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子皮:第三种病毒可能杀死美国

作者:子皮2   来源:被遗忘的王国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今天,美国因新冠病毒死亡的人数已达九万八千人,估计会很快超过十万,居世界之首。

《纽约时报》今天头版刊出一千个新冠死难者的名字、年龄和叙述生平的一句话。纪念10万死于新冠的美国人。

这是一个完完全全不可思议的第一。这个第一展示了:美国是这场全球疫灾中应对最差的国家(之一?)。

当然,新冠疫灾是天灾。谁是最悲惨的受害者,有很多非人为的因素,例如距离发源地的远近、人口密度、气候条件、经济状况 …… 世界应该同情而不是鄙视受害者,而受害国家无需为蒙受的灾难感到羞耻。

但是,人们难以接受的并不是美国灾情深重这件事本身,人们难以接受的是在这次疫灾中美国的所作所为—— 或者说美国的无所作为。

美国这次疫灾中的表现太让美国和世界震惊。由于地理位置等原因,美国是世界上遭受新冠病毒袭击较晚的国家。比起最先遭受袭击的武汉,美国几乎多了两个月时间准备。此外,比起首批遭灾的国家,美国更有前车之鉴可以参考;还有更重要的是:美国有着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最先进的技术,和一个被认为是民主的、为民服务的政府….. 所有这一切,让人们期望和预测美国将是应对新冠最好的国家之一。

很多年来,也许直到两三个月前,美国还是世界上最先进、最强大、最文明的国家,两三个月之内,美国让我们几乎不认识了。

不久前,《纽约时报》的一则读者评论说:

“曾经有一个国家,这个国家发明了原子弹,这个国家送人类登上月球,这个国家开启了计算机技术革命因此改变了全球地貌。

这个国家已经不再存在。

美国不再是世界的引领,不再是进步和未来的代表。今天的美国是往日辉煌的空虚投影。

在人类面临新冠-19疫灾的时刻,美国的悲惨应对向整个美国和全世界显示:我们已经成为一个伤残的、衰败的、无法有效应对生存挑战的国家。"

在疫情初起的最最关键的几个星期里,美国没有备战策略也没有防疫措施。从1月21日美国发现第一个新冠病例到3月中旬,疫情在美国全国指数式蔓延,而美国多数人处在完全的黑暗之中。在这期间,美国总统唐纳德 · 川普屡次宣布:“新冠病疫已完全在掌控之中” , “我一点都不担心” , “过一阵病疫就会自动消失”。川普甚至公开指责新冠疫情是民主党的渲染,为的是扰乱民心,破坏川大总统连任。

美国疫情初期最大的失败是美国没有有效的测试。早期数星期的测试混乱不堪。当美国最终可以大面积测试时,人们震惊地发现:病疫已遍布全国。这时候,所有的病人追踪和定点控制都已经完全没有可能。

当疫情高峰到来之际,美国很快暴露出第二个缺陷:医护设备不足 —— 美国的医护人员没有足够的口罩、防护服、护目镜。美国的新冠病人没有足够的呼吸机。

在新冠疫情之中,美国的最高领导人川普的表现是差中极差。他不仅没有任何抗疫的策略和行动,而且没有任何抗疫的愿望和努力。除了建议注射家用清洗剂杀病毒等各种反智笑话,川普在新冠疫情中只有两招:欺瞒 +甩锅。川普为了美国疫情把全世界都骂遍了:从WHO骂到中国,从CDC骂到奥巴马,从密西根州长骂到亚裔记者,连冒着生命危险奋战在第一线的纽约医院员工都被川普怀疑私扣医护设备…… 仿佛全世界都对美国疫情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唯有川普没有任何责任。

不幸的是,新冠疫情暴露的美国政府的污点不仅仅是一个川普总统,很多政府其他官员的表现也令人绝望。不久前,美国佛罗里达州卫生部的一位顶级数据科学家蕾贝卡 · 琼斯 (Rebekah Jones) 被州政府解职, 因为她拒绝参与美化新冠数据以支持佛州政府复工的决定。琼斯的解职得到佛州共和党州长德桑提斯(Ron DeSantis)支持。这种“真相服从于宣传,科学服从于威权”的事情,通常只存在于中世纪和极权国家,如今居然出现在美国!

