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2020大选年聊聊美国百姓不一样的政治生活

作者:蓬蔓   来源:意念美生Mindliv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2020年一开始就不消停。对于美国来说,老百姓不仅要对付感染人数高居全球之首的新冠疫情和席卷大半个地球的示威游行,还有一个更要紧的事要操心,就是今年11月的大选。我故意没说总统大选是因为美国大选远不只是选出个新总统这么简单(后面详述)。

微信的普及给全球中国人提供了实时多方位观摩美国大选的机会。笔者发现中文社区不管有没有选举权都对此话题充满了激情和参与的冲动,比看同样没有中国队参加的世界杯决赛有过之而无不及。同时我也看到因为对美国历史和政治不够了解,很多国人,包括各种路边社自媒体小编们,时常对一些美国社会现象产生误解。

看比赛不懂规则是不会有意思的。用A球规则理解B球打法更会在蛮拧中使错劲,发错火。所以我决定花点时间跟大家分享一下自己三十多年在美国生活的体会。主要是从百姓日常生活的角度讲讲美国政治生活跟中国社会几个非常不同的方面。

自下而上的自治

首先笔者感触最深的是,在中国长大后来到美国的人,一个最容易误解的概念是管辖权的结构。

在中央集权制的中国,一个几千年遗传下来的概念是,普天之下皆为皇土,四海之内皆为皇臣。人们打小就知道政府部门是一级压一级的等级制度。比如中央管省,省管市镇等。上级对下级有任免大权。下级为上级分担解忧。上级有权一手统管到底。

在这种政治结构中,人们养成了深入骨髓的权力衡量行为习惯。比如只要是中央领导下来视察,一众地方官员都得毕恭毕敬,唯命是从。下面出了点事也经常一级级上报来解决。各级政府具有替中央统治的尊严,对百姓生活各个方面,事无巨细都有绝对管辖权。而百姓则有点像家里未成年的孩子,一切需要听从家长安排,包括孩子赚的钱多少需要上交给家长。

美国则完全不同。所有政府部门都没有上级管理机构,只有一层下级领导,就是辖区选民。选民独揽各级政府最高要职的监督和任免权。

各级政府在自己的管辖范围都有相对独立的司法体系和执法机构。每一个公民的日常生活同时受联邦法,州法和城镇法的约束。这些不同级别的法规大多互补,也有重合。重合或矛盾部分基本遵循至上原则,即联邦法优先于州法,州法优先于城镇法。各级政府严格按法规适用范围执法,不得越雷池一步。

说到这里,作为例子,笔者给大家介绍一个真实事件[1]。

事情发生在2009年7月,届时踌躇满志的新总统奥巴马入主白宫不到半年,哈佛大学著名黑人教授亨利.盖茨二世(Henry Louis Gates Jr.)出差回到位于马赛诸塞州剑桥城的家里。因为前门锁卡住,只好破门而入。这个举动正巧被一位过路女士看到。因为当时那段街区出现过入室抢劫案情,于是她立刻打911报了警。

警察迅速赶到现场。在询问过程中,身居自己家中的教授没有积极配合警察工作,反而表现极为强硬,于是被警察拷到了警局进一步盘查。

核实身份后,盖茨教授很快被释放回家。但是作为总统好友的知名教授无法忍受此等侮辱,于是聘请律师,要求主要当事警官詹姆斯.克劳利(James Crowley)公开道歉。克劳利警察认为自己完全是按章执法,无需道歉。地方警察联盟也坚定地站在克劳利一边。

在这个当口,远在首都华盛顿的奥巴马总统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被问及此事。他首先承认教授是他的私人朋友,自己对事件的具体情况了解不多。但他没有就此打住,而是继续回答说:“我认为可以公平地说,第一,我们每个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非常生气;第二,当已有证据表明事主在自己家里时,剑桥警察仍然施行逮捕是愚蠢的行为。第三,抛开此次事件,我想我们都知道的事实是,在这个国家非裔和拉丁裔不成比例地经常被执法部门盘问由来已久。”

总统的这几句干涉地方执法的发言引起了轩然大波,让他在民调中饱受争议,也遭到全国警察联盟的抗议,要求他向克劳利警官公开道歉。

最后,高情商的奥巴马找了个台阶,盛邀盖茨和克劳利两位当事人来白宫喝啤酒,才算把这一页翻了过去。

著名的啤酒见面会,从左至右: 副总统拜登,盖茨,克劳利,奥巴马

这件事让奥巴马从此在种族问题和其他一些地方事物上说话变得小心翼翼。比如前些日子看到有华人在微信群抱怨当年奥巴马白宫请愿网站对他们针对地方政府的抱怨和诉求不但不置可否,反而全部推给地方政府。这其实是发贴者不懂美国政体和法律独立构架的典型例子。

