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拜登“总统”的外交政策

作者:任萌编译   来源:中美印象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印象观智库第七期
    【编者按:如果拜登在2020年11月3日的选举中获胜,他的外交政策将会是什么?为帮助读者更多了解这方面的信息,本站编译了美国外交学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对拜登外交政策的梳理和描述。点击这里查看拜登竞选外交事务事务团队的细节。】

乔·拜登有着丰富的外交政策背景。作为奥巴马总统的两任副总统,他在阿富汗、伊拉克、乌克兰和其他冲突地区的政策中发挥了主导作用。他从1973年到2009年担任特拉华州参议员,在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工作了30年。

拜登出生于宾夕法尼亚州的斯克兰顿,1968年在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获得法律学位,从政前曾担任公共辩护律师和公司律师。

中国

拜登把中国的崛起形容为“严重的挑战”,批评中国投机取巧的贸易行为,警告说中国可能在新技术方面超越美国,并谴责中国的human rights记录。然而,他表示,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总统的外交政策适得其反,疏远了应该广泛招募的盟友,向北京方面施压。

拜登同意特朗普的观点,即中国正在违反国际贸易规则,不公平地补贴中国公司,歧视美国公司并窃取他们的知识产权。他说,有100万个制造业工作岗位流失到了中国。

然而,他表示,特朗普的广泛关税是“不稳定的”和“自我挫败的”,他转而呼吁利用现有贸易法律对中国进行有针对性的报复,并建立盟友的统一战线。他警告说,中国正在能源、基础设施和技术方面进行大规模投资,有可能使美国落后。

他批评了特朗普2020年1月与中国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称北京是“大赢家”,并辩称,增加对美国农产品的采购不会解决中国“非法和不公平”的经济行为。

他还批评特朗普接受了中国关于冠状病毒大流行的保证,并表示特朗普政府的旅行禁令未能阻止中国游客。他表示,他将坚持要求中国政府提高透明度。

他承诺通过增加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海军存在,深化与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日本和韩国等国的关系,重振美国作为太平洋大国的地位,向北京明确表示,华盛顿“不会退缩”。

他告诉美国外交学会,“自由世界”(the “free world”)必须团结起来,面对中国的“高科技威权主义”,华盛顿必须制定“规则、规范和制度”,以管理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全球使用。

他曾表示,中国的腐败和内部分歧意味着“他们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他说,更深层次的中美合作可能在气候、核武器和其他问题上展开。

他认为自己担任副总统的经历让他对如何与中国领导层打交道有了独特的见解,他说他与习近平相处的时间比任何其他世界领导人都多。

在担任参议员期间,拜登支持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这使中国与美国建立了永久的正常贸易关系。在担任副总统期间,他支持奥巴马政府的亚太贸易协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称该协定将有助于遏制中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

他说,中国在Xinjiang地区拘留100多万穆斯林是“不合理的”。他说,美国“必须发声”,他将支持对相关个人和公司的制裁,以及联合国安理会的谴责。

中东

作为参议员和副总统,拜登曾深度参与了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外交和军事政策的制定。在竞选中,他总是告诉选民自己在处理美国对伊拉克、以色列、叙利亚、伊朗和该地区其他国家的事务上有非常丰富的经验。

拜登在其政治生涯中一直是以色列的坚定支持者,他称自己是犹太复国主义者。他说,他对以色列安全的承诺是“坚不可摧的”,虽然他承诺“持续不断地向以色列施压”,以解决其冲突,但他不会停止援助。

他对美国外交学说,他支持以巴两国方案解决巴以冲突。他说,川普的单边做法加大了解决巴以冲突的难度。他对特朗普总统2018年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的决定表示反对后。

他还说,以色列必须停止在占领区建造定居点的活动,并向加沙提供更多援助,而巴勒斯坦领导人应该停止“美化暴力”。他呼吁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

