中第一条重中之重就是教育。他们希望国会应该把教育改革下放到各州,挖掘学生多样的天赋。我的理解就是由于美国的公立体系教育上过去几十年是失败的,是乏善可陈的。造成现在中国每年科学理工专业(STEM)毕业生是美国的6到8倍,美国在教育上遇到巨大问题。所以他们的理念是让各州在教育方面自主,把教育改革权下放到州,从而建立各州竞争的机制。

在福利改革方面,他们希望要改革当下的福利体系避免美国人陷入依靠政府救助的恶性循环。在政府施政方面,首要的就是要控制债务减少花销,并且政府应该鼓励人民存款应对未来。除此之外,政府应该增加政府监管条文的透明性,让监管规则更简易更容易实施。在医疗体系方面,他们提出应该增加人民对医疗体系的选择,我理解就是要打破垄断。在工作方面,他们提出政府应该减少各类的职业认证,把美国人从追求梦想的束缚中解脱出来。

他们也旗帜鲜明反对关税,认为国会应该把关税权从行政机构手上拿过来。我的理解是,他们认为国会比行政机构(建制派)更好控制,国会议员都是拿了金主的钱竞选的,所以更听金主的话。行政机构的政务官需要竞选,但事务官是政府公务员,政务官来来去去,很难做出触及事务官利益的改革。

他们反对政府监控个人隐私。在移民问题上,他们认为移民是好事情,但是当下美国的移民体系很糟糕需要改革。我个人的理解就是,他们要全球最优秀的人移民到美国,反对低端人口非法移民来美国。这实际上已经是川普在操作的政策。

美国是否能够复兴?

美国在历史上发生过若干次重大危机,每一次都是资本集团拥有共识后,政治上通过靠一党长期执政来解决危机,比如美国南北战争结束后,是共和党通过领导战争胜利的巨大威望推进重建。大萧条后的罗斯福新政,民主党通过用凯恩斯主义和社会福利扩大的政策长期执政,帮助美国度过危机。

凯恩斯主义实际上是在那个年代解决工人消费力不足从而能够延缓资本主义衰退的良方。但此一时彼一时,当下美国的问题已经不是当初的消费力不足的问题,而是政府过度庞大以后的竞争力不足的问题,特别是面对着美国版的百年之大变局,中国崛起。

但当下美国的问题是没有共识,而且无论是社会或者政治都是极化,无论你拥护哪一方,都会被另外一方认为是傻逼脑残。

科赫兄弟在美国公众中的名声非常不好,这主要是因为科赫兄弟花钱推行反对和怀疑气候变化,而气候变化是美国的政治正确,大众认为科赫兄弟是为了自己家炼油厂生意的私利反对政府的环保政策。

科赫这样的巨鳄隐在身后是对的,站在前台只会被极化的政治骂的狗血淋头。感谢没有那么有钱的川普,现在在台前被骂的狗血淋头的是他。表面上大家看到的是意识形态之争,真正的暗战是富豪和传统建制派精英之战。

这两天川普发神经一样的说要搞G11.要把俄罗斯,韩国,澳大利亚,印度拉进来。他其实不是发神经,他是代表土豪资本家的意志试图拉拢这四国,希望在地缘政治上达到由这四国填补美国从世界撤退的空白。中东让俄罗斯填补,朝鲜让韩国发挥更多作用,澳大利亚牵制东南亚和南海,印度填补美国的阿富汗撤军。建制派当然会骂他,美国都撤了,那建制派还怎么能愉快的赚钱啦。

美国能否按照土豪的意志复兴?我觉得很不容易,王阳明说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

我在上周和纽约的一位前华尔街投行家朋友通了电话,她问我,中国会偏向川普或者还是拜登当选。我回答是:我觉得应该无所谓吧。因为无论谁当选,美国都有一半人不满意,所以美国内部的裂痕是无法修补的。大国往往是被内耗耗死的,就像当初的明王朝。她听了以后在电话那边长长的时间不语。

萨尔浒之战,明军出击后金。努尔哈赤说了一句话“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在出关学喜怒笑骂活跃在中文互联网比喻中美博弈的今天,不管是建制派还是土豪资本家,不管是拜登还是川普,中国应对的最好方式就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

P.S:这篇文章是我对美国政治现状三篇中最后一篇,写了一个多月,写的要吐了,改了很多次。为的是给我的读者从另外一个角度理解美国当下的政治乱象,也对应我前几天写的川普底牌被看穿,美国正在从香港撤退 即美国不仅仅在香港要撤退,在全球都在撤退,当然撤退不是一朝一夕,而是一个较长的过程,川普搞了四年也才撤了叙利亚和阿富汗一部分的士兵。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30日 来源时间:2020年06月1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