回到美国法律话题。前面说过,美国有三套法律系统,分别是联邦法,州法和城镇法规。

联邦法管辖范围遍及整个美国领土,主要包括但不限于如下内容,

  • 联邦宪法
  • 移民法
  • 破产法
  • 社保法
  • 联邦民权法,制止种族/年龄/性别/残疾歧视
  • 专利和版权法
  • 联邦税法
  • 联邦刑法,例如反税收欺诈和伪造货币等行为
  • 联邦对州和城镇资助义务法规
  • 。。。

联邦法的执法机构主要由司法部,国土局和各部下属的一百多个部门组成。共有十万多名执法人员。除非极端情况联邦军队不许在国内执法。立法机构是联邦众参两院。总统也有发布联邦行政命令的权力。联邦议员和正副总统分别由定期普选产生。

州法是对美国百姓日常生活影响面最大的司法体系。每个州互相独立而且政体不尽相同。笔者所在的马萨诸塞州政体结构跟联邦政府非常相似,这是因为联邦照抄前者的结果。

州法一般包括但不限于,

  • 州宪法
  • 刑法
  • 公交法
  • 选举法
  • 婚姻法
  • 福利法
  • 州税法
  • 遗产法
  • 个人财产法
  • 商业合同法
  • 工伤赔偿法
  • 州政府对城镇资助义务法规
  • 。。。

州法执法机构是州警署和各城镇警察局,国民警卫队和海岸警卫队等。立法机构是州参众议会和州长配合签字。州议员和正副州长也是由定期普选产生。

城镇法规主要规范辖区城建,中小学义务教育,房地产税,房屋租赁,居民安全和城镇交通等事宜。城镇一般设有市政府和警察局。警察局也代理州警署执行州法。

城镇最高管理人员和法规一般由全镇居民开大会集体表决决定。具体的管理结构各地也会不同。一般来讲若干主要职位由民选定期产生。民选官员再招聘专业人士管理政府各部门。有些小镇的民选职位基本没有工资。

地方政府和学校的资金主要来源于本城房地产税和州级或联邦政府定项拨款。

这里给司机们提一下,美国的公路分别由州警和城警进行交通管理。目前的执法方式比很多国家都更传统(比落后好听),还主要靠交警人肉开车巡逻。一般来说州警只负责州内几大高速公路。不同分区的州级交警大队的管辖路段都有明确规定。他们不会(无权)理睬二,三级小路上的交通。城市片警则只能在自己城管的公路上执法。所以大家在路上开车不必一见警车就紧张,需要关注一下警车上的地域标住。当然不管为人为己,咱们首先要遵守交通法规哈。

美国的自治概念表现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一般来说美国人比较尊重他人的自主权,同时也很保护自己的自主权。除非得到你的请求,他们不会过于主动地对你的事情评头品足。同理,你如果对别人的事多嘴多舌,也很容易引起反感。

公民是美国最高政治职位

“In a democracy, the highest office is the office of citizen.”

— Supreme Court Justice Felix Frankfurter

这是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菲力克斯.弗兰福特(Felix Frankfurter)的一句名言:在民主国家,公民是最高职位。从前面的介绍读者可以看出这个概念是怎样由政体结构和法律来保障的。

美国这个国家政体的雏形始于五月花公约(Mayflower Compact)。五月花号是一艘1620年抵达现美国马萨诸塞州的英国帆船。船上满载着因不满英国天主教的排挤而决定移民到新大陆的清教徒和个别非教徒。因为天高皇帝远,船上的41名男士在下船前签署了一个公约,开创性创建了基于被管理者同意而成立的政府模式,并将以被管理者认可的法规治国。其实说白了,更像是有一定管制功能的工会或者互助会。大家推举出几个人操心一下具体事物,并且可以轮流换人。

比较难能可贵的是,经过一百多年的几次战争,在美利坚合众国从邦联过度到建立强大联邦政府的过程中,这个被管理者有最高政治决定权的建国理念在几位贤明奠基者的坚持下得以保留下来,成为美国政体的根本精髓。

