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NEWSLETTER
当前位置:首页>简报

克里斯托弗·雷:中国对美国经济与国家安全的威胁

作者:黄育鹏 译   来源:中美印象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印象观智库”第七期
【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于2020年7月7日在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哈德逊研究所举办的视频活动中,做了有关中国对美国经济和国家安全的威胁的演讲。点击这里阅读英文原文。本文略有删节。来源:FBI】

早上好。我知道在现在的状况下举行一场这样的活动是多么困难,所以我对主办方哈德逊研究所表示感激。 

我们国家的信息,知识产权和经济活力所面临的最大的长期威胁来自于中国的反情报活动和商业间谍活动。这些行为威胁了我们的经济安全,由此也威胁了我们的国家安全。

如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在他的近期讲话中提到,我们不能对中国的所作所为视而不见。今天,鉴于这个威胁的重要性,我会提供许多联邦调查局从未在公众平台所展示的中国威胁的细节。这个威胁是如此重大,以至于检察总长和国务卿将也会于未来几周内对此发表讲话。如果你认为这些问题只是一个情报问题,或是一个政府问题,或只是一个大公司能自行解决的麻烦事,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因为美国人民才是这些盗窃行为的真正受害者。这个盗窃的规模庞大到足以成为人类历史上的最大的财富转移之一。如果你是一位成年美国人,中国很有可能已经盗取了你的个人信息。

在2017年,中国军方密谋从艾克飞(Equifax,美国的一家信用评级机构)盗走一亿五千万美国人的个人信息,这个数量几乎占了美国人口的一半和大部分美国成年人。这可不是一个单独事件,我会在稍后细讲。

我们并不是只有在数据方面有遭遇风险,我们的健康,生活和安全也在遭受风险。

现在的情况是每十小时联邦调查局就有一起新的与中国相关的反情报案件。在近5000份正在处理的联邦调查局反情报案件中有将近一半是跟中国相关的。就在此刻,中国正在尝试瘫痪美国的健康医疗组织,制药公司和正在开展冠状病毒研究的学术组织。

但在我继续下去之前,我想声明我所指的并不是中国人民,更不是美籍华人。美国每年都会欢迎超过数十万来自于中国的学生和科研人士。世世代代都有人从中国来到美国来为他们和他们的家人争取自由的赐福,美国社会也因他们的存在而更欣欣向荣。所以当我提到来自中国的威胁,我所指的是来自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的威胁。

中国政权和其野心

要理解我们所面对的威胁和我们所应该采取的措施,美国人民应该记住三件事。

第一,我们必须看清中国政府的野心。中国——中国共产党——相信他们在一个在经济与科技上追赶和超过我们的一个长期竞争中。

这一点是很清楚的。但他们并不是以正当的创新,公平与合法的竞争以及给予他们的公民我们在美国所珍重的创造力和言论与思想的自由来展开竞争。相反,中国动用举国之力和一切手段来达到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超级大国的目标。

一个多方面和多层次的手段

美国人民需要知道的第二件事情是中国运用了多方面精细的手法。从网络入侵到腐蚀内线,无所不用。他们甚至采取过实体盗窃。他们是在使用多种机构和人员来盗窃创新科技方面的先锋,这些机构和人员中不止有中国情报机关,还包含国有企业,表面上私有的公司,一些研究生和科研人士,还有大量其他机构和人员。

商业间谍

为了超越美国,中国知道它必须追赶世界前沿科技。但令人伤心的事实是中国选择了盗窃美国的知识产权而非自主创新,然后运用其盗窃的技术来与失窃的美国公司竞争。他们把目光放在了所有知识产权上,从军事设备到风力涡轮机甚至于大米和玉米。

通过它的人员招募计划,如海外高层次人员引进计划(千人计划),中国政府尝试引诱科学家秘密将美国的知识和创新技术带入中国,即使这些行为在法律上要么构成了盗窃,要么违反了我们的出口管制。

以科学家谭洪金的案例来说,身为一个中国公民和美国合法永久居民,他申请加入了千人计划。他从他的前雇主、位于俄克拉荷马州的石油公司偷走了价值为十亿美元的商业机密。就在几个月前,他被定了罪,然后被判入狱。

再比如说石山(Shan Shi,音译),一名位于德克萨斯州的科学家,也在今年年初被判入狱。石山盗窃了复合塑料泡沫的相关商业机密。这是一项用在潜艇上的重要海军科技。石山在这之前也申请加入了千人计划,并且特别保证要吸收和消化美国这方面的科技。他这些都是为了中国的国有企业所做,而中国的国有企业的目的就是将美国企业挤出市场后自己独占。

在一个更惊人的事件中,行窃方居然在中国为其偷盗的技术成功申请了专利,并用这项专利来邀请美国失窃公司合资。这可是一个投入了大量时间和金钱来研发这项科技的美国公司,中国没法复制这项科技,于是他们花钱偷走了它。

就在两周前,张浩被以经济间谍,偷取商业机密和密谋从两家美国公司盗取无线网络相关信息定罪。其中一个美国公司花了超过二十年来研发这项被张浩偷走的技术。

这些只是联邦调查局的超过一千件关于中国的技术盗窃的调查中的一部分。我们在56个各地联邦调查局中都展开了相关调查。在过去十年内,与中国有关的商业间谍案件数量增加了十三倍。

我们面临的风险已经不能再高了,这些风险对美国商业和经济的潜在危害无法估量。

秘密活动

如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在六月的讲话中提到的,中国政府正随意使用黑客技术来盗窃我们的商业和个人信息,并且他们同时动用了军方和个人黑客。我之前提到的艾可飞事件远远不是唯一一起中国盗窃大量美国公民的敏感个人信息事件。