他批评了旨在对以色列施加经济压力的抵制、撤资和制裁(BDS)运动,称该运动“转向反犹太主义”,并表示他将反对BDS在国会的任何努力。

他称伊朗是该地区“破坏稳定”的力量,并告诉外交学会他绝不允许伊朗发展核武器。

他称特朗普对伊朗的做法是“自己造成的灾难”,称特朗普退出2015年伊朗核协议未能阻止德黑兰推进其核计划。拜登保证,如果伊朗恢复遵守协议,他将重新加入协议。

他说,2020年1月在美国空袭中丧生的伊朗指挥官索莱马尼(Qasem Soleimani)在袭击美国军队中扮演的角色应该得到公正对待,但是特朗普决定将他作为攻击目标是在没有为可能的后果制定任何计划的情况下“大幅升级”。他说,特朗普没有权力在没有国会批准的情况下对伊朗发动战争。

他谴责特朗普从叙利亚北部撤军,称这是对库尔德人的背叛,是“现代历史上任何一位总统在外交政策方面所做的最可耻的事情”。他说,土耳其必须为其在叙利亚库尔德地区的军事行动“付出沉重代价”。

他说,他“非常关注”美国在土耳其保留核武器,并建议对土耳其国内反对总统埃尔多安的反对派提供更有力的支持。拜登担任副总统期间,曾就暗示土耳其支持伊斯兰国一事向埃尔多安公开道歉。

作为副总统,他对向叙利亚派遣美军持怀疑态度,认为任何大规模使用武力都会造成不可预测的后果。2018年,他称叙利亚是美国“最大的难题”之一。

他长期以来一直深度参与伊拉克政策。在担任参议员期间,他支持布什总统2003年入侵伊拉克,但反对2007年增兵。相反,拜登提议将伊拉克划分为三个自治地区。作为副总统,他监督了2011年剩余的15万美军的撤离,然后在2014年美军重返伊拉克,与伊斯兰国作战。

他对对外交学会说,在沙特记者贾马尔·卡舒吉被谋杀、沙特领导的也门战争以及沙特国内侵犯人权事件发生后,他希望美国对沙特的支持得到“重新评估”。虽然奥巴马政府支持沙特在也门的战争,但拜登说,华盛顿应该停止参与这场“无法取胜的冲突”。他还表示,他将停止向沙特出售武器,并将利雅得视为世界舞台上的“贱民”。

长期以来,他一直对沙特持批评态度。2014年,他指责该国及其逊尼派盟友允许资源流入伊斯兰国。

朝鲜

拜登支持与平壤的外交,但他表示,特朗普与金正恩的会谈一直没有成功,可能会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只会让“独裁者合法化”。

拜登支持继续进行谈判,但是他说,谈判将取决于金正恩采取具体步骤来拆除他的核项目,最终目标是朝鲜完全去核化。他说,他不会继续与金正恩进行直接的个人外交。

他对外界学会说,他将与美国的盟友和中国发起一场“持续、协调的行动”,以推进谈判。他说,川普把美国从亚洲盟友,特别是韩国“排斥”出去,他将寻求加深华盛顿和首尔的关系。

他把特朗普与金正恩的多次会晤称为“拍照行动”,并辩称,他们在没有获得任何让步的情况下支持金正恩政权,从而使局势恶化。“我们仍然没有得到朝鲜的任何承诺……没有一枚导弹或核武器被摧毁,没有一名核查人员在现场。”

俄罗斯

拜登警告说,普京总统领导下的俄罗斯试图削弱北约、分裂欧盟和破坏美国的选举制度,这是在“破坏西方民主的基础”。他还警告说,俄罗斯利用西方金融机构洗钱数十亿美元,这些钱随后被用来影响政客。

拜登长期以来都是北约的支持者,并支持北约东扩。他最近一次表示支持体现在黑山共和国的加入。2009年,他支持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加入北约的雄心壮志,但至今未获成功。

他呼吁像9/11委员会一样,对“俄罗斯对美国民主的攻击”进行独立调查,以研究如何阻止莫斯科持续的破坏努力。

他说,美国及其欧洲盟友必须加强他们的网络基础设施,堵住外国资金的漏洞,提高网络平台的透明度,并更好地协调情报和执法努力。

他们还必须加大对北约的投入。他说,北约应该提前向东欧部署更多军队,以遏制俄罗斯的侵略。

他认为,美国和欧洲必须让莫斯科“付出有意义的代价”。拜登强调了奥巴马政府在2014年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对其实施的制裁,并表示这些制裁应该继续下去,并在必要时扩大。

他对外交学会说,他将增加美国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条件是进行反腐败改革,以确保俄罗斯为其干预付出更沉重的代价。在担任副总统期间,他主张向乌克兰运送武器,以支持乌克兰打击俄罗斯支持的乌克兰东部地区的叛乱,他也支持特朗普的行动。