这一点笔者本人在亲身经历了一次事件后体会深刻。

事情是这样的,我家以前住的村里有一条火车道。火车一过交叉口就会鸣笛,半夜亦是如此。铁路局网站说如果路经的村政府提出静音申请,火车在该村辖区便不会鸣笛。

我去村公所提出静音要求,但被告知需要走听证程序。到了听证日,村公所的大会议室里坐满了邻里乡亲。出乎我的意料,大部分人要求继续鸣笛。他们的理由真是五花八门,有的说为了安全,有的要保留传统,还有认为笛声很浪漫。。。总之最后大多数乡亲们表示要继续听火车鸣笛声。于是我的提案被民选村委会否决。

按照中国的习惯我马上打听上一级的管事部门。结果人家告诉我唯一的办法就是先去征集10个邻居支持签名,将我的提案提交年度村民大会投票。如果获得多数票支持,村委会就必须照办。也就是说,在这件事上,村民的多数意见就是最高指示。任何外人哪怕他是总统也无权过问。

这件事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在美国要想改变现状,你需要挨个忽悠与此相关所有人中大多数的支持,比在中国搞掂一个管事的官员麻烦多了。这样虽可以满足多数民意,但也的确有效率低的缺点。我只好知难而退,接受这个成功之母(失败),任由悠扬的火车笛鸣继续响彻寂静小村的上空。后来我们搬了家。

在美国百姓的概念里,公民是这片土地的业主。政府是公民集资雇佣的管理员。公民的税款也有互助基金的意义。也就是说,各级收税的政府有义务将这些税款的一部分用于满足各个地区纳税人的公共生活需求。联邦政府每年有义务给各州拨放各种经费,平均占各州财政的1/3左右。联邦政府还有义务出资救助遭遇自然灾害的公民。比如在目前百年不遇的新冠疫情中,联邦政府就正在采取各种措施履行着对各州进行支援和救助法定义务。

美国这种政治体系造就了美国人的底气。很多中国朋友都感慨过,美国人无论是干什么工作的,都大大方方,不卑不亢。他们对待政府官员更是理直气壮,而且经常直接了当进行批评和指责。政客们在选民面前大多都低眉顺眼,虚心谦和。这一切归功于51%的民意是这片土地上的最高权力。

在美国,大规模的抗议游行从来不是儿戏,会受到各级政界要员100%的重视,也是变法立法的契机。了解这一点你就会明白当前席卷西方世界的BLM运动跟当年文革中红卫兵小将对国家政治和法律的影响力有着根本的不同。

美国百姓的选举生活

2000年是我第一次有资格参加美国大选。记得当时作为黑五类出身的一介草民忽然可以参与决定美国具有最高权力(当时的想法)的总统人选,我那是相当地激动。平时像准备大考一样认真研究候选人每一项主张,倾听每一次辩论。到了大选当天,一大早在亲人羡慕地护送和观摩中我胸有成竹地来到考场。

进入选举大厅(中学体育馆),我在报道处的选民名单上画勾签字后,领取了选票。在小隔间里打开选票准备答题时,我很是吃了一惊,感觉考试综合症要发作。我手中的选票上竟然有二十几道题!找了半天才在不起眼的地方发现了小布什(George W. Bush),阿哥儿(Al Gore)等几个总统候选人,这个我唯一会答的题目。其他项目好比天书,我一概不知所云,只好胡乱划勾交卷了事。

 2016年大选波士顿选区选票样本,图片来自互联网

上班后跟美国同事对卷子,发现他们个个对每道考题了如指掌。经过虚心学习,我才知道在选票上,还同时有麻州各级政府要职(有的州还要投票决定法官去留),联邦和州议会的议员和好几个日常生活的提案,比如是否允许副食店卖酒,车主和修车铺能否得到车厂技术信息,或者是否增减各种地方税收等等。比如2010年选举,有一个提案是减掉3个百分点的购买税,这样的“好事”竟然被全民投票否决了。

这就是我开篇说的美国大选不只是选总统这么简单。相比中国百姓,美国人需要操心的身边事太多,不仅没有精力考虑解放全人类的大事,就连兄弟州的事情也知之甚少。很多美国人的地理知识让你吃惊,比如不知道洛杉矶是在三番市的南边;也会问出诸如多伦多离安大略省有多远这类的问题。接触一下你会发现大部分美国人对中国的了解跟国人掌握的美国知识是极为不对称的。