比如说,你们中有任何人有安森(Anthem)或与其相关的保险公司的医疗保险吗?就在2015年,中国黑客偷走了八千万安森公司的现客户和前客户的个人信。

如果你就职于联邦政府,或者你以前就职于联邦政府,或者你以前申请过联邦政府的工作,再或者你的一名家人申请过,那么,我来告诉你,在2014年,中国黑客从联邦政府的人员管理办公室(Office of Personnel Management)偷走了超过两千一百万的个人信息。

为什么他们这么做?首先,中国把成为人工智能的世界领跑者当成其重要目标,而这些盗窃刚好能满足其人工智能发展需求。

更严重的是,对于这些信息的收集能帮助他们找到秘密收集信息的合适人选。在这方面,中国跟美国人用着相同的用于发展人脉和找工作的社交平台来找到对政府敏感信息有权限的人,然后对这些人下手来偷取信息。

就举一个例子吧,近期,一名中国情报官员假扮为一个猎头,并在一个很火的社交平台上用高薪招募了一名美国公民来提供咨询服务。这听起来没什么问题,直到你意识到所谓“咨询”的信息跟这位美国公民之前当美国情报专家所接触的敏感信息相关。

这件事的结局还算喜人,这位美国公民选择举报这个可疑联系人,后续就由联邦调查局和军方接手了。很可惜不是每件类似的事情都是这样结局的。

对学术界的威胁

学术界也有令人不安的类似情况。

通过人员招募计划,如我刚才提到的千人计划,中国买通在美国大学内的科学家来秘密地将我们的知识和创新输送给中国。其中不乏大量联邦政府出资的高支出研究。简单来说,就是美国纳税人在为中国的科技发展买单。然后中国运用这些技术反过来削弱美国的研究机构和公司,滞后我们的发展,也造成了我们的失业。这些行为越来越多了。

仅仅在五月,我们逮捕了王擎,一名前克利夫兰医学中心的研究员,曾从事于分子医学和心血管疾病基因研究;以及洪思忠,一名为NASA工作的阿肯色州立大学的科学家。据称两人都因在参与了联邦政府出资的项目中隐瞒了他们参与中国人才计划而犯欺诈罪。

同一个月里,前埃默里大学教授李晓江对其退税时瞒报一份千人计划的收入认罪。我们的调查发现李晓江在埃默里大学研究亨廷顿舞蹈症的同时领着中国发放的五十万美金的收入。

与此类似,哈佛化学系主任查尔斯·利伯在上个月因对联邦当局陈述关于其参与千人计划的不实信息而起诉。美国政府宣称利伯对哈佛和国立卫生研究院隐瞒了他在中国大学担任战略科学家的信息,同时隐瞒了中国政府通过武汉工程大学支付给他一个月五万美金的薪金,超过十五万美金的生活补贴,以及一百五十万美金来在中国建造一个实验室。

恶意的外国影响

传统的外国影响是一种正常的、合法的外交活动,通常通过外交渠道进行的。但是,恶意的外国影响是颠覆性的、胁迫性的。旨在影响美国政府的政策,扭曲美国国内的公共言论,破坏美国的民主和价值观。

中国正在通过贿赂、勒索和秘密交易等恶劣行为来影响美国。在香港台湾问题、以及新冠疫情上,中国试图利用中国带来的经济利益和市场价值作为筹码,来向美国外交官和企业家施压,从而达成政治目的。如果不从,中国将通过扣留该企业在中国的生产许可证,或是对该官员相关进行报复。

中国共产党通过这些形式来控制美国政治。

对法治的威胁      

一直以来,中国政府和共产党都公然违反既定的规范和法治。

自2014年以来,中国政府启动了一个被称为“猎狐”的项目,在全球范围内追捕那些他视为威胁且生活在境外的中国公民,其中包括了政敌、异见者以及批评中国人权情况的人。他们中的许多人是美国公民或绿卡持有者。中国政府会通过威胁和胁迫他们在美国和中国的家人来迫使他们返回中国。

利用我们的开放性

中国的制度与美国的根本不同,它正在尽其所能利用我们的开放性。

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之间的区别,文职部门和军事部门之间的区别,以及国家和“私营”部门之间的区别是模糊的或几乎不存在的。

一方面,中国的许多大企业实际上都是国有企业,是政府所有的,也是党的所有。此外,中国的法律也允许政府强迫任何中国公司提供它要求的任何信息,包括美国公民的数据。

除此之外,法律要求任何规模的中国企业都必须有共产党的“细胞”在里面,以使它们保持一致。更令人担忧的是,据报道,一些在华经营的美国公司已经建立了共产党组织,作为在华开展业务的成本。

这些特点应该会让美国公司在考虑与华为这样的中国公司合作时有所停顿,华为与美国公司在中国的业务有着广泛的联系,但它多次窃取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妨碍司法公正,并向美国政府及其商业伙伴(包括银行)撒谎。

有效应对威胁

联邦调查局负责保护美国的公司、大学、计算机网络、以及创新性。联调局在众多外国合作伙伴的帮助下,调查和起诉了中国的恶意行为,提高了对威胁的认识和防御。同时,联调局也需要全美国社会的协助。

有效地应对这种威胁并不意味着美国不应该和中国人做生意、不应该接待中国游客、不应该在世界舞台上与中国共存。但美国不会容忍中国违反美国的刑法和国际准则。联邦调查局和其在美国政府的合作伙伴将追究中国的责任,并在美国人民的协助下保护美国的创新、价值观和生活方式。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12日 来源时间:2020年07月12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简报NEWSLETTER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