今天,当美国付出了近十万生命和经历了社会大幅度停摆之后,她的第一批重灾区终于度过了危机峰值。但是,新冠疫情远远没有消退,某些州、某些城市、某些社区的每天新增病人数还在上升;更可怕的是,比起两个月前,美国今天在应对新冠上并不站在一个更好的位置。

没有人能够回答:如果今天复工和恢复社交,那么美国怎样能够阻止或控制疫情第二轮大爆发?令人担忧的不仅是没有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更是没有人问这个问题。美国总统川普近日已经宣布美国抗疫已经“取得了伟大胜利”,美国已经可以安全地重新开启了。

美国可以“安全地重新开启”了吗?远远不是。美国学术界不止一个模型预测:如果现在缺乏有效防护地重新开启,美国的染病和死亡人数很可能将重新飙升。一个月之后,美国的新冠死亡率将高达每天3000人。

每天死掉3000美国人,就是每天一个911.

今天世界上很多人一定还记得,911之后,美国从上至下是怎样地被三千美国生命的损失所震荡,怎样郑重地发誓三千宝贵的美国美国生命不会白白地消失。美国后来发动的造成中东数十万死亡的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名义上即是因911而起。而近二十年后的今天,美国人的命突然不值钱了?为了经济,为了股市,为了美国“繁荣”,为了川普连任,每天牺牲3000美国生命成了一笔很划算的交易?

其实,即使今天全面复工,美国的经济也很难在短期内繁荣。美国经济是消费经济,美国经济依赖于不断上涨的消费和投资。今天对新冠充满恐惧和对未来充满焦虑的美国人,不可能继续无度消费。无数数据表明,美国经济已经进入衰退。两个月来美国已有超过三千六百万人失业,这个数字还会进一步上涨。

相对于新冠疫情,美国更严峻的挑战应该是经济衰退和随之而来的社会危机。可悲的是,在新冠面前惊惶失措的美国,在经济危机面前一样无所作为。

一个月前四月间,美国著名纪录片导演、作家及时事评论员迈克尔.摩尔(Michael Moor)在电视节目中说:美国正在受到三种病毒的威胁。

“很明显,第一种病毒是新冠病毒,” 摩尔说。”第二种病毒是川普病毒。”

“至于第三种病毒,我叫它‘川普前病毒‘。我们已经有这种病毒很多年了。早在川普之前很多年,我们就感染了这种病毒。” 摩尔说。

新冠病毒的危险显而易见。美国也有很多人认识到川普病毒对美国的危害。那么第三种病毒呢?很少有人意识到第三种病毒的存在,更少的人意识到它已经给美国造成的巨大伤害,和它行将导致的毁灭性的灾难。

如果你看到“川普病毒”的存在,但没有意识到“第三种病毒”的存在,那么请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川普是从哪里来的?

不错,川普邪恶缺乏人性、川普卑鄙下流、川普谎话连篇、川普病态自恋、川普疯狂反智…… 正如英国作家内特 · 怀特(Nate White)所说:“如果弗兰肯斯坦集结人类所有的缺陷制造了一个恶魔,那么这就是唐纳德 · 川普。”

但是, 即使川普是人渣中的人渣,如果他只是纽约地产市场的一个赖皮奸商,或是娱乐圈的三流主持人,那么他的危害将十分有限。美国问题不是川普的存在,而是川普被选为美国总统。

不要忘记川普是通过民主选举上升为美国最高领导人的。不管我们怎样谴责俄罗斯对大选的干扰,怎样谴责美国选举人制度的不公,我们都无法否认川普依然是美国民主选举的结果,无法否认美国有40%的人不仅投票川普,他们今天依然支持川普 —— 在见证了川普四年来的种种言行之后。

如果我们说美国支持川普的人非蠢即坏,或者又蠢又坏;那么一个民主国家有40%的公民蠢或坏,是不是很不正常?这40%的川普支持者,无论他们是否真的那么蠢那么坏,他们应该不是川普参选总统之后制造出来的,他们在那里很长时间了,川普不过是激发了他们的不满,激发了他们的仇恨,激发了他们心中的恶的一面。

