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选
当前位置:首页>2020大选

美国经济复苏的“拜登方案” :团结盟友、振兴制造业、重建供应链

作者:译者:李泓翰   来源:法意读书   字体放大  字体缩小

法意导言

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的肆虐不仅重挫美国的经济,同时也暴露了美国对于关键物资供应链的缺失。即使美国忙着竖起贸易壁垒,不断施压美企摆脱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迁出中国、加速回流,但从特朗普执政四年的时光看来,其所提出的政策导致了更多的外包、美国制造业衰退和美国供应链的脆弱。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的竞选团队近日于拜登官方竞选网站上发文,发表重建美国供应链计划,宣称要确保美国在危机时期不会面临关键物资短缺的问题,并以此保护美国的国家安全。所采取的的措施包括:充分利用联邦政府的力量重建美国国内关键物资供应链的制造能力;采取综合措施,确保美国拥有应对未来危机和国家安全所需的关键物资;与盟国合作,保护其供应链,并为美国出口开辟新市场。

乔·拜登(Joe Biden)将会努力确保美国在危机时期不会遭受关键物资短缺,并以此保护我们的国家安全。为了抗击新冠疫情在全国范围内的蔓延,拜登会立即调动联邦政府的所有工具来确保充足的供应、有效的治疗,并且尽快研制出抗击新冠疫情的疫苗。与此同时,他将实施根本性改革,将一系列关键物资的生产转移回美国本土,这一行径不仅将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更能够保护美国供应链免受国家安全威胁。

虽然医疗物资和设备是我们最迫切和紧迫的需求,但美国供应链的风险并不仅限于这些物品。倘若美国需要弥补一系列严重依赖外国供应商的关键物资的供应链缺陷,那么其就必须要在许多领域建立更强大、更有弹性的国内供应链,其中包括能源和弹性网格技术、半导体、关键电子及相关技术、电信基础设施和关键原材料。

由于技术和市场的发展,美国今日所需的关键物资可能与未来所需的关键物资有所不同。也正因为如此,拜登将在整个政府范围内建立一个持续的、全面的程序来监测供应链缺陷、指定美国需要解决供应链缺陷的关键物资,并立即弥补已有的供应链缺陷。不仅如此,他还将通过与私营部门合作的方式来提高生产率,避免不必要的成本和官僚作风。

其所设置的目标并非是单纯的自给自足,而是为了更为广泛的适应。拜登的计划将努力确保美国不会面临应对未来危机或国家基本需求的重要物资短缺风险。而其所采取的措施主要包括提高国内产量、扩大战略储备、打击威胁供应链的反竞争行为、在危机时刻实施提高产能的明智计划,以及与盟国密切合作等。

拜登将在上任后立即启动这一程序,并进行为期100天的审查,以确定贯穿美国国际供应链的重大国家安全风险。与此同时,他还将要求国会颁布每四年进行一次强制性的关键供应链审查的法案,以确保能够永久性地实施这一过程。

当选总统后,乔·拜登将:充分利用联邦政府的力量重建美国国内关键物资供应链的制造能力;采取综合措施,确保美国拥有应对未来危机和国家安全所需的关键物资;与盟国合作,保护其供应链,并为美国出口开辟新市场。

充分利用联邦政府的力量重建我们关键物资供应链中的国内制造能力

乔·拜登不久将发布一项全面战略,即通过现代美国制造业创造美国就业机会。今天,他宣布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提议,以确保美国拥有关键供应链所必需的国内制造能力。

其一、利用《国防生产法案》(DPA),让美国人从事关键物资的生产,包括应对新冠疫情急需的产品。DPA授予总统广泛的权力,以方便其动员国内工业基础进行应急准备。不幸的是,特朗普政府在借助DPA来生产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急需物资方面仍拖而不决,远远没有达到所需要的国内动员力度。例如,在危机开始的几个月里,我们仍然面临着N95口罩短缺问题。相比之下,拜登将利用DPA来指导美国企业在短期内提高需要的关键物资的产量,并且他还将利用为期100天的审查程序来确定中长期的发展方案。

当选总统后,拜登将最大限度地利用DPA来重建关键物资供应链中的国内制造能力,并将从新冠疫情中所吸取的教训应用于我们的国家需求。拜登明白,提高美国供应链的韧性需要与美国私营部门进行密切合作。为此,他将寻求竞争性的公私合作关系,以鼓励和投资创新制造技术和产能。

