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COMMENTS
当前位置:首页>评论

PIIE学者:中国不断融入全球金融市场,中美金融难“脱钩”

作者:   来源:上海美国研究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网站载文称,近年来的中美经济摩擦让一些人认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正走向“脱钩”,特朗普政府最近威胁将把不遵守美国相关法规的中国企业从美国证交所除名,并称“与中国完全脱钩”是美国的一个政策选项,但事实上,随着中国不断融入全球金融市场,中美金融“脱钩”的可能性越来越小。

文章摘要如下:

中国监管改革为外国金融机构开辟了道路

尽管关税和投资限制引发了激烈争论,但中国仍在继续融入全球金融市场。事实上,从大多数指标来看,这种进程在过去一年里加速了。美国金融机构正积极参与这一进程,使得美中之间金融“脱钩”的可能性越来越小。数据显示,基于具有误导性的传闻证据一概而论是危险的。

中国进一步融入全球金融市场的最好例子是,美国和其他外国金融机构在中国的作用显著增强,这是由于中国监管机构在2019至2020年放宽了对所有权和其他因素的限制。过去,外国金融公司很大程度上只能以在合资企业中持少数股权的方式经营。最近的自由化促使在华经营的外商独资或外商持多数股权的金融机构大幅增加,其中包括许多美国机构。

中国金融市场对外国公司吸引力巨大,而且只会越来越大。考虑到中国国内金融行业的巨大规模,如果外国公司能够增加在中国市场的份额,就会获得巨额利润。

利用中国近期金融自由化开拓中国市场的一些美国金融机构包括:

· PayPal于2019年收购了中国GoPay公司70%的股份,成为第一家在中国提供在线支付服务的外国公司。这使得PayPal能够在快速增长的全球移动支付市场中获得竞争力。据市场研究公司Frost & Sullivan预测,2023年全球移动支付市场规模将接近100万亿美元。

· 高盛集团在2020年3月获批将其在合资证券公司高华证券中33%的少数股权增加到51%,摩根士丹利在合资证券公司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的持股比例从49%提高到51%。

· 摩根大通于2020年6月获批经营中国首家外商独资期货公司。

· 同样在6月,美国运通获批通过其与连连数字科技有限公司的合资企业在中国开展网络清算业务,成为首家开展此类业务的外国信用卡公司。Visa和万事达也申请了网络清算许可证。

· 美国信用评级公司最近也获得了更多的机会。2019年,标普全球在华全资子公司标普信用评级(中国)有限公司获准在中国开展信用评级业务,这是首家获准在中国国内债券市场开展信用评级服务的公司。2020年5月,惠誉国际在华全资子公司获批对中国境内发行者(包括银行、非银行金融机构和保险公司)及其债券进行评级。

流入中国的跨境资本持续增加

除了外商独资或外商持多数股权的金融机构有所增加外,中国进一步融入全球金融市场还体现在跨境资本流动不断增长上,这不仅包括外国直接投资,还包括证券投资资本。

外商持有的中国股票和债券稳步增长,2020年第一季度末达到4.2万亿元人民币(5940亿美元)。随着总部位于美国的金融公司明晟和其他发布全球指数的大公司逐渐增加中国上市公司在其指数中的权重,推动大量机构投资,这一数字几乎肯定会增长。

美国跨国公司在中国的直接投资一直很活跃,2019年投资141亿美元,高于2018年的129亿美元。尽管很多人都在谈论美国企业将其供应链多样化,但中国美国商会2020年3月的一项调查发现,超过80%的美国企业没有考虑将其制造迁出中国。不过,2020年外国直接投资(包括美国公司的投资)可能会减少。根据联合国的预测,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全球外国直接投资将减少至多40%。

不过,所谓的美中金融“脱钩”的一个迹象是,中国对美直接投资急剧下降。在2016年达到465亿美元的峰值后,中国对美投资在2019年下降到48亿美元。这一下降反映出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加大了对来自中国的投资的审查,以及中国当局对资金外流的管控力度大幅加强。

让中国企业退出美国股市毫无意义

拒绝中国企业进入美国股市是“脱钩”的另一个迹象。两种动机可能导致这种做法。首先,美国监管机构一直无法获得在美上市中国企业的审计文件,此前发生的一些会计欺诈案件导致投资在美中国公司的投资者遭受损失。最近的例子是瑞幸咖啡。其次,一些人似乎认为,拒绝中国企业进入美国资本市场将导致中国增长放缓。

目前,约有230家中国公司在纳斯达克和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市值约1.8万亿美元。5月20日,参议院通过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如果在众议院获得通过并得到特朗普总统签署,该法案将要求在三年内未能遵守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标准的中国公司摘牌。特朗普6月4日责成财政部长姆努钦在60天内提出保护持有中国企业证券的美国投资者的建议,这最终可能转化为一项要求中国公司更早从美国证券交易所退市的行政令。

拒绝中国进入美国资本市场不会是“脱钩”进程中的重大一步,也无法减缓中国的增长。首先,这些中国公司在美国股市筹集的资金有很大一部分(如果不是大部分的话)来自国际投资者,而不是美国居民。此外,退市不会阻止中国企业获得美国资本。事实上,退市可以通过私有化投资交易完成。

其次,资本市场是全球性的,拒绝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并不会阻碍这些公司获得美国资金。许多中国企业将通过把上市地点转到香港交易所,继续获得美国居民和国际投资者的投资。中国最大的半导体公司中芯国际已于2019年从纽交所退市,目前只在香港上市。投资在纽交所上市的中国企业的外国投资者也会在香港购买这些企业的股票。因此,美国摘牌政策的主要受益者似乎是香港交易所。

本文编译自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IIE)网站文章Despite the rhetoric, US-China financial decoupling is not happening,作者为PIIE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和研究人员黄天磊(Tianlei Huang)。译者:沈凯麒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09日 来源时间:2020年07月08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评论COMMENTS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