美国至少40%的人众,是干枯的荒野,而川委员的星星之火,把他们点燃成燎原的烈焰。

把美国演变到这样的现状的,是美国的第三种病毒。

这第三种病毒,是在美国发展了40年的无约束资本主义,贫富分化,金权政治,社会断裂。

美国从来不是平均主义的国家,但美国的贫富分化愈演愈烈,是大约在40年前开始的。

从上图可以看出,二战后一直到70年代,整个美国 —— 包括她的富人(收入顶端95%,红线)、中产(中值收入,棕色)和下层(收入底层20%,蓝线)—— 一直在同步上升;而到了1980年后,美国中产阶级和底层的增长,越来越落后于顶端富人。

这四十年贫富分化加剧有很多原因。大致上可分为三类:

1) 技术革命、信息革命和全球化贸易。

2) 美国经济结构演变:经济进一步金融化,超大公司垄断加剧。

3) 美国金权政治和政策整体右移:税收结构偏向富人,对华尔街和大企业的管控减弱,工会被压制。

上面几项中,技术革命和全球贸易几乎是客观趋势,难以阻挡。技术革命和全球贸易本身并不一定是坏事,它们本来可以被用来消除贫困和造福人类 —— 几千年的人类文明史上,技术和贸易总体上都被认为起了正向作用。

遗憾的是,四十年来在美国,技术革命和全球化促生了一堆巨型公司和华尔街的膨胀,然后巨型公司和华尔街大大地影响了美国的经济结构和政治政策,反过来经济和政治的右移进一步助长巨型公司和华尔街……

四十年来美国的政治和经济演变可以概括为:经济走向“无约束资本主义” (unfettered capitalism),政治走向“金权政治”(plutocracy)。二者相辅相成。

注意“无约束资本主义”并不是真正的“自由市场经济”,更不是“公平竞争市场经济”,而是恰恰相反, “无约束资本主义” 更准确地说是“助强凌弱"和“劫贫济富"的资本主义。类似于一场裁判打偏手的足球赛,肯定不是一场公平精彩的足球赛。

四十年前自里根起,“无约束资本主义”被美化成“公平竞争”,而真正维护真正公平竞争的法规政策,被妖魔化为“平均主义”、“共产主义”。里根曾说过:”政府不能解决问题,政府本身就是问题。”四十年来,整个共和党一直变本加厉地重复里根的谎言。

共和党大力推进无约束资本主义的同时,民主党也在向右漂移。四十年来尽管民主党在文化上多少倡导它的左派理念,例如女权和LGBT的权利;但在经济上,民主党愈来愈倾向于服务富有阶级和抛弃劳动阶层。

2016年大选民主党输给川普之后,民主党发掘出很多原因:川普造谣欺骗,俄罗斯干涉,白人种族主义,美国选举人制度的弊病 …… 这些原因都存在,但都不是最根本的原因。民主党建制派掘地三尺,但略过了他们输掉的最主要原因:日益严重的美国贫富分化,民主党也有着不可推卸责任的贫富分化。

正如奥巴马所说:川普是症状不是病因。

或者准确地说,美国的病因是至少四十年来我们共同造就的。不知道奥巴马是否知道、是否承认:奥巴马本人也是美国病因的一部分 —— 尽管奥巴马是一位成功的智慧的政治家,尽管奥巴马的私德几乎无可挑剔,尽管奥巴马医保和伊朗核协议都是来之不易的正面成就;尽管奥巴马很可能一位善良的人、希望美国强美国人民好…… 但是,当美国两党几乎全部投靠到大资本/华尔街/富人集团控制之下时,奥巴马是他们中的一员。

2008年美国的经济危机几乎是华尔街的一手造就的。2008年危机的的经济损失大约是12.8万亿美元,也就是每一个美国人大约损失了4万美元。2千3百万美国人在危机中失业,1千万美国家庭丢掉了他们的住房,9百30万美国人失去了医疗保险,4千6百20万美国人落入贫困线之下。

但是,08年后奥巴马任下的美国政府没有追究华尔街的任何责任。华尔街的高盛公司是2008金融危机的最大罪魁之一,在濒临破产时被美国政府用纳税人的钱救下;然而在2009年,美国经济尚未复苏、无数美国下层依然挣扎之时,高盛公司发放了有史以来的超大奖金:200亿美元,平均每人52万7千美元。