其二、利用联邦政府的购买力来支撑国内指定关键物资的制造能力。除了利用DPA的权力确保美国优先做好应急准备之外,拜登还将利用联邦政府的购买力来支撑对美国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产品的制造能力。根据1949年所颁布的《采购法》,政府拥有权力允许总统为联邦采购制定“政策和指令”,而乔·拜登将利用该权力来保障贯穿整个供应链的制造能力。在此过程中,拜登不仅将关注卖给美国政府的最终产品来自哪里,还将关注那些获得大笔联邦合同的公司的供应链。在未来几天内,拜登将提出一项大胆而具体的采购议程。

其三、建立制药行业的长期供应链弹性。新冠疫情的爆发凸显了美国在制药和医疗器械供应链领域的脆弱性。根据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数据,供应美国市场的活性药物成分(API)的工厂中,有超过70%位于国外,而美国的药品进口多年来一直呈增长的态势,其中相当一部分生产是在劳动力成本与美国相当的地方进行的。

与此同时,美国的药品价格仍远高于许多国家,部分原因是制药商未能将自身所节省下的成本用于使消费者获益上。鉴于美国制造商世界级的生产能力,再加上诸如允许医疗保险协商降低药品成本等一系列能让更多家庭更能负担得起药品的强有力措施,我们将在不提高消费者购买价格的情况下增加美国的药物生产,以确保医疗供应链的安全。此外,拜登还提出了一项全面的医疗保障计划,该计划将降低数百万美国人的医疗成本,同时保证扩大医保覆盖范围。

倘若当选总统,拜登将会通过以下三个措施在医疗领域进行发力:一、利用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和发展管理局(BARDA)促进医疗生产。为了应对新冠疫情,拜登将借助已获得十亿美元抗疫资金的BARDA的力量来确保生产足够的疫苗和提出其他医疗对策。不仅如此,拜登还将确保BARDA参与以科学为基础的采购决策,并通过在美国生产疫苗和其他药品的激励措施,使美国人投入重建美国医疗生产能力的工作。与此同时,拜登还准备利用其他联邦权力,包括对疫苗生产迟缓或价格过高的公司进行强制性措施,以在需要时迅速扩大疫苗生产;二、利用联邦医疗保健采购。拜登将努力确保美国充分利用它是医疗保健最大的购买者这一事实,以鼓励制药公司在美国生产关键药品、药品投入物和医疗器械的同时,确保公平和透明的价格。他将要求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委员、疾病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和国防部(Department of Defense)确定关键药品和医疗产品,并指示联邦机构购买在美国生产、使用美国原料的药物,从而为美国制造创造市场。同时,拜登将采取措施来确保此举不会增加药物的成本;三、确保美国税法鼓励“在岸”药物供应链。药物离岸业务很大程度上受到税法规定的推动,美国的税法规定鼓励药物公司在低税率国家中进行药品生产,即使这些国家的劳动力和其他成本与美国相当。拜登将取消特朗普政府对离岸业务的税收激励措施,并寻求其他税法改革,以鼓励美国国内的药品生产。

采取综合措施,确保美国能够获得所需的关键物资

就像国防部定期研究国防供应链并采取系统的政策来弥补漏洞一样,拜登也将对美国经济进行全面审查,并实施一项国家战略来弥补这些漏洞。他将签署一项全面的行政命令,对美国供应链存在的漏洞进行清点,并指示有关机构确认美国面临国家安全供应链漏洞的具体关键物资,并立即填补这些漏洞。与此同时,他将与国会进行合作,以期通过每四年进行一次强制性的关键供应链审查的法案,来确保能够永久性地实施这一过程,而此举便能够更新将成为供应链安全规划重点的关键物资清单。

拜登将确保美国拥有足够的关键物资储备,以应对未来的危机,而这些物资将尽可能多地出自美国本地劳工之手。我们的国家不应该在未来面临像今日特朗普治下的物资短缺。为此,拜登有以下几条措施:

其一、增加联邦储备。拜登将增加美国医疗用品和其他关键物资的战略储备,同时利用联邦采购机构确保库存产品最大限度地在美国生产,从而为这些产品的本地化生产创造动力。

其二、要求企业制定计划以解决关键物资可能出现的供应链中断问题。拜登将与国会合作,并指示监管机构要求在美国生产、分销和使用指定关键物资的公司定期发现潜在的供应链漏洞,并制定解决方案。在保护关键基础设施和供应的情况下,他将对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等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国家的进口实施有针对性的限制。

其三、提升制造能力。拜登将与国会和私营部门合作,制定长期计划,使美国关键物资的生产能力激增。这将包括:一、在必要时,对那些维持指定关键物资的生产能力和库存的公司进行补偿;二、鼓励企业为全国性危机期间可能需要的供应品建立产品设计数据库;三、在危机期间利用法律权威,确保产品设计和专利能够获得许可,并在必要时得到迅速利用,以提高其在美国的产量;四、寻求公私合作,提高制造能力。由奥巴马和拜登政府实施、目前得到两党支持的国家制造业创新倡议网络(NNMI)就是这样一个项目。

其四、对关键物资供应链上的劳动力进行投资。要在美国长期实现关键物资的供应,我们需要能够生产这些产品的熟练劳动力。拜登将创建一个全新的关键供应链劳动力发展基金,投资于帮助恢复关键供应链产品和零部件制造业所需的劳动力技能。他将与州和地方政府合作,在全国各地保持足够的基础生产能力,并落实具有明确指挥链的行政职能。此举将确保未来一旦出现危机,美国能够迅速提高产量,而不是像特朗普政府那样,为了获取包括个人防护设备在内的一系列急需的医疗设备而采取混乱、迟滞、基本上失败的措施。

其五、制定新的激励措施,以刺激关键物资在美国国内的生产。拜登将与国会、州和地方提供针对性的投资和激励,促使公司生产指定的关键物资。这将包括新的有针对性的财政激励措施,包括税收抵免、投资、州和地方激励措施的配套资金、研发支持,以及其他鼓励在美国生产指定关键材料(如半导体)的激励措施。

与盟国合作,保护其供应链,并为美国出口开辟新市场

拜登不会侮辱我们的盟友,也不会破坏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他将与我们最亲密的伙伴进行合作,共同建设更强大、更有弹性的供应链和经济来应对21世纪的风险。就像美国本身一样,美国的任何盟友都不应该依赖中国和俄罗斯等国的关键物资。这就意味着我们应当在个体和集体两个层面,针对供应链安全方面开发新的方法,并更新贸易规则,以确保我们与我们的盟友在供应链安全方面有强烈的共识。当选总统后,拜登将会有一下几点措施:

其一、如果我们的竞争对手拒绝履行贸易协议,就要对他们采取行动。美国制造商依赖钴、铜、石墨和锡等原材料来制造一系列产品,但外国政府有时会采取非法措施致使美国公司无法获得这些原材料。以中国为例,中国曾对向美国生产商出口的原材料征收关税,同时允许中国公司以成本价获得原材料,这一行径让美国公司处于极其不利的地位。拜登将让我们的竞争对手在原材料贸易方面担负起责任,给予我们的制造商以与外国公司相同的价格购买关键材料的权利。

其二、运用贸易政策工具和法规,为美国制造的物资开辟新的市场。在拜登的领导下,美国不仅将拥有更大的供应链安全,日益提高的生产能力还将提升美国的出口能力,这不仅为美国工人和企业创造新的机会,同时帮助世界其他地方减少对中国等国家的过度依赖,这对美国和世界来说是双赢的。

特朗普未能确保美国供应链的安全

新冠疫情在美国的大肆爆发暴露了特朗普并未将供应链留给那些容易受到全球影响的关键物资,而这就构成了风险,即当全球出现关键物资短缺时,美国也将出现短缺现象,或者我们的竞争对手可以无理由切断我们所需的关键物资。

当选总统后,乔·拜登将帮助美国人重建关键物资的国内制造业,以确保美国和其盟友有能力和韧性来制造我们国家安全所需的产品,而不是依赖中国等国家。

这与特朗普总统的做法背道而驰。特朗普在推特上说“美国优先”,但他的政策却把外包公司放在首位。对美国劳工来说,特朗普的政策导致了更多的外包、美国制造业衰退和脆弱的美国供应链。这在药品领域表现得尤为明显,尽管特朗普的共和党盟友也对美国医疗供应链的脆弱性发出了警告,但在特朗普的任期内,药品进口额还是从2016年的920亿美元增长到2019年的1276亿美元,增幅近40%。在新冠疫情爆发期间,特朗普还购买了一家受美国制裁的俄罗斯公司生产的呼吸机,可笑的是,其发现在美国使用该台呼吸机甚至不够安全。