各州的选举法都对印在选票的选举内容有明确的要求。一般来说,候选人和提案都需要收集到一定数量注册选民的支持签名交给选举管理委员会。审核合格后方可被印上选票。比如马萨诸赛州,州长,联邦议员候选人需要事先至少收集1万个选民签名。非党派总统候选人的签名要求也是1万。政党推荐总统候选人只要有2500个签名即可。而加州对独立的和党派推荐总统候选人的签名数要求分别是19.7万和4万7.总统候选人需要满足所有50个州选举法的要求才可以被印上他们州的选票。所以说选票上的每一个名字和每一个议题都不简单。

对美国百姓来说,大选选票中的总统一项是跟人们日常生活联系较少的一个职位,也是唯一一个不是直接普选的职位。联邦将538个总统选举人票数按人口比例分配给各州。这个票数跟各州的参众议员数相等。各个州再跟据选民投票数来决定如何把自己的选举人票分配给各个候选人。有的州采取得多数票候选人拿到全部选举人票。有的州则按投票比例分给相应候选人。这个制度就会造成得少数公民票数的候选人当选。历史上有五位总统以少数公民票当选。1888年后只有两位,就是小布什和特朗普。

美国的全国普选每两年举行一次,在值年的十一月一号后的第一个周二举行。跟据各个职位任期不同,每次选的政府职位也不同。绝大多数州一级的职位选举和新法规的公投也坐普选这辆车来完成。城镇政府和政策的选举往往要频繁的多,至少每年会开一次村民大会。很多村民大会形式非常原始,甚至连人数都不认真数,主持人听“是"或”否“的声音大小来拍板。

联邦民选职位有三种,两年任期的众议院议员一共435个席位,六年任期的参议院议员100个席位和四年任期的总统副总统。相对于总统,地方百姓更重视议员人选。因为他们才真正代表本地人民的利益。

美国的政党

目前美国政治势力主要由有两个势均力敌的大党,民主党和共和党,瓜分。民主党自由,偏左。共和党保守,偏右。两党在国会互相制衡可以保证美国国家政策不至于走极端。

民主党的前身民主共和党始建于1790年。在内战期间,民主党代表南方奴隶主势力。

共和党起家于1854年反对扩大奴隶制度的斗争。在内战期间代表北方反奴隶制度的主张。

在上世纪60年代平权运动后,共和党和民主党在地域和方针上掉了个。前者开始代表南方白人保守势力,后者成了北方平权和社会自由进步主义推动力。

下表对当下两党的的主要政治主张进行了高度的概括和对比[2]。

其实美国的政党是非常松散的组织。只要在选民登记卡的党派一栏里填上党派,你就成为一名党员,可以参加党内选举。既不用宣誓,也不交党费。两党内的主张也分好几个层次,并非铁板一块。

普选年美国百姓并不会把全部注意力放在总统竞选上面,而是更多地考虑各个职位的政治力量平衡。所以你会看到有共和党人愿意选择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现象。这不是说明他们转向投奔民主党的理念,或许只是不喜欢共和党的总统人选。同时他们会在议会选举中力保共和党的席位。

很多华裔因为中国习惯过多地押宝在总统身上,认为只要不喜欢民主党的某些做法,哪怕对候选人极不满意,也只能选共和党的总统。其实他们的很多诉求都不是总统可以直接满足的,反而可以通过选择议员和州一级代表来达到目的。

美国永远是一个移民国家

记得刚到美国的时候,我非常感概美国人对我们外国人那份平等地欢迎和尊重。他们总会主动说大家都是移民,只是来的早晚不同。对待我们结结巴巴的英文也非常耐心而且从来不像欧洲人那样去纠正你。尽管你非常希望得到纠正和提高。如果你对自己的词不达意感到不好意思,他们会马上说,我的中文要比你的英文差远了。这份襟怀是美国人民特有的品质,会一代代传递下去。不是一两个人可以改变的,哪怕他是美国总统。

几百年来,这个伟大的国家给世界各国移民提供了实现美国梦的机会。各族移民也为这个国家今天的强大做出了功不可没的贡献。

今天,在美国国庆日,笔者衷心祝愿美国各族人民团结一致,齐心协力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

于2020年7月4日美国国庆节写于马萨诸塞州。

[1]https://en.wikipedia.org/wiki/Henry_Louis_Gates_arrest_controversy

[2]https://www.diffen.com/difference/Democrat_vs_Republican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07日 来源时间:2020年07月05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