同时,奥巴马任期内让自己的政府要职被华尔街的巨头,尤其是高盛元老占据。

不,我们这里不是把责任推给奥巴马。不论人品还是能力还是成就,奥巴马和川普是天悬地隔的两极。我们要说的是:多年来美国已经被深深地侵蚀,连她四十年来最好的一位总统,也在泥沼里寸步难行。

多年来美国遭受的最残酷最深远的伤害,是对美国人民思想道德的伤害。美国人放弃了美国梦,接受了不信任、敌视和怨恨 —— 人民不信任政府,下层敌视精英,中上产阶级鄙弃劳动阶层,本土人憎恶移民,白人怨恨少数民族。

今天,当新冠疫灾横扫美国大地时候,整个美国作为一个民族面临着严峻的挑战。然而在这样的挑战面前,我们看到的不是万众一心、众志成城;而是美国进一步的分裂和极化。

首先我们看到疫灾下美国的经济悄无声息地加速极化:对于美国很多普通人,新冠疫灾是灾难性的打击 —— 两个月以来美国至少3千6百万人丢掉工作,其中2千7百万人因丢掉工作而丢掉医疗保险;据分析,美国的失业率还将进一步上涨,很可能会超过一百年前的大萧条时期的失业率。对于众多没有储蓄,在经济繁荣时期都需要做两三份工作才能养家糊口的很多普通美国人,同时失去工作和医保很可能让他们破产、丢掉房子、坠入贫困线之下、甚至无家可归和饿肚子。即使在今天,我们已经看到很多免费发放食物的地方排起了长队。

但新冠疫灾却成了很多美国的超级巨富的福音:美国的600多位十亿富翁,仅仅在两个月内,总财富就增加了4340亿美元。其中增值最多的是全球首富亚马逊的贝索斯:增值346亿美元。第二是脸书的扎克伯格:250亿美元。财富百分比增加最多的是特斯拉的马斯克,两个月内财富飞涨48%。

在美国无数人在疫情和经济双重打击中挣扎时,很多美国最富有的人没有对自己的同胞施以援手,甚至没有给为自己创造了巨大财富的员工给予必须的保护。

在疫情之初,亚马逊曾在网上请求美国公众给亚马逊公司捐款,用来支付亚马逊病假工人的薪水(今天在多数西方国家都有公司保证带薪病假的法律规定。而美国没有。全球首富贝索斯,竟然在大疫灾下请求美国受灾民众为自己公司的病假工人捐薪水!)

整个疫情中,亚马逊没有给库房工人必要的保护,他们不向工人提供库房内感染信息,同时在检测问题上回避与政府卫生部门合作。亚马逊的工人起来抗议时,公司大力压制。亚马逊两个月来至少开除了五名为要求改善工作条件公开抗议的工人。亚马逊的著名云计算科学家和高管布雷(Tim Bray)在亚马逊开除抗议库房工人后愤而辞职。布雷说这一事件“证明了亚马逊整个公司文化中都存在着毒性。我选择不喝也不端这种亚马逊毒药。”布雷进一步说:“归根结底,最大的问题不是亚马逊对应对新冠的细节,最大的问题是亚马逊将工人视为可以互换分拣和可以随时抛弃的产能。这不仅是亚马逊的问题,这是21世纪资本主义的运作方式。”

特斯拉的马斯克,则在疫灾中走得更远。在加州,马斯克违反当地政府的居家令违法开工。并以失去政府的失业补助威胁不肯上班的工人。马斯克不顾大众安全违法开工的行为得到了美国总统川普的公开支持。作为回报,马斯克邀请川普参加下星期三的私人公司火箭发射典礼。

将参加马斯克火箭发射典礼的,还有副总统彭斯和当地共和党议员华尔兹(Michael Waltz)。华尔兹说:下星期三马斯克的私人火箭发射象征着“经济的重新发射。美国的重新发射。”

几乎可以肯定,当下星期三马斯克的私人火箭上天时,美国的新冠死亡人数将超过10万。

10万不是一个数字,10万是10万个生命。两个月前或仅仅在昨天,他们是10万个有灵魂的生命,有着呼吸、梦想、欢笑、和哭泣的生命,他们是爱和被爱着的母亲或父亲,祖母或祖父、妻子或丈夫、女儿或儿子,姐妹或兄弟,情人或朋友。他们是我们。他们是你和我。

十万生命消逝的时候,十亿富翁马斯克和美国总统川普在大声欢呼“美国重新发射”。

美国重新发射?发射到哪里?