接下来列举特朗普政府所犯下的几大罪状:

其一、忽视了去年专家的警告,即美国的医疗供应链让美国变得脆弱。一、忽视国会两党小组评估供应链国家安全风险的要求。因为担心药品过度依赖中国,包括参议员沃伦、罗姆尼、科顿和凯恩在内的两党参议员小组呼吁国防部确定美国在药物、活性药物成分和药物成分方面对外国实体的依赖程度。二、忽视自己国会盟友的风险警告。甚至连特朗普在国会的共和党盟友也对其发出了警告,一份描述中美在医疗技术方面贸易关系的共和党报告称“虽然美国企业面临的是短期机遇,但是美国公众面临的是长期脆弱性”;三、忽视中国最近利用供应链作为杠杆的挑战。;四、特朗普政府忽视了这些风险,即使有人预先警告他疫情可能会出现大爆发。新冠疫情在美国境内的肆虐之前,特朗普和特朗普政府解散了国家安全委员会流行病部门,并于2018年大幅削减了对疾控中心的资金。在疫情爆发的最初几个月里,美国淡化了健康风险,拒绝囤积个人防护装备和其他必要的医疗设备,并推迟使用DPA等政策工具来加强美国所需设备的生产。

其二、随着新冠病毒在国内蔓延,积极推动美国对华医疗用品销售。早在2020年初,特朗普政府便鼓励美国公司向中国运送个人防护装备,而不是确保美国自身的医疗设备供应。

其三、其所推行的税收政策实际上刺激了公司解雇美国工人并将生产转移到海外。特朗普2017年度的税单奖项颁给了那些将工作和生产转移到海外的公司。造成出现这一现象的核心是全球无形低税收入(GILTI)条款的设计,该条款允许公司将“有形”资产(如工厂)转移到美国境外,从而降低税负。这类逆向规定,加上过低的海外收入税率以及美国对避税天堂的宽松规定,意味着如果企业将业务转移到海外,实际上缴纳的税款会更少。正如一群税务专家在国会通过这项法律时所警告的那样,这种机制的设定会鼓励美国公司将制造业和生产转移到美国境外。这种鼓励外包的税收激励已被证明特别吸引诸如医药等高附加值行业,2020年5月的一份研究文件发现,“在2017年减税和就业法案实施后的过去两年里,药品进口和药品贸易赤字增长尤其迅速。”

其四、其将联邦承包商的外包率翻了一番。尽管特朗普政府官员在电视上畅谈使用“购买美国货”的条款重建美国供应链,但特朗普政府未能利用联邦合同授权来阻止外包的发生。事实上,在特朗普政府执政的头18个月里,联邦承包商的离岸外包年增长率增长了一倍以上。就在2019年7月,特朗普在白宫举行了“向美国劳工承诺”活动,并向签署承诺的近300家公司致敬。但事实上,特朗普没有兑现对我们劳工的这一承诺,而签署承诺的那些公司也在本届政府期间将至少7000个工作岗位转移到了海外。

乔·拜登将恢复美国的供应链,为美国人提供工作,并努力确保美国人不必依赖进口急救物资和对我们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产品。一旦就任总统,拜登将扭转特朗普灾难性的政策,重建美国的制造业,不仅保证美国的公司让美国人生产国家所需要的重要物资和设备,还确保美国关键物资的供应链能够在面临危机的时候得到保障。

翻译文章

The Biden Plan to Rebuild U.S. Supply Chains and Ensure the U.S. Does Not Face Future Shortages of Critical Equipment, joebiden campaign website

网络链接:

https://joebiden.com/supplychains/

译者介绍

李泓翰:华东师范大学2017级国际关系专业硕士生。法意读书编译组成员。在热爱中分享,在聆听中感知,设想未来的我们,定会比现在更加优秀吧!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12日 来源时间:2020年07月11日
分享到:

留 言

网友留言为中美印象网网友个人的看法和感受,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博WEIBO

中美印象
官方微信