拜登因其子与乌克兰一家能源公司的关系而受到特朗普的批评。特朗普涉嫌利用军事援助向乌克兰施压以调查拜登,这是国会对总统弹劾调查的核心。

与此同时,拜登说,华盛顿应该寻求与莫斯科达成新的军备控制安排,从延长新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START)以减少核武器储备开始。


委内瑞拉和拉丁美洲

拜登认为特朗普破坏了美国与拉美国家的关系,他指出特朗普的反移民政策并不奏效。

拜登对外交学会说,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是一个应该下台的“暴君”,他呼吁世界各国政府承认反对派领导人胡安·瓜伊多。

委内瑞拉的危机造成了300多万难民。拜登主张加强对现政权及其支持者的制裁,为帮助委内瑞拉及其邻国处理难民危机提供更多援助,并就释放政治犯和举行新的选举进行谈判。

他批评特朗普处理委内瑞拉危机的方式,指责他的政府支持委内瑞拉民主的努力“被政治化、错误的执行和笨拙的口号破坏了”。

他说,特朗普对美国可能对委内瑞拉进行军事干预的“武力恫吓”威胁了为支持瓜伊多而组建的联盟。他谴责美国政府拒绝让更多委内瑞拉人在美国避难。

他指出,作为副总统,他关注的重点是拉丁美洲。在特朗普任期内,奥巴马政府重启了与古巴的外交关系,特朗普政府随后逆转了这一关系,指责古巴支持委内瑞拉的马杜罗政权。奥巴马还与哥伦比亚和巴拿马达成了贸易协议,并就一项7.5亿美元的中美洲援助计划进行了谈判。

外交与对外援助

拜登强调,如果没有与盟国的密切关系和国际机构的合作,美国就无法应对所面临的新挑战。他说,川普退出条约,诋毁盟友,已经“让美国在世界上的语言破产”。

他希望召集所有民主国家召开一次“民主峰会”,讨论三个主要议题:打击腐败、抵御日益高涨的威权主义以及促进人权。

他说,他将把外交作为美国外交政策的首要工具,并将“重建”国务院。

他说,特朗普“贬低、破坏、甚至抛弃了美国的盟友和伙伴。”他承诺重新致力于联盟和重新签署协议,包括恢复美国对北约的支持,重新加入伊朗核协议和巴黎气候协议,以及加强与澳大利亚、以色列、日本和韩国的联盟。

他警告说,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在全球范围内不断上升,如果美国退出全球领导地位,“威权主义力量将会涌入”。他说,特朗普“对独裁者的崇拜”是危险的。

他对外交学会说,美国最大的外交政策成就是与盟国合作“对集体安全和繁荣的投资”。

贸易

拜登长期以来一直支持贸易自由化,批评特朗普的关税。他认为,华盛顿应该在创建全球贸易规则和降低全球贸易壁垒方面发挥带头作用。不过,他也对贸易的某些方面持批评态度。

他对外交学会说,美国必须“为世界制定道路规则”,为工人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保护环境。他说,他不会签署任何新的贸易协议,如果该协议不包括就业和基础设施方面的“重大投资”,或者谈判中不包括劳工和环境倡导者。

在担任副总统期间,他支持奥巴马政府的亚太贸易协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他说,退出TPP“让中国坐上了驾驶座”。他特别提到中国,主张对那些通过补贴本国公司和窃取美国知识产权而违反国际贸易规则的国家进行“侵略性的”报复。他还说,必须更好地执行现有的贸易法,并指出,美国必须利用其经济杠杆来谈判达成更好的协议。

他反对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战,称这些关税是“弄巧成拙”的,因为美国人要为此付出代价。

1993年,在担任参议员期间,他投票支持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他继续捍卫这一投票。他支持特朗普重新谈判的版本因为该协议改善了劳工权利条款。

他反对美国的其他一些贸易协议,比如2006年与秘鲁签署的协议,理由是劳工和环境保护不力。2000年,他支持与中国实现贸易关系正常化。

他对外交学会说,华盛顿应该通过加强贸易关系和为美国企业打开新市场来帮助非洲国家发展。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10日 来源时间:2020年07月10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