美国曾经是一个伟大的国家。这个国家曾经相信一个伟大的理念:“人人生而平等”。虽然美国从来没有完全实践过这个理念,但毕竟有过一代代的美国人信仰它并为之奋斗。

这个国家曾经相信共享经济繁荣。“美国梦”就是意味着每一个美国人都有富裕和上升的希望。

这个国家曾经相信亲邻的互助,相信同胞的合作;相信给饥饿的人食物,相信向受灾的人伸出援手。

这个国家曾经相信自由,相信正义,相信人的尊严,相信生命的神圣。

但这抖已是曾经。今天的美国已经不再伟大。因为她不再相信使她伟大的一切。四十年来,第三种病毒把美国变成了另一个美国。

如果美国是一个人的有机体,那么她目前正被新冠疫灾戕害。疫灾之所以在美国肆虐,是因为美国政府在川普病毒的摧残之下无法应对疫灾;如同一个免疫系统被摧残的人无法应对侵入体内的病毒。但是川普病毒为何得以在美国肆虐?那是因为美国整个肌体 —— 她的系统、器官到每一个细胞 —— 都已经被第三种病毒侵害了很久。

宏观意义上,第三种病毒是无约束资本主义,贫富分化、金权政治、社会断裂。微观意义上,第三种病毒在我们每个人身上 —— 我们的自私、贪婪、麻木,就是第三种病毒。

我们挣六位数的时候,忘记了那些做两三个工作才能买食物、交房租、付水电费的人。我们有医保的时候,忘记了那些没有医保在疾病中挣扎的人。我们帮孩子爬藤的时候,忘记了inner city和单亲母亲长大的孩子们。我们在打开亚马逊第二天寄到的包裹时,忘记了亚马逊的库房工人来不及上厕所尿在瓶子里。我们中有太多的人相信岁月静好,经济繁荣、美国康健;不知道病毒正在致命地摧残美国和我们自身。

新冠夺去了10万美国生命,但它不可能杀死整个美国。川普创伤了美国政府和民主制度,但他会在今年被选掉或四年后期满离任。有很大的可能,美国会活过新冠病毒和川普病毒。但是,美国很可能活不过第三种病毒。

这次新冠会消失,但别的疫灾一定还会回来,但如果第三种病毒依旧,美国照样无法应对。川普会被选掉或任满,但如果第三种病毒依旧,还会有川普2.0.川普3.0成为美国总统,川普升级版会比川普伤害更大。

第三种病毒会杀死美国的民主,会杀死美国的经济。第三种病毒会杀死美国,第三种病毒会杀死西方,第三种病毒会杀死世界。世界可能死于全球大瘟疫,可能死于核战,可能死于全球变暖 —— 看哪一个灾难最先发生。

我们或我们的后代会毁灭于第三种病毒,如果我们今天不开始行动。

我们开始行动的前提是我们必须看到病毒的存在,必须看到病毒已经存在于美国,存在于我们每一个州,每一个社区,每一个人。

前些天,推特上一个叫做Ryan Knight的有三十多万粉丝的左翼人士说:“每一个美国人一出生就被灌输一个谎言:‘我们是地球上最伟大的国家’。 我也曾被蒙骗,直到有一天我意识到:生活在一个贪得无厌、种族主义和帝国霸权的国家中并不伟大。美国可以更好,我们可以更好;但是首先,我们必须停止相信谎言。”

作者简介

子皮:毕业于北大物理系,巴黎大学博士。现居美国。职业金融量化分析。近年开始写字。作品发表于电子平台、《青年作家》、《文综》及其它丛书。曾获法拉盛海外华语诗歌节奖。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03日 来源时间:2020年05月2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