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中美观象:华府围猎华为,美国企业能同意吗?

作者:振羽   来源:国观智库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中美观象周刊》第四期,2020年7月2日

本期观象速读:

1. 此次的进一步限制使得华为在不远的未来可能将无法从台积电等代工企业获得订单,这对于目前占超过50%份额的华为手机业务的冲击最大。

2. 尽管名义上针对中国公司,但该禁令很可能会为一大批美国政府承包商带来压力,迫使它们花费大量成本保证被制裁中国公司的产品彻底从供应链上消失。

3. 部分商界人士正在动员国会,希望在下一次的新冠经济刺激计划中提出对法案的推迟实施。

特朗普政府上台以后,美国对华政策发生重大变化,两国在科技领域的摩擦日益增加,这突出表现在对华为等中国科技企业的打压。

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发布声明,宣布将限制华为及其附属公司使用美国技术和软件用于半导体,同时限制科技企业向华为供货,即便是在美国以外的企业,只要使用了美国技术及设备,均需向商务部申请出口许可证。而这距离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刚好过去了一年。

禁令对于华为的最直接影响来自芯片断供,目前半导体行业主要存在3种商业模式:IDM、Fabless和Foundary。其中IDM模式的企业同时负责芯片的设计和制造,在半导体行业的早期占主导地位;然而随着芯片制程的进步和制造精度要求的不断提高,加工工厂的建设成本和技术要求也随之水涨船高。以高通、联发科为代表的Fabless模式异军突起,分散风险与成本,只负责芯片的上游设计。而Foundary的代表是目前占据了半导体制造业半壁版图的台积电,这种模式的企业只负责中下游的加工制造,不参与芯片的设计环节,通过和产业链上的其他合作伙伴紧密合作,各司其职。

华为旗下的华为海思作为一家Fabless企业,在去年5月被加入实体清单后已经受到了影响,美国的芯片设计软件公司停止为华为海思提供升级,导致华为海思不得不使用老版本软件设计芯片,并通过与意大利、法国等欧洲国家的相关企业合作尝试绕开实体清单。此次的进一步限制使得华为在不远的未来可能将无法从台积电等代工企业获得订单,这对于目前占超过50%份额的华为手机业务的冲击最大。根据华为的消息,其手机业务所需的中高制程芯片的储量还能维持1.5至2年的时间。台积电方面在禁令甫一出台便发声安抚市场,表示华为被限制后所空出的15%公司订单份额可由苹果、高通等公司接手;同时也雇用了英特尔前首席说客彼得·克利夫兰(PeterCleveland)担任台积电全球政策副总裁,目前正在积极游说美国政府和国会,寻求在120天以外的出口豁免。

与此同时,为禁令忧心忡忡的似乎不止华为和台积电两家公司。尽管名义上针对中国公司,但该禁令很可能会为一大批美国政府承包商带来压力,迫使它们花费大量成本保证被制裁中国公司的产品彻底从供应链上消失。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国防授权法案》B部分第899节明文规定,美国公司必须保证它们的全球供应链——不仅仅是与美国政府对接的那部分,都不能含有华为、中兴、海康威视等相关中国公司的产品。

“国会对于在我们的关键基础设施及相关系统中消除中国技术非常认真,”大卫·汉克(David Hanke)说。汉克曾经在美国国会负责防务预算法案,如今是华府一家大型律所及游说公司阿伦特·福克斯(Arent Fox)的合伙人:“这项禁令的具体条款并没有赋予联邦机构太大的灵活性,当八月期限到时,一些还想继续和政府打交道的公司将发现自己身处非常尴尬的境地。”

同时,尽管华为没有控制任何一家美国公司,它的产品也正处于美国政府的禁令之下,但他在世界其他地方的影响力依然非常巨大。卡温顿与博林(Covington & Burling LLP)律所的特别律师萨曼莎·克拉克(Samantha Clark)说:“华为在中国、欧洲和非洲的流行是必然的;它的一些商业合作伙伴也许会最终将自己的产品出售给美国政府,而后者可能根本都意识不到华为的产品将多大程度上出现在自己的采购链上。”

过去几个月来,诸如洛克希德·马丁、亚马逊、苹果和福特汽车等美国大型企业都派出代表游说特朗普当局,他们希望政府能够推迟禁令的最后期限、修改现行的美国企业在全球供应链上禁用华为等公司技术或设备的规定。同时它们也认为美国政府同意上述条件的机率渺茫,甚至“小于解决新冠疫情流行”。

在今年四月致国会议员们的一封信里,包括美国商会和美国航空航天工业协会在内十家机构联名呼吁道:“如果(《国防授权法案》的)B部分正式实施,许多公司将被迫冻结当前为美国政府提供的设备和服务,因为它们所使用的关键设备中含有相关公司的产品,而这些设备和服务有许多对当前抗击新冠疫情非常重要。”

此外,一个令人无法忽视的事实是,相当多的美国政府承包商都选择将制造业单位部署在海外新兴市场国家以节省成本,而华为在这些国家的影响力以及它们使用华为技术及设备的规模都非常之大。

根据彭博社的消息,部分商界人士正在动员国会,希望在下一次的新冠经济刺激计划中提出对法案的推迟实施,并且在下一次《国防授权法案》进行辩论时对法案中定义模糊的部分进行明确。在当前中美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体的关系不断恶化的时期,没人能断言特朗普当局会对法案进行任何程度的修正。为了应对最坏的情况,一些承包商的律师建议公司草拟豁免申请,并预先制定它们放弃政府合约后的发展计划。

对于2020年的高科技行业来说,形成一个完整的(国内)产业链闭环似乎是天方夜谭。美国对华和对华为的科技制裁的信心也建立于此。然而从产业经济和国际关系的角度来说,一个没有和硅谷建立广泛攻守同盟的华府能彻底实现芯片断供吗?民粹主义时代合法性备受质疑的特朗普外交能够在多大程度上维持与日韩台荷(及其相关企业)的长期团结呢?美国能够接受和“背水一战”的中国扩大恶意竞争的成本吗?也许,华盛顿需要调查清楚的一个问题是,就像是中国神话故事里三头六臂的妖怪或者是西方神话里的九头蛇,究竟要砍断那一块,才能真正的瘫痪华为,这也许是一个伪命题。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02日 来源时间:2